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世孙/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参见父皇!”

韩凌赋和韩凌樊一前一后地步入御书房中,齐齐地对着御案后的皇帝作揖行礼。

“起来吧。”皇帝随意地抬了抬手,看着前方面容有三四分相似的青年和少年,眼神有些复杂。

皇帝沉吟片刻,然后开口道:“平阳侯从南疆那边给朕送来了一封密函。”

韩凌赋和韩凌樊皆是洗耳恭听,隐约猜到皇帝忽然叫他们来御书房可能与这封密函有关。

顿了一下后,皇帝沉声又道:“百越内乱,奎琅已经死了……”

什么?!奎琅死了?!韩凌赋惊得瞳孔一缩,只觉得脑中轰轰作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奎琅怎么会死?他死了,那自己的五和膏该怎么办?

一时间,韩凌赋心乱如麻,但是他还记得自己此刻身处何地,努力定了定神,就听皇帝接着道:“还有,镇南王刚刚上了折子请封世孙,对于此事,你们可有什么想法?”

闻言,韩凌樊面露惊喜之色,想也不想地说道:“父皇,玥姐姐和萧世子诞下世孙了?这真是太好了!”

看着韩凌樊欣喜不已的模样,皇帝的眸光一沉,心里幽幽叹息:小五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终究还是欠缺了点……

韩凌赋虽然看着低眉顺目,却一直用眼角的余光在注意皇帝的每个表情变化,心中立刻明白五皇弟所言绝非父皇想听到的,是啊,他们这个父皇一向多疑多思多虑……

对一个帝王而言,镇守一方的藩王有后了,绝非一件喜事……

韩凌赋心念飞转,对于皇帝的心思已经有七八分的把握,于是恭敬地作揖道:“父皇,这是喜事,既然镇南王有请封世孙的意愿,父皇不如就顺水推舟,全了镇南王的一片爱孙之心。”

韩凌樊在一旁含笑地附和道:“三皇兄说的是。”

在皇帝略显失望的眼神中,韩凌赋从容地继续道:“说来最近父皇和五皇弟身子欠佳,不如请世子妃前来王都为父皇和五皇弟调理一番,这小世孙才刚出生,年纪小,自然离不开亲娘,也一同带来王都,也免得他们母子分离,反正王都也有镇南王府的府邸可住。”

皇帝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满意地捋了捋胡须,没想到还是小三知他的心意,而且小三说的这个理由也确实不错。自己龙体抱恙,世子妃自该来王都为自己调理身体。

韩凌樊嘴角的笑意僵住了,诧异地看向身旁的韩凌赋。

他是本性纯良,并不代表愚蠢,且不说父皇的龙体如今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就算要调理,自有太医院的众太医在。而且,南疆到王都路途遥远,这一路舟车劳顿,大人且吃不消,更何况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三皇兄的这个建议分明就是要把镇南王世子妃和世孙留在王都做质子!

“父皇,”韩凌樊面色一凝,连忙对皇帝作揖道,“镇南王世子镇守南疆,为我大裕征战沙场,连番打退百越、南凉,父皇,您不能让一位为大裕浴血疆场的战将寒心啊!”

韩凌樊急切地看着皇帝,一片赤诚之心,然而皇帝却是面色一沉,一双锐目不悦地眯了眯。他已经给了小五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到现在,小五还是执迷不悟……又何尝把他这父皇放在心上!

韩凌赋却是心中一喜,乌眸中闪过一道不屑的光芒,心想:他就知道他这个只知仁义的五皇弟,根本就没有作为帝王的远见与气魄。

韩凌赋抢在皇帝开口前说道:“五皇弟,你年纪还小,”他以皇兄的口吻谆谆教诲道,“但是你要时刻记住自己是皇子,并非是平民百姓,须得从大局出发,不能仅仅因为五皇弟你与萧世子、世子妃他们亲近,就对其盲信盲从,而不知君臣有别。长此下去,这臣子野心滋长,恐怕大裕危矣……”

韩凌赋所言字字句句皆是皇帝心中所忧,皇帝飞快地看了韩凌樊一眼,面沉如水,心道:也许,小五终究是同南宫家走得太近了……

“三皇兄此言未免有危言耸听之嫌!”韩凌樊义正言辞地反驳道,“镇南王世子为大裕立下赫赫战功,难道朝廷不赏,反倒要罚,要防?!有道是:‘唇亡齿寒’,那岂非让朝臣百姓也……”

