717囚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昏的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淡淡的银月自天际升起,月色与夕阳的余晖交织在一起,天色半明半暗,预示着一种黑夜即将降临,空气沉甸甸的……

安府的四周被一众南疆军士兵把守,守卫森严,把安府围得如同一个铁桶般水泄不通。

“踏踏踏……”

不远处,一个紫袍青年骑着一匹高大的乌云踏雪飞驰而来,在安府门口停下。那些士兵齐声给萧奕行礼:“参见世子爷。”

喊声如雷,引得那些附近围观的百姓都是交头接耳,或敬畏或好奇或惊艳的目光投在萧奕身上。

萧奕飞身下马,随手将马绳丢给后面的竹子,大步进了安府的大门。

常怀熙闻讯而来,迎了上来,先给萧奕抱拳行礼,然后禀道:“世子爷,府中的人都已经看管起来,宾客留在宴客的花厅,安家人都被带到了正厅。东西还在查抄清点……”

话语间,常怀熙领着萧奕往府中走去,一直来到了正厅。

正厅中被一干安家人挤得满满当当,除了安品凌这一房以外,不少安家本支和别房的其他族人为了这次镇南王大婚也都来了骆越城,其中也包括几个出嫁女,一眼看去,厅中至少有四五十人,辈分高的还能坐着,年纪轻的基本上都只能站着了。

此时,安知画和安敏睿也已经被带回了安府,正惶惶不安地站在角落。安知画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帕子,心中既有恐慌更有不甘,原本她现在应该坐在新房里,等着她的洞房花烛。她本应该是尊贵的镇南王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犹如囚犯!

“世子爷,你可总算来了!”上首的安品凌一见萧奕,立刻站起身来,急切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安家和你可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我还记得你母亲小时候还经常来安家做客,视我这舅父如亲父一般。世子爷,本是同根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何苦要弄成这样呢?!”

安品凌还试图以大方氏对萧奕动之以情,“世子爷,我也是刚才才知道世子妃惊马的事,我都问清楚了,这些事全都是我那不孝不贤的儿媳私自所为,哎,家门不幸啊!我们安家一定会给世子妃一个交代的!”

闻言,一旁的安大夫人面色惨白,知道公公是要牺牲自己,她想反驳,却看到了丈夫和儿女哀求的目光,这个时候,总不能让整个安家都折进去吧?!

萧奕看着安品凌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勾唇笑了,可是笑意却是未及眼底,说道:“说起母妃,我前些日子方知原来母妃当年身边的乳娘,还是外舅祖父您好心送的呢,对了,她好像是姓卢……”顿了一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卢嬷嬷是来自百越吧?”

一句话如同在正厅中砸下了一个巨雷,安老夫人和安子昂夫妇脸色刷白,无措地看向安品凌,其他的安家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听到事关百越,又是安府送出去的乳娘,心都沉了下去。

难道说……安品凌双目瞠到极致,忽然领悟到某种可能性。他略显干瘪的嘴唇动了动,直觉想否认,但是他心里却明白这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世子爷知道了!

自家的底细,自家的所为……世子爷竟然是都知道了!

想着,安品凌的身子微微地颤抖起来,跌坐回太师椅上,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魂魄似的,如丧考妣。

萧奕的眸光更冷,不耐地扫视了厅中的安家人一圈,也不想再与这些人废话,语气冰冷地对着常怀熙几人下令道:“封府!安家一干人等一概不许离开。”

“是,世子爷。”常怀熙抱拳应道,一双黑亮的眼眸熠熠生辉,英气勃发。不过是区区一个安府,若非他们蓄意放水,哪怕是一个苍蝇也别想随意进出!

“小熙子,今天的事你办得很好!”萧奕毫不吝啬地赞道。

今天安府的这件事常怀熙办得很漂亮,尤其是安敏睿的这一出,“放”得不露痕迹,有前途!

人生如戏,可不就是吗?!

