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是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阳侯一眨不眨地直视官语白,目光如炬,锐气四射。

官语白还是云淡风轻,他轻啜了一口热茶后,这才看向平阳侯,缓缓地问道:“敢问侯爷可有圣旨?”

又是圣旨!平阳侯的脸色一沉,深吸一口气后,立刻解释道:“圣旨被劫了……”他握了握拳头,恨恨地把路上遭遇匪徒的事又跟官语白也说了一遍,然后愤然道,“南疆盗匪如此猖獗,镇南王父子实在有负皇命,治理无方,以致助长了盗匪的气焰,如此,他父子俩还意图推诿责任……”

平阳侯越说越气,想到刚才不得已地对着镇南王父子低头,心头就燃起一簇屈辱的火苗。

官语白似是若有所思,道:“本侯曾听闻傅大夫人一行来骆越城的路上也曾被盗匪所劫……”

平阳侯顿时噤声,脸色一白。

当初傅大夫人往南疆提亲的车队离开王都后不久就遭“匪徒”袭击,按照他刚才的说法,岂不是在讽刺皇帝治国无方,所以王都附近才会盗匪猖獗……

平阳侯干咳了两声,忙道:“本侯一时义愤,倒是失言了。贤弟且莫见怪。”

说完,他捧起了茶盅,借着喝茶的动作掩饰脸上的失态,心里的思绪却是更乱了。

他是韩凌观的心腹,当然知道袭击傅大夫人的那伙劫匪是韩凌观背后指使……如此想来,他不由心生怀疑,劫走奎琅的那帮人真的是劫匪吗?

普通的劫匪敢对官兵下手吗?

那些劫匪个个身手不凡,下手如风驰电掣,而且没留下什么线索,绝对是训练有素。

难道是镇南王父子……不过,若是镇南王父子的话,南疆是镇南王父子的地盘,他们大可以把自己和三公主也一网打尽,岂不更加干净利落?

相比之下,说不定是那一位……

平阳侯越想越觉得此事值得深思。如今顺郡王韩凌观因为恩科舞弊的事被皇帝迁怒,势力大减,自己是顺郡王身边的得力人,深得皇帝信任,又有兵权在手……若是恭郡王韩凌赋想利用此事让皇帝怪责自己,削自己的兵权,那也不无可能!

再或者,事关奎琅,也许幕后之人是百越亦有可能,比如百越那个伪王努哈尔……

平阳侯心中思绪百千,却也无法有定论,屋子里静了片刻。

官语白看着平阳侯瞬息万变的眼神,眼帘半垂,乌黑的眸子幽深无底,莫测高深。他从容地饮着茶,也是沉默。

须臾,平阳侯放下了茶盅,表情已经恢复如常,话锋一转,试探地问道:“安逸侯,不知道如今百越的形势到底如何?”之前南疆送到王都的军报说十万南疆军兵临百越都城,现在既然萧奕身在骆越城,也就说百越已经被拿下了?

说着,平阳侯的眉头跳了一下,咬牙道:“那镇南王真是个老狐狸……”

刚才他几次试图套话,但镇南王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含糊其辞,似乎应了,但又根本没说任何关于百越的战况。

也是,今日萧奕那小狐狸对自己如此无礼,分明就是镇南王这老狐狸在背后撑腰!否则当时镇南王为何一声不吭,由着萧奕轻辱自己!

官语白面露为难之色,“事关军情,本侯不能妄言……”他无奈地抱拳道,“侯爷,当日皇上亲赐本侯一道圣旨,令本侯在南疆可便宜行事,但关乎百越军情只能向皇上回禀……如今侯爷没有圣旨,请恕本侯不敢违旨!还请侯爷见谅。”

官语白的语气从头到尾都是温文尔雅,可话说得再好听,话里的意思还是不愿意配合。

平阳侯梗了一下,他就是理亏在没有圣旨啊,早知道应该悄悄再向皇上请一道密旨,由他自己贴身收藏起来,也不至于如此……

“安逸侯,本侯如今也是束手无策啊。圣旨和三驸马都被贼人劫走了。”平阳侯话语间难免透出一丝烦躁,“试想,若非是皇上的旨意,本侯怎会来南疆这蛮荒之地!”他在王都呆得好好的,何必千里迢迢跑南疆来被镇南王父子羞辱?!

