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3罪状/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以为小鹤子这家伙一向没心没肺呢,这一次倒是钻起牛角尖了。”萧奕戏谑地叹道,然后对着南宫玥抛了个媚眼,表功道,“费了我好一番口水,还有你酿的好酒,阿玥,我这个大哥是不是很照顾小弟?”

南宫玥的眼角抽了一下,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应该说,傅云鹤的为难与纠结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吧。

而阿奕……

阿奕他有时候已经超出“凡人”的范畴了……哎,她就勉强把这个当作她对他的一个夸奖吧。

想着,南宫玥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颊上浅浅的梨涡,含笑地看着萧奕昳丽的脸庞。

萧奕目光灼热地看着她嘴角的浅笑,漫不经心地继续道:“其实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小鹤子现在是南疆军的人,在军中自当从军命!”

身为一个将士,服从军命就是天职。

萧奕的右手与南宫玥的手十指交握起来,又道:“哪天若是小鹤子离了南疆军,再去烦恼那些也不迟。”

何必杞人忧天地想那么多没发生的事,浪费了大好的时光!

萧奕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还是那般清澈明净,显然对傅云鹤的身份没有一丝芥蒂。

阿奕他一向想得比自己要通透。南宫玥但笑不语,掌心贴着他的掌心,两人十指摩挲,不用言语,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阿玥,你是不是觉得更喜欢我了?”萧奕挤眉弄眼地问,还点了点自己的脸颊意图讨赏,那轻浮的言行把南宫玥心头好不容易涌起的那点感动一下子吹得烟消云散……

阿奕这家伙,又在跟煜哥儿争宠了!南宫玥好笑地在心里叹息,她明明只生了一个儿子,却好像又莫明地多出了一个“儿子”。

“是啊,我最喜欢你了!”她挑了挑眉,学着他笑嘻嘻的神态与口吻,俯身在他嘴角亲了一记。

以前会羞赧,可是现在她已经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句话了。

为什么要不好意思呢?

她只是在表达她心底最真实的感觉,阿奕和煜哥儿现在就是她最最重要的人!

南宫玥的吻落在了萧奕的嘴角,萧奕的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在最后那一瞬间,把脸稍稍一歪,然后四片嘴唇交叠在一起,气息交融……

渐渐地,连这清凉的树荫下都似乎变得灼热起来……

不远处,给主子送来了点心的两个丫鬟正好看到了这甜蜜的一幕,不好意思地互相看了看,然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想着刚才世子妃俯身去亲世子爷的样子,忍了又忍的鹊儿在走远后,终于噗嗤地笑了出来。哎,世子妃真是被世子爷“教坏”了。

在戏本子里,世子爷和世子妃的位置明明应该互调过来的……

时值初夏,碧霄堂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荷香,悠闲惬意。

渐渐地,日头开始西斜,天色变得昏黄起来,阳光也没那么灼热了。

在院子里厮磨了一个多时辰的小夫妻俩终于回到了他们的屋子。

细心的丫鬟们敏锐地发现世子妃的纂儿虽然还算齐整,但鬓角还是有些乱,樱唇微微红肿,脸颊上更是泛着胭脂般的红晕,看来容光焕发。

而世子爷……

瞧他那水光潋滟的桃花眼,还有狐狸般餍足的表情,分明就是戏本子里夜访书生的……咳咳,狐狸精。

从外头进屋的鹊儿一边腹诽,一边恭敬地行礼,禀道:“世子妃,二少爷、二少夫人和大姑娘还没回来。”

不知不觉中,小方氏过世已经一年了,今日是萧栾和萧霏除服的日子,因小方氏已被休弃,两兄妹和周柔嘉只能去大佛寺为亡母操持祭礼。

闻言,南宫玥眉头微蹙,看了看一旁的漏壶,现在已经快酉时了,算算时间,霏姐儿他们也该回来了啊。

“鹊儿,你派人去王府那边守着,等大姑娘、二少爷他们回来了,就立刻来禀我。”南宫玥吩咐道。

萧奕在一旁没说话,却是面露不悦。阿玥又在为萧霏那家伙操心了……萧霏那么大的人了,还有萧栾也在,能出什么事?!