萧奕眸光一闪,大步地离去了,留下常怀熙和一干南疆军士兵继续处理后续事宜。

等萧奕回到王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来观礼的宾客们已经全数散去,可王府还是灯火通明,萧奕在仪门处下了马,听闻南宫玥还在正堂,不由眉头紧皱。

这个时间,本来阿玥应该已经用了晚膳,准备歇息了,现在却还要为了这些事操劳。

他想着,身上就释放出不悦的气息,吓得回话的婆子身子一抖,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萧奕健步如飞地往正堂去了,还未进厅,就听到南宫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罗嬷嬷,鹊儿,你们吩咐厨房多煮些艾叶水,把王府正院里里外外都用艾叶水洒一遍,再用艾叶熏一遍,千万不可以马虎!”

话语间,萧奕大步走进了正厅,罗嬷嬷和鹊儿一看萧奕回来,赶忙屈膝行礼。

萧奕看也没看两人一眼,盯着南宫玥催促道:“阿玥,你该去休息了。”

“阿奕……”看着萧奕,南宫玥眸光一亮,原本看似平静的脸色刹那间添了几分神采,就像是一株在风雨中百折不挠的小草忽然有了遮风挡雨的绿荫一般。

知南宫玥如萧奕,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有些不对劲,加快了步伐。

罗嬷嬷和鹊儿默默地对着南宫玥福了福身后,就悄无声息地退下办事去了。

正堂中,只剩下了南宫玥和萧奕。

“阿玥,怎么了?”他走到她跟前,大掌抚上她单薄的肩膀,柔声问。

坐在太师椅上的南宫玥顺势将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浓浓的疲倦随着这个动作似潮水般涌了出来。

她这个样子让萧奕更为心疼。

“阿玥……”他的大掌在她背上温柔地抚了抚,“我抱你去歇息,然后你再与我慢慢说可好?”

被他从王府抱到碧霄堂,那自己以后的威仪何在?!南宫玥双目瞪得圆溜溜的,好像他说了什么可怕的提议一样,急忙摇了摇头,“我没事。”

被萧奕这一吓,南宫玥顿时精神了不少。

她试图转移萧奕的注意力,就赶紧把百卉刚才在安知画的嫁妆里发现了一件婴儿小衣裳的事说了,并道:“……那件小衣裳表面没有问题,但外祖父把衣裳剪开后,里面还有一层棉布,棉布有些许斑驳的痕迹……外祖父判断,那是天花的痘疮脓汁……”

随着南宫玥的讲述,萧奕的眉头皱得愈来愈紧。

镇南王府中,已经好几年没有孩子出生,如今也只有阿玥腹中的这个孩子而已。

可想而知,安知画这是想在嫁进王府后,等阿玥生下孩子,就借着长辈的名义,把这件“小衣裳”送给孩子呢。

哪怕知道就算真有这一日,自己和阿玥也不可能让孩子穿上来历不明的衣裳,可是一想到安家这歹毒的用心,萧奕依然不禁桃花眼一眯,眸中迸射出凌厉的杀气。

可是他手中的动作却更为轻柔,一手横在南宫玥的肩膀上,另一手握住了她的左手,与她十指交握,温柔而坚定地安抚道:“一切交给我就是。”

有他在,一切交给他就是。

他的阿玥什么都不需要费心!

被他温暖熟悉的气息所环绕,南宫玥整个放松了下来,含糊地应了一声,在他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静静地倚靠着……

正堂中,原本沉闷压抑的气氛渐渐变得温馨,甜蜜。

守在正堂外的画眉和莺儿往里头看了一眼,两人都是长舒一口气,今日注定是波澜起伏,虽然最大的一波浪头已经过去了,但是后续的收尾却还需要费一番心力。

王府上下都在忙碌着,正院由着一干戴着口罩的丫鬟婆子洒了艾叶水,又熏了艾叶,今日凡是进过正院的下人们暂时都被圈禁在了其中,不得外出。

哪怕这件衣裳只是被放在小匣子里,而天花的痘疮脓汁是沾在里层的,成年人不比孩童,没有那么容易被传染上,可对于天花,南宫玥绝不敢掉以轻心。

王府的下人们这时也都知道了怎么回事,吓得魂差点飞了,天花,那可是沾染了就要丢性命的绝症,从古至今都无药可医,一时间,那些今日没去过正院的下人们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与此同时,安府那边的盘查也还在继续着,今日去安府喝酒的宾客之中,只要是安家的直系亲属,全都被留在安府由南疆军看管,其余世交、友人、姻亲等则在审讯后各归各府,那些人好不容易才脱身,一个个都是心有余悸,不敢对外多说什么,回了府后,就赶紧闭门,打算先观望着这段时日的风声。

