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冷落/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这一次和官语白费了一番心力把奎琅弄过来,还设计了这么一出好戏,主要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奎琅死不足惜,不过在死前也该榨干他剩余的价值是不是?!

自己一向很“勤俭持家”的。萧奕乐滋滋地心道,倒是由此想到了另一件事来,兴致勃勃地说:“小白,古那家献上的新马种似乎不错,前些日子南凉那边传讯来说,已经有一批小马长大了。我就吩咐他们送骆越城来了,应该这几天就会到了。”

要培育出好的马种要不断杂交不同的马种,综合其优点,剔除缺点,不断改进马匹,快则几十年,慢则数百年,才能培育出一个优秀的新马种。

自己不过是还了古那家的那对母女良民户籍,就换得了万金难求的新马种,说是“一本万利”也不过为过吧?

萧奕沾沾自喜地想着,哎,也就是阿玥老是嘀咕他败家!下次,他得好好举证为自己辩护一番才是。

说到新马种,官语白也是眸生异彩,道:“阿奕,等马到了,我们俩过去看看,倘若真是好马的话,就选一些给幽骑营备用。”

“还有新锐营呢!”萧奕有些不怀好意地勾唇,“这人多马少的,也不能让他们得的太容易了……”

幽骑营现在还留在南凉,至于新锐营,执行完这次的任务后就会赶回乌藜城,到时候,让他们良性竞争一下好了……

萧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眸子熠熠生辉,倒是让后方的竹子为幽骑营和新锐营的人掬了把同情泪。

虽然此刻是冬日,但这几日天气都不错,阳光最灼热的正午也如同温暖的春日一般。天空中传来雄鹰欢快的啼鸣声,引得下方的几人皆是仰首看去。

小灰和寒羽不知何时飞了过来,在上方打着转儿,每绕一圈就往下飞一点,在地面上投下硕大的影子。

萧奕仰首看着双鹰,目光定在比小灰小了一圈的寒羽身上,感慨地说道:“小白,寒羽都一岁多了吧,真是岁月如梭,眨眼就长大了!”他一脸欣慰地看着寒羽,就仿佛一个长者看着晚辈一般。

“是啊。”官语白怔了怔,含笑地应了一声。可不就是,他们是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捡到了小小的寒羽。

而一旁的小四却是整张脸都黑了,总觉得这个萧世子有些不怀好意,听他的语气,简直就像是一个农妇在说,猪养肥了,该宰来吃了!……呸呸!他们家寒羽才不是猪呢!

萧奕摸着下巴,接着道:“鹰差不多两岁成年,等明年的这个时候寒羽就是大鹰了,可以生鹰宝宝了,正好我可以带着我家囡囡陪寒羽孵蛋,然后让小鹰和囡囡一起长大……”

闻言,小四的脸色更难看了,心道:他们家寒羽才一岁,就被人给盯着要生娃!这个萧奕简直不知所谓!

萧奕越说越兴奋:“小白,我琢磨着我得练练画技,才能以后多给囡囡画点画,哪天你得了空,我再去找你讨教一番……”

萧奕滔滔不绝地说着,官语白不时地应一声,几人在阳光下渐行渐远,骆越城的冬日阳光明媚……

时间眨眼就“平静”地又过去了几日,平阳侯和三公主奉旨而来的事没有在骆越城引起太大的骚动,各府邸都在悄悄关注着碧霄堂,见南宫玥没有出面拜见公主的意思,也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私下彼此议论揣测了一番,竟是好几日都没人去驿站给三公主请安。

驿站门庭冷落,三公主心头的那簇火苗也越烧越旺……

又过了两日,乔大夫人方才得知三公主来了,气得拍案怒道:“没规矩,真真是没规矩!三公主殿下难得来了骆越城,这世子妃居然至今没去驿站请安,如此失礼,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镇南王府不懂规矩呢!”

听乔大夫人口口声声说什么“我们镇南王府”,来禀告的嬷嬷表情有些微妙,但也不敢纠正乔大夫人,殷勤地赔笑道:“所以才需要夫人您这姑母好好教导世子妃……”

“那也要世子妃领情才是!”乔大夫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沉吟一下后,吩咐道,“赶紧送一份拜帖去驿站,我要去拜见三公主。”想着最近镇南王对她越来越冷淡,乔大夫人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漂亮了,让弟弟知道她可比那个世子妃靠谱多了!