“够了!”皇帝只觉得韩凌樊所言越来越刺耳,冷声打断了他,“小五,你三皇兄所言不差,你宅心仁厚是不错,却还需记住四个字,‘君臣有别’。”

皇帝故意在最后四个字上加重了音量,心中失望地暗暗叹息:小五他始终是感情用事,太过优柔寡断,恐难当大裕这江山。

至于小三他……

皇帝又看向了韩凌赋,这一个多月来由小三监朝,政事皆处理得井井有条,连自己都挑不出错处。哎,小三为人父后,才算是长大了。

“父皇……”

韩凌樊不死心地还想说什么,可是皇帝却已经不想再听了,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挥了挥手道:“朕头疼得很,你们俩退下吧。”

“父皇还请保重龙体,”韩凌赋关切地说道,“儿臣和五皇弟就先告退了。”

而韩凌樊欲言又止,最后只能颓然退下了。

兄弟俩离开御书房后,很快就分道扬镳,一个黯然地回了寝宫,另一个则直接出宫,整个人志得意满。

在刚才那场没有硝烟的战火中,他韩凌赋大获全胜!

不过,这短暂的喜悦也仅仅维持到宫门口而已,当韩凌赋翻身上马后,就忍不住又想起了奎琅的死,想起了五和膏的问题,俊脸瞬间阴沉下来,乌云密布。

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呢?

要到哪里去弄更多的五和膏,或者说,摆衣手里的五和膏还够自己吃多久呢?!

这些问题一直在他心头萦绕去。

“驾!”

韩凌赋狠狠地在马身上抽了一鞭,策马而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恭郡王府。

然后,韩凌赋直接令人把白慕筱和摆衣叫到了他的外书房中,又吩咐小励子守在屋外,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三人,一个温润俊朗的翩翩公子和两个气质各异的绝色女子,乍一看,美得如同一幅画般,只可惜,这三人心思各异,各怀鬼胎。

韩凌赋来回看了看白慕筱和摆衣,忽然抛下了一颗炸弹:“本王刚从宫里回来,平阳侯从骆越城传来密函,奎琅已经死在南疆了。”

一瞬间,白慕筱和摆衣皆是动容,脸色微微发白。

她们俩在年前就得知了奎琅在南疆被“匪徒”劫走后下落不明的消息,白慕筱更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最坏的结果,但是韩凌赋今日带来的消息还是给了她一记重锤,此刻的她,就像是独自站在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边,好像随时一阵微风出来,她就有可能会万劫不复……她能倚靠的也只有她自己而已!

“不可能!”摆衣激动地站起身来,嘴里不敢置信地喃喃道,“奎琅殿下怎么会死?!”这一个多月来,摆衣的心里一直抱着一线希望,想着对方既然把人劫走没有当场杀害,想必是觉得奎琅殿下对其还有价值,没想到人还是死了!

韩凌赋微微蹙眉,敷衍地说道:“哼,还不是因为你们百越内乱!”

说完,韩凌赋目露急切地盯着摆衣,问道:“现在奎琅死了,摆衣,你可有法子弄到五和膏?”

摆衣却是对后半句话仿若未闻,下意识地看了白慕筱一眼,之前她和白慕筱都怀疑奎琅被劫走乃是镇南王父子幕后策划,难道说,她们猜错了?!

可就算如此,也不能这么便宜了镇南王父子!

摆衣深吸一口气,又道:“王爷,百越内乱,那镇南王父子又在做什么?!他们不是奉旨保护奎琅殿下,助殿下复辟的吗?现在奎琅殿下死了,镇南王父子办事不力,皇上应该狠狠地治他们的罪才是……”

“这你就别想了!”韩凌赋不耐烦地打断了摆衣,“镇南王府的世孙刚降生,他们哪里顾得上奎琅!”而父皇若想让镇南王世子妃和世孙来王都为质,就决不可能为了奎琅之死而去降罪镇南王父子!

“世孙?”摆衣和白慕筱都是面露惊诧,齐齐地脱口而出,而白慕筱更是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摆衣。

“摆衣,这是怎么回事?”白慕筱咄咄逼人地质问道,“你不是说南宫玥怀不上孩子吗?!”

