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咏阳/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小的书房内,看似神仙眷侣般的年轻男女彼此对视着,就像是一场无声的博弈一般。

时间一点点过去,韩凌赋的面色越来越难看,而白慕筱却笑得更欢。

知韩凌赋如她,当然猜到韩凌赋在想些什么,心里不屑。

她轻轻地拍着孩子的背,笑吟吟地说道:“王爷可要想清楚了。”

白慕筱的脸上没有一丝担忧,甚至是信心十足。

对韩凌赋而言,他对皇位的执着可以压过一切的一切……

韩凌赋的薄唇动了动,额头青筋浮动,在心里对自己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一定可以找到名医调理身子,诞下“自己”的子嗣!

可若是还是不能?

韩凌赋沉默了很久,终于咬牙道:“本王会尽快给父皇上折子的……”

白慕筱得意地笑了,抱着孩子装模作样地福了福身:“那妾身就替我们钧哥儿谢过王爷了。”

白慕筱抚了抚孩子的衣裳,再也没看韩凌赋一眼,抱着孩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凌赋坐在原处,目送白慕筱离去。

他俊美如谪仙的脸庞上此刻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一眨不眨地瞪着白慕筱的背影,散发着森然的寒意。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白慕筱恐怕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白慕筱走了,只剩下那门帘的珠链摇晃着,碰撞着,扰乱了韩凌赋的心。

一瞬间,他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般,瘫软地靠在了椅背上。

这一夜对于韩凌赋来说,变得尤为漫长,煎熬,又是彻夜未眠……

可就算是如此,月亮还是一点点地淡去,天又亮了。

韩凌赋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一早就给皇帝上了折子,请封长子韩惟钧为郡王府世子。

虽然韩惟钧不是嫡出,但韩凌赋也过了弱冠之年,如今新娶的郡王妃陈氏无子,想着孩子的生母好歹是侧妃,皇帝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

当圣旨送到恭郡王府时,立刻在郡王府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郡王妃陈氏差点失态得没有接旨,但是想到自己的父亲陈仁泰如今还被困在南疆,生死不明,陈氏只能暂时咬牙忍下。

紧接着,崔家的人得了消息,又上书皇帝奏请把小世子记在过世的先郡王妃崔燕燕的名下,以奉香火。皇帝不禁联想起先前王都流传的关于韩凌赋宠妾灭妻以及杀害嫡妻的传言,于是便允了崔家。

至此,恭郡王府封了世子的事就算尘埃落定,这件事并未在王都掀起什么涟漪,也只有少数府邸在关注此事,更多的人还是在为西夜的战事而忧心忡忡。

两日后的早朝上,恭郡王韩凌赋又一次成为众人的焦点。

他慷慨激昂地表示虽然镇南王府抗旨不遵,目无朝廷,本应诛九族以儆效尤,然飞霞山危急,急需各方驰援……

“……儿臣以为应由镇南王府为西疆军供应粮草、军马,并封镇南王嫡女为公主和亲西夜,以此将功赎罪!”

韩凌赋的这个提议令得满堂哗然,群臣均是交头接耳。

韩凌赋的身子不由得紧绷起来。

从他听白慕筱提出让萧霏和亲西夜时,就觉得这个主意很是荒唐,镇南王府嫡女和亲西夜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好处,但是,白慕筱却不死心,不过短短两日,就又来见了他好几次,语气中隐约透出威胁之色。

这女人啊,就是心胸狭隘,只顾一时意气!韩凌赋心里不屑,却拿白慕筱没辙,也只能同意了。反正他只是在金銮殿上提上一提,等着父皇拒绝就是。

韩凌赋垂首恭立着,静静地等着皇帝的决定。

龙椅上的皇帝垂眸沉思着,久久不语。

到底由谁来和亲西夜,他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

只是镇南王府嫡女……

皇帝微微蹙眉,若是镇南王府嫡女和亲西夜的话,说不定,镇南王府会因此和西夜串联,届时,若是两边同时向大裕发难,大裕危矣!

但是,小三的提议也并非全不可取……

皇帝微微眯眼,朗声道:“和亲一事容后再议。”他扫视了一遍群臣,问道,“各位爱卿觉得让镇南王府出粮马一事是否可行?”

