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早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三公主和平阳侯焦急地在骆越城里等着圣旨之际,新年一天天地临近了。

春节是大裕一年一度最隆重的节日,空气里弥漫着节日将至的欢喜与雀跃,仿佛连冬日的寒风都因此驱散了不少。

对于南宫玥而言,即将到来的这个春节也具有特别的意义,这会是她和萧奕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虽然王府中有萧霏和卫侧妃帮着一起安排过年的事宜,但是南宫玥还是比平日里忙碌了不少,到了年底,分散于大裕各地的掌柜、管事们都带着账册来给萧奕和南宫玥请安,今年的账册比往年足足多了一倍,其中不止包含南宫玥的嫁妆,还有老镇南王留给萧奕的产业,那些账册就足足堆满了一个库房还放不下。萧奕自然不许南宫玥费心,直接把账册丢给了申承业去处理,忙得申承业短短几天就硬生生地熬出了不少白发。

还有王都、南疆各府以及南宫府那边送来的年礼,零零总总地加起来,也比往年多了不少,好在百卉、安娘她们应付这些琐事早已经是轻车熟路,无论是接待来送年礼的人,还是将那些年礼登记入库,以及送年礼等等的事宜,都没让南宫玥太过操心。

腊月十八,王都那边又来了人,是意梅那边派人来送账册,还特意送了节礼来。南宫玥问了些“花颜”和意梅的近况后,就把人给打发了。

她活动了一下脖颈,又托了托腰,觉得身子有些僵硬,正打算让百卉搀扶自己出去走动一下,却听脚下传来熟悉的“喵呜”声,带着撒娇的腔调,一听就是猫小白的声音。

南宫玥俯首一看,果然,就看到猫小白正蹲在她的裙角边,仰首用一双清澈的阴阳眼看着她,然后又“喵呜”地叫了一声。

“小白……”南宫玥微微一笑,正想着让一旁的鹊儿把小白抱起来,就听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声从鹊儿口中发出,画眉和海棠以为出了什么事,飞似的进了东次间,却见南宫玥安然无恙地坐在罗汉床上。

南宫玥与鹊儿相距不过两丈远,顺着鹊儿惊恐的目光一看,就知道她在怕些什么了。

胖乎乎的白猫旁赫然是一只咽了气的小灰老鼠,还没人的拳头大,但是对于姑娘家而言,却是比什么妖魔鬼怪还要可怕,看鹊儿那花容失色的样子,估计若非是南宫玥在此,她已经尖叫着跑走了。

小白看了看鹊儿,似乎是有些疑惑,但立刻就收回了目光,然后又看向了南宫玥,把爪子边的小老鼠往南宫玥的方向推了推……

这时,后面的海棠也看到了猫小白和那只死老鼠,忍俊不禁地失笑道:“世子妃,小白这是在给您送年礼呢!”

南宫玥和画眉怔了怔后,笑出了声。

可不就是,大概是最近来给南宫玥送年礼的人太多,小白一直看在眼里,也就有学有样,抓了老鼠给南宫玥送来了。

南宫玥豪爽地拍案道:“今晚给小白多加一条鱼!”

唯有鹊儿目露“敬畏”地看着猫小白,声音发虚地说道:“世子妃,您有没有觉得小白胖了不少?”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猫小白微微下垂的腹部,小白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悦地“喵嗷”了一声,然后敏捷地跳上罗汉床,再从窗口飞跃了出去,眨眼就没影了。

它拍拍屁股走了,而鹊儿却是为此硬是把腊月二十三的扫尘给提前了,和几个小丫鬟一起把角角落落都扫了一遍这才放心,碧霄堂里越发热闹了……

不同于猫小白的“年礼”被人嫌弃不已,当日,南凉那边送来了一份萧奕期盼已久的“重礼”——数百匹新马种养成的骏马终于姗姗来迟地送到了。

官语白立刻就安排新锐营和幽骑营的一队人马来了一场遭遇战的实战演习……经过一天一夜的苦战后,最后由新锐营险胜一分,于是这次的新马由精锐营分走了三分二,把挑剩下的留给了幽骑营。军营中的年轻人大都是血气方刚,不少士兵都暗自发誓下一次要扳回一局!

