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告状/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方家就遣了媒人上门提亲。

消息立刻就透过丫鬟传到了萧容萱耳中,过去的这三日里,萧容萱几乎是寝食难安,小脸一下子就瘦了一圈,下巴尖尖,眼下更是一片浓重的阴影,显然这几天都没睡好。

她曾试图安慰自己大嫂是不是在吓她,可是大嫂一向说一不二……

果然,方家的媒人真的来了!

萧容萱吓得胆战心惊,急匆匆地想冲去碧霄堂,却在角门被守门的婆子拦下了,萧容萱急得大吵大闹,最后连她的生母金氏也闻讯而来,好说歹说,才把萧容萱给劝回去了。

下人们都松了口气,谁想第二日一早,萧容萱就横冲直撞地往前院的正厅去了。

“父王,您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啊!”

不理会守在檐下的丫鬟的阻拦,萧容萱不管不顾地冲进了厅堂中,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原本还算热闹的厅堂一瞬间寂静无声,上首的镇南王面黑如炭,几个宾客面面相觑。

镇南王语调僵硬地说道:“萱姐儿,没看到本王这里有客人吗?”说着,他给一旁侍候茶水的丫鬟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还不把二姑娘给带下去!

萧容萱当然知道自己此举必会激怒父王,但是她也唯有这一个法子了!

她咬了咬后槽牙,抬起憔悴的小脸,泪眼朦胧地泣道:“父王,女儿对大嫂一向敬重有加,可是大嫂却故意糟践女儿,明明方家三房都已经被流放了,大嫂竟还要把女儿许配给方家的磊表哥!父王,女儿也只能来找您做主了!”

四周更安静了,下首的平阳侯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然后起身抱拳道:“既然王爷有家事……那本侯就先告辞了。”

紧跟着,坐在他对面的唐青鸿和另一个中年将士也站起身来,脸上也是有几分尴尬,纷纷告辞。

三个宾客很快离去,而镇南王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恼羞成怒地道:“来人,叫世子妃去华月厅。”说着,他又看向了跪在地上垂首啜泣的萧容萱,“还有,你也随本王来!”然后,他甩袖往厅外走去。

萧容萱低低地应了一声,她知道她的父王最在乎的就是他的颜面,所以才特意选了父王会客的时候跑来,激怒他,逼得他不得不为她做主。

一盏茶后,得了消息的南宫玥就来到了王府内院的华月厅。

坐在太师椅上的镇南王已经喝了一盅茶了,稍微冷静了些许。

不似他那个逆子,世子妃一向懂事,行事也稳重,怎么会把萱姐儿许配给勾结百越的方家三房,莫非这其中出了什么纰漏?!

“父王。”南宫玥嘴角含笑,气定神闲地上前,给镇南王行了礼,看也没看坐在一旁垂泪的萧容萱。

萧容萱怯怯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身子颤了颤,就像一只柔弱的白兔,盛满泪水的眸子又楚楚可怜地看向了镇南王。

镇南王心里着急,开门见山地对南宫玥说道:“世子妃,本王听说方家来王府提亲了,可是那方世磊的德行不佳,萱姐儿虽然是庶女,但怎么说也是本王的女儿,下嫁那等无德无行的人,岂不是让外人看我们王府的笑话!”

“方世磊?”南宫玥疑惑地挑眉,问道,“不知道父王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方家确实遣了媒人上门提亲,不过是方家二房的嫡次子,在家族里行七。方家二房家风秉正,这位方七公子年少有为,去年刚中了武举人,阿奕前些日子也见过了,说人不错,打算让他去军营历练,也可以观察一下品性如何。儿媳想着方家总归是知根知底,又可以亲上加亲,觉得这门亲事倒也不错……”

什么?!不是方世磊?!萧容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也忘了装哭,难以置信地抬眼看向了南宫玥,心中惊疑不定。

如果确实如大嫂所说,那对自己而言,这是一门极好的亲事,虽然从现在看,方七公子只是刚进军营,前途不显,一时比不上阎三公子,但是方七公子总归是方家的嫡子,家中有嫡兄关照,军中又有大哥萧奕提携,日后必然前途不可限量!

难道说方家是为这方七公子来向自己提亲?是自己误会了?

