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无礼/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侯爷,怎么样?可有什么线索?”

一看平阳侯孤身而返,三公主就是心中一沉,隐约知道了答案,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果然——

“三公主殿下,本侯有负殿下所托,没有找到三驸马的线索。”平阳侯面色凝重地抱拳禀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三公主还是感觉心头仿佛受了一记重锤般,娇躯微颤,俏脸更是煞白。

她无措地问道:“侯爷,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平阳侯拳头紧握,无奈地叹息道:“殿下,为今之计,本侯也只能回王都去再请一道圣旨了。”他越说越恨,咬牙道,“现在镇南王父子仗着本侯没有圣旨,不肯告诉本侯百越的军情,如此下去,本侯在南疆举步难行……还有那安逸侯,墨守成规,不知变通,枉费皇上对他寄予厚望!”

离开骆越城的这段时间,平阳侯反复揣摩了镇南王说的话,总觉得这老狐狸讳莫如深的态度一定是为了隐瞒什么不可告人之谜。

这其中必定有诈!

听平阳侯提起安逸侯,三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温婉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迟疑,樱唇动了动。

平阳侯敏锐地察觉到三公主神色不对,便问道:“殿下,可是有什么事?”

三公主沉吟一下,回道:“侯爷,前几日,镇南王的长姐乔大夫人来拜访过本宫,与本宫说起了一些关于安逸侯的事……”

平阳侯面色一正,急切地追问:“殿下,乔大夫人她说了什么?”

三公主秀眉微蹙,凝重地说道:“乔大夫人说,去年镇南王世子萧奕与南凉交战时,安逸侯官语白也曾单独带兵去了一趟雁定城,而且数月未归。当时乔大夫人的长子也在雁定城历练,他发现萧奕和官语白言行之间十分亲密,甚至……”三公主越说越是急躁,“甚至,萧奕还一度把雁定城的兵权交给了官语白!”

什么?!平阳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军侯,当然明白身为武将,决不会轻易把兵权交给别人,要么是迫于无奈,比如上峰的命令或者圣旨;要么就是——

信任!

萧奕信任官语白?!

怎么可能?!萧奕虽然在王都多年,但和官语白素无往来,再者,这两人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事作风,都是南辕北辙,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去!

利益,也唯有利益可以把他们牢牢地绑在一起,那么,镇南王父子和安逸侯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或者说,镇南王父子到底许了安逸侯什么好处?

平阳侯越想越觉得不妙,面色沉了下去,眸中亦是阴云密布。

本来,他就觉得如今南疆的局势超出了他的预料,而三公主透露的讯息更是火上加油地让他的心沉至谷底,如今再联想那一日他和官语白在青云坞的对话,他瞬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难怪官语白和萧奕一样以圣旨遗失为借口托辞敷衍自己!

难怪官语白不肯告诉自己百越军情!

原来他们早就蛇鼠一窝!

倘若自己的推测没错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平阳侯的脸色变了好几变,但他终究见惯了大场面,须臾后,冷静了下来,沉声道:“殿下,我们现在太过被动,也唯有尝试化被动为主动……”

三公主怔了怔,抚了抚衣袖问道:“侯爷的意思是……”

“本侯以为不如由三公主殿下去镇南王府会一会世子妃,试探一二。”平阳侯提议道。

三公主的腰板挺得笔直,矜持地提醒道:“侯爷,本宫是堂堂公主,金枝玉叶,南宫玥不过是镇南王世子妃……”

岂有她纡尊降贵去拜见南宫玥的道理!

他们皇家自有皇家的尊严。

若不是现在三公主还要倚靠平阳侯,她几乎就要叫人打发了平阳侯。

“殿下,此时当以大局为重。”平阳侯耐着性子劝道,“镇南王父子狡诈如狐,说话行事滴水不漏,我们也唯有从内宅着手,那世子妃南宫玥只是一介女流,在公主面前本就身份低了一等,只要殿下略加施压,总能问出一二来。虽说关乎军国大事,世子妃没有资格干涉,但是以她的身份,好歹会比乔大夫人知道的多些,总比我们现在如无头苍蝇般四处碰壁要来得强。殿下,请深思啊!”