“是,世子妃。”鹊儿当做没看到世子爷的嫌弃,恭敬地应了一声,就飞快地领命退下了。

谁知萧霏他们还没回来,平阳侯倒是不死心地又来了,这一次,萧奕没再晾着他,慢吞吞地去了前院见客,嘴角挂着一抹狡黠的笑意……很显然,又有人要倒霉了。

而南宫玥则留在内室里看着小家伙睡觉,偶尔仔细地替他擦去唇边的口水,总有些心不在焉。

如此又过了一炷香时间,直到鹊儿来报信,说是萧霏、萧栾他们回来了,南宫玥总算放心了。

酉时过半,焕然一新的萧霏就来了碧霄堂。

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缠枝莲银丝纹的刻丝褙子,下面是一条黛紫色挑线细折长裙,头上挽了一个弯月髻,鬓发间只戴了两朵石榴石珠花。

柔和的夕阳下,她款款而来,年轻的少女也不需要太多的首饰装扮,就是风采光华。

南宫玥含笑地看着萧霏,萧霏这一身衣裙是她给挑的料子、款式,又搭配好的,果然,就像她预想的一样,很适合萧霏。

萧霏快十五岁了,身段又抽高了不少,去年的旧衣裳也都不能穿了,自己得赶紧令针线房再给萧霏多加制几身新衣。

想着,南宫玥一时又颇有一种“吾家有女初成长”的感觉,心念一动:是啊,霏姐儿马上要及笄了呢。

待萧霏给她请安后,南宫玥就拉着萧霏在自己身旁坐下,含蓄地问道:“霏姐儿,今天还顺利吧?”

“大嫂,祭礼一切顺利……”萧霏的语气难免有些艰涩,每每想起小方氏,心里还是有一个角落无法释怀,可是逝者已矣,她也只能把这个伤口深深地埋在心底,然后继续前行……

萧霏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大嫂,我本来早该回来了。但是我的玉佩掉了,在大佛寺里找了个遍,还是没找到……幸好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女儿家的私物不可外流,若是不慎落入外人手中,弄不好会损及闺誉。

也幸亏那只是一块最简单不过的白玉环佩,上面既没有雕刻任何图案,也没有王府的印记。

南宫玥安抚地拍了拍萧霏的素手,道:“霏姐儿,不过是一块玉佩,掉了就掉了。”

萧霏勉强给了南宫玥一个微笑,就在这时,百卉挑帘进来了,禀道:“世子妃,小世孙醒了!”

一听小侄子醒了,萧霏就是精神一震,双目发亮。

南宫玥知道萧霏很喜欢小萧煜,便笑道:“走,霏姐儿,我们看看煜哥儿去。”

萧霏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从罗汉床上站起身来,姑嫂俩就一起去了内室。

百合刚把小家伙从被窝里抱了出来,正要给他穿衣裳,可是小家伙似乎有些不甘愿,扭动着身体,“咿呀”了一声……

百合总算反应了过来,笑眯眯地说道:“小世孙要出恭了。”

她赶忙抱着小家伙朝净房去了,小家伙便安分地窝在了她怀中,不一会儿,净房里就传来了水声……

萧霏一边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一边抚掌道:“大嫂,我们煜哥儿真聪明。”

瞧她一副得意的口吻,南宫玥不由想到了萧奕,这对兄妹俩又难得有了一个共同点。

南宫玥失笑道:“他啊,好像特别爱干净……”这点也不知道是像谁。

小萧煜是个很乖很好养的孩子,无论吃喝拉撒,都会用动作或声音有所表示,不过南宫玥每每看到儿子尿湿后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她就觉得他或许只是讨厌弄脏尿布而已……

这时,百合抱着心满意足的小家伙又出来了,小家伙白白净净,可爱的小嘴勾出一个满足的笑意,一下子就引来他姑母赞叹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家煜哥儿果然是最可爱的。

南宫玥走过去,从百合手里接过了小家伙,熟练地给他穿起衣裳来,萧霏在一旁着迷地看着小家伙乖顺地由着南宫玥摆布,她偶尔配合南宫玥的指示,递过小家伙的裤子、外袍、帽子什么的。

待小家伙穿戴完毕后,姑嫂俩就带着他一起到窗边坐下,小肉团一眼就看到了停在树上的小灰和寒羽,激动地对着双鹰挥着手,可是双鹰哪里会理会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兽”,瞥了他一眼后,就自顾自地互啄着羽毛。

可是小萧煜也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一直“咿呀咿呀”地叫着,黑玉般的眼睛熠熠生辉。

萧霏看得心都快化了,忍不住又夸道:“我们煜哥儿胆子真大!”这别家的孩子看到雄鹰还不吓哭了,可是自家小侄子就跟别家的小婴儿不一样!

