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投诚/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昕看着神色黯淡的韩凌樊,脸上略有动容,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多谢五皇子殿下。”

南宫昕霍地站起身来,慎重其事地躬身作揖道,他心里想得比五皇子更多。

去年他去南疆时,曾想带外祖父林净尘来王都替五皇子治病,却被妹婿萧奕否决了……

直至今日,萧奕当时所言还清晰地回荡在南宫昕耳边,每一次回想起来,他依旧是心惊肉跳。

以萧奕对王都、对朝堂的所知来看,恐怕他和妹妹早就预料到了今日的局面,应该也早有了准备……

饶是这样,南宫昕心里还是对皇帝的决定无法释怀,沉甸甸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忍不住去想,如果妹妹和外甥来了王都,妹妹此生还能回南疆吗?

妹妹和阿奕岂不是要永远相隔千里?

再说如今的朝局,看似平静的局面下其实早已经波涛汹涌,危机四伏。

恭郡王韩凌赋自从年后被皇帝委任监朝后,声势威望渐涨;五皇子自泰山祭天归来后被皇帝冷落,只让他每日在上书房读书;皇帝的圣心难测,左右摇摆,犹豫不决,只会让朝堂越发动荡……

这时,南宫昕的耳边忽然响起了父亲南宫穆离开王都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南宫昕眉宇微蹙,半垂下眼帘,眸中闪过一抹犹豫……

片刻后,他才再次看向韩凌樊,一眨不眨地与对方四目直视,毅然地问道:“五皇子殿下,您要不要去南疆治病?”

韩凌樊微微瞠目,面露讶色。

他略一思量,就明白了南宫昕话中意味深长的暗示。

阿昕是真的信任自己,真的关心自己,才会坦诚地与自己说这些的吧?

韩凌樊的嘴角翘了起来,这段时日一直觉得沉重压抑的心在这一瞬,似乎稍稍轻快了些许。

“阿昕,本宫要仔细考虑考虑。”韩凌樊慎重地说道。

对韩凌樊而言,这绝非一个轻易可以做出的选择,王都的形势变幻莫测,他一旦远赴南疆,很可能从此与那至尊之位失之交臂……

南宫昕当然明白这一点,也不再说话。

上书房里,静悄悄的。

同样是二月下旬,王都阴雨不断,但是南疆的天气却已经开始渐渐转暖,宣告着初春即将来临。

二月二十五,镇南王府上下又是喜气洋洋,因为世孙今天满月了,镇南王心情一好,又给王府上下额外加了一个月的月钱。

南宫玥还是“躲”在屋子里闭门不出,本来孩子满月了,也代表她可以出月子了,但是林净尘说了她年幼时身子亏虚,去年又中过毒,所以要坐双月子好好调理一番。林净尘一说,萧奕自然是唯命是从,连孩子的满月酒都不办了,让南宫玥好好休息。

镇南王虽然想赶紧办个满月酒给宝贝金孙好好热闹一番,但是被卫氏一劝,心想也是,现在天气还冷,小婴儿身子弱,万一感染个风寒,那可就不美了。反正满月酒什么的,也不着急,早几天晚几天终归是要办的,这么一想,镇南王也就忍下了。

南宫玥在屋子里“清闲”了一个月,王府的中馈什么的一概推给萧霏和卫氏,碧霄堂有百卉和安娘管着,更出不了岔子。

南宫玥每日只负责陪着孩子,可是小婴儿一天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一个月下来,她无聊得只能天天数着日子,幸好还有萧霏经常来陪她,看看孩子。

这一大早,萧霏就如惯常一般来了,还带了她亲手煮的猪蹄炖花生汤,端到了南宫玥手中,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南宫玥捧着青花大瓷碗,看着汤面上漂着一层油的汤水,心里有些无奈,但还是慢慢地喝起来。

