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招认/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南王越想越是震怒,眸中雷鸣电闪,狠声道:“假的真不了,事情到底如何,大姐你心里清楚!大姐,你可以回去了,以后没事就好好呆在乔府,别到处乱走!”

乔大夫人傻眼了,完全没想到镇南王竟然敢如此对待自己,指着他怒道:“萧慎你敢!”

萧慎是镇南王的名讳,自从老镇南王过世后,镇南王就是南疆最尊贵的人,再也没人这么指名道姓地唤过他。

乔大夫人不管不顾地斥道:“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当年父王出征在外,我辛辛苦苦地养你长大,长姐如母,你竟然这样待我!”她又滔滔不绝地老生常谈起来,试图引起镇南王的愧疚。

事到如今,她还是不知道醒悟!镇南王看着指着自己鼻子数落个不停的乔大夫人,失望到了极点。

“够了!”镇南王不客气地打断了乔大夫人,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既然大姐你觉得本王罚得太轻,那从现在起就撤除乔家一切军职,乔家上下闭府自省,配合南疆军调查!”

乔大夫人目瞪口呆,嘴巴张张合合,怎么也没想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只是过来问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就把他们乔家也给折进去了呢?

这下,乔大夫人是真急了,“弟弟……”

可是已经迟了!

镇南王根本就不想听她说话,直接拔高嗓门道:“来人,送客!”

镇南王一发话,根本就没有乔大夫人再质疑的余地,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出马,三两下就半推半就地把乔大夫人给送走了……

乔大夫人走了,书房里也终于又清净了,可是镇南王依旧余怒未消,脸色气得发白,额头更是青筋乱跳。

“王爷,”桔梗款款地走了过来,低眉顺目地上了茶,轻柔细语地道,“喝杯定惊茶消消气。大姑奶奶总会明白王爷您的一片苦心。”

镇南王端起了茶盅,夹杂着药香的茶香幽幽钻入鼻尖,让他烦躁的心绪稍稍平和了些许。他连着啜了两口热茶,觉得浑身轻快了不少,不由赞道:“这茶不错。”

桔梗便浅笑道:“王爷,这是世子妃派人送来的。”

镇南王应了一声,又呷了一口药茶,感慨地心道:世子妃委实是个好的,孝顺又懂事。

茶香幽幽,夜风阵阵,外书房里越发幽静了。

夜色渐重。

萧奕和南宫玥此时正在听雨阁里陪着方老太爷说话,后院的八角亭里,点了几盏宫灯,昏黄一片,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树叶的簌簌声,以及萧奕略显艰涩的声音。

萧奕在说母亲的死因,安家既然已经落网,他也不打算再瞒着方老太爷。

无论真相如何丑陋,事关母亲,终究还是要让他老人家知道才行。

当萧奕说完最后一个字后,八角亭中陷入了沉寂,萧奕掩不住担忧地看着方老太爷,他不惧真相,只怕方老太爷承受不住。

“外祖父……”南宫玥轻声唤道,手指动了动,想去给方老太爷探脉,却听他终于出声了。

“他们怎么敢?”轮椅上的方老太爷气得双拳紧握,嘴唇发白。

女儿的早逝背后竟然与安家有关!

方老太爷和妻子安氏感情极好,即便妻子过世后,也记着安家是女儿的舅家,两家往来频繁,直到女儿也过世了,两家才渐渐疏远……却不想女儿的嫡亲舅父竟然如此狠心,一点不念血肉亲情!

方老太爷老泪纵横,哽咽着道:“是我的错啊,是我识人不清。”若非他相信安家,让那卢嬷嬷做了女儿的乳娘,一切怎至于如此!

“外祖父!”萧奕亲自给方老太爷倒了一杯桂花茶,交到他手中,“就算是遭了贼,也不能怪自己太能干太会赚银子,您说是不是?”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方老太爷又如何不懂,只是因为事关独女之死,关心则乱。

“是啊,外祖父。您可不能气坏了身子,让亲者痛仇者快!”南宫玥接口安慰道,“外祖父,我们家小囡囡还等着您教她下棋呢。”

方老太爷不由朝南宫玥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看去,精神稍稍振作了些许,对自己说,是啊,阿奕和阿玥说的是,可恨的是安家!他不能为了那等小人气坏了自己,他还等着要抱曾外孙呢。

方老太爷又想到昨日林净尘检查那件小衣裳的那一幕,当时他也是在场的,心中更恨:这安家委实死有余辜。当年害了自己的女儿,如今还要再来害他的曾外孙!

