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麻烦/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队伍一片混乱。

奎琅的黑马也被绊马索给绊倒了,但他毕竟是身经百战,在马儿落地的那一瞬,伸手在马身上托了一下,然后顺势滚了出去……滚了两三圈后,他很快就稳住了身体,除了身上的衣袍被地面上的砂石稍稍磨坏以外,他身上毫发无损。

奎琅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听后方传来一阵女子尖锐的惊呼声:“救命!快救救本宫!”

糟糕?!

奎琅暗道不妙,循声看去,只见三公主的朱轮车已经调转了方向,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代替车夫坐在了驾车的位置上,“啪”地一挥马鞭,驾车朝路边的一条泥泞小路飞驰而去,在茂密的林木间穿梭着……

“三公主殿下!”平阳侯紧张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他一边挥剑挡着流矢,一边高喊着,“驸马爷,快救公主殿下!”

对奎琅而言,三公主是死是活,或者落得什么境地,与他何干?!

奎琅根本不想管三公主,可是平阳侯的这一声喊却提醒了奎琅一件事,他现在还一无所有,还需要大裕皇帝的帮助,一旦三公主有个什么万一,自己就不再是大裕的驸马,那么大裕皇帝又凭什么帮助自己复辟呢?!

这个关键时刻,三公主不能有失!

奎琅面色骤变,抽出身侧的长刀,挥刀高喊道:“快!都随吾去救三公主殿下!”

奎琅从一个随行的一个士兵那里抢过了一匹马,飞身而上,赶忙策马朝那条小路追去。其他四五个没有落马的士兵紧随其后。

“踏踏踏……”

这条小路蜿蜒幽深,他们早已看不到朱轮车的踪影,只是依稀可以听到前方隐约传来车轱辘的声音,还有朱轮车留在小路上的马蹄印和车辙印,为他们指明了前路。

奎琅几人追出了两三里后,又拐过一个大弯,跟着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

“驸马爷。”一个士兵紧张地惊呼出声,“是公主的马车!”

前方几十丈外,三公主的朱轮车翻倒在一片幽深的树林旁,拉车的马横倒在地上发出哀泣的嘶鸣声,赶车的那个黑衣人不见了……

奎琅的面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如果三公主有个万一的话……

奎琅迅速地翻身下马,朝那翻倒的朱轮车走去,下一瞬,几道黑色的箭矢从树林中“嗖嗖嗖”地射出,几个随行的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射中眉心从马上摔了下来。

奎琅瞳孔猛缩,正打算退后上马,却没看到他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鬼魅的身形,对方毫不犹豫地出手,一掌劈在了奎琅的后颈。

奎琅眼前一黑,意识很快就被黑暗所笼罩,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阵寒风吹过,四周只剩下了寒风扫落叶的声音,荒凉萧索……直到一盏茶后,小路的尽头再次传来了马蹄声和人语声。

平阳侯终于带着剩余的残兵赶到了,看着这满地的狼藉,平阳侯的脸一下沉了下去,心知不妙。

果然,在搜查了马车和附近一带后,他发现虽然他们找回了三公主,可是奎琅却被歹人掳走了。

他们此行来南疆是为了送奎琅回百越复辟,奎琅失踪,那复辟之事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了……

如今,他们也没别的选择了。

平阳侯咬了咬牙,下令整队,然后继续启程,快马加鞭地赶往骆越城。

三日后,平阳侯和三公主日夜兼程终于提前赶到了骆越城,一路直奔镇南王府。

镇南王一听说三公主和平阳侯来了,心里又惊又疑,不知道他们俩怎么会突然就来了南疆。

想到三公主的驸马是百越的大皇子奎琅,镇南王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却也不能不见他们,吩咐下人把人请到了外书房中。

短短几日,三公主就憔悴了不少,一见到镇南王,她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激动地说道:“王爷,快,你赶紧派人去救驸马!”

