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争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月的天亮得尤其早,才卯时过半,初升的旭日已经照亮了整个骆越城,镇南王府也随之骚动起来,几位主子在王府的仪门处集合,随行的下人们也是跃跃欲试。

自从去年春猎后,镇南王府很久没有这样出门热闹一番了。

人一多,动作也就慢,等马车悠悠地出了王府大门时,已经又是一炷香以后了。

萧奕、官语白、小四他们策马在车队的最前方,紧跟其后的就是南宫玥的朱轮车,无论是前面的骏马,还是后面的马车速度都不算快,为着就是照顾朱轮车里最最金贵的小世孙。

跨坐在乌云踏雪上的萧奕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朱轮车,一张俊脸臭到不行。

本来,按照萧奕的打算,是想让南宫玥把萧煜那臭小子留在家里的,他和阿玥可以趁这个机会出门放放风,反正家里有乳娘有丫鬟,应有尽有。

偏偏阿玥就是不放心,临出行前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把那个臭小子给带来了。

小四瞥了右前方的萧奕一眼,有些幸灾乐祸地心道:一物降一物,老天放过了谁!

他本来觉得今日的出行闹哄哄的,甚为无趣,现在却觉得有了乐子。

仿佛在赞同他似的,飞在上方的寒羽欢快地叫了一声,猛地往前面冲去,小灰紧跟在它身旁。

浩浩荡荡的车马所经之处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车队一路往城西而去。

镇南王府在城西的丹湖边有一个别院,丹湖以荷闻名,每年的夏日都吸引不少百姓过去泛舟赏荷。

南宫玥一提这个地方,萧奕就觉得不错,他是想让南宫玥出门散散心,而南宫玥却是想着萧霏为了给小方氏守孝闷在府里一年了,出去走走一来可以让她的心情开阔一些,二来也能多请些人一起“热闹”一下……

等王府的车队抵达别院时,不少府邸的马车已经早一步到了,来客都被待客的婆子丫鬟迎向了后花园,再从后花园的后门出去,外面就是丹湖,碧绿清澈的湖水随风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辽阔的湖面上可见一大片一大片的荷花荷叶簇拥在一起,让人颇有种“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感觉。

王府的下人已经在湖畔的草地上搭了两个大大的竹棚,竹棚下摆着不少桌椅,三面挂着几层半透明的薄纱,在风中肆意飞扬。

那些姑娘公子们分别被迎到了两个竹棚中,众人都是相熟的,各自都说开了,好不热闹……直到南宫玥、萧霏以及几位萧家姑娘在巳时准时抵达了。

四周静了一静,女宾们纷纷起身给南宫玥她们见了礼,镇南王府的女眷自然是众人围绕的中心,更何况大家都心知肚明,今日这是相亲宴,萧霏、萧容萱两位王府姑娘都快十五岁了,估计今年就要定下婚事了吧。

虽说萧霏、萧容萱是今天的主角,但是其他姑娘家也想趁机露个脸,听说去年春猎时世子妃安排姑娘公子们抽签组队来了个狩猎比赛,那之后,就成就了三对姻缘呢!

没准她们的良缘就在今日!

想到这里,一些姑娘都是眉目含春,目露期待地透过薄纱朝十来丈外的竹棚里望了一眼。

那边的竹棚中比这边还要热闹,不时可以听到年轻公子们爽朗轻快的说笑声在风中传来,也让四周的气氛变得轻快不少……

丫鬟们利索地上了热茶点心后,南宫玥就与众人寒暄了起来……没一会儿,那边就传来一阵激动的喧哗声,他们似乎在起哄,女宾们面面相觑,紧跟着就看到不少公子从竹棚中走出,四散而去,有的往别院的后花园去了,也有的慢悠悠地沿着湖畔往前走着……

阿奕这家伙也太性急了吧。南宫玥心里有些无奈,也只能加快了她这边的进程。

她清了清嗓子,朗声对着众人道:“今日七月初六,明天就是乞巧节了,大家难得出来,不如玩个小游戏,也当提早庆祝一下乞巧节,不知各位夫人姑娘觉得如何?”

姑娘们心知世子妃是要给大家制造机会了,掩不住兴奋地彼此对视着。

一位年轻的少夫人笑吟吟地接话道:“不知世子妃有什么好主意?”