“阿奕,”方老太爷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花,“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见方老太爷缓了过来,萧奕也暗暗地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

怎么做?

萧奕的桃花眼中杀机密布,勾出一个冰冷的笑。

那自然是……

“簌簌簌……”

又是一阵夜风吹过,将他们的声音吹散在空气中……

等萧奕和南宫玥从听雨阁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柳梢头。

这一日,这一夜,实在是太漫长了。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回碧霄堂的路上。

九月十一,银月已经近似浑圆,如一轮银盘高悬于夜空之中。

月光轻柔地洒在萧奕轮廓分明的侧脸上,让他的肌肤上泛着一层如玉般的淡淡光泽,只是这么看着他,南宫玥的心绪就平静下来,那是一种风雨过后的尘埃落定,那是一种心有所依的羁绊。

她仰首看着他,嘴角微勾,目光温润。

“阿玥,囡囡今天还乖吗?”萧奕一边说,一边侧首朝南宫玥看来,如平日班闲话家常,正好与南宫玥四目相对,他嘴角也翘了起来,闪闪发亮的眸子中,笑意如湖水涟漪一般荡漾开去。

南宫玥看得移不开眼,目光有些痴了。

萧奕笑容更盛,将俊脸凑近了她一分,得意洋洋地说道:“阿玥,我是不是很好看?”

旖旎的气氛在瞬间被冲散,南宫玥的眼角抽了一下。这个阿奕啊,还是这么厚脸皮!

萧奕眨了一下右眼,抛了一个媚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南宫玥的眼角又抽了一下,下一瞬,就见那家伙面色一正,深深地凝视着她,缓缓地又道:“阿玥,你要永远这样看着我……”

只看我一人!

他的声音那般霸道,可是听在南宫玥耳里却带着撒娇的味道,让她心情如小鹿般雀跃。

“那可不行。”

她一本正经地说道,笑眯了眼,继续往前走去,沿着鹅卵石小径走进前方的小花园。

“阿玥!”

他急急地追上去,不依了。

“还有我们的囡囡呢!”

对啊,还有他们的囡囡,他们的孩子呢!

小夫妻俩喜悦的欢笑声回荡在小花园中,为这宁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轻快与活力……

风波之后的镇南王府和碧霄堂中一切井然有序,而骆越城里却不然。

次日,城中的气氛越发压抑紧绷,就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般,令人沉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各府都在等待着,观望着南疆军的下一步动作……

直到又过了一日还是没什么大的动静,局势才稍稍缓和了一些,那些观望的人开始意识到至今为止,被南疆军控制的府邸只有安家和乔家,还有安家的几个姻亲被盘查了一番,除此以外,南疆军就没再有什么作为,不少府邸都稍稍放下心来。

于是,有些人家尝试性地递了帖子到碧霄堂,南宫玥挑了几张帖子,见了几拨来客。

关将军府提心吊胆了三天后,关夫人婆媳总算是在碧霄堂见了南宫玥,送上了薄礼。

“我听闻世子妃信佛,这串小叶紫檀佛珠手串是请大佛寺的高僧开过光的,可以祛邪避凶,定心神,调节气血。”关夫人殷勤地说道,令丫鬟呈上了一串紫檀佛珠手串。

小叶紫檀是紫檀木中的精品,这么一小串也是价值不菲,对于世子妃而言,自然不是什么罕见的玩意,但是送礼最重要的是投其所好。

关家婆媳俩均是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

“多谢关夫人。”南宫玥笑着把玩了一下手串,然后就交给了一旁的海棠。

这次她见客,本来就是为了适当地安抚各府的情绪。

虽然萧奕作为世子,需要在南疆立威,却不能让骆越城上下常年如履薄冰,长此下去,只会令南疆民心不稳,军心涣散。

关夫人婆媳见南宫玥沾了自家的礼,暗暗松了口气。从世子妃的态度可见世子爷的,看来这一回的风波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