李恒的这个提议果然是妙极了!韩凌赋心中暗喜,不枉费他亲自来向父皇上奏。以他对父皇的了解,既然父皇这么问了,那一定是动心了。一旦事成,父皇自会记自己一功!

金銮殿上静了片刻后,首辅程东阳从队列中走出,对着皇帝躬身作揖道:“皇上,臣以为如今应当先安抚镇南王府,以免镇南王府伺机与西夜里应外和。”

程东阳所说的安抚一事,其实其他不少朝臣也想到了,只不过因为皇帝之前对镇南王府下的那道明旨,谁也没有提——谁又敢当面去打皇帝一个耳光呢?!

皇帝自己又何尝没想过,只是不甘心,所以不愿意深思罢了!

明明是镇南王府有错在先,现在却要他这皇帝纡尊降贵来安抚他们,实在是天理何在!

皇帝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不悦的气息在金銮殿上扩散开来,金銮殿上,瞬间寂静无声。

虽然不甘,但是皇帝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小不忍则乱大谋!

皇帝咬了咬牙,艰难地说道:“镇南王府自先帝起就对朝廷忠心不二,抗旨一事纯属误会,定是那陈仁泰狐假虎威,假传圣旨所致。陈仁泰胆大包天,罪不可恕,朕即日发一道圣旨前往南疆,由镇南王府自行处置陈仁泰,并赐镇南王府白银万两、锦帛千匹。”

皇帝心里憋屈啊,却在此刻大裕内忧外患的压力下不得不低头。

闻言,韩凌赋面色一凝,眸中闪过无数复杂的神色。他也大致猜到了,如果父皇要安抚南疆,陈仁泰恐怕就是第一个被舍弃的弃子。

短暂的寂静后,满朝的文武百官都是俯首作揖,异口同声地说道:“皇上圣明!”

程东阳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皇上,虽然此事不过误会,可镇南王府终究有行事不恭之嫌,致使误会越闹越大。皇上仁厚,不计前嫌,只望镇安王父子能明白皇上的一片苦心,有所‘表示’。”

群臣也是连声称是,都觉得皇帝既然给了镇南王府台阶下,若是镇南王父子识时务,就该投桃报李。

一时间,朝堂上倒是少见的一片祥和。

皇帝却是眉头微蹙,又问道:“众卿觉得由谁人去南疆传旨最为合适?”

这个人选可不好挑,须得长袖善舞、能言善道,也免得像那陈仁泰一样,差事没办成,还把事情闹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皇帝这个问题一出,金銮殿上再次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出征西夜不是什么好差事,前往南疆颁旨也是亦然,毕竟有陈仁泰的教训就在眼前……

忽然,右边的队列中走出一人,是平阳侯。

正当众臣以为平阳侯是要自荐时,却听他朗声道:“皇上,微臣想举荐顺郡王前往南疆颁旨,以示诚心。”

不少大臣都是暗暗地交换着眼神,有些搞不懂平阳侯,他这到底是害顺郡王,还是替他争功呢?!

金銮殿上更安静了。

皇帝虽然面无表情,但那双浑浊的眼眸中却掩不住纠结之色,许久之后,皇帝方才驳了平阳侯……今日的早朝最后以一句“容后再议”作为终结。

商议了小半天,仍是无疾而终。

接下来连着数日,朝堂上天天在争,却依然没有后话,仿佛是陷入了一个周而复始的死循环一般。

与此同时,西疆那边履履有军情传来:

——西夜大军三攻飞霞山,西疆军浴血而战,誓守飞霞山,三万西疆军将士战死,军情告急!

——西夜王派遣援兵五万赶赴大裕!

——西夜援兵不日就可抵达恒山关,待援兵和西夜大军会和,飞霞山危矣!

军情危急,已经不能再拖延了!