腊月二十三,新锐营的小将们就春风满面地回了骆越城,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意气奋发,鲜衣怒马,谁都知道新锐营的人前途无量。

五六个小将一起来碧霄堂向萧奕复命,其中于修凡、许彻几人与南宫玥也相熟,直接舔着脸叫了“大嫂”,也拖着常怀熙、阎习峻一起叫了大嫂。

常怀熙、阎习峻的性子与爱闹的于修凡他们不同,不由面露尴尬,举止间难免有些局促,倒反而把南宫玥给逗笑了。

几个年轻人没久留,很快就被萧奕给打发走了,让他们各自回府过小年。

他们走后,书房里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冷清。

萧奕忽然笑眯眯地说道:“阿玥,你不是要给萧霏选婿吗?我看小凡子他们都几个都不错,干脆你下次让萧霏自己挑一个如何?”

萧奕的这几句话再正经不过,他心里已经打好了如意算盘,与其让自家阿玥那么辛苦地给萧霏相看,累了阿玥,心疼坏了自己,还不如他这边快刀斩乱麻地把萧霏的婚事给解决了。

虽然说萧奕的提议让南宫玥有些意外,但是南宫玥仔细想了想后,也觉得萧奕说得不无道理。

萧奕看人的眼光一向有他的独到之处,他觉得不错的人必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南宫玥点了点头,道:“这事也不急……等明年夏天霏姐儿出孝后,再让她自己看看。”婚姻大事,总要让萧霏挑一个顺眼的,不过……

想到萧霏曾经与自己说过她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南宫玥心里实在没什么把握。

萧奕感觉好像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般,喜笑颜开,心里暗暗琢磨着自己得赶紧给于修凡他们的家里先透个信,让他们到时候赶紧着上。

今日是小年,家家户户都要祭灶扫尘,还要吃糖瓜粘,燃放鞭炮,一下子就年味炒了起来,热闹喧哗了一整天。

腊月二十四,百卉来禀说,三个备选的乳娘已经挑好了,也都教了王府和碧霄堂的规矩。

南宫玥便让百卉把人领来由她过目。

百卉精挑细选出来的几个乳娘自然都不差,一个个都是白净恭顺,谨守礼节。

南宫玥满意地打量着她们,问了一些问题,比如家里都有些什么人,以前是做什么的,如今这是第几胎,又怀了多久……

说得都是一些家常。

那些妇人以前还从没与世子妃这样的贵人说过话,起初还有些战战兢兢,但见南宫玥很是和气,问的都是一些日常的事情,也就放松了下来,一一作答。

南宫玥对这三人都还算满意,暂时把三人都留下了,心里一来想着有备无患,二来也是不确定囡囡会喜欢哪个,小心谨慎点总是没错。

南宫玥打赏了三个乳娘后,就把她们给打发了,自己则去了内室,由鹊儿和海棠服侍她歇息……

鹊儿是个嘴上闲不下的,一边伺候南宫玥宽衣,一边就笑嘻嘻地说起闲话来:“世子妃,奴婢上午听说了一件‘趣事’。”鹊儿的笑容中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一看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南宫玥挑了挑眉,示意鹊儿说吧。

鹊儿便笑着继续说道:“奴婢听说啊,阎四公子的未婚妻丘家姑娘刚被诊出有了身孕。”

这位丘家姑娘,南宫玥当然是知道的,是之前阎夫人为阎习峻相看的妻室,听说名声有些不太妥当,南宫玥知道后,就把此事告诉了萧奕。萧奕行事一向令南宫玥自叹弗如,既然阎夫人说丘姑娘好,他就干脆给阎将军施压,把丘姑娘许给了阎夫人的亲子阎四公子。

这不,丘姑娘还未过门就有了身孕,这阎夫人还真是“好眼光”!

南宫玥的眉尾挑得更高了,一边在百卉的搀扶下坐下,一边随口问道:“阎家知道了没?”

鹊儿掩嘴笑道:“阎夫人一听到就差点晕了过去,如今正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让阎将军去退亲呢!俗话说的好,言多必失,还真是不错,阎夫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本来就知道丘姑娘与她表哥有了首尾的事说漏嘴了,阎将军气坏了,差点没休妻……”

阎夫人有儿有女,又给公婆送终守孝,阎将军想要休妻自然没那么容易,但是这一次也够阎夫人苦头吃了,首先,她恐怕再也别想摆布阎习峻的亲事了!