关夫人定了定神,试探着又道:“我瞧世子妃容光焕发,这一胎还真是养人,小世孙福泽深厚。”

南宫玥微微一笑,抚着腹部,像是道家常般说道:“是啊。这孩子是个心大的。怀上他后,我吃得好睡的香,连上次惊马,他都是气定神闲,安安稳稳的。”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安家委实可恨!”一旁的关少夫人有些急切接口道,“幸好世子爷及时揭穿,没让那等恶毒的女人进王府大门。”

南宫玥配合地给对方放了些口风:“人在做,天在看。安家作恶,也是自食恶果。事情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关夫人婆媳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世子妃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这次的事算是了结了?世子爷并没打算对世家下手?

得了南宫玥的暗示,婆媳俩这才算放下心头的巨石,又闲话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连着三四个府邸上门后,这些话就渐渐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各府的心也安稳了下来,一场暴风雨在电闪雷鸣间过去了。

南宫玥忙着见客的同时,萧奕则是去了被封的安府,他这边可就不似碧霄堂这般闲话家常了。

一个士兵引着萧奕到了安府的一间书房中。

说是书房,现在里头的书啊账册啊字画啊,早就被南疆军给搬空了,只剩下屋子里的书架、书案和椅子等等,空荡荡的。

萧奕刚在窗边坐下,安品凌和安子昂夫妇就被几个士兵押送着带了进来,跪倒在冷硬的青石板地面上。

不过数日,三人就瘦了一大圈,衣衫褴褛,身上散发着一股异味,狼狈不堪。他们的眼眸中已经失去了光彩,只剩下颓然。

审了三日,总算是招了!

萧奕的眸中闪过一抹冷芒,直接道:“说吧。”

两个字,冷漠之中透着不耐。

安品凌深吸一口气,思绪回到五十多年前——

当年,他的祖父安明昭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嗜赌好色,短短十年就将安家的百年家业挥霍一空,还把妻子儿女赶出家门,连死也死得不甚光彩。后来,他的父亲安禀致临危受命,可是安家已然是一个空架子,他根本就束手无策。直到一日,当时的百越圣女阿依慕找上了安禀致,许以好处,安禀致走投无路,只能与虎谋皮。

之后,安禀致假装卖掉家中剩余的产业买船出海,实际上却是去了百越,在阿依慕的帮助下,他的两艘货船带着异国货物满载而归……短短五年,就让安家重新回到了鼎盛时期,由此再度崛起……

然而,接下来,就是安禀致回报阿依慕的时刻了。

从安禀致到安品凌,这些年来都往南疆各府安插了不少人,大方氏的乳娘卢嬷嬷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孟庭坚的姨娘,唐府的大管家,周府老太君的陪嫁嬷嬷……其他不大不小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

安品凌几乎不敢去看萧奕的脸,继续说着:“其实父亲早就想收手了,他在临终前,就吩咐我疏远百越……这几年,我们安家已经没有再帮百越做事……”

“这几年又是几年?”萧奕漫不经心地打断了安品凌,反问道,“不会是三年多前我南疆军大败百越的时候吧?”

安品凌倒好意思以此自辩,分明就是直到百越大败,没指望了,安家这才收手。

安品凌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但立刻狡辩道:“世子爷明鉴!四年前百越大皇子奎琅挥军北上,世子爷率兵与百越大军交战,事关南疆存亡,我数夜辗转难眠,安家有罪,罪不可恕,却也知家国大义,不敢再助纣为虐!”

萧奕看着安品凌没有说话,嘴角勾起一段似笑非笑的弧度。

背光下,他俊朗的眉目半明半暗,大部分脸庞被阴影所笼罩,唯有那双锐利似鹰的眸子在阴影中熠熠生辉。

虽然萧奕什么也没说,但是安品凌却是心中一凛,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对方彻底看透了。安品凌反射性地想移开目光,却还是咬牙强撑着。

萧奕嘴角的笑意变冷,淡淡地又道:“安家通敌叛国,罪证确凿,本世子该如何惩处呢?”

