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监朝/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可算是来了!

平阳侯嘴角微勾,可是下一瞬,他的唇畔的那抹笑意就僵住了,萧奕的身后,还有一个人,那人身上披了一件镶白貂毛的厚斗篷,面容清俊,一双看似温和的眸子如一潭深水,深不见底。

平阳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安逸侯官语白!

可是,他怎么也来了?!

难道是萧奕把官语白也叫来了?

为什么?

一想到某种可能性,平阳侯瞳孔微缩,眼神阴晴不定。

倘若萧奕一直派人暗中盯着自己的话,那么适才自己见了李云旗的事恐怕是瞒不过萧奕,是不是萧奕已经猜到李云旗刚刚和自己说了什么……

也就是说,萧奕和官语白知道自己为何而来?

平阳侯越想越是心惊,怀疑今日不会像他原以为的那么顺利。

在平阳侯复杂的眼神中,萧奕和官语白并肩朝厅堂的方向走来,跨过高高的门槛。

“侯爷,新年好啊。”萧奕笑吟吟地说道,随意地对着平阳侯拱了拱手,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

而官语白则在平阳侯的对面坐下,微微颔首,算是致意。

事到如今,想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也许他们在故弄玄虚、虚张声势呢?!平阳侯在心里对自己说。

为今之计,还需快刀斩乱麻,他且诈一诈他们!

“世子爷,”平阳侯试探的目光在萧奕和官语白之间扫视着,单刀直入地质问道,“你我明人不说暗话,三驸马是不是在你手里?!”

在平阳侯怀疑官语白会来南疆也许根本就是他和萧奕的计划以后,就大胆地做了更多的推测,是否这两人早在去年甚至于更早,就已经在布一个很大的局,一个把皇帝也算计进去的局……也许连奎琅会来南疆也是这个局的一部分。

如果他的猜测不错的话,那么被萧奕派人掳走的奎琅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平阳侯的目光最后停顿在萧奕身上,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试图给他施压,却不想萧奕还是笑吟吟地,甚至还笑得更灿烂了。

“是又如何?”萧奕气定神闲地说道。

萧奕竟然承认了?!平阳侯难以置信地双目瞠大,目光又看向了官语白,只见他双手捧起了青花瓷茶盅,悠然品茗,很显然,他对萧奕所言毫不惊讶。

果然,这两人确实早就勾结在了一起!而他们竟然没打算再瞒下去?!

为什么?

莫非他们觉得让自己知道了也无所谓?

平阳侯几乎无法冷静地思考了,从来到碧霄堂开始,事态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话已经出口,如覆水难收。

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不能慌……

平阳侯故作镇定,微微眯眼,眼神如出鞘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

他语带威胁地说道:“世子爷,安逸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皇上知道了,你们……还有镇南王府会如何?”

萧奕挑了挑眉,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平阳侯不答反问道:“会如何?”

平阳侯被噎了一口,他想说会被抄家、会被灭门,可是这些,萧奕怎么可能不知道!

萧奕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直接自问自答道:“侯爷觉得皇上会抄了我镇南王府?侯爷既然是军侯,想必知道大裕的兵力如何,何人堪为将?”

萧奕说的“将”自然就是足以讨伐镇南王府的将领。

平阳侯一细思,勉强镇定的脸庞差点就没绷住。

是啊,大裕早就无将可用!

大裕当然有武将,但是这些武将可以剿匪,可以应付一些小型的战事,却没有那种大将,那种足以应付数万军队之间的战役的大将……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大裕才不得不向西夜求和,不得不择公主和亲……

平阳侯一会儿看看萧奕,一会儿又看看官语白,大裕最骁勇善战的两位大将此刻就在这个厅堂内,这两个人都如此年轻,不过二十上下,却都是身经百战,战无不胜。

更何况,除了领军的将领外,还有军队的战斗力也是一个皇帝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这几年的连年征战一方面带给南疆不少创伤,但另一方面这一次次的烽火烈焰也把南疆军锻炼成一支攻无不克的精锐之师。

萧奕看着平阳侯飘忽不定的眼神,嘴角翘得更高,语调却骤然变得犀利起来:“皇上知不知道对本世子都没多大妨碍,侯爷想说的话,大可以往王都去送折子!”