从婚礼到现在不过才短短的两个时辰不到,骆越城里再度风声鹤唳。

镇南王和安家联姻,骆越城中有头有脸的府邸都受邀参加了婚宴,就算是没资格参加的人家也都在关注婚礼的一举一动,这次的事闹得这么大,一下子就搅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之前在王府的礼堂上,众目睽睽,许多宾客都不便找镇南王打探,只好随大流先暂时离开王府,但回了府后,屁股还没坐热,几位高阶将领,尤其是那些老将们又商量着陆续来到王府拜见镇南王,想探探他的口风。

军中乃至整个南疆,谁人不知道镇南王父子一向不和,镇南王在“父子谈心”后态度骤然转变,这实在让人不得不深思,不得不揣摩其中的玄机。

镇南王心里正烦着,只希望这件事快点揭过去,最好谁都忘了他曾打算和安家结亲的事,哪里敢说出真相,只能含糊地把那些来试探口风的人一一打发了。

这不,两个中年将士进书房没一盏茶时间,就被打发了出来。

“老莫,”其中一个高壮的将士对着身旁大胡子将士蹙眉道,“你说,王爷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被称为老莫的大胡子亦是眉宇深锁,道:“老关,世子爷……会不会是想对那些世家……”

说着,他抬起右手,比划了一个手刀,话中的隐喻昭然若揭。

老关的脸色更为难看,同袍说得真是他和夫人所担心的。

如同镇南王和南疆四大家族的方家联姻,如今又差点和安家结亲,南疆不少武将都与这些世家联了姻,比如他的夫人就是出自四大家族之一申家。

世子爷之前处置了军中老将孟仪良,又在军中一阵扫荡,使得军中人人自危,如今安家惹了世子爷,以世子爷的脾性,趁机对世家来一个大清洗也未尝不可能……若是申家为此栽了,会不会连累到他们关家?

他这趟来王府,也是指望着王爷可以劝着世子爷一点,但是这一次,连王爷的态度都高深莫测,甚至隐隐透出支持世子爷的意思,让人想着就有些胆战心惊……

两位将士心里仿佛是压着一座大山似的,感觉透不过气来,心情沉重地离开了王府,而外书房中,镇南王的心情也没比他们好多少,越想越烦燥,干脆起身到窗口透透气。

“王爷,”这时,桔梗姗姗地步入书房中,对着站在窗边的镇南王屈膝禀道,“世子妃命奴婢来禀王爷,要暂封正院。”

世子妃做事肯定不会是无缘无故。镇南王眉尾一挑,问道:“怎么回事?”

桔梗简明扼要地把小衣裳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闻言,就算是镇南王也吓得差点踉跄了一下,急忙一把抓住了窗槛,手掌微微用力,嘴里喃喃道:“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

前有小方氏,后有这安氏,这两个女人表面上温婉娟秀,实则都是蛇蝎心肠。

幸亏这次被萧奕这逆子及时发现了,不然这么一个阴毒的女人嫁进来,岂不是要害了他的宝贝孙子?而且,天花可是会传染的,弄不好,连自己、世子妃还有王府的其他人都可能被传染了天花……

镇南王面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不敢再想下去。若是安知画就在这里,他是一刀砍了她的心都有了。

镇南王定了定神,转头问桔梗:“世子妃还好吗?”