南宫玥做了个手势,画眉就捧来了一个红漆木托盘,只见托盘上摆了两个可爱的磨喝乐,所谓“磨喝乐”就是一种乞巧节供奉的小泥偶,一般都做成穿着荷叶半臂衣裙、手持荷叶的小娃娃模样,看来十分趣致。

南宫玥继续道:“我已经令人在后花园里、丹湖边藏了好些个磨喝乐,每一对磨喝乐都是一男一女两个童子,上面的荷叶上标着相同的数字,哪位姑娘找到的对数最多,就是今日的头名,我便赏她一套头面。”

“世子妃,”又有一个夫人接口道,“赏罚要分明,头名要赏,最末的一名也该罚才是,就罚她给大伙儿弹个小曲如何?”

出来玩就是为了热闹,南疆的姑娘们也不是扭捏的性子,纷纷附和。

竹棚中一片热闹的喧哗声,姑娘们都是交头接耳,找东西很简单,不过要凑一对就变得有些麻烦,代表大家都要适当地探查别人的情况,然后彼此交换,才能互惠互利……

姑娘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四散而去,不一会儿,竹棚中就变得空荡荡的,萧霏、萧容萱和萧容茜几个也一起去玩了。

供奉磨喝乐既是乞巧,也是宜男,因此有几位想求子的年轻夫人也跟着去凑热闹,须臾后,竹棚里只剩下了南宫玥、周柔嘉、田大少夫人等四五位夫人还坐在那里。

众人闲聊着,南宫玥却有些心不在焉,忍不住朝另一边的竹棚瞟去,心里惦记着:也不知道煜哥儿在他爹那边如何了。

南宫玥当然是想把小萧煜带过来自己这边,可是萧奕却振振有词说什么煜哥儿是个臭小子,男女授受不亲,硬是给抱走了。左右也相距不远,南宫玥也只能退一步由着他了。

此时,让南宫玥记挂心头的小家伙正被四周的新鲜事物吸引了注意力,早就把他娘亲给忘了。他在父亲的怀里一会儿看蓝天,一会儿看碧水,一会儿看绿荷,一会儿又看看前面的陌生人……

他不认得陌生人,却认得陌生人身旁的白鹰天天出现在自家的窗外。

“咿呀!”小家伙习惯地对着白鹰招手,白鹰还是一贯地不理他。

官语白当然是见过小萧煜的,萧奕曾经特意抱着小家伙去给义父请过几次安,但就算如此,官语白每次看到他都觉得这孩子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小婴儿大得太快了。

“小白,”萧奕睁眼说瞎话道,“你看我家臭小子知道你是他义父,对你多亲热啊!”

萧奕直接把小家伙往官语白那里一送,让他坐在了官语白的大腿上。

大概所有没有当过爹娘的年轻人都对婴儿这种软绵绵的生物带有天生的“敬畏”,连官语白也不例外。

当南宫玥带着两个丫鬟走进竹棚时,正好就看到官语白与小家伙直愣愣地四目直视的样子,不免忍俊不禁。

小家伙一眨不眨地看了官语白一会儿,就开始觉得无趣,低头去看别处,这一看,他顿时被官语白腰侧的一块碧玉佩吸引了注意,肉爪猛地抓了出去……却在半途就被一根修长的手指点住了肥嘟嘟的掌心。

这时,那玉佩距离圆胖的指尖已经只有不到一寸了,小肉爪不死心地继续往前伸着,却怎么也拼不过那根食指的主人。

官语白有些无奈地喊道:“小四……”既然小家伙喜欢,一块玉佩而已,给他又何妨!

小四又“凶狠”地瞪了小家伙无辜的黑眼珠一会儿,想要吓退他,可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小家伙根本不在意,最后反而是小四悻悻然地收回了手,心道:什么爹就生什么娃,就跟他爹一样,小强盗!