月子里,南宫玥天天都要喝汤,或者说喝催乳汤,除了猪蹄炖花生汤,还有鲫鱼猪蹄汤、鱼头豆腐汤、黄花菜炖老母鸡汤、黄豆乌鸡汤……一样样地轮着来。

饶是厨房里使出十八班武艺努力变着花样来,这一个月里每日两次地喝下来,南宫玥也觉得有些腻味了。

这不,丫鬟们就把萧霏给请了出来。

为了萧霏的一番心意,南宫玥也只能努力把汤水灌到肚子里。萧霏习惯地坐在榻边的小杌子上,静静地看着睡在南宫玥身旁的小婴儿,眼神近乎是着迷。

每一次看着小侄子,她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要化成水了。

不过短短的一个月,小婴儿就比出生时长大了好多,看来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小小的脸颊变得圆鼓鼓的,白皙如玉,肌肤上没有一点瑕疵,那红润的小嘴更是好像春日的花骨朵,粉嫩可爱,让萧霏真想碰一碰,可她又不敢,小婴儿实在太娇弱了,比花朵还要娇嫩。

她还是赏花就好,不做那等狂蜂浪蝶。

等小侄子长大一点,自己再教他读书写字下棋!

萧霏嘴角微翘地心想着,默默地一边数着小侄子长翘得好似蝉翼般的睫毛,一边欣赏着小侄子憨憨的睡脸,怎么看都觉得自家的小侄子不愧是大嫂生下的,真是最可爱最乖巧的小宝宝了。

“大嫂,宝宝又吐泡泡了!”

萧奕忽然惊喜地说道,小婴儿经常喜欢吐口水泡泡、奶泡泡玩,萧霏其实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可是每一次都觉得那么新奇。

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小婴儿,以为他会醒来,睁开黑葡萄似的眼睛看着自己,可惜小婴儿砸吧了一下小嘴,又继续睡去了。

看着萧霏略显失望的表情,屋子里的丫鬟不禁好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下一瞬,襁褓里的小婴儿眉眼一动,跟着就皱着脸哇哇大哭起来。

如今,这碧霄堂里最尊贵的人不是世子爷,不是世子妃,正是这刚满月的小娃娃,他一哭,屋里屋外服侍的几人都进来了,熟练地解开襁褓,立刻发现尿布湿漉漉的。

百合和鹊儿几个赶紧把小世孙抱走,擦干净了小屁股,又给重新裹上了干净的尿布,可是小世孙还是不满意,仍旧嚎啕大哭。小婴儿哭也不外呼几个理由,百合就急忙把小世孙抱去给了南宫玥……

等小家伙吃上后,总算是满足了,闭上眼睛急切地吮吸着乳汁,狼吞虎咽……

萧霏早已经识趣地告辞了,屋子里只剩下母子俩,以及百合在一旁服侍着。

等萧奕提早从军营回来时,看到的正好是这么一幕,扬了扬眉。

年轻的母亲慈爱地哺育着自己的孩子,女子眉目如画,眼神温柔如水,这本是一幅再美好不过的画面,可是萧奕却很是不快。

自从这臭小子出生后,阿玥的时间几乎都给了他。

而自己却在昨日被阿玥逼着去了军营,说是他陪着她也坐过月子了,也该去军中做正事了。

虽然萧奕振振有词地表示臭小子是他们俩的孩子,自己养孩子也是正事,但还是被打发去了军营。

百合见萧奕归来,对着南宫玥福了福身后,就朝屋外走去,当她挑帘的时候,正好听到世子爷漫不经心地问道:“今天臭小子还乖吗?”

百合的嘴角抽了一下,若无其事地退出去了,去外室待命。

南宫玥抬眼朝萧奕看来,含笑道:“宝宝很乖。”

萧奕应了一声,心里不置可否,甚至有些酸溜溜的。照他看,阿玥对这臭小子实在是太宠了些,以致对“乖”的标准也放宽了不少。

这时,小家伙也吃饱了,浑身舒坦了,毫不吝啬地给了当娘的一个甜甜的笑靥,看得南宫玥忍不住在他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记。

然后,小家伙就被当爹的接走了。

不想阿玥太累,不想阿玥一直围着这臭小子转,所以——

萧奕只好自己来了。

当了一个月的“乳爹”,萧奕对于照顾孩子已经很习惯了,他也一向不信那套什么“抱子不抱孙”的鬼话,熟练地抱着小家伙就在屋子里来来去去地转着圈子,试图哄他入睡。

可是,一盏茶时间过去了,小家伙还是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好像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很显然,他毫无睡意。

于是,两双相似的桃花眼大眼瞪小眼。

南宫玥在一旁看着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眉梢,道:“阿奕,宝宝才刚醒……”