平阳侯的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面沉如水。他本来以为自己抓住了萧奕和官语白的把柄,而现在却终于意识到如同萧奕所言,自己说不说对于萧奕、对于镇南王府、对于南疆而言,根本就无所谓。

更何况,他现在深陷南疆,他的折子送得出去吗?他和三公主能活着走出南疆吗?

可是平阳侯却不能把这一层窗纸捅破,只能外强中干地质问道:“萧奕,本侯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不臣之心?”

平阳侯这句话表面上是问萧奕到底会不会和官语白一起谋反,其实也是在试探萧奕会如何对付自己。

萧奕悠闲地双臂抱胸,叹了口气,却是看向了官语白,笑眯眯地说道:“小白,怎么人人都觉得我们要造反啊?”

萧奕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让平阳侯心中更为忐忑。

官语白不紧不慢地放下茶盅,与萧奕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们要的不是北伐逼宫,而是统一南域,这不但包括了南疆、百越和南凉三地,还要把附近的小国小族也整合在一起,让南域变得更强大更完整。唯有如此,以后镇南王府和南域方能进可攻退可守,以后萧奕的孩子才不会像当年的萧奕一般因为皇帝的一句话就要去王都当质子。

但南域几年来战乱不断,周边小国繁多,所以为了整合南域,他们需要争取更多的时间……

不过,即便如此,却不代表他们需要向任何人折腰。

他们已经足够强大,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被人所忌惮。

“侯爷,”官语白温润的目光看向了平阳侯,含笑问道,“不知道侯爷觉得所择之主如何?”

官语白没有指明平阳侯所择之主为何人,但是事情发展至今,平阳侯再也不敢小觑萧奕和官语白,以这两人心机之深沉,恐怕早就知道了自己背后之人是顺郡王韩凌观。

平阳侯半垂眼眸,掩住其中复杂的情绪。

他本以为顺郡王韩凌观英明神武,又有自己从旁相助,定能顺利登基,那自己就有了从龙之功,没想到一场舞弊案把顺郡王折了进去,原本大好的局面竟然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如果顺郡王能登基,那自己就可以从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然不能,一旦恭郡王韩凌赋夺嫡成功,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和平阳侯府……

平阳侯根本就不觉得五皇子韩凌樊能登基,以他病弱的身体和软和的性子,根本就没有帝王之相。

平阳侯越想越烦躁,越想越混乱,连后来自己又说了什么,是什么时候离开碧霄堂的也不记得了。

这一路,平阳侯的脑子都是昏沉沉的,等到了驿站,他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好一会儿……直到外面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伴着小厮熟悉的声音:“侯爷,不好了……”

一个青衣小厮快步进来了,脸色煞白,气喘吁吁。

“侯爷,不好了!”小厮急忙给平阳侯抱拳行礼,“刚才我们的人和王府护卫在北城门外的小树林里找到了三驸马……”

奎琅找到了?!平阳侯却是眉头一皱,看小厮这个模样就知道恐怕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果然——

那小厮继续说道:“三驸马他……他死了!”

一瞬间,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平阳侯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平阳侯猛地意识到萧奕是认真的。

奎琅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也就等于萧奕和镇南王府已经自断其路,根本不在意会引来皇上的猜忌与忌惮!

平阳侯感觉自己仿佛身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之中,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他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后面的圈椅上。

很快,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自外面传来,下一瞬,就见穿了一件梅红色褙子的三公主行色匆匆地跑了进来,身后跟了一个宫女,三公主的小脸在颜色鲜艳的衣裙衬托下,显得愈发惨白,脸上惊慌失措。

“侯爷,驸马他……他……”三公主眼中浮现一层薄雾,双眼通红。

平阳侯勉强定了定神,道:“三公主殿下,本侯已经知道了。”他转头问那小厮,“尸……三驸马现在在哪里?”