安品凌和安子昂夫妇都是瞳孔猛缩,祈求地看着萧奕,安品凌毅然道:“世子爷,安家愿献上全部家产,只求饶安家性命。”

无论如何,世子爷萧奕身上也有着安氏的血脉,若是萧奕公开安氏通敌卖国一事,那么也必然会影响他自己的名声,让他身上有了污点,甚至弄不好,还会给了皇帝撤了镇南王府兵权的借口。

安家是瓦片,世子爷可是瓷器,瓷器何必与瓦片斗呢!

世子爷不能公开安家的叛国罪,就只能用谋害世子妃未遂的罪名惩处安家,可是这一条罪名还不至于让安家满门覆灭,也就是说——

安家就还有一丝生机!

想着,安品凌眼底闪现一丝希望的火花,只要安家不灭,总还是会再有机会崛起的。

“既然安家只是想保命,”须臾,萧奕终于开口道,“本世子允了你又何妨!”

闻言,安品凌和安子昂夫妇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才吐出一半,就听萧奕接着又道:“你的事既然交代完了,接下来就来说说安三姑娘的那件小衣裳吧。”

一句话如石破惊天,震得安品凌三人脑中嗡嗡作响,心里皆是想道:

小衣裳?!萧奕怎么会忽然就问起了小衣裳?

安大夫人的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浑身如筛糠一般轻颤不已。

就连安品凌,也是面如死灰。

当初,他们决定把安知画送进王府是为了保全安家满门,可是当他们发现镇南王对安知画还颇为中意时,难免就贪了,奢望着或许安家可以借此更进一步,比如——

未来的镇南王!

如此,萧奕就成了他们安家的阻碍。

安家本该慢慢筹谋,偏偏安知画还没过门,世子妃就先有了身孕,一旦世子妃诞下世孙,那萧奕的世子之位就固若金汤了。

安品凌一番思虑后,决定动用孟庭坚这颗棋子,他以孟庭坚的姨娘是百越人为要挟,让他听命自己,安排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惊马……却不想世子妃命大,居然逃过了一劫,他们不得不让孟庭坚顶下所有的罪名。

一计未成,他们就又生了一计,安品凌费了一番心力,特意命人准备了一件小衣裳,打算等世子妃生产后再见机动手……谁想,儿子儿媳竟然背着他玩了一出什么命格相克,闹得满城风雨。

愚蠢至极!

最近发生的一幕幕如走马灯一般在安品凌眼前闪过,他的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本来,安品凌还在心中庆幸,安知画没嫁进王府,嫁妆也被退了回来,那件暗藏在嫁妆里的小衣裳应该不会被发现,没想到,那件小衣裳不但被发现了,而且……

听萧奕的口吻,甚至还发现了小衣裳暗藏的玄机。

一时间,安品凌身上大汗淋漓,干瘪的嘴唇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恐怕难以善了了!

可是……

安大夫人抓住一线生机,咬着牙道:“世子爷,您刚才答应了留安家性命的!”

萧奕定定地看着安大夫人,眉头一眼,轻嗤了一声,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冷哼。

那一瞬间,他释放出的那种在战场上拼杀磨砺而造就的杀戮之气令人几乎无法呼吸,仿佛连屋子里的空气也都凝固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又响起了萧奕淡淡的声音:“本世子爷一向一言九鼎!”

说完,萧奕就走出了书房。

安品凌三人像是瞬间被抽干了精气神似的,整个人瘫软在地,心终于放下了。

既然世子爷说他一言九鼎,那他们的命就保住了。

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萧奕出了书房后,就见常怀熙候在外面,对着他抱拳行礼。

“可查到了?”萧奕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

“查到了。”常怀熙紧随其后,回道,“安家在八月中旬的时候派人去了百里外的六源山附近,那里有一个山陵镇,镇子上的人染了天花,现在全镇已被封锁。安家在那一带有药铺,利用送医之便从那里弄来了痘疮的脓汁……”

常怀熙面无表情地禀着,心里可没表面上那么平静。

战场上,明刀明枪,大家各凭本事,但是这内宅中的硝烟,不动声色,却是阴毒至极!

一个不慎,就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葬身在那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战争”中。

“安家人这么喜欢山陵镇,就让他们去那里吧。”

萧奕淡淡地说了一声,大步离开了安府,毫不回头。

以后,他也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