萧容萱的樱唇动了动,想说话,却又无从插嘴。

南宫玥还是没看萧容萱,不紧不慢地继续说着:“父王,霏姐儿是长姐,本来长姐未定下亲事,后面的妹妹们也不能定,但是儿媳琢磨着规矩是要顾的,但也可以稍微变通一下。霏姐儿毕竟是嫡长女,婚事不是三两天可以决定的,后面的几个妹妹年纪也大了起来,儿媳就想,即便是现在不能立刻定下亲事,若是有合适的,也能和对方互相先通了底,等时机到了,就可以一鼓作气把婚事给定了。”

镇南王的脸色已经完全缓了过来,转怒为喜,捋着胡须,满意地连连点头道:“这人选不错,世子妃考虑的也充份。”世子妃办事还是如此稳妥,有了世子妃后,他真是少操了不少闲心。

萧容萱一脸希冀地看向镇南王,希望镇南王能为她做主当场允下这门亲事。

下一瞬,就听南宫玥幽幽地叹了口气。

“父王,如今这门婚事怕是不成了。”南宫玥一脸为难地说,“儿媳刚才听说二妹妹当着平阳侯、唐将军他们的面公然说不嫁方家的公子……”

萧容萱傻眼了,心里咯噔一下。

镇南王则是眉宇紧锁,又想起了之前萧容萱失态地冲进厅堂的一幕。

是啊,这逆女刚才的那番话都被平阳侯、唐青鸿他们听到了,弄不好现在已经在各府之间传开了……外人哪里管是方家几房,只知道是王府的姑娘不愿嫁给方家公子。

如今就算是王府愿意嫁女,方家二房心里也已经有了疙瘩,甚至于外人可能还会以为是世子妃逼迫萧容萱下嫁。

“蠢货!”镇南王愤怒地瞪着萧容萱,眼中几乎喷出火来。这个不懂礼数的蠢货,真是没事丢王府的颜面!

萧容萱急忙站起身来,再一次跪了下来,道:“父王,女儿只是被人蒙骗,以为……以为大嫂想把女儿许配给磊表哥,所以才……女儿知错了。”

南宫玥仿若未闻地接着道:“父王,如此……其他几位妹妹的婚事,儿媳也不敢管了。”她满脸的无奈,一副吃力不讨好的样子。

闻言,镇南王也急了,这若是世子妃不管女儿们的亲事,难不成还要他堂堂镇南王来管?!

镇南王便好言安抚道:“世子妃,本王自然是信得过你的,你几位妹妹的婚事还要扰烦你多费点心。”说着,他目露不悦地看向萧容萱。

跪在地毯上的萧容萱急忙道:“大嫂,我知道错了!是我莽撞,大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二妹妹,我倒是有句话想问你。”自进厅后,南宫玥第一次正眼看向了萧容萱,缓缓道,“府里上下都只知是方家来提亲,不知道二妹妹如何觉得会是方世磊来提亲,莫不是二妹妹和方世磊有什么……”

萧容萱心头一颤,垂下头,避开了南宫玥凌厉的视线,目光闪烁,她当然不能把那块白玉环佩的事说出来,她若是说了,父王也不会饶了她!

低头的萧容萱没看到镇南王眼中的疑惑,镇南王自然看出次女眼中的心虚,可是她有什么好心虚的?……等等!这一男一女之间能有什么瓜葛?难道说次女与方世磊竟然私相授受?后来方家三房落魄,她就嫌弃了方世磊?

想起以前方世磊的那些风流事,镇南王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额头上青筋浮动。萧容萱这蠢货真是好大的胆子!

南宫玥看着镇南王怒气冲冲的面色,叹息着又道:“父王,这二妹妹的亲事,儿媳是真的不敢管了……”

那是不能管了!这与人私相授受的姑娘家除了方世磊还有哪家敢要?!这若是嫁出去以后,又被人退了回来,那镇南王府的颜面可就是全丢光了!镇南王越想越气,真是恨不得一巴掌甩在这个逆女的脸上。

镇南王深吸一口气,果断地对南宫玥道:“世子妃,萱姐儿的婚事你就不用管了,本王做主,把萱姐儿嫁给方世磊便是!”

“是,父王!”南宫玥恭敬地福了福身,嘴角在镇南王看不到的角度微微勾起。

萧容萱又一次傻眼了,简直是怀疑自己在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王竟然莫名其妙地就要把她嫁给方世磊?

“父王,我知错了。”萧容萱仰起小脸,急忙道,“我不要嫁给磊表哥!”

什么磊表哥?!镇南王越听越刺耳,只觉得自己被当场甩了一个巴掌,冷声道:“不嫁也得嫁!否则你就给本王青灯古佛去!”

一锤定音,再无转圜的余地!

萧容萱的脸上血色全无,眼中写满了绝望。她是王府的姑娘,本来应该风风光光地嫁一户好人家,得一个如意佳婿,可是怎么短短的一瞬间,就美梦破灭,竟然要嫁给流放边疆的方世磊?

她的人生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她仿佛陡然间就从悬崖上直坠而下,一直跌向了无底深渊……

她忽然脱力地瘫软下去,脸上又怨又悔。萧霏,都是萧霏害她!否则自己怎么会和方世磊扯上关系!