接着,裹着大红刻丝襁褓的小婴儿又被萧奕放回了南宫玥的身边,萧奕不甘心地伸出食指在小家伙的脸颊上戳了一下,撇了撇嘴,喃喃道:“麻烦的臭小子……”

可是“臭小子”已经不似刚出生那几天般被人戳了脸颊仍是乖乖地睡觉,他仿佛是知道自己被亲爹给嫌弃了,乌黑的桃花眼瞪得大大的,不高兴地瞪着萧奕。

萧奕眉眼一挑,心道:这臭小子脾性还挺大的,居然来劲了!自己是他爹,每天给他把屎把尿,还不能碰他一下吗?

萧奕直接用手指在小家伙的脸颊上又戳了一下,谁想,这一次小家伙奋起反抗,忽然伸手抓住了萧奕的那根手指。

以萧奕的身手当然不可能避不开,只是当小家伙肉嘟嘟的小手“凶狠”地朝他抓来时,他不禁怔了怔,任由他抓住了自己的手指。

小家伙紧紧地攥着他的食指,仿佛是完成了一件什么大事似的,咧开嘴笑了,露出还没长出牙齿的粉嫩牙肉。

萧奕笑眯眯地看着小家伙,厚着脸皮地对着一旁的南宫玥告状道:“阿玥,你看,我才碰他两下,就这么大的脾性,也不知道是像谁!”

南宫玥斜斜地瞥了萧奕一眼,自然是像他!

萧奕嘿嘿地笑,跟着又沾沾自喜道:“不过这臭小子手脚还挺快的,力气也大,是根好苗子。”

萧奕盯着那个不亦乐乎地玩着他的手指头的小娃娃,不怀好意地笑了。

臭小子,快点长大吧!

到时候你爹我会好好折……咳咳,锻炼你的。你把身手练好了,才能保护你娘对不对?!

南宫玥看着这对父子,心里无奈,只得转移话题:“阿奕,你可用了午膳?”

萧奕摇了摇头,摆出一张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南宫玥。

南宫玥当即吩咐丫鬟摆膳,厨房里立刻就上了三四道菜,一道香喷喷的蘑菇鸡汤,一碗油光发亮的东坡肉,一盘现炒的蘑菇炒青菜……别的不说,这东坡肉一看就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

虽然阿玥不知道自己午膳会不会回来,但还是特意命人做了他喜欢吃的!

想着,萧奕笑了,跑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给床榻上的那个小家伙,炫耀地在他跟前塞了一大块东坡肉到嘴里,含糊地说道:“臭小子,你娘果然是惦记我多一点!”

见他和儿子较起劲来,南宫玥无力地扶额。

连一旁服侍的鹊儿眉头抽了一下,与百合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都一个月了,世孙都满月了,可是世子妃整天叫着宝宝,世子爷则满口臭小子,全都忘了给小世孙取个名字,哪怕是乳名……听说王爷是天天在翻书想给世孙取个名字,可是这书都翻了一个月了,还没见动静。

丫鬟们几次想提醒,但一直没寻到合适的时机。

在碧霄堂的丫鬟们琢磨着要怎么委婉地提醒主子时,南疆各府还在等着王府举办小世孙的满月酒宴,谁想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世孙这都满月了,王府还是没有发帖子。

如此,也难免引来一些府邸的揣测,猜测是不是小世孙或者世子妃有什么不妥,毕竟自小世孙出世后,也还没外人见过小世孙的模样,但是也没人敢随便去镇南王和萧奕那里试探,就怕触了王府的霉头,没事惹得一身腥。倒是那些军中的小将见萧奕精神奕奕的样子,就知道世孙必然没事,也都叮嘱家里人别到处乱说。

但还是有些有恃无恐或者不知轻重的人在背后幸灾乐祸……

当乔大夫人例行来给驿站给三公主请安时,三公主就故作不经意地提起了小世孙:“乔大夫人,本宫记得王府的小世孙也该满月了吧?”