作为睡前故事,这件事还真是让人心情畅快。南宫玥嘴角微扬,由丫鬟搀扶着她歇下了,这一睡便是足足一个时辰。

下午醒来后,她就去了听雨阁探望方老太爷。虽然身子愈来愈重,但南宫玥还是每日都去给方老太爷请安。

奎琅所招供的那些秘事,萧奕已经全部都告诉了方老太爷,方老太爷的心痛可想而知,小夫妻俩能做的也就是常常来陪老人家说话,希望孩子的降生能在方老太爷心中注入新的活力……

今日的听雨阁里出乎意料的热闹,赵大管事夫妇携儿子儿媳来给方老太爷请安。

赵家世代都是方家的管事,赵大管事更是从十几岁起就跟了方老太爷,一直忠心耿耿,南宫玥也是见过的,只受了对方半礼,就让人扶住了老夫妇俩。

寒暄了一番后,赵大管事的夫人尤氏便携儿媳张氏与南宫玥一起去外面的院子走了一会儿,话题基本上是围着南宫玥腹中的孩子,说起产前要常走动;说起女人生孩子就像是去鬼门关走了一回;说起稳婆、乳娘,以及生产前要唤来大夫以防万一;说起小婴儿的衣裳……

南宫玥认真地倾听着,心里隐约明白听雨阁这里又没女眷,尤氏这么大年纪还特意跑一趟骆越城怕是为此吧。

尤氏婆媳见南宫玥一脸慎重的样子,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也乐得多说一些。

听南宫玥说已经备好了乳娘,尤氏就说起关于乳娘的事来:“……乳娘的身子要康健,若是乳娘感染风寒,孩子身子弱,一来接触中容易过了病气,二来这乳娘的乳汁中也会带上病气,小孩子最是金贵,容易夭折,须得慎之再慎。”

张氏笑吟吟地补充道:“还有,世子妃,这乳娘日常的饮食也需得注意,乳娘吃了啥,就等于孩子吃了啥……以前妾身曾听闻有一个府邸的乳娘贪嘴,偷吃了不少荔枝,连带孩子也上火,嘴里长了燎泡,把当娘的可心疼死了……”

南宫玥不时出声附和着,眸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而一旁的百卉和画眉也是聚精会神,仔细地记下尤氏婆媳说的这些要领。

世子妃这一胎是两位主子的第一个孩子,更可能是将来的世孙,决不容许出一点差错!

这一日,南宫玥在听雨阁待到了太阳西下,方才告辞。

回了碧霄堂后,南宫玥第一件事就让百卉把那三个乳娘再叫来,百卉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立刻就把三个妇人又带来了。

三个妇人也是惊疑不定,脸上难免就露出了忐忑之色。

南宫玥直接对着第一个蓝衣妇人道:“你叫荷娘吧?过来我瞧瞧。”

那叫荷娘的妇人约莫二十五六岁,生得白白净净,有些丰腴,眉眼之间有几分机灵。她看了百卉一眼,见百卉对着她微微颔首,就大着胆子上前了几步,走到南宫玥跟前。

南宫玥打量了她一番,见她眼下有些阴影,嘴唇有些干涩,就问道:“荷娘,你这几日可是没歇息好?”

荷娘是家生子,当然知道大户人家忌讳多,更别说是王府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世子妃,昨晚奴婢许是喝了太多茶水,夜里一直起夜……奴婢的身子一向好,很少生病的。”

南宫玥微微一笑,道:“荷娘,你不必紧张,伸出右手来,我给你探个脉。”

荷娘应了一声,局促地把手腕往前伸了伸,南宫玥伸出三个手指搭上了她的腕间,沉吟片刻,便松开了,含笑道:“你的底子不错。待会我让百卉给你开个安神汤,你先喝三晚。”

听世子妃的语气,像是没事,荷娘松了口气,另外两个乳娘也在后面观望着,也放下心来。

南宫玥紧跟着又给另外两个叫玉娘和慧娘的妇人也都把了脉,就又把人打发了。

等乳娘走后,南宫玥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百卉和画眉几个立刻敏锐地感觉到有些不对,面面相觑,就听南宫玥缓缓道:“好毒的计谋!”