就在小家伙的手几乎快要碰到那块玉佩的时候,他圆滚滚的身子忽然“飞”了起来,萧奕抱起了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记,也不知道是嫌弃还是夸奖地说道:“你这个臭小子,看到什么好东西就想要!虽然你义父不是外人,但是也不能用抢的啊!臭小子,要让你义父主动送给你,那才是本事……”

他也不管儿子能不能听懂,絮絮叨叨地教起儿子来,起初还说得人模人样,说到后来,小四已经忍不住就翻了一个白眼。

“阿奕!”南宫玥听不下去,无语地上前从他手里接过了儿子,亡羊补牢道,“煜哥儿,你可不能听你爹的。”

小萧煜眨了眨大眼睛,单纯无邪地看着娘亲,看得南宫玥忍不住动了动嘴,无声地嘀咕了一句:煜哥儿,你可千万千万不能学你爹啊。

这句话南宫玥说得一点底气也没有。

萧奕似乎察觉了什么,狐疑的目光朝南宫玥看来,南宫玥若无其事地笑了。

幸好这时,一个小丫鬟忽然急匆匆地来了,嘴里喊着:“世子妃……”

众人的目光都朝那小丫鬟看去,南宫玥暗暗松了口气,那小丫鬟很快就跑了进来,禀道:“世子妃,李家三姑娘落水了……李家二姑娘去救她,也落水了,刚才婆子已经把人救起来了。”

落水?!南宫玥微微蹙眉,眸光一闪。既然不是在丹湖落水,那想必就是在后花园里了。

也不用南宫玥吩咐,百卉就往后花园去了……

后花园的小池塘边,此刻一片狼藉,十几位夫人、姑娘围在那里,连附近的几位公子都是闻声而来,只是没有太过靠近。

人群的中心,可见两个浑身滴水的姑娘已经裹上了披风,湿哒哒的头发贴在脸颊上,看来狼狈不堪。

两人中个子高挑些的李二姑娘看向了萧容萱,福了福身,谢道:“今日多谢萧二姑娘救命之恩。”

刚才是萧容萱最先发现二人落水,急忙喊人过来帮忙救人。

感觉自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萧容萱矜持地一笑,道:“区区小事不必挂怀。”说着,她看向了右前方两个身形颀长的青年,“还是多亏了常公子和阎公子才是。”

这两个青年正是常怀熙和阎习峻。

常怀熙淡淡道:“萧姑娘言重了,我们就是扔了根绳子而已,别的可什么也没做。”他话语中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味道,却也说的是大实话,刚才他们把绳子扔给了落水的人抓住后,就直接让园子里的婆子丫鬟把人给拉上来了。

萧容萱的脸色僵了一瞬,她清了清嗓子,正想让下人带两位李姑娘去换衣裳,却听一个清脆的巴掌声猝不及防地响起。

“啪!”

李三姑娘一掌狠狠地甩在了李二姑娘的脸上,也让四周的几人傻眼了。

这演的又是哪出戏!

“贱人,是你,刚才我的身边只有你和杜鹃,一定是你推我下水的是不是?”李三姑娘指着李二姑娘狠狠地骂道。

李二姑娘捂着脸,一双乌黑的眼睛雾蒙蒙的,看来楚楚可怜,“三妹妹,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是啊。”立刻有一位粉衣姑娘插嘴道,“李三姑娘,你冷静点,刚才你落水,李二姑娘担心得也跳下水想去救你呢。”

围观的不少姑娘都是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对着那李二姑娘目露同情之色。

这时,一个容貌与两位李姑娘有些相似的小姑娘跑了过来,焦急地说道:“二姐姐,三姐姐,你们没事吧?”小姑娘看来松了一口气,担忧地道,“两位姐姐还是快去换一身衣裳吧,免得着凉了。”

“不行!”那李三姑娘跺了跺脚,怒道,“是这个贱人推我下水,我今天不讨个公道誓不甘休……”

她话音未落,已经被一个清冷的女音打断:“李三姑娘,这是我们王府的别院,你们李府的家事,还请回府去自行处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循声看去,看向声音的主人,几位姑娘不自觉地往旁边退了一步,让出一条道来。

穿了一件荷色织金褙子的萧霏正站在几丈外,目露不悦地看着两位狼狈的李姑娘,而常环薇亦步亦趋地站在她身旁,就像一个小跟班一样。

李三姑娘咬了咬发白的下唇,她不甘心,却也不敢得罪王府的嫡女。

萧霏的目光又从李三姑娘移向了李二姑娘,带着几分劝诫地说道:“李二姑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既然不会泅水,以后行事还要是慎重的好。”