平阳侯双手抱拳,慎重地看着三公主。

他千里迢迢地来南疆这一趟,当然不想无功而返。

如今顺郡王势弱,自己必须想办法办好这次的差事以拉拢奎琅,那么奎琅一旦复辟成功,自己与顺郡王自然也就多了一个助力。

三公主眼帘半垂,眸光闪烁。她也知道平阳侯说得没错,他们现在势单力孤,王都又在千里之外,他们等得了圣旨,三驸马却等不了……

倘若三驸马找不回来,那自己就等于坏了父皇的大计,以父皇的脾气,自己恐怕也就成为一颗随手可弃的弃子了……

她怎么能让自己沦落到那种人人可以踩一脚的境地!

三公主微咬下唇,心里憋屈极了,忍不住想起当初她去王都的镇南王府教训萧霏却被南宫玥拦下的往事。

她对自己说,反正她与南宫玥也谈不上有什么仇怨,去见上一见又有何妨?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点了点头,识大体地应道:“侯爷说的是。那本宫就亲自走一趟便是。”

平阳侯暗暗地松了口气,抱拳道:“那就烦扰殿下了。”

平阳侯退下了,而三公主则吩咐贴身服侍的宫女替她更衣、梳妆,换了一件大红色遍地金的褙子,又重新挽了一个牡丹髻,插上一支赤金衔红宝石凤钗,走动时,比米粒还要小的珍珠串成的流苏微微晃动着,看来既雍容又妩媚。

半个时辰后,三公主的车驾就从驿站出发了……

当她的车驾到达碧霄堂的时候,南宫玥正和萧霏一起坐在罗汉床上。

南宫玥俯首细细地审视着一件精致的小肚兜,大红的丝制肚兜滚了嫩黄色的滚边,正中绣着如意图案,不特别出挑,却是男女适宜。

“霏姐儿,你的女红又进步了。”南宫玥赞了一句。

萧霏才学了这么几年女红,其实绣工也只是端正而已,但是身为王府的嫡长女,她也不需要去与绣娘争锋,女红能拿得出手就行。

萧霏展颜道:“谢谢大嫂。我之前有些手生,等做下一件一定快多了……”

两人和乐融融地说着话,百卉挑帘进了东次间,禀道:“世子妃,大姑娘,三公主殿下来了。”

萧霏微微皱眉,好像没听大嫂说今日三公主要来拜访啊。

她疑惑地看向了南宫玥,而南宫玥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浅笑。三公主没事先送拜帖就这么冒冒失失地跑来了,看来他们是等不住了。

南宫玥眸光一闪,把手中的小肚兜交给一旁的画眉收起来,淡淡道:“把人请过来吧。”

百卉应了一声,就亲自过去把三公主给迎了过来。

三公主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南宫玥身旁的萧霏,面色僵了一瞬,脑海中闪过许许多多画面,想起文毓,想起萧霏对她的羞辱,想起……

她忍下嫌恶的情绪,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参见三公主殿下。”萧霏起身给三公主行了礼。

“萧大姑娘免礼。”三公主微微颔首,目光不动声色地左移,看向萧霏身旁的南宫玥。

南宫玥穿了一件淡雅的粉紫色褙子,看着身形依旧纤细,只是腹部在宽松的衣裙下高高的隆起。她的唇畔、眼角俱是温润的笑意,一双杏眸璀璨生辉,脸颊上不施脂粉,却自然地晕出如桃花般的红霞,娇艳如花。

南宫玥本来就是一个美人,但是,在过去不到两年的时光中,她变得更美了。

三公主还记得生母叶婕妤在世时曾经感慨地说过,女人就如同一朵花儿般需要有人浇水施肥,才能绽放出最美丽的光彩。

南宫玥的变化一定来自于萧奕的宠爱!

很显然,她这两年在南疆过得极为舒心!

不像她的表妹白慕筱,不像自己,在出阁后,皆似缺水的花儿渐渐凋零……

三公主的眸中却闪过一抹阴霾,耐心地等着南宫玥给她行礼,可是南宫玥却没有动,只是含笑地迎上三公主幽深的眸子,道:“三公主殿下,别来无恙,请恕臣妇身子重,不能给殿下行礼。”

三公主双目微瞠,僵直的嘴角透出她心中的不悦。

妻以夫为贵。

南宫玥现在就是仗着自己和三驸马有求于萧奕才敢对自己堂堂公主如此无礼!

三公主眯了眯眼,强忍着怒火。

她扬了扬下巴,温声道:“世子妃,就算你身子重,本宫来了骆越城,难道世子妃不该派人向本宫问安吗?”