小厮忙回道:“回侯爷,王府的护卫找到尸体后就送来了驿站,现在就在下面的后院里。”

平阳侯和三公主便匆匆地下去了,驿站后小小的庭院里,此刻被挤得满满当当,五六个王府护卫正站在一辆两轮板车旁,那板车上躺着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尸体上盖了一块灰色的麻布,麻布下隐约露出尸体的轮廓。

金枝玉叶的三公主哪里曾见过尸体,在院子口停下了脚步,不愿再往前。

平阳侯也没勉强三公主,独自走到那辆板车旁,咬了咬牙,毅然地解开了那块麻布。

麻布下方一张狰狞的脸庞赫然映入眼中,他的脸色死白,眼珠几乎瞪凸了出来,灰蒙蒙的一片,没有一点生气,他的脖子上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伤口中可以看到被切开的血管,伤口平整,显然是一剑毙命。

这是奎琅!

平阳侯怎么也不可能认错,在看到奎琅的尸体的那一瞬,平阳侯心底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了。

他看向三公主,对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殿下,是三驸马。”

不过几个字,但是平阳侯却说得无比艰难,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完了!奎琅死了,自己就成了弃子,父皇还会接她回王都吗?!三公主的身子颤了颤,差点没倒下,她身旁的宫女急忙扶住了她。

三公主已经慌了神,完全无法思考,只是喃喃问道:“谁干的?到底谁谁干的?”

院子里一片寂静,仿佛连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

平阳侯知道是谁干的,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嘴巴动了动,道:“殿下,依本侯之见,多半是百越内乱,那伪王不想让三驸马再回到百越……”

“侯爷,那我们该怎么办?”三公主轻而易举地被平阳侯说服了,毕竟奎琅一旦回百越,最担忧的人应该是百越的伪王努哈尔。

平阳侯眼神复杂地说道:“如今,也只有本侯再次向皇上请旨……”

三公主慌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没察觉平阳侯有什么不对,只是连连应声,然后在宫女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离去了。

看着三公主柔弱的背影,平阳侯的表情却越来越坚毅,阴沉,在心里对自己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今顺郡王能夺嫡成功的几率恐怕只有两三成了,他不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把平阳侯府满门都绑在顺郡王一人的身上。

他必须保全自己,他必须为平阳侯府留一条退路,一条无论谁登基都可护平阳侯府周全的退路……

于是,当天晚上,一封密报就从驿站被匆匆发了出去……

半夜时分,一道鬼魅般的黑色身形飘入镇南王府,急速地往着东北面的青云坞而去。

青云坞内,一头栖息在枝头的白鹰忽然睁开了锐利的鹰眼,翅膀微微地抖了抖,跃跃欲试,可下一瞬却被一道平板的男音喝住:“寒羽。”

“小四,你们家小羽毛又长大了!”黑衣人轻盈地从围墙上跃下,笑眯眯地说道,“马上可以生小鹰了吧?”

小四狠狠地瞪着对方一眼,一个两个还有完没完了,他们家寒羽还是小孩子好不好!

司凛也就是逗逗小四而已,他掸了掸衣袍后,大步走来,然后右手在窗槛上一撑,飞身跃入屋子里,正好与书案后的官语白四目对视。

官语白放下手中的书卷,嘴角微勾,道:“得手了?”

“那是!我出马,能不得手吗?”司凛在官语白的对面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以火漆封口的信封,递给官语白。

官语白接过信封,从笔架上拿起一支狼毫笔,笔尖沾了些许透明液体后,均匀地涂抹在信封的一边上,跟着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信封,取出其中的一张绢纸,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后,嘴角微微扬起。

很快,那封信就恢复了原状,并被官语白递向了司凛。

“还要麻烦你再走一趟,把这封信再放回去。”官语白道。

“语白啊,”司凛幽幽地叹了口气,抱怨道,“你就不能给我点难度高点的任务吗?你不觉得这点小事还劳烦我出马,太大材小用吗?”