镇南王听得是一头雾水。

一旁的平阳侯安抚了三公主一句后,就把三日前他们的车队在路上遭遇了一场突袭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等本侯找到三公主殿下的马车时,三驸马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三公主殿下昏迷在马车里。本侯派人在附近搜查了一圈,无论是三驸马,还是歹人都不知所踪。”平阳侯郑重其事地对着镇南王抱拳道,“王爷,三驸马是在南疆境内失踪的,还请王爷尽快派人搜查,务必要救回三驸马。”

平阳侯这几日显然都没好好休息,眼窝微微地凹了进去,眼下一片深深的阴影,整个人清瘦了些许。

奎琅不仅来了南疆,还被人劫持了?!听着平阳侯的陈述,镇南王的脸色变了好几变,眼神更是说不出的复杂。

镇南王心乱如麻,便扬声道:“来人,去叫世子过来!”

长随应了一声,就赶忙退下了,书房里服侍的桔梗赶忙给两位贵客奉茶。

萧奕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在军营的,长随快马跑了一趟,约莫一个半时辰后,萧奕慢悠悠地来了。

书房里的气氛更加凝重。

萧奕毫不在意地先抱拳给镇南王行了礼,然后目光淡淡地在三公主和平阳侯身上扫过,挑眉问道:“三公主殿下,侯爷,两位怎么想到和驸马爷来南疆了?”

萧奕这句话其实有明知故问的味道,毕竟皇帝早就令官语白来南疆传旨,命镇南王父子攻打百越以助奎琅复辟,奎琅此行为何而来,就算是傻子也知道。

平阳侯面色僵了一瞬,下巴微扬道:“世子爷,本侯和三公主殿下以及驸马爷自然是奉皇命而来,这些事容后再说,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把驸马爷救出来!”

说到后来,平阳侯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命令的味道。

萧奕勾唇笑了,笑得兴味,他就近撩袍坐下,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道:“侯爷,这里是南疆,不是王都,侯爷既然要求人办事,是不是应该态度客气点?”他说得漫不经心,但语气中又透着高高在上的傲气。

镇南王看了萧奕一眼,心想:平阳侯怎么说也是天使,这逆子如此说话也太得罪人了,不过倒也难得说对了一句话,明明是他平阳侯和三公主有求于人,还敢理直气壮地命令起他们镇南王府了,是该让这逆子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平阳侯噎了一下,一时说不上话来。在南疆,镇南王父子就是地头蛇,强龙不压地头蛇,要是镇南王父子不愿意配合,想要敷衍了事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看着平阳侯憋屈的表情,镇南王心里冷笑,觉得痛快极了,径自喝着茶,也不出声。

“侯爷,”萧奕笑眯眯地又道,“你和三公主殿下既然是奉皇命而来,敢问圣旨何在?”

平阳侯又噎了一下,语调僵硬地回答:“圣旨不见了。想必是被那群贼人给抢走了。”

萧奕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地说道:“侯爷,你说你是奉旨来南疆,手上却无圣旨,那本世子也不知道你这话说得是真还是假……”

萧奕的嘴角带着一抹明显的嘲讽,仿佛在说,既然身负皇命,却连圣旨都弄丢了,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平阳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萧奕视若无睹,继续道:“侯爷,这空口无凭的,依本世子之见,侯爷还是先去把圣旨找到了再议吧。”

“你……”平阳侯完全没想到萧奕竟然如此对待他们,手指微颤地指着萧奕,额头上青筋乱跳,气得说不出话来。

平阳侯能忍,三公主可忍不下,她这辈子也就是在帝后和太后那里不得不忍气吞声,她霍地站了起来,双眸一瞠,指着萧奕的鼻子骂道:“放肆!萧奕,你胆敢目无君上,抗旨不遵不成?!”

三公主的话就有些诛心了,往大里说,抗旨不遵,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但萧奕还是笑眯眯的,好像三公主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般,“三公主殿下,话都是你们说的!你和侯爷没有圣旨,只凭着不知是真是假的口谕,就来王府耀武扬威,莫不是以为镇南王府是任谁都可以糊弄的?!”

说着,萧奕微微眯眼,怀疑的打量着二人道:“既然都凭一张嘴说,那本世子也可以怀疑三公主殿下和侯爷是瞒着皇上,试图帮着奎琅逃回百越?!”