三公主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温婉的笑意,但是语气中却掩不住那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南宫玥却是笑容不改,不疾不徐地说道:“臣妇最近月份大了,一直在府里足不出户,却不知道原来公主殿下来了,殿下怎么不派人来与臣妇说一声?”

装模作样!三公主暗道,在袖中紧紧地握拳,心里明知南宫玥是在敷衍自己,却也反驳不了。

她勉强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只得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世子妃看着是月份不小,应该快生了吧?”她一边说,一边在一旁的红木圈椅上坐下。

画眉手脚利索地给三公主上了热茶和点心。

三公主装模作样地用茶盖拂去漂浮在茶水上的茶叶,把茶盅在嘴边凑了一下,就又放下,然后又道:“本宫初来乍到,对南疆之事不甚了解,世子妃既是地主,且与本宫说说如何?”

南宫玥当然知道三公主所问为何,故意答非所问:“说来殿下这个时候来南疆正好。夏天的时候,南疆灼热难当,殿下自小在王都长大怕是不习惯,容易中暑气;现在是冬日,倒是比王都暖和不少,臣妇也是这个月才开始在屋子里烧银霜炭。这骆越城虽然没有王都繁荣,也是相当热闹的,吃穿住行,样样不差。殿下难得来了,可要在这里多待些时日,方才不虚此行……”

“够了!”

随着南宫玥的叙述,三公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怒火升到最高点时,她终于忍不住拍案打断了南宫玥。

“咚”的一声响在东次间里尤为刺耳,连案几上的茶盅似乎都随之微微颤动了一下。

三公主狠狠地盯着南宫玥,这个女人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对着自己装疯卖傻起来!

南宫玥故作差诧愕地看着三公主,一旁的萧霏皱了皱眉头,不由想起当初对方来王都的王府指责自己和文毓私相授受的事,心里暗暗摇头:两年不见,这位三公主怎么还是如以前一样不着调!

“三公主殿下请慎言慎行。”萧霏起身又福了福,直接训道,“殿下既是来我镇南王府做客的,就当守客人的规矩,岂能随意对主人无礼!”

说着,萧霏飞快地看了南宫玥隆起的腹部一眼,心想:大嫂见惯了大场面,区区三公主也别想让大嫂动容……可是大嫂现在不是一个人,要是惊着大嫂腹中的小侄女,三公主可赔不起!

“放肆,萧霏你竟敢对本宫无理!”三公主本来还忍着萧霏,想当做没看到她,见她胆敢插嘴,新仇旧恨一起上。

明明当初毓表哥已经对自己吐露情意,可后来又忽然冷淡了起来,一直避而不见……是萧霏!毓表哥对她忽冷忽热,一定是因为萧霏的缘故!

三公主越想越恨,原本黑白分明的水翦双眸中瞬间布满了血丝,变得丑陋而扭曲,与之前温婉的表相形成鲜明的对比。

南宫玥眸光一冷,不客气地直言道:“三公主殿下若是来探望臣妇的,那也看过了,臣妇就不送了。”说着,她就捧起茶盅,做出了端茶送客的样子。

对方这是要赶自己走?!三公主难以置信地看着南宫玥。这南宫玥在王都时一向温婉有礼,还得了父皇赞她“蕙质兰心”,没想到来了南疆后,竟然变得如此强势无礼!

自己可是堂堂公主,她区区一个藩王世子妃还敢驱逐自己?!

三公主秀眉紧锁,这人的胆子自然也是一日日地被养大的。

想来是南宫玥在南疆的这两年当惯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妃”,所以才会这样!

可想而知,镇南王父子平日里在南疆占地为王,有多么的嚣张跋扈,唯我独尊!

真真是无法无天了!

三公主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地说“你敢”,可是话到嘴边,她的理智提醒她,她今日来此不是为了与南宫玥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她只是想先给南宫玥一个下马威,慑服了对方才好问出更多。

不能逞一时意气坏了大事。

三公主在心里对自己说,又冷静了下来,意味深长地说道:“本宫听闻,世子爷待安逸侯亲若手足,令他宾至如归……世子妃,本宫这才进门,世子妃就要送客,是何道理?”