司凛好生抱怨了一通后,吃了顿夜宵,这才满足地离去了。

幽灵般的身形又如鬼魅般飘出了王府,从头到尾,王府那些巡逻的护卫都一无所知。

次日,镇南王也得知了奎琅的尸体被人发现的消息,心里又惊又疑又慌,在书房里烦躁地走了几圈后,匆匆叫来萧奕,噼里啪啦地质问了一番,问奎琅的死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问他打算如何应付平阳侯和三公主,可是萧奕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好像根本就无所谓一样。

镇南王被气得浑身发抖,颤声怒骂道:“逆子,你要是有能耐,就把安逸侯搞定,别给王府惹灾!被让本王给你收拾烂摊子!”

“父王,您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萧奕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您放心,为了我的宝贝女儿,王府都得好好的!”

他说得意味深长,可是镇南王只觉得又被这逆子在心口刺了一剑,脸上青一阵白一镇。

“你个逆……”

王府里又一次回荡起镇南王气急败坏的怒斥声,又是热闹喧哗的一日。

大年初七,早朝重开,也代表皇帝的御笔和宝印终于重见天日。皇帝立刻发出了一道圣旨,让平阳侯在南疆一切便宜行事。

可是发出圣旨后,皇帝还是不放心,一直担心镇南王府若是要谋反,自己该如何应对……

皇帝越想越觉得朝中的局势不容乐观。从皇帝年前得了平阳侯的折子后,就经常夜不成寐,半夜被噩梦惊醒,可能是郁结于心,大年初八,皇帝忽然病倒了。

三位郡王都数次来宫里探望皇帝,和五皇子一起轮番在皇帝的龙榻边侍疾,端药倒水,侍候得尽心尽力。

只是皇帝病了,却无人监朝,政事无人处理,奏折越堆越多。

听太医院说皇帝的身子需要静养,内阁几位大臣一番商议后,便一起来了长生殿,由首辅程东阳请示皇帝由谁人来监朝。

皇帝越想越觉得朝中的局势不容乐观。

皇帝从年前得了平阳侯的折子后,就经常夜不成寐,半夜被噩梦惊醒,可能是郁结于心,大年初八,皇帝忽然病倒了。

诚郡王、顺郡王和恭郡王三位郡王都数次来宫里探望皇帝,和五皇子一起轮番在皇帝的龙榻边侍疾,端药倒水,侍候得尽心尽力。

然而皇帝骤然间病倒了,却无人监朝,政事无人处理,递到宫中的奏折越堆越多,没有皇帝御批,也没人敢擅自决断。

初十,吴太医等几位太医刚从长生殿出来,就被几位内阁大臣拦住了。一番打探后,几位大臣得知皇帝自几年前得了卒中之症后,虽然痊愈了,但底子较常人虚弱,如今是病来如山倒,必须要静养上一月再看看。

问题是,天下政事繁多,可没办法等上一月。

几位大臣在值房商议了一番后,便一起来了长生殿,求见皇帝。

刘公公也不敢怠慢,禀明了皇帝,很快,几位大臣就在寝宫见到了病榻上的皇帝。

才短短两日不见,皇帝看来就瘦了一大圈,眼窝深深地凹了进去,面色蜡黄。见皇帝这副样子,几位大臣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几位太医说得不错。

于是,首辅程东阳便俯首作揖,恭声请示道:“皇上龙体抱恙,臣等亦担忧不已。只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朝事繁多,不知皇上以为由谁人来监朝为好?”

病了两日多,皇帝心里也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立刻开口道:“就由……”

皇帝原本想说由五皇子来监朝,但是才说了两个字,又迟疑地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小五为人心性耿直,深信用臣不疑,倘若最近南疆那边有奏报来,以小五的性子,恐怕是会偏向镇南王府。

为了大裕!

皇帝的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与挣扎,好一会儿,终于毅然道:“就由恭郡王监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