“是,夫人。”那嬷嬷赶忙领命,下去拟帖子了……

一个时辰后,那嬷嬷就从外头行色匆匆地回来了,禀说三公主已经收下了拜帖。

乔大夫人大喜,赶忙吩咐下人准备了丰厚的礼品,次日就前往驿站,她故意安排了八名护卫,又备了两辆黑漆平顶马车,声势浩大地去了驿站。

如此招摇,自然也让南疆各府都看在了眼里,不少府邸都有些把握不住,不知道乔大夫人是不是因为镇南王的意思才去拜见三公主。

大多数的府邸还在小心翼翼地揣摩镇南王府和碧霄堂的意思,而有的府邸已经耐不住了,常夫人干脆就给碧霄堂递了帖子,想试探一下南宫玥的态度。

毕竟常家已经是世子党了,怎么都要跟着世子爷、世子妃的步伐!

这不,第二日一大早,常夫人就带着女儿常环薇来了,被下人请到了惜鸿堂里。寒暄了一番后,常夫人母女就坐了下来。

丫鬟还没上茶,急性子的常夫人便故作不经意地说道:“世子妃,说来倒是巧了,妾身昨儿经过杨楼街,正好遇上了乔大夫人。本来应该上前见个礼的,可惜乔大夫人走得急……”

南宫玥捧着茶盅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虽然常夫人半个字没提三公主,她却已经领会了对方的暗示。

官府设的驿站就在杨楼街上,这杨楼街与乔府一个北一个南,乔大夫人当然不会是“恰好”经过那里。

驿站那边一直有人盯着,一举一动都被如实禀告了碧霄堂,南宫玥也知道乔大夫人去拜访了三公主的事,只是没放在心上。

南宫玥眸光一闪,含笑道:“杨楼街是在城北吧?我来了骆越城几年,倒是不曾去过,听世子爷说,那一带无趣得紧。”

闻言,常夫人心里大定,既然世子爷说不必去理会驿站的那位,那么他们只需马首是瞻就好。

这时,一个青衣小丫鬟利落地给客人上了热茶和点心。

常环薇借着捧茶盅的动作,给了母亲一个催促的眼神,常夫人眨了一下眼,示意女儿稍安勿躁,心道:女儿这急脾气也不知道是像谁。

常夫人轻啜了一口热茶后,笑吟吟地说道:“是啊,世子妃,这杨楼街那里确是无趣得很,妾身也就是去东榆林巷时正好经过。我家熙哥儿过几天又要出门,妾身就想着给他定制一套软甲,昨儿正好去取货。这家铺子也是几十年的老店铺了,师傅的手艺那是没话说,熙哥儿他祖母让熙哥儿穿上后,还特意拿把匕首试了试。”

听到这里,鹊儿无语地眉头抽了一下。她在浣溪阁曾经见过那位常老夫人一次,对于这位老人家出人意料的言行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知是哪家铺子?”南宫玥眉尾一挑,露出一丝兴味,“等得了空,我也过去看看。”东榆林巷那边有好些兵器、刀具、马具之类的铺子,比如说,之前萧奕送她的马鞭就是那里的一家铺子定制的。

“叫正浩堂。”常夫人笑眯眯地答道,然后就顺势说起常怀熙来,“我家熙哥儿啊,自从跟了世子爷以后真是判若两人,这两年越来越长进了。”她的语调中颇有“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意味,她右手边的常环薇频频点头,一副心有戚戚焉的表情。

看着常家母女,鹊儿忍俊不禁地垂首,忍住了笑。

常夫人还在说着:“熙哥儿年纪也不小了,本来妾身怕他这顽劣的性子祸害别家的姑娘,一直没给他定亲。如今他懂事了,妾身就想着也可以慢慢给他相看起来,找个稳重懂事的媳妇。有道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婚姻大事关乎一生,妾身想着还是要慢慢地挑,细细地挑,世子妃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一家有女百家求,南宫玥当然听得懂常夫人在暗示什么,微微笑着,随口应了一句:“婚姻大事是该慎重。”