七月十二,皇帝命平阳侯带圣旨前往南疆,平阳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连夜出行去往南疆。

可是皇帝还有更头疼的事,就是派何人为将带兵前往西疆驰援。

朝堂上又是吵得不可开交,两派人马相互举荐对方。而皇帝也不是傻的,自然看出他们在互相推托,却也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担当大任。

气氛越发紧张而纠结。

七月十四,早朝如常般开始,这才过了一盏茶,金銮殿上已经是闹哄哄的一片,几个武官你推我让,搞得皇帝的额头都隐隐抽痛起来,真是恨不得把手头的折子都砸到他们身上去。

正当皇帝打算退朝的时候,却发现远远地,一个身穿戎装、头发花白的老妇朝金銮殿的方向大步走来,英气勃勃。

虽然老妇距离他还有两三百丈远,他还看不清对方的容貌,可光凭她的身形、气度,皇帝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脱口而出:“皇姑母。”

这大裕能被皇帝称一声“皇姑母”的人本就只有寥寥几个,会出现在金銮殿上的,也唯有一人了。

一瞬间,金銮殿上原本在说话的一位老将也忘了继续说话,所有人都静了下来,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金銮殿外。

此时,旭日初升,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洒在外面的屋顶上、汉白玉地面上、石雕扶手上……以及咏阳的身上,她那身铜盔铁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就像是披了一身金甲似的,让她看来神圣不可侵犯。

很快,咏阳就大步跨入金銮殿中。

她今日穿战甲而来,就代表着她今日不是大长公主,而是大裕的将领。

金銮殿上,寂静无声,只有咏阳沉稳的步履声,以及盔甲碰撞的声音,四周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肃穆起来。

咏阳一直走到殿中央,才停下了脚步,目光毫不避讳地落在龙椅上的皇帝身上,抱拳对着皇帝行了军礼。

“皇姑母免礼!”皇帝急忙道,压抑着心头的惊喜。

咏阳的到来让皇帝最近一直阴雨连绵的心情总算是照进了几率阳光,纠结的眉头微微舒展。咏阳姑母总算是回来了,他也多了一个可以商议军情的人。

咏阳一向不是喜欢兜圈子的人,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本宫听闻皇上要择将领兵前往飞霞山,不知可定了下人选?”

皇帝的脸色有些僵硬,瞥了刚才说话的老将一眼,应声道:“尚未定下人选。”

咏阳眉尾一挑,锐利的目光在两边的文武百官身上飞快地扫了一遍,只是这么随意地看着,混身就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势。

她毕竟不是普通的公主,而是曾随着先帝立下赫赫战功,建起这大裕王朝的一员猛将。

几个武将都被她看得心头一凛,心里有些发虚。

咏阳心里幽幽叹息,先帝在世时,大裕的朝堂可不是这样的,短短几十年,这朝堂竟然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就像是菜市口一样……

多说无益,咏阳干脆地提议道:“既然皇上还未定下人选,那本宫想举荐一人!”

“皇姑母请说!”皇帝道。

咏阳干脆利落地说道:“本宫想举荐齐王府韩淮君!”

满朝哗然,百官均是面面相觑,要知道韩淮君虽然也曾上过战场与长狄一战,但毕竟还是年轻太轻,让他一下子率领几万大军是否过于草率……

只是迫于咏阳大长公主的威仪,竟是一时没人敢出声质疑。

而皇帝却是意有所动,他沉吟片刻,迎上咏阳冷厉的眸子。

皇帝咬了咬牙,拍着扶手道:“好!朕准了!”

一锤定音。

咏阳的到来让这死水一般的朝堂总算是荡起了些许的涟漪……

早朝后,咏阳又去了一趟御书房,和皇帝谈了许久许久。

七月十五,韩淮君被任命为平西将军,率三万大军,快马加鞭地前往飞霞山支援。

南宫昕和傅云雁一早去了城门口送走了韩淮君以后,就一起去了咏阳大公主府,小夫妻俩的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他们到五福堂时,除了咏阳以外,五皇子韩凌樊也在。

看着南宫昕二人,韩凌樊有些复杂地问道:“他们走了?”

“他们”中不止包含韩淮君,还有韩凌赋。

南宫昕应了一声,韩凌樊的表情更为纠结,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傅云雁和南宫昕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都是心中幽幽叹息。

本来,皇帝是属意五皇子韩凌樊随韩淮君一同前去飞霞山,负责大裕和西夜的议和,却韩凌樊拒绝了。

韩凌樊愿意代父出征,却不愿卑躬屈膝地向西夜低头!