南宫玥忍俊不禁,干脆就把小家伙交到了萧霏怀中,萧霏顿时浑身僵直,她虽然日日来看小侄子,却从来没亲手抱过他,只敢在一旁用拨浪鼓什么的逗逗他,倒是那不怕生的小家伙愣了一下后,又去看他的鹰了。

南宫玥看着萧霏小心翼翼地抱着小萧煜,眼中的笑意更深,然后故作不经意地问道:“霏姐儿,你接下来可有什么想做的……”若非为了给小方氏守孝,霏姐儿的婚事早就该定下来了……

萧霏愣了一下,眉头微蹙,似乎迟疑之色,好一会儿,终于抬眼朝南宫玥,毅然道:“大嫂,我想开善堂。”她一双乌眸看着南宫玥,闪着坚毅的光芒。

南宫玥缓缓地眨了眨眼,又眨了眨,有些傻眼了。她的本意是想试探一下萧霏对自己的婚事的态度,可是萧霏怎么就想到开善堂了呢?

“霏姐儿……”

迎上南宫玥疑惑的眼神,萧霏正色道:“大嫂,我今日在大佛寺时,偶然听闻了一些事……”

跟着,萧霏就说起今日她和周柔嘉在大佛寺一起散步时,偶然听到几个香客在闲聊,说起村子里的某家生了姑娘,家里养不起,只能半夜出去把孩子扔到一个富户的门口;还有另一个人说起自家的亲戚把刚出生的女婴溺毙了在一个水盆里……

说到后来,萧霏的语调越来越艰涩,道:“大嫂,我自小只知独善其身,两耳不闻窗外事,如今方知民间有溺女的恶习,所以我想开一间善堂,收留一些女孩子,养大她们,请人教她们学三字经、学算学、学女红,以后她们可以谋生嫁人……”

听着,南宫玥的表情也变得慎重起来。

她知道萧霏不是随口一说,萧霏是慎重其事的,也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萧霏想让那些女孩子学三字经是为了识字明理,她们不用考状元,所以只要能识些字,不要被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银子就够了;让她们学女红和算学是为了给她们谋生的技能,以后她们就算是卖个女红或馒头,总也要会算钱吧。

而且,养大孩子跟一时施点药、施口茶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是一件需要付出十几年、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的事业。

萧霏真的长大了!

南宫玥心里有些感慨,有些唏嘘,以她对萧霏的了解,她知道萧霏会有这个念头有一半是同情那些可怜的女孩子,想帮助她们,但还有一半原因恐怕是为母赎罪。

南宫玥唇角一弯,笑如春风。

她并不打算劝萧霏,这件事虽然麻烦,却是于民有利的好事,而且,他们镇南王府有权有钱有人手,又有什么不能做的?

“霏姐儿,你再开几间绣庄吧。”她笑吟吟地给萧霏出主意。

南宫玥的话乍一听有些莫名其妙,萧霏怔了怔,但冰雪聪明如她,立刻就明白了南宫玥的意思,含笑着接口道:“大嫂,你这个主意好!”

萧霏越说越兴奋,“以后,姑娘们就可以去绣庄做活,自食其力。绣庄的盈利还可以帮助更多的女孩子……这真是两全其美!”

说着,萧霏的双眸熠熠生辉,她就知道大嫂会支持她的,她就知道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就是大嫂了。

南宫玥又问道:“霏姐儿,你的月钱够不够用?”