闻言,连镇南王都是眉头一动,虽然他觉得平阳侯和三公主没这么大的胆子,但是萧奕所言也并非是没有道理。

迎上镇南王狐疑的目光,平阳侯急得满头大汗,忙道:“世子爷,本侯对皇上忠心耿耿,天地可表!”

假传圣旨的罪名太大了,平阳侯可担待不起,问题是,他们手上确实没有圣旨。

平阳侯烦躁得太阳穴突突乱跳,本来以为到了骆越城后,就可以把奎琅被劫的事丢给镇南王父子处理,没想到局势彻底失控了……

这个萧世子还真是不好对付!

偏偏王都远在千里之外,哪怕他现在再派人去王都请一道圣旨,那一来一回也至少要一个半月,他等的起,奎琅却等不起。

外书房里,双方僵住了,一时寂静无声。

萧奕心里冷笑,拿起一旁的茶盅,慢悠悠地润了润嗓,这才又道:“总之,有什么事,就请侯爷和三公主殿下找到了圣旨再说吧。”

镇南王清了清嗓子,道:“三公主殿下,侯爷,你们旅途劳顿,不如就先下去休息吧……”

眼看着镇南王父子一唱一和就想把他们给打发了,平阳侯咬了咬牙,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站起身来,客气地对镇南王抱拳道:“王爷,圣旨的事且给本侯一点时日,如今三驸马下落不明,如果真的有个万一,无论是本侯,还是王爷,恐怕都对皇上不好交代。还请王爷助本侯一臂之力,派兵搜寻三驸马的下落。”

说完,平阳侯微微低首,放低了姿态。

见此,镇南王心里甚为畅快,他心知平阳侯所言十有八九是真的,也不可能真的不理会奎琅,只不过这求人也该有求人的态度,是不是?!

镇南王捋了捋胡须,颔首道:“侯爷且放心,本王这就派人去查,等有了消息,再转告侯爷和公主。”

无论三公主和平阳侯心里多不甘心,如今人在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皆是起身谢过了镇南王。

书房里的这场波澜一下子就揭了过去,平阳侯和镇南王看似毫无芥蒂地寒暄起来。

萧奕懒得和他们应酬,也没再久留,自行告辞了。

与其和不相干的人说些不知所云的废话,他还不如回去陪他的阿玥和小囡囡。

既然已经回来了,萧奕也不打算再去军营,直接快步回了碧霄堂,一进屋,就看到南宫玥倚在窗边低头做针线。

“阿奕。”

南宫玥笑容满面地朝他看来,而萧奕却是微微蹙眉,一边朝她走来,一边说道:“阿玥,我的衣裳你丢给针线房就是了。”

南宫玥正在缝制一件紫色的衣袍,一看衣袍的大小,萧奕就知道那是做给自己的。他当然喜欢南宫玥亲手为他缝制衣裳,却也更担心累着她了。

萧奕用近乎是“敬畏”的眼神看着南宫玥的肚子,现在还不到八个月,阿玥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按照林家外祖父的说法,接下来,阿玥的肚子还会再大,还说这段时日孕妇不能吃太多了,还要多走动,免得胎儿太大,以后不好生产……

南宫玥一眼就猜到萧奕在想什么,这些天他也不是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肚子了。

她急忙转移他的注意力,对身旁的画眉道:“画眉,你去把那两件小衣裳拿来。”

画眉立刻心领神会,应了一声,从专门给孩子准备的那个樟木箱子里取出了两件紫色的小衣裳,一件是小褙子,另一件是小袍子,两件小衣裳的衣角都绣了几片翠竹叶,简单却别致。

萧奕看着那两件紫色的小衣裳,又看了看南宫玥手中那件有着同样绣花的紫袍,小衣裳和他那件袍子用的是一模一样的料子,连滚边都是一样的颜色。

萧奕笑了,眉目生辉,原本漂亮得近乎艳丽的脸庞柔和得不可思议。

“阿玥,这是你给我和囡囡做的父女装是不是?”

萧奕摸了摸那件精致可爱的小褙子,脑海中忍不住开始想象以后女儿换上这件小衣裳的可爱模样,到时候,他也要穿上这件紫袍,那么别人一看就知道他和囡囡是父女。

想着,萧奕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也不理会画眉的目光直接在南宫玥的嘴角亲了一记,然后道:“阿玥,我们让这针线房多给我和囡囡做几身父女装好不好?”