桔梗忙回道:“回王爷,世子妃下令清扫了正院,又让今日所有在正院里待过的下人全都去庄子里住上十日,等确定无碍再回王府,就连世子妃的贴身丫鬟也不例外。”

本来,那些下人一听要去庄子上住十日,就提心吊胆,一来怕天花,二来也担心以后回不来,可是听说连世子妃身旁的大丫鬟百卉也要去庄子,自然都服气了,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镇南王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感慨地颔首道:“世子妃不愧是书香世家出身。”做事滴水不漏。

有世子妃管着王府内院,自己委实是省了不少心!

镇南王拿起茶盅,喝了口茶水后,心里舒畅了些许。

难怪俗话说:妻贤夫祸少。有了世子妃,王府才避过了这一劫。

这么说来,世子妃还真是自己的福星。

这一次,若非那逆子在调查世子妃遇惊马的事时,查到了安家头上,因此发现安家通敌,恐怕自己已经被骗着和安知画成了亲。

这安家真真是可恨至极,他们一定是知道他们的罪状一旦被发现就在劫难逃,所以才想拖自己下水才好保命,其心可诛啊!

镇南王脑补着前因后果,几乎是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外头出传来小厮的一声惊呼:“大姑奶奶,王爷在里面,请……”

小厮的话还没说完,乔大夫人已经怒气冲冲地冲进了外书房里。

“弟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婚事,你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还有,你派人去我府中盘查是什么意思?”

乔大夫人一进门,就破口质问镇南王,越说越气。

今日,乔大夫人在南宫玥那里吃了瘪,在几个女宾跟前脸面尽失,就想着要给南宫玥点颜色瞧瞧,于是故意提前离开王府,没留下观正礼,心里是想着等镇南王发现后,她就可以伺机告南宫玥一状,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镇南王没派人来询问,倒是来了一群无礼的南疆军士兵,好像是审犯人似的盘问个没完没了……

直到那些南疆军的人上门,乔大夫人这才得知侄子萧奕在镇南王拜堂时大闹了一番,镇南王还被萧奕说服取消了婚礼,更把安知画赶回了安家,甚至就连安家都被萧奕的人看管起来。

她不过是提前走开了这么一会儿,镇南王府竟像是要翻天了!

乔大夫人气坏了,也不管天已经黑了,就气冲冲地又跑来王府,打算找镇南王兴师问罪。这可是她保的媒,以后她颜面何在?!

镇南王锐利的目光直射向乔大夫人,狐疑地微微眯眼。

乔大夫人若是不出现还好,镇南王也没想到她,如今她的到来却是一下子提醒了镇南王,自己与安府的这桩亲事还是乔大夫人居中牵线。

想着,镇南王的面色就变得古怪起来。

之前的梅姨娘是长姐送入王府的,现在的安知画是长姐牵线,怎么都和长姐扯上了关系?

当初乔大夫人提起续弦一事时,镇南王就曾怀疑是不是安家许了她什么好处,后来因为他对这门亲事还算满意,也就没再追究……

如今想来,镇南王不得不怀疑他这个长姐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只是单纯地被蒙骗,亦或是……

镇南王审视着乔大夫人,不客气地冷声质问道:“大姐,你告诉本王,你到底是不是收了安家的好处?”

正在气头上的乔大夫人闻言怔了怔,没想到镇南王忽然问起这个,心里有些心虚,却是怎么也不能承认的,硬着头皮道:“什么好处?!弟弟,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怎么会收安家的好处!”

镇南王没有因此动容,一眨不眨地盯着乔大夫人,正是因为他知道这个长姐贪利,所以才会这么问。

乔大夫人被看得恼羞成怒,急躁地又道:“谁说的?是不是安家的人?弟弟,他们是胡说八道,试图破坏你我姐弟情谊!”她一边说,一边心里想着:难道是安府因为婚事不成,就怀恨在心,把自己也拖下水?

看乔大夫人被踩住了痛脚的样子,镇南王哪里还猜不出来,失望地看着她。安家什么都还没说,她就先做贼心虚得狗急乱跳墙了。

还是他这个做弟弟的太惯着她了,以致她到今日嚣张跋扈,不分轻重!

一次次地闯祸,一次次地犯错,还差点祸及王府,连累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