萧霏这么一说,四周那些看向李二姑娘的眼神就微微变了一些,这位李二姑娘恐怕也没那么简单。这园子里这么多人,哪需要她一个不会水的弱女子跳下水……

李二姑娘的面色有些僵硬,若非不得已,她又何尝愿意用这下下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萧霏懒得再理会这些人,果断地吩咐几个丫鬟带这对姐妹花下去更衣,然后又含笑对众人道:“既然没事了,大家继续玩耍吧,难得出来散散心,莫要为此坏了兴致。”

众人这才渐渐地散去,常环薇看着两位李姑娘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对着萧霏叹道:“其实这位李二姑娘也有些可怜……”

跟着,常环薇就滔滔不绝地跟萧霏说起了李家后宅那些事,比如那李二姑娘是原配之女,那李三姑娘继室之女,据说李二姑娘在家里过的比庶女还不如云云的。

萧霏不在意到底孰对孰错,就像她刚才说得这是他们李家的事,大嫂难得出来散散心,难道还要为别府的那些腌臜事坏了心情!

想起几年前在王都时那百越圣女落水的事,萧霏就觉得糟心,这些人怎么一个两个都爱跑到别人的府里落水啊!

两位姑娘一边说话,一边走远,没注意到常怀熙和阎习峻正目送两人离去,眸中闪烁着饶有兴味的光芒。

一旁的萧容萱双拳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狠狠地瞪着萧霏的背影。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自己救了人,最后却是萧霏出了风头。

还有他……

她望着某人的侧颜,又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胸口一紧,心中更恨。

为什么她在意的人偏偏在注意着萧霏!

萧霏有什么好的?

她也就是占了个嫡长女的名头,嫡母小方氏已经被休了,现在的萧霏其实和自己差不多,自己有什么比不上萧霏的!

自己是不会退让的!

对自己而言,他是最合适的人选,虽然是庶子,可是自强不息,如今又有了前程……等他娶了自己,一定会对他的前程更为有利,而自己也可以因此得到大哥和大嫂的另眼相看。

这对他们俩,都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

自己是不会退让的!

萧容萱在心里对自己说,眸光闪烁,咬了咬后槽牙下定了决心。

“大姐姐!”萧容萱忽然出声喊道,说话的同时,她大步走到了萧霏的跟前,笑吟吟地看了看柏舟手里的磨喝乐,道,“大姐姐的运气真好,都找到两个‘磨喝乐’了,想必大姐姐的亲事定能一帆风顺。”

萧容萱笑得甜美,可是一旁的柏舟却觉得浑身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总觉得二姑娘不会这么好心……

果然——

下一瞬,萧容萱故意拔高嗓门道:“说来,妹妹倒想起母亲在世时曾给大姐姐定下了一门亲事……”

萧容萱说的是方家三房的方世磊,小方氏在世的时候,希望亲生女儿能嫁回娘家,亲上加亲,这件事府中上下都隐约知道,但是如今小方氏已经过世了,方家三房也被方氏一族除族,萧容萱此刻提起这个,显然是不怀好意。

萧霏目光微沉,萧容萱却不以为意,飞快地朝常怀熙和阎习峻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两人错愕地朝这边看来,心里得意不已:等萧霏定过亲的消息传开了,不止是他,其他的府邸自然也会歇了心思,她倒要看看萧霏如何还能寻一门好亲事!

萧容萱脸上的笑意更深,继续道:“大姐姐如今已经除服了,马上就要及笄,想必和磊表哥的婚事也不远了,妹妹就在此恭贺大姐姐了。”

说着,她还装模作样地欠了欠身,活脱脱就是一个关爱姐姐的好妹妹。

萧霏淡淡地看着萧容萱,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悦:二妹妹真真是好的不学学坏的,非要学那李家姐妹丢脸丢到外头去!

萧霏冷声道:“二妹妹,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满口‘亲事’、‘婚事’的,规矩是怎么学的?我们虽然母亡,但还有大嫂在,我的婚事自有大嫂作主,还容不得一个庶妹置喙!”

她目光清冷,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隐约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看得萧容萱有些心虚地咽了咽口水,但还是死撑着与萧霏对视。

萧霏缓缓地说道:“二妹妹,你若是‘身子’不适,想回去,我吩咐下人送你回去便是!”

她言语中的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