南宫玥唇角微勾,心知肚明三公主这是听谁说的,从容地应对道:“三公主殿下且慎言,安逸侯乃是奉旨而来,代表的是皇上。”

言下之意就是说他们尊重亲近的不是安逸侯,而是安逸侯身后的皇帝。

可是听在三公主耳里,却是南宫玥在讽刺自己没有圣旨。三公主差点又要失控,她抿了抿嘴,温和却强势地提醒道:“世子妃,本宫好意提醒你一句,若是镇南王府犯上作乱,你也讨不了好!莫要一错再错!”

萧霏又是蹙眉,这位三公主莫不是疯了不成?见人就咬!

她正要出声,却被南宫玥一个眼神安抚住了。

南宫玥放下了手中的茶盅,清亮的眸子一霎不霎地对上三公主,缓缓道:“三公主殿下这是什么意思?莫非皇上是要查抄我们镇南王府不成?既然如此,敢问镇南王府犯了何罪?殿下这话可是代表了皇上?”

南宫玥义正言辞的质问令得三公主傻眼,这南宫玥简直是软硬不吃,自己不管怎么说什么都不对。

南宫玥步步紧逼:“三公主殿下说这次是奉旨而来,莫非带的就是要查抄我们王府的旨?那还请殿下请出圣旨,不然我们王府可不敢担这个罪名。”她顿了一下,故意道,“又或者殿下是在假传……”

假传圣旨的罪名三公主也担不起,她急忙打断了南宫玥:“世子妃,是本宫一时失言,世子妃莫要见怪。”她只要咬牙给南宫玥道歉。

南宫玥又捧起了茶盅,慢悠悠地饮了口茶,也不接话。

萧霏觉得南宫玥说得对极了,一脸正色地说道:“三公主殿下,您身为皇家女儿,言行举止都代表着皇家,当有表率。以后切不可再凭一时意气。”

对三公主而言,让她对萧霏低头,比甩她一巴掌还要让她难受,可是此刻也只能姑且记下这笔账。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三公主在后宫中长大,后宫的不少阴私也见了不少,自然也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黯然地揉着太阳穴道:“自从驸马爷失踪后,本宫寝食难安,心神不宁,倒是让世子妃和萧大姑娘见笑了。”

萧霏便道:“公主殿下既然身子不适,就该请大夫去瞧瞧才是。骆越城中名医不少,虽然不如宫中的太医,想必安神静气的方子还是能开的。”

三公主随口应了一句,话不投机半句多,她干脆托辞疲惫,起身告辞了。

三公主雄心勃勃而来,却是无功而返,平白在碧霄堂受了一肚子气。

等回了驿站后,她再也维持不住那张温婉的面孔,怒气冲冲地对着平阳侯抱怨道:“侯爷,你让本宫去见世子妃,本宫也去了,可是不过是平白遭人羞辱而已!既然镇南王府敬酒不吃吃罚酒,侯爷还是赶紧派人回王都去请旨方是上策。依本宫看,镇南王父子狼子野心,图谋不轨,不可不防!”

“三公主殿下说得是。”平阳侯心中也有此意,只是请旨极其费时,是下下策,所以他才想能不能从南宫玥这边另辟捷径,没想到南宫玥那么难缠。

平阳侯沉吟一下,又道:“看来也只有从乔大夫人口中套消息了,殿下若无事,就多请乔大夫人来走走,多‘亲近亲近’。”

如今自己和平阳侯也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三公主面沉如水地应了一声。

平阳侯从三公主的房间出来后,就立刻派了亲信回王都去请旨,不过就算是快马加鞭,往返也至少要一个半月。

而这段时期,平阳侯一边派人继续搜查奎琅的下落,一边亲自跑了好几套镇南王府试图套消息。镇南王虽然不知道萧奕在搞什么鬼,却知道有些事要是泄露出去,镇南王府就麻烦了,偏偏那个逆子又不告诉自己,只能继续辛苦地装高深莫测。

眨眼又是四日过去,奎琅还是不见踪影,精疲力尽的平阳侯几乎要放弃了,花了那么大的精力,他不但找不到人,就连到底是谁干的都理不出头绪,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阳侯越来越烦燥。

本来他这次来南疆,是想着帮奎琅夺回百越王位后,奎琅会领他的情,届时可以给二皇子多一份助力,如今弄不好还要落一个“办事不利”的罪名。

这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就在平阳侯烦躁不安之际,萧奕和官语白在碧霄堂的地牢里再次见了奎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