明明去年摆衣从南疆回来后,就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南宫玥气血两亏,今生都别想有子嗣了,可是现在南宫玥却好好地诞下了麟儿!

白慕筱越想心中越是五味杂陈,双手死死地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抠进掌心之中,可是这些皮肉之痛根本就比不上她心中的痛。

她真不明白,她如今落到了这个进退两难的窘境,可是南宫玥这么个墨守成规、迂腐不堪的女子,怎么就会讨得了镇南王父子的欢心,日子越过越好?!

不过几年,她们表姐妹的境遇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南宫玥是镇南王世子萧奕明媒正娶的世子妃;而自己说得好听是韩凌赋的侧妃,其实不过是一个永远被王妃压一头的妾。

南宫玥生下了萧奕的儿子,如今孩子才出生就要封世孙了;而自己,生下的第一个孩子被人称为妖孽,连孩子的生父也嫌弃他,甚至容不得他活下去,她的第二个孩子更是奸生子,一出生就没了生父……

更甚者,她和韩凌赋早已面和心不合,心底都恨不得对方去死!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南宫玥就这么好命?!

明明自己除了身份上不如南宫玥,论智谋,论才学,论手段,哪里不比南宫玥出色?!

上天为何如此优待南宫玥!

白慕筱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久久不语。

而她身旁的摆衣亦是不敢相信,碧蓝的眸子中写满了震惊。

在她离开南疆前明明都安排妥当了……

南宫玥不能生育,又怎么可能是这个所谓“世孙”的生母!

摆衣在心里对自己说,然后抬眼看向韩凌赋,缓缓问道:“王爷,您可知这世孙的生母是哪位?”

闻言,白慕筱晦暗的双眸一亮,对,南宫玥不能生育,这个孩子一定不是南宫玥生的!

莫不是萧奕早就有了别的女人,冷落抛弃了南宫玥?

想象着南宫玥无子无宠的凄惨境地,白慕筱目露期待地看着韩凌赋。

可是韩凌赋立刻打破了白慕筱不切实际的幻想,淡淡道:“世孙自然是世子妃所出,不然,哪能这孩子才出生,镇南王就上奏请封世孙!”

摆衣咬了咬下唇,道:“王爷,不如我们派人去南疆查查,说不定这孩子不是世子妃所出,以庶充嫡,亦可以治镇南王府一个欺君之罪。”

“你以为镇南王府的人都是傻子不成,送这么个把柄过来?”韩凌赋冷笑道。萧奕年纪还轻,还等得起一个嫡子,镇南王又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

摆衣的脸色沉了下去。

如果说世孙真的是南宫玥所出,那么岂不是说……

一瞬间,摆衣想明白了什么,如遭雷击,娇躯踉跄了一下,狼狈地跌坐回后方的圈椅上。

她终于明白了,她精心布下的局,被南宫玥识破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

摆衣把她去年在南疆的事仔细回忆了一遍,俏脸忽然间刷白,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是南宫玥,一定是南宫玥!

是她识破了自己的局,所以暗中对自己下了五和膏,所以自己才会……

想着,怨恨的火苗在摆衣的心头被点燃,熊熊燃烧着……

南宫玥,她决不会放过她的!

摆衣在心里暗暗发誓。

韩凌赋自是不知这两个女人的心思,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他的五和膏。偏偏摆衣一直对五和膏避而不谈,反而对着世孙这些个无关紧要的末枝细节问个不停。

韩凌赋沉下了脸,拔高嗓门再一次问道:“摆衣,你究竟有没有法子弄到五和膏?”他乌黑深沉的眸子露出一丝危险的味道。

摆衣从慌乱中回过神来,迎上韩凌赋不耐的眼神,勉强镇定下来,心思转得飞快:奎琅殿下死了,大皇子妃和几位皇孙也早就被伪王努哈尔杀害,如今奎琅殿下唯一的骨肉就是白慕筱刚刚生下的小殿下,将来想要复辟也只能依靠这条血脉。如今他们现在困在王都,无论是生存,还是以后的复辟,都得依赖韩凌赋的力量。

这个时候她必须哄住韩凌赋!