“侯爷,本侯自是相信侯爷的。只是这君命如山……”官语白安抚道,他的指节在一旁的案几上叩动了一下,似在沉吟,然后提议道,“侯爷,为今也唯有找镇南王借兵,尽快找到劫走三驸马和圣旨的贼人,这贼人既然将三驸马劫走,而非当场杀死,想必是另有所图,如此,便给我们争取了时间……”

平阳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的短须,是啊,虽然镇南王同意派人去找奎琅,但是南疆军与百越那可是世仇,军中将领恐怕恨不得奎琅被千刀万剐,他们会尽心帮自己找人吗?

平阳侯眉头轻蹙,直到离开镇南王府时,整个人还有些魂不守舍。

平阳侯在几名王府护卫的护送下到了城中的驿站后,就被人引去了三公主的房间,三公主早就等得烦躁不安,一见到平阳侯终于来了,忍不住抱怨道:“侯爷,镇南王府实在是不懂规矩,镇南王世子妃明明知道本宫来了骆越城,也不来向本宫行礼。还有,镇南王随便就把本宫打发到驿站是什么意思?”

三公主嫌弃地打量着驿站的房间,虽然这是驿站的天字号房,可以对于三公主而言,怎么能跟皇宫和公主府相比!她本来还以为到了骆越城后,镇南王会在王府安排一个院落给她这个公主,没想到他们如此怠慢自己!

“三公主殿下先忍耐一下,当务之急还是要借助镇南王府先找到三驸马。”平阳侯随口哄了两句,但心里总觉得事情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但他一时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三公主想想也是,如果镇南王不肯帮忙,以他们的人力,在南疆就像是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找到奎琅的线索……虽说奎琅是死是活她也不在乎,可是死了,自己反而轻松自在,可是现在不是在王都啊,奎琅这样生死不明的,她该怎么办?

平阳侯又安抚了三公主几句,劝她早点歇下,跟着就心事重重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晚,平阳侯几乎是夜不成寐,明明身体已经极度疲倦,但是心头仿佛压着一座小山似的,沉甸甸的……还几次从浅眠中惊醒,梦到等南疆军的人找到奎琅时,他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七窍流血。

接下来的几日,平阳侯可以说是度日如年,他又一连跑了几趟镇南王府,好不容易向镇南王借来了数百兵马,就出城赶往奎琅被劫走的地方,试图寻找奎琅的线索……

平阳侯急切地出了城,却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人此刻正在碧霄堂的地牢内。

“唔……”

双手被捆在身后、口目都被捂上的奎琅死命地挣扎着,嘴里发出咦咦呜呜的声音。

忽然,他听到“吱呀”一声沉重的开门声,跟着是数人凌乱的脚步声朝自己走近,奎琅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下一瞬,蒙在他眼睛和嘴巴上的黑布被人解开,眼前一亮……

他正身处一个狭窄的小房间里,四周一片昏黄,只有前面的人手中抓着两个火把,勉强照亮了四周。

他的前方站着四五个人,为首的二个青年面容如此熟悉,一个桀骜不羁,一个宁静致远,皆是人中龙凤。

奎琅一眼就认了出来,是——

萧奕和官语白!

奎琅双目瞠大,心中一喜,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脱口道:“萧世子,安逸侯,你们是来救吾的!”

自从数日前,被人从后头打晕劫走以后,奎琅就蒙住了眼,堵住了口,过得不知道今夕是何年,那群歹人想到了就给他点吃的,没想到就不理会他,饿得他头晕目眩……

日子一天天过去,奎琅起初还指望平阳侯赶紧带人来救他,但是渐渐地就绝望了,他甚至无法确认自己还在不在南疆境内……没想到来救自己的竟然是萧奕和官语白。

这时,两个士兵搬来了两把交椅,萧奕随性地撩袍坐下,官语白则不急不慢,如同一个贵公子,两人一快一慢,却都是悠然自得,仿佛他们此刻并非身处一间陋室,容姿出众的两位公子与这简陋的环境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奎琅,许久不见,你看着不太好啊!”