常夫人一直察言观色,见南宫玥并未露出不愉,给了女儿常环薇一个得意的眼神,觉得自己今日这番话真是说得太漂亮了。

萧霏还在守孝,暂时不能议亲,所以常夫人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来提亲,今儿常夫人也就是抓着机会先找世子妃报备一声,免得落后于人,抢不到媳妇。毕竟这时间快起来也就一眨而逝,等到明年六月,萧大姑娘也就出孝了。

萧大姑娘明年就十五了,及笄之年正好谈婚论嫁,虽说如今因为着小方氏,萧大姑娘的身份有些尴尬,但就凭她与世子妃关系和睦,届时会盯上她的人家恐怕也会是不少的……

想着萧霏的婚事,常夫人眉头一动,倒想起了那日阎夫人当众为阎三公子“求娶”萧霏的事,心中颇有几分感慨,闲话家常地又道:“世子妃,妾身听闻最近阎夫人‘又’在给阎三公子说亲事……”常夫人故意在“又”字上加重音量。

“常夫人可知是说了哪家?”南宫玥眉头微蹙,感觉以这位阎夫人平日里的行事作风来看,恐怕不会做什么好事。

常夫人叹了口气道:“据说,说的是一户丘姓的商家女……”商户的身份本来就低了些,若是姑娘家人品好,那也就罢了,偏偏……

常夫人顿了一下后,气愤地继续说:“那丘家的姑娘名声有些不太妥当,之前外面就有传言说她和表哥有了首尾,后来因为两家订了亲,外头传了一阵也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半个月前她的表哥得了急病死了,丘夫人就急着给女儿寻一门亲事,还答应陪嫁两万两银子。世子妃,您说阎夫人给阎三公子定这么一门亲事,不是摆明了是在作践阎三公子吗?”阎习峻如今跟常怀熙关系不错,自然也去过常府,常夫人也就把他当做自家子侄来看,说起来,话里难免透着义愤。

如果常夫人所言非虚,那阎夫人这一次真的过头了!南宫玥眸中闪过一道冷芒。虽然说婚姻之事是父母之命,但阎习峻是新锐营的人,等于就是萧奕的小弟,萧奕一向护短,必然不会看着自家小弟吃亏……

看来这件事自己还是要跟阿奕提一提才是。

有的人不吃一堑,就不长一智!

南宫玥心里打定了主意。

常夫人又陪着南宫玥说了一会话后,南宫玥下意识地托了托后腰,眉宇间露出淡淡的乏意。

常夫人正欲识趣地告辞,但话到嘴边,忽然心念一动,善意地提醒道:“世子妃应该也快生了吧?不知道有没有准备好奶娘和稳婆?”本来这种事也轮不到她来提醒,只是想着世子妃如今上头没婆母,生母也不在身边,常夫人才逾矩地提醒一二。

“稳婆已经挑好了,乳娘还在选。”南宫玥含笑地轻抚着隆起的腹部。回想起来,时光似乎眨眼即逝,等到来年一月底的时候,这孩子应该就要出生了吧。

其实,南宫玥是打算亲自给孩子喂奶,这一点若是传出去,也许有些惊世骇俗,在大裕,只有贫苦人家,才会由母亲自己给孩子喂奶,富裕人家都是请奶娘给孩子喂奶的。只是南宫玥是学医之人,她曾经在医书上看到过母亲来喂不仅对孩子有好处,对于母亲自身也是有益处的。

就算如此,照顾孩子的奶娘还是要挑的,以防她自己的奶水不够。这些日子,已经挑选了一些家世清白的可靠妇人,就等精选出三五名后再给自己来挑。

常夫人见南宫玥心里有数,也不再多言,携常环薇起身告辞了。

等常家母女离去后,南宫玥也在百卉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一边出了厅,一边问道:“百卉,奶娘挑得怎么样了?”