“是啊,三公主殿下。”说到这个话题,乔大夫人就是一股怨气油然而起,“臣妇那侄孙满月,照理说,王府应该邀请各府参加满月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现在为止,满月酒的事还没有音信。”

三公主挑了挑眉,故意道:“哎,小婴儿身子弱,许是吹不得风。”

“也不知道是吹不得风,还是见不得人!”乔大夫人冷哼一声,嘲讽地说道,“说来也是亲戚,臣妇一片好意,特意去王府看看我那侄孙,偏偏臣妇那侄媳将臣妇拒之门外……”

也就是说连乔大夫人这姑祖母到现在都还没见过那小世孙了!三公主心里冷笑,如果世孙真的有个不好,那也是南宫玥胆敢羞辱自己的报应!

三公主心里畅快不已,既然打探到了关于王府的消息,她也不耐烦继续和乔大夫人虚与委蛇,三言两语就端茶送客了。

三公主是畅快了,可是平阳侯这些日子却是心思愈发的重了。

他本来打算趁着满月酒顺其自然地去王府见萧奕,也免得显得他姿态太低,可如今,在确定了满月酒遥遥无期后,也只能硬着头皮便派人给王府送去了拜帖,次日一早,就借着道喜之名,又来了碧霄堂。

这一次,还是同样的厅堂,来见他的也还是萧奕和官语白。

很显然,萧奕和官语白对于平阳侯为何而来也是心知肚明。

平阳侯是来递投名状的,只是他也不能简单粗暴地亮出自己的底牌。

平阳侯的心念飞转,捧起一旁的祭红瓷茶盅掩饰自己的表情,眸光微闪,片刻后,他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放下茶盅,抬眼试探地说道:“世子爷可知如今大裕的境况?”

萧奕耸了耸肩,笑眯眯地看着他,仿佛在说,那又关我什么事?

平阳侯又被梗了一下,面色微微僵了一瞬,这位萧世子为人处世总是出人意料,跟他简直就没有办法好好说话。

偏偏自己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此人!

平阳侯深吸一口气,立刻重整旗鼓,又道:“大裕如今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储君未定,几位郡王和五皇子殿下背后各有势力,百官四分五裂,以致朝堂不稳,如今看似平静,其实激流暗涌,风雨飘摇,随时都会发生一场巨变;然朝臣只知各自争利,却看不到大裕之危……”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短短数年,大裕已经连番与西夜、长狄、百越和南凉征战,南疆有镇南王府和南疆军,连战连胜,可是西疆、北疆却无将可用,至今两地因战乱而数城败落,民心不稳,一旦再有外地来犯,大裕危矣!”

平阳侯说得慷慨激昂,萧奕似笑非笑地扬起了嘴角,心道:这不知道的人若是听完这番话,恐怕还以为这位平阳侯是什么正义的爱国志士。

萧奕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直接道:“侯爷,您来见本世子,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些空话吧?”

这一次,平阳侯面色如常,气定神闲地抱拳道:“世子爷,且莫心急。”

他来回看了看萧奕和官语白,对自己即将要说的话充满了信心,掷地有声地说道:“世子爷,安逸侯,据本侯所知,西夜近日可能会来犯!”

平阳侯的这个消息自然是来自和亲西夜的女儿明月公主。

这个消息事关重大,本来平阳侯是打算用这件事在朝堂上给自己立功,积累兵权,可是现在,他要投诚萧奕,就必须展现自己的价值,平阳侯思虑了几天,终于咬了咬牙做了决定,以此作为投名状告诉了萧奕和官语白。

平阳侯自认这个消息必然令得萧奕和官语白动容,谁想两人还是如常,萧奕还是坐没坐相的靠在椅背上,闲适悠然;官语白仍是慢悠悠地饮着茶水,连一个停顿都没有。

就仿佛自己所言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

平阳侯心中惊疑不定。

对萧奕而言,这还真是一件与他毫无干系的小事。

他和官语白早就分析过大裕的局势,才会决定在南疆“占地为王”。对于西夜,整个大裕恐怕没有人对它的了解可以超过官语白,所以官语白知道几年前西戎会求和,更知道在老西夜王先去后,一旦新的西夜王继位,且能坐稳王位,让国内十二族臣服于他,那么西夜国内一稳,就是西夜再次对大裕出兵之日!

厅堂内安静了许久,久久没有一点声音。

看着从容淡定的萧奕和官语白,平阳侯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他知道他又失策了!

他又一次低估了萧奕和官语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