“王爷且莫急。”摆衣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地与韩凌赋虚以委蛇,“奎琅殿下虽然不幸离世,但是殿下在百越的人脉还在,我知道哪里可以弄到五和膏。我会尽快联系阿答赤即刻派人前往百越,王爷不必为五和膏操心。”

韩凌赋眯了眯眼,锐利的眼神打量着摆衣,似乎想看透她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摆衣从容地与韩凌赋四目对视,继续道:“王爷,只是这五和膏中有一味药只有百越才有,上次我去南疆,我们的人也是费尽心力总算避开了伪王的耳目,弄到了五和膏。可是,等镇南王府打下了百越后,那么……”

那么这味药就等于落入了镇南王府的掌控中!

韩凌赋瞳孔一缩,这等于就是把自己的半条命握在了镇南王父子手中,他越想越觉得如坐针毡。

韩凌赋飞快地瞥了摆衣一眼,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摆衣在怂恿自己对付镇南王府,恐怕是摆衣对镇南王府一直怀恨在心,也许她还怀疑镇南王府是故意不作为,任由百越伪王努哈尔杀了奎琅。

偏偏摆衣所言,说中了他的要害,他必须把握住镇南王府,以便把南疆和百越掌控在手中,才能保证将来五和膏的供应源源不断……

韩凌赋沉吟片刻后,透路了些许口风:“父皇近日应该就会下旨,召镇南王世子妃和世孙来王都为质。”

闻言,摆衣和白慕筱都是眸子一亮,掩不住欣喜之色。

等南宫玥来了王都,那她们有的是机会!

而且,南宫玥一旦与萧奕千里相隔,两人还能这么心意相通吗?萧奕难道还会为南宫玥守身如玉不成?白慕筱讽刺地笑了,之前心头的郁结一扫而空。

看来,老天爷也没那么优待南宫玥!

商议完了正事,摆衣和白慕筱就离开了外书房,往郡王府内院缓缓行去。

摆衣没有回自己的院子,反而跟着白慕筱去了星辉院,而白慕筱也默契地没有问摆衣为何跟自己来,两人并肩而行,在那凌冽的寒风中,依旧挺直腰板,一步步地往前走着,不需言语,两人已经隐约地探知了彼此的心意。

两人进了屋后,碧痕和碧落给两位主子上了热茶后就识趣地退下了,两个丫鬟都有些心惊肉跳。

摆衣根本没心思喝茶,她定定地看着白慕筱,语调中仍旧带着一分试探,意味深长地说道:“筱儿妹妹,事到如今,你我姐妹可不能再见外!”

她们俩现在都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只要走错一步,就会被接下来的巨浪所覆灭……

对于白慕筱而言,她需要摆衣的五和膏来控制韩凌赋,更需要摆衣的力量来接触百越,否则,没人能证明她的儿子是奎琅的;

对于摆衣而言,白慕筱是小殿下的生母,而且现在小殿下名义上还是大裕皇帝的皇孙,光凭这两点,白慕筱的价值已经足矣!

白慕筱微微一笑,清亮的眸子里锐利狠绝,直接把话挑明:“摆衣姐姐,你我联手,未必不能杀出一条血路!”

两人相视而笑,一黑一蓝的眸子都闪烁着名为野心的光芒,而屋子外面,不知何时飘着绵绵细雨,天空阴沉沉的。

接下来,王都连着几天都是阴雨连绵,连空气都好像湿漉漉的。

二月二十四,皇帝在迟疑了几天后,终于下了一道发往南疆的圣旨,表明皇帝得知镇南王府有后,亦是龙心甚慰,着令镇南王世子妃携世孙入王都觐见。

皇帝说得好听,但言下之意谁都明白。

当五皇子韩凌樊在上书房中得知皇帝的圣旨后,目光之中掩不住的失望。

他闭了闭眼,挥退了来传讯的小內侍,然后抬眼看向了他跟前的南宫昕,缓缓道:“阿昕,你要不要派人赶去南疆,先告知玥姐姐一声……也好早做准备。”

韩凌樊的声音异常艰涩,心里也明白自己的提议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就算派人抢在圣旨到之前通知了萧奕和南宫玥,那又能如何?

一旦圣旨到了,镇南王府还能抗旨不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