南宫玥说着,下意识地用力地攥住了裙裾。

屋子里的几个丫鬟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百卉正色问道:“世子妃,三位乳娘可是有什么不对?”

何止是不对!南宫玥的眸中露出一抹锐利,“有人暗中给乳娘下了药……”

这药还不是普通的药,对于乳娘这种成年人而言,这种药草没什么大的危害,甚至还具有养颜的功效,可是若是婴儿通过乳娘喂的乳汁将药草摄入体内,哪怕分量极其微小,日积月累下去,孩子就会似侏儒一般长不大!

这一计实在是狠毒了!

南宫玥刚才发觉后,差点就要失态,但还是隐忍不发,因为她也不确定到底是何人对乳娘下药,那乳娘又是否知情……

她想着就有些后怕,也难怪俗语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今日若非是尤氏婆媳正好与她说起了关于乳娘的注意事项,她可能还联想不到试着给那几个乳娘把脉,那以后万一自己奶水不足,让乳娘帮着喂,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外面的天空不知道何时阴沉沉的一片,一场暴雨似乎就要来临了,千里之外的王都亦是如此,层层叠叠的阴云在天空中堆砌着,让人看着就觉得喘不过气……

“白妹妹!”

王都的恭郡王府中,摆衣行色匆匆地进了白慕筱的星辉院,绝美的脸庞上掩不住忧心之色。

挺着大肚子的白慕筱正倚靠在窗边,她还是第一次见摆衣这副样子,眉头一动。

摆衣也顾不上见礼,直接道:“白妹妹,你可以知道奎琅殿下失踪了?”

闻言,连白慕筱都是忍不住瞳孔一缩,面露惊色,脱口问道:“怎么会这样?”

摆衣蹙眉道:“奎琅殿下、三公主和平阳侯他们在南疆境内遭遇匪徒,奎琅殿下被人掳走,下落不明,圣旨丢失。平阳侯派来递折子的人都快到王都了……”

白慕筱不由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颤声问道:“这个消息你可确定?”如果奎琅真的有什么万一,那么……

白慕筱几乎不敢想下去。

“错不了。这是刚才阿答赤派人悄悄递了消息给我。”摆衣烦躁地说道。

白慕筱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樱唇微颤,咬着下唇道:“一定是镇南王府!除了镇南王父子,又有谁会想对奎琅殿下不利!”

可是就算她知道是何人所为,那又能怎么样?!

镇南王府远在千里之外,她根本就无能为力。

跟别说,倘若镇南王府想要占地为王,那肯定不会让奎琅活着,那么自己的牺牲还有什么价值?!

自己的一番筹谋也都白费了……

想到自己如今和韩凌赋已经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等韩凌赋知道……

白慕筱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下一瞬,就觉得腹如绞痛。

“痛……”白慕筱捂着肚子呻吟道,“我的肚子好痛!”

她的面色惨白,冷汗涔涔落下,身子更是无力地瘫软下去,她身旁的碧痕紧张地扶住了她惊声叫道:“侧妃……”

碧痕看到白慕筱的身下濡湿一片,大喊了起来:“快请稳婆和太医,白侧妃早产了!”

白慕筱这一胎已经八个月了,俗话说:“七活八不活”,白慕筱的早产令得整个郡王府都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这一胎可是恭郡王的长子,若是出个差错,没人担待得起,府里的下人自然不敢怠慢,一个个忙碌着……

不一会儿,稳婆来了。

又一会儿,太医也来了。

跟着,就见一盆盆血水自屋子里被人抬出,等到屋子里传来一阵嘹亮的啼哭声时,韩凌赋正好赶到了。

听着孩子中气十足的哭声,韩凌赋稍稍松了口气。

“恭喜王爷!”稳婆急忙抱着婴儿的襁褓来报喜讯,“是个健康的皇孙!”

太好了!韩凌赋的心一瞬间彻底放下了,俯首去看稳婆怀里的男婴。

刚出生的婴儿整张脸又红又皱,好似猴子屁股一样,头顶上长了些许细细的头发……

等等!

韩凌赋忽然双目一瞠,这孩子的头发好像是褐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