萧奕笑眯眯地与对方打招呼,可是言辞中却一点也不客气,带着明显的嘲讽。

奎琅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不对……

等等!

一瞬间,他如遭雷击地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难道说萧奕不是来救自己的……

“是你!萧奕,是你派人掳走吾的!”奎琅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

这个镇南王世子实在是胆大包天!

当这个念头在奎琅的脑海中浮现后,一切的疑惑似乎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是啊,这是南疆,是萧奕的地盘,恐怕早在自己和平阳侯一行人入了南疆地界的时候,萧奕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更甚者,也许是早在他们离开王都的那一刻。

可是,官语白怎么会在这里?奎琅朝萧奕身旁的官语白看了一眼,心里疑窦丛生。难道说官语白也在这里面插了一手?!

“本世子和三驸马怎么说也是旧识了,三驸马难得来南疆,本世子自该尽地主之谊。”萧奕还是笑吟吟地看着奎琅,面色不改,很显然,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遮掩的意思。

这个领悟使得奎琅心中一沉,这个时候他怎么也不能得罪了萧奕,只得赔笑道:“萧世子,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放心,只要吾能得回百越王位,一定会兑现吾的承诺……”他摸不准官语白此刻到底是友是敌,也不能把话说白了,只能尽量表现自己的诚意。

只要能夺回王位,就算让他受胯下之辱,卧薪尝胆,又算的了什么!

萧奕挑了挑右眉,唏嘘着摇头道:“哎,本世子本以为我们为将者不似那些文官肚子里弯弯绕绕,两面三刀。可惜啊,如今三驸马所为……让本世子不得不怀疑三驸马你的诚意!”

奎琅面色一僵,以为萧奕怀疑他投诚了大裕皇帝,急忙否认:“怎么会!吾这次来南疆绝无逼迫萧世子之意,是贵国的皇帝陛下颁下了旨意,吾不过是大裕阶下之囚,也只能随波逐流。”

奎琅面不改色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皇帝,反正就算萧奕派人去王都查证,也找不到什么对自己不利的线索。

萧奕又上下审视了狼狈不堪的奎琅一番,似乎若有所动,“那倒也是……”

奎琅松了口气,可是这口气才吐出一半,就听萧奕突然又道:“三驸马既然对本世子一片赤诚之心,想必也不介意解答本世子的一个疑惑吧?”

奎琅迟疑了一瞬,“萧世子想知道什么,吾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萧奕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干脆地问道:“方家当年是如何和百越暗中勾结?”母妃去世的缘由,萧奕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了,唯独当日方家三房是怎么勾结上的百越,还需要奎琅来解答。

饶是奎琅早有准备,还是难以自控地双目瞠大,心道:萧奕怎么会知道方家的人和他百越勾结的事?难道说方家败露了?……

奎琅心里有无数的疑问,只恨自己过去三年身处大裕王都,耳目闭塞。

他心乱如麻,方家的事是母后在世时起的头,自己接手……其中牵扯实在是太大,若是让萧奕知道隐藏的内情,恐怕是不会再愿意助自己复辟了!

不能说!

转瞬之间,奎琅已经是心思百转,道:“方家?世子爷莫不是在说先王妃和继王妃的母家?方家与吾又有什么关系?”

闻言,萧奕嘴角却是翘得更高,有的人就是不见黄河不掉泪,不见棺材不死心。

这时,官语白开口道:“方家在西格莱山有一个矿场,十几年来,源源不断地往百越输送盐矿……是百越最重要的盐源之一。”

奎琅的脸色更为难看,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连这个在南疆隐蔽了十几年的盐矿都暴露了,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奎琅殿下执掌百越多年,盐涉及国之命脉,殿下不会说自己一无所知吧?”官语白步步紧逼道。

随着他的话语,奎琅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萧奕不耐烦地说道:“本世子讨厌傻子,但更讨厌有人在本世子跟前故意装傻!本世子一向耐心不佳……”

奎琅混乱得几乎无法思考,再次抬眼朝二人看去,昏黄的火光中,二人仍然坐在那里,气质迥异,却都透出胜券在握的气息。

奎琅眼皮跳了一下,突然意识到官语白的态度太过闲适,与他们随行的士兵不同,官语白对萧奕的态度随意亲和,而萧奕为人桀骜不驯,却由着官语白在他说话时随意插话。

不对劲!