自从南宫玥和萧奕自乌藜城回来以后,百卉、安娘她们便开始着手从王府和南宫府带来的家生子中挑选合适的奶娘人选,这奶娘是要照顾小主子长大,不少奶娘将来都很可能成为小主子的亲信,甚至连带奶娘家里都会自此鸡犬升天,因此各府对奶娘的要求也是极为严格的,首先要身家清白,还得秉性纯良,懂规矩,免得教坏了小主子。

一般的府邸尚且如此,更别说南疆最尊贵的镇南王府了,说是百里挑一也不为过。

先从家生子中挑了一批月份合适的孕妇送入王府,再由朱兴那边查了她们的身家与三代,剔掉一部分人选,然后由百卉挑选了七八人,现在安排暂住在碧霄堂的厢房里,为的是教王府的规矩,以及观察一下人品和日常的习惯……

百卉恭声回道:“世子妃,奴婢才刚教了两天规矩,看着有几个还不错……”

南宫玥微微颔首,也不着急。

囡囡的乳娘当然要仔细谨慎地挑选,尤其有卢嬷嬷的教训犹在眼前……

说话间,主仆几人进了南宫玥的屋子。

明明才走了不过百来丈远,南宫玥却热得沁出了一身薄汗。

于是屋子里便忙碌骚动了起来,几个丫鬟怕南宫玥着凉,服侍她进内室宽衣,以温水擦拭了一遍身子,然后重新为她着衣。

南宫玥才穿好中衣,萧奕提早回来了,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净房的门口。

“世子爷。”画眉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和百卉一起给萧奕行礼。

萧奕看也没看她们一眼,目光在南宫玥雪白的中衣上流连了一番,眼神中难掩惋惜之色。

阿玥自从肚子越来越大后,就避着他,说是身子变了样,只许他对着她的肚子说说话。

其实萧奕心里觉得他的阿玥无论怎么样,都是最好看的,偏偏阿玥是个怕羞的。

哎——

萧奕在心中默默叹气,不敢让她着急,也只好乖乖听话了。

他对着丫鬟做了个手势,百卉和画眉互看了一眼后,识趣地退下了。

萧奕兴致勃勃地说道:“世子妃,小奕服侍您着衣吧。”他根本就不在意后面的两个丫鬟脚下差点就一个趔趄。

南宫玥当做没看到,由着萧奕服侍自己。

萧奕捏了捏一旁丫鬟准备好的褙子后,皱了皱眉,这也太薄了吧。

阿玥一向怕冷。

“阿玥,我去给你拿件夹袄……”

话没说完,他就感觉到一只小手拉了拉他的袖子。

只是这么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萧奕就感受到了她的无奈。

他俯首对上南宫玥被热腾腾的水气熏得红彤彤的小脸,如那春日的桃花般娇艳,南宫玥无奈地说道:“阿奕,你女儿就像个小火炉似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娇憨。

萧奕一向是个不怕冷的,就算是王都的寒冬,他也就是穿件单薄的袍子;南宫玥则相反,最是怕冷,往年冬天的时候,她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唯有今年是例外……最近这半月,天气越来越冷,她却越来越怕热!

看着她水盈盈的眸子,萧奕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似的,觉得十分的熨帖。

阿玥这是在对着自己撒娇呢!

他嘴角无法抑制地扬起,笑嘻嘻地说道:“那是!我的囡囡自然是像我!”

一看萧奕就摆出那副“我家囡囡什么都好”、“什么都像我”的样子,南宫玥无语地松开了手,觉得他们俩都没法好好说话了。

萧奕欢乐地吹着口哨,帮南宫玥穿上了一条粉色的百褶长裙,再披一件梅红色的百蝶穿花刻丝褙子,满意地打量了一番,就直接把南宫玥抱了起来,美其名曰怕她走动了会出汗。

内室里点着熏香,清冽如梅的香味弥漫在屋子里,淡淡地,让人闻了以后,心便静了下来。

萧奕把南宫玥放到美人榻上后,又亲自给南宫玥沏了热茶,然后一边习惯地替她捂手,一边问道:“世子妃,您可还有什么吩咐?”

娇滴滴的声音逗得南宫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夫妻俩腻在一起,说起了彼此今日的见闻。

内室中,只有二人不时响起的语笑喧阗声,温馨闲适……

十二月里,南宫玥的身子更重了,整个碧霄堂的人看着她都是小心翼翼,巴不得时刻扶着她才好。南宫玥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要多动,每天都坚持晨昏在院子里走动。

十二月初十,带兵前去搜索奎琅下落的平阳侯终于又回了骆越城,他没去镇南王府,而是直接到了驿站见三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