这一句简单的话包含的是大嫂的体贴与心意,萧霏心里又是一阵波澜起伏,眼眶微酸。

她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大嫂,你放心吧。若是不够用,我再问大嫂要。”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南宫玥,嘴角的笑意更深。

之后,两人就着善堂的话题又聊了一会儿,比如善堂的选址、盖房子的事宜、采买、人手等,南宫玥还拨了一个外院的管事和一个内院的管事给萧霏打下手,办善堂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光凭萧霏一人,还远远不够……

姑嫂俩聊得尽兴,不知何时,小萧煜收回视线,朝两人看了过去,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一会儿看看南宫玥,一会儿看看萧霏,“咿呀咿呀”了两声,却没人理会……

小家伙粉嫩的小嘴一瘪,“哇”地哭了起来,大眼睛湿漉漉的,委屈得不得了。

萧霏顿时慌了神,手足无措,南宫玥赶忙抱过了小家伙,小家伙一闻到娘亲身上熟悉的味道,立刻就不哭了,嘴巴砸吧砸吧的。

南宫玥笑了,拍了拍小家伙的背,“煜哥儿饿了啊!”

知道大嫂要给小侄子喂奶,萧霏赶忙识趣地起身告辞了。

看着萧霏纤瘦却坚毅的背影,南宫玥放下心来,只要有寄托,日子就能过下去,看来自己暂时是不用担心萧霏了……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伺候自家的小祖宗!

自这一日开始,萧霏就忙碌了起来,一方面在王府要帮着南宫玥一起管理中馈,另一方面则要开始准备善堂的事宜,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担当。

对于善堂的事,南宫玥没有多问,放手让萧霏自己去做。

随着荷花的香味越来越浓,天气越来越热了,从南疆到王都是亦然,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风雨欲来的气息。

皇帝正式发了明旨公告天下,在这道明旨中,皇帝首先细数了镇南王府的三宗罪状:

第一,镇南王府藐视朝廷,抗旨不遵。

第二,镇南王府征战百越不利。

第三,镇南王府对藩地治理不善,以致南疆战乱不休。

接着,皇帝又义正言辞地责令镇南王府自省,南疆连年征战,流民为患,须得劝民还乡,令百姓休养生息,恢复经济,让士兵卸甲归田,从事生产,并适当减轻赋税,免除民间徭役。

在明旨的最后,皇帝还封了平阳侯为督南使,暂代镇南王接手南疆政事。

表面看,皇帝是体贴南疆连年征战,百姓疲敝,所以派了一个官员协助治理南疆政事,但谁都知道皇帝这道明旨的真正意图——

削藩。

当镇南王从平阳侯手中接到皇帝的旨意后,又怒又愁,他勉强压抑着心中的怒浪送走了平阳侯。

之后,镇南王就即刻令人叫来了萧奕。

“逆子,”镇南王忍着把圣旨扔掉萧奕头上的冲动,用手中的圣旨指着萧奕的鼻子怒斥道,“都是因为你!你祖父用血用命拼出来的镇南王府就要丢了,还要惹来杀身之祸,你祖父自小疼你,你想想看,你如此不孝不忠,肆意妄为,对得起你祖父对你的一片慈爱之心吗?”

镇南王越想越生气,真想狠狠甩这逆子几个耳光。可是这逆子如今翅膀硬了,自己训不起了!

萧奕从进屋开始,就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镇南王才说了几句,他就打了两个哈欠,面不改色地由着镇南王骂。

见他这父王终于词穷了,萧奕方才挥了挥手,淡淡道:“我说父王,反正这王位迟早会传到我家臭小子手里的,丢不了,您就不用多管了。”

“煜哥儿……”想到自己的宝贝孙子,镇南王更愁了:这逆子说得倒好听,可这王位真的能交到他们家煜哥儿手里吗?不会被煜哥儿他爹给败光吗?

一道圣旨让镇南王愁得差点一夜白头,也同时在骆越城又掀起了一波巨浪,令得骆越城上下都是人心惶惶,骆越城上方的天空仿佛一下子笼罩着厚厚的阴云,层层叠叠,空气沉甸甸地,连那些普通百姓都开始为南疆的未来感到忧心……

谁也没想到的是,镇南王府突然有了动作。

镇南王世子萧奕公然把平阳侯驱逐出了南疆,并称镇南王府自老镇南王起在南疆几十年,率领二十万南疆军浴血疆场,经历上百场战争,牺牲数万将士性命,这才守住大裕南屏,护大裕锦绣江山,然皇帝如今为奸邪蒙敝圣听,下旨迫害忠臣,令南疆众将士寒心不已。

一浪荡出千层波,南疆的民心随之骚动了起来,一簇簇的火苗在南疆百姓、将士的心头被点燃了,还越烧越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