以后他就可以天天和囡囡穿一式的衣裳了!

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样子,南宫玥的眼角抽动了一下,有些无力。阿奕这家伙总是可以把事情“歪”到一个诡异的方向去。

他们的囡囡性子可千万不能像阿奕啊!

南宫玥不知道第几次地心道,正在头疼该怎么把这个话题带过去,一阵挑帘声忽然响起,百卉走了进来,禀道:“世子爷,桔梗姑娘来了,说王爷请您再过去一趟。”

萧奕的脸一下子臭了下来,他这才刚从镇南王那里回来,现在屁股还没坐热,镇南王又来叫人。

他这个父王啊,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

萧奕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跟着对南宫玥道:“阿玥,我有个好主意,我来给我和囡囡再刻一套子母环佩搭配这两身衣裳……阿玥,你等等我,我回来再和你商量到底刻什么图案好?”

说话的同时,他终究是慢吞吞地站起身来,挑帘出屋了。

等萧奕再次来到王府的外书房时,镇南王正烦躁地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着,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进屋的萧奕。

“逆子,”镇南王急切地质问道,“刚才平阳侯跟本王说,百越已经被攻下,奎琅此行是要去百越主持大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奕走后,镇南王跟平阳侯又寒暄了一番,平阳侯就把出发前皇帝给镇南王的旨意口述了一遍,把镇南王给说傻了,却不敢轻易接平阳侯的话,只得含糊地虚应了几声。

好不容易送走了平阳侯和三公主,镇南王越想越不对劲,就把萧奕给叫来了。

皇帝怎么会认为百越已经被南疆军攻下了呢?

镇南王眯眼打量着萧奕,咬着后槽牙又道:“逆子,你是不是瞒着本王什么?”

以这逆子胆大包天的性子,除了弑父造反以外,恐怕没什么他不敢做的!

想着,镇南王的眼皮乱跳。

“父王,你找我就为了这事啊?”萧奕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件事父王不用管。”

“你……”镇南王狠狠地瞪着萧奕,虽然萧奕什么也没说,但是镇南王已经可以确信这逆子必然是背着自己做了什么!

以这逆子的胆大妄为,迟早会替王府招来滔天大祸!

“事到如今,你还要跟本王装傻?”镇南王重重地拍案,“就算本王帮你瞒着平阳侯,别忘了还有安逸侯呢!现在平阳侯已经去青云坞见安逸侯了,到时候,南疆和百越的情况根本就瞒不过平阳侯!”

镇南王气急,真是恨不得甩这逆子一个耳光,但是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他恐怕讨不得好……自从这逆子在王都呆了几年后,就已经完全脱离他的掌控了……

平阳侯是二品军侯,又是皇上的亲表弟,他恐怕没那么好对付,这一次麻烦大了!

镇南王焦躁地朝东北边的窗子看去,那是青云坞的方向。

此时,平阳侯已经被小四迎进了书房中,官语白正坐在窗口边的一把红木圈椅上,一手拿着一卷棋谱,一手捻起一粒白子放在了榧木棋盘上。

平阳侯笑了,客套地抱拳道:“安逸侯真是好雅兴。”话语间,他大步朝官语白走去。

“只是摆摆棋而已。”官语白含笑道,随手将棋谱放在棋盘边,然后站起身来。

两人彼此见了礼后,就隔着棋盘坐了下来。

平阳侯环视四周,赞了一句:“有桥有水有竹,这青云坞倒是雅致,严严寒冬却温暖如春,正适合安逸侯休养身体。”他态度看似亲和,却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官语白自然听出对方话中带刺,温声道:“多谢侯爷关心。”

平阳侯又瞥了官语白一眼,见对方不惊不躁,也不再兜圈子,正色说起自己的来意:“本侯此行是奉皇上旨意来助奎琅接手百越。”

他嘲讽地勾唇,以命令的口吻朗声道:“传皇上口谕,安逸侯自去年来到南疆,鲜有建树,皇上龙心不悦,从今日起,南疆诸事由本侯负责,安逸侯所行一切必须向本侯禀报!”

他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