这太不对劲了!

“你们……你们……”奎琅来回看着二人,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破口质问,“萧奕,官语白,你们俩好大的胆子,竟然勾结一气!”

皇帝派官语白来南疆是为了监督镇南王父子,督促其攻下百越,没想到才短短一年多,官语白竟然被萧奕收买了,俨然是一条心的样子!

萧奕到底许了官语白什么好处?!

自己也许是低估了萧奕的野心,难道说萧奕已经打算把百越握在他自己手中,自立为王?!

奎琅越想心就越乱,本以为到了南疆自己距离王位就只有半步之遥,可是没想到南疆的局势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萧奕发出一声冷哼,令得牢房中气氛一凛。

他原本翘起的嘴角顿时抿成一条直线,俊美的脸庞倏然变冷,如同寒冬骤然间降临。

“三驸马想来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才会口无遮拦的,”他掸了掸衣袍,站起身来,“一会儿让驸马爷见一个人,驸马爷再好好想想!”

他也懒得看奎琅,随便地弹了一下手指,他后方的两个士兵立刻抱拳领命。

跟着,萧奕和官语白就毫不留恋地离去了,只听后方传来奎琅疑惑不安的声音:“萧奕,你到底想怎么样?!”

两个士兵面无表情地走到奎琅身旁,根本就不理会他,一左一右地将他拉起,押送到了隔壁的另一间牢房。

牢房里,一个手脚戴着镣铐、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正席地而坐,听到开门声,立刻循声看来,以生硬的大裕语道:“萧奕,吾……”

对方才说了三个字就倏然而止,与奎琅四目相对。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

“大皇兄!”

“六皇弟!”

奎琅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六皇弟卡雷罗,这一次,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六皇弟不是应该在百越吗?怎么也落入了萧奕的手中?!

奎琅和卡雷罗兄弟俩相会的同时,萧奕和官语白已经走出了阴暗的地牢,重见天日。

此刻方才巳时,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他们的身上。

萧奕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吟吟地说:“小白,人家兄弟久别重逢,现在想必是潸然泪下,感人至深哪!”

官语白抬眼看着东方的旭日,含笑道:“卡雷罗是聪明人……”想必知道帮着他们“劝劝”奎琅。

最好是这样……萧奕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我记得那位六殿下当初只撑了一天吧?小白,你说奎琅的骨头有多硬?”说着,他都有几分跃跃欲试了。

官语白嘴角微勾。奎琅一介枭雄,当然不会轻而易举就屈服,但是,人是因为有信仰有希望,所以才能坚持下去,当发现信仰崩溃,希望破灭时,心自然会被击溃。

奎琅亦不会例外。

官语白的唇畔浮现一抹自信而期待的微笑,缓缓道:“阿奕,还要一年……”

他说得没头没尾,但是萧奕却知道他是在说什么。

南疆还需要一年。

过去的一年多,他们打下了南凉和百越,但是想要把南疆、百越和南凉三者以及周边小国整合在一起,至少还需要一年时间。

这样,无论将来大裕发生了什么,他们南域都能安稳如山,进可攻,退可守。

就连皇帝也难以奈何他们了。

不过,萧奕和官语白都知道,这看似短暂的一年,将异常的艰辛。

现在,虽然百越和南凉被拿下的情况一时瞒住了皇帝,但以萧奕的能力,也只能管得住官方的军报不传出百越和南凉,却管不住那些民间的人,南凉、百越和大裕之间的通商往来,亲友互访,是不可能禁止的,时间一长,消息一定会渐渐地透出去,最后传到王都,传到皇帝耳中。

他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

萧奕微微眯眼,桃花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次就靠我们的驸马爷先帮我们争取些时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