皇帝和五皇子父子俩在御书房里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韩凌樊被皇帝责骂,并令其跪在檐下自省,直到一个时辰后,闻讯而来的咏阳劝下了皇帝。

后来,皇帝就退而求其次定了恭郡王韩凌赋前往西疆与西夜议和,只是和亲公主人选一直没定下来……

南宫昕看向了咏阳,略显忐忑地问道:“祖母,您觉得君表哥他……”韩淮君能在这样苛刻的情况下,大获全胜吗?

傅云雁和韩凌樊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屏息以待。

坐在上首的咏阳穿了一件简单的石青色褙子,双手捧着青瓷茶盅,轻啜着热茶,眸中只余下叹息和失望。

她回王都以后,很快就得知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包括奎琅、南疆、西夜……

皇帝的种种行为让咏阳太失望。

昨日早朝后,她独自去御书房找皇帝,就是想劝皇帝要战不要和,但是皇帝诸多推搪和借口,就是不肯听她的,对西夜畏之如虎。

故人仙去,大裕早就不是她熟悉的那个大裕了!

咏阳放下茶盅,却是不答反问:“你们觉得西夜和百越相比如何?”

三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他们不曾亲身上过战场,都不敢妄议。

咏阳也没指望他们回答,冷哼了一声,继续道:“说起讨伐镇南王府,一个个争先恐后,慷慨激昂,如今轮到西夜,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咏阳的话语中毫不掩饰的嘲讽,她嘲讽的不只是满朝文武,还有皇帝。

咏阳心中对镇南王府的实力心知肚明,她曾经在老镇南王麾下为将,她当年也曾随南疆军一起在战场上与百越人厮杀,她可以很确信地说,百越决不比西夜弱,而南疆周边诸多小族小国又多是彪悍的,南疆军这几年连着大败百越、南凉,那是从杀戮与鲜血中走出来的一支雄师,又岂是那些养尊处优的大裕军队可以比拟的!

可是皇帝和满朝文武只是看近几年镇南王府和南疆军四下征战,就认为南疆如今兵力亏损,民生不利,才敢肆无忌惮地欲挑起战事,真是异想天开!

咏阳不由想去自己前年去南疆时所见所闻,南疆如今军心民心稳固,百姓皆安居乐业,就像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生机勃勃。

反观大裕朝堂……

咏阳叹了口气,道:“如今朝臣上下全都目光短浅,欺软怕硬,还有皇上……”说着,咏阳看向了韩凌樊,“狡兔死,走狗烹!实在令人心寒。”

韩凌樊没有说话,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虽然也觉得父皇做得不对,可是身为儿子身为臣子,他却不能妄议父皇。

“姑祖母,”韩凌樊浑身紧绷,如一张被拉满的大弓,看着咏阳道,“我相信君堂哥一定能打胜仗……”

他郑重其事地说着,也不知道是想说服咏阳,还是想说服他自己。

咏阳淡淡地一笑,道:“将在外,后方却是不稳,时刻想和,为将者又能如何?!”

再骁勇善战的将领,也须得君臣一心,方能发挥作用,如同先帝在时,官家军、南疆军才得以大放异彩!

咏阳眸光微微黯淡,哎,自己真是老了,老是想到以前的事……

咏阳定了定神,再次朝韩凌樊看去,正色问道:“小五,你近日可还有服五和膏?”

韩凌樊点了点头,道:“多谢姑祖母关心,我已经控制在两三日才服一次。”

南宫昕从南疆回到王都时,虽没有带来林净尘,却带回了林净尘的手书,手书中是关于调理和戒断五和膏的方子,以及对五皇子头部顽疾的用针之法。南宫昕把手书交给了五皇子,又暗中联系了吴太医帮忙。只是因为韩凌樊的头痛症非一两日能痊愈的,所以戒断五和膏的进程十分缓慢……

咏阳也曾看过韩凌樊毒瘾发作时的样子,深知他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不易,目露欣慰地看着他。

皇帝的几位皇子之中,唯有小五还算堪当大任!

虽然过去这大半年咏阳都不在王都,但两位郡王明争暗斗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在她看来,韩凌观和韩凌赋已经利欲熏心,为了皇位,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损害大裕的利益,根本就不是明君的人选!

趁她如今在皇帝面前还说得上话,得把太子一事定下才是!

------题外话------

今年的最后一个月。老规矩,凡是留言的都有18潇湘币的奖励,再有一个奕&白的抱枕就作为今天的幸运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