“还不给本王把人带下去!”镇南王一个手势,就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上来,一左一右地把萧容萱钳住拖了下去……

只听萧容萱不死心的声音歇斯底里地从厅外传来:“父王,您听我说,我不要嫁……”她的嘴似乎是被人捂上了,很快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华月厅中又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南宫玥正欲告辞,就见镇南王清了清嗓子,一脸希冀地看着她询问道:“世子妃,煜哥儿今儿可好?”

这句话南宫玥已经很熟悉了。

基本上,她若是来见镇南王却没带着小萧煜,就要听到这么类似的一句问候,左右不过是“煜哥儿今儿还乖吗?”“今儿天气热,煜哥儿没热坏了吧?”……

南宫玥含笑地福了福身答道:“谢父王关心,煜哥儿正睡着,所以儿媳就没带他过来。”

镇南王捋了捋胡须笑道:“别吵他,他得多睡睡才能长个头。煜哥儿比同龄的小娃娃高多了,这点就是像本王!”他沾沾自喜地说着。

顿了一下后,镇南王话锋一转,又道:“世子妃,本王让人把这正院的几处屋子重新布置了一番,你觉得煜哥儿会喜欢吗?”

镇南王重新布置正院的事早就有人禀告了南宫玥,她进来的时候,也注意到华月厅里铺上了软绵绵的地毯,连案椅架几的角都用布都包好了,这一切是为了谁,王府上下都心知肚明。

南宫玥顺着他的话颔首道:“父王布置的,煜哥儿一定喜欢。”南宫玥说得也是实话,小萧煜真是好动的年纪,美丑什么的他一概不知,只知道哪里能爬,就往哪里钻。

镇南王的笑容更盛,得意洋洋地说道:“本王就知道煜哥儿一定会喜欢的,世子妃,你以后多让煜哥儿过来玩。”

南宫玥笑吟吟地应了。

镇南王的心彻底地舒坦了,只觉得这个儿媳真是再孝顺没有了,也难怪自家的宝贝金孙性子好,都是像世子妃啊。

想着,镇南王和颜悦色地打发南宫玥走了。

出了华月厅,南宫玥再也不掩饰嘴角的笑意,本来以方家三房如今的境况,镇南王不可能同意把萧容萱嫁给方世磊的,但现在萧容萱闹出这么一出,这桩婚事也就顺水推舟了。

说到底,这也是萧容萱自作自受,若是她今天不闹这一出,也不至于会如此。

南宫玥抿了抿嘴,又想到了什么,吩咐道:“百卉,你去请二叔母丘氏过府一叙。”

二房如今搬到了两条街外,倒也不远,等南宫玥用了午膳后,丘氏就来了。丘氏是守寡的人,穿戴很是素净,穿了一件青色吉祥如意暗纹褙子,头上绾了个简单的圆髻,脸上十分素净,端庄可亲,可眼底又隐约地透着一丝忐忑。

南宫玥对这位守寡多年又带大了一双子女的二叔母是有几分敬重的,起身请对方坐下。

看南宫玥态度亲和,丘氏总算放下心来。

待丫鬟给丘氏上了热茶后,南宫玥就含笑地说起了方家二房那位方七公子的事,然后在丘氏疑惑的眼神中,又道:“二叔母,我觉得那方七公子不错,您可要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自然是考虑方七公子与萧霓的亲事。丘氏是聪明人,一下子明白了南宫玥的言下之意,面露惊色。

二房已经从王府分了出去,自然也沾不了王府的光了,儿子年纪又小,撑不起门户,虽然如今吃喝不愁,也能锦衣玉食,但到底是底气不足,就如同普通的富户一般……

女儿萧霓已经十三岁了,丘氏早就在担心女儿会不会一辈子留在明清寺里青灯古佛,但是想到女儿毕竟犯下大错,也不敢来找世子妃求情,如今看,世子妃是个大度的,不仅不记仇,还给女儿安排了这么好的一门婚事。

萧家能有世子妃这样的媳妇,也是萧家之幸!

只不过……

丘氏迟疑了一瞬,道:“世子妃,我有个不情之请……”

南宫玥却是已经明白了丘氏的忧心,“二叔母,方七公子今日来王府拜见世子,您可要悄悄过去瞧上一瞧?”

丘氏忙不迭谢过了南宫玥,就随百卉去了。

不过一盏茶后,百卉就带着丘氏了,看丘氏喜上眉梢的样子,就知道她对方七公子极为满意。

“二叔母,”南宫玥含笑又道,“等您回去后,再派人去和宇城查查方七公子的品性,若是觉得人还可以,就让人来与我说一声。二叔母觉得可好?”

南宫玥考虑得再周到不过,丘氏激动得眼眶一酸,她半垂眼帘,定了定神,慎重其事地谢过了南宫玥。大恩不言谢,世子妃的好,自己和一双儿女记下了就是。

之后,百卉亲自送了丘氏出府。

目送她们离去的背影,鹊儿忍不住低声感慨了一句:“世子妃,其实世子爷上辈子是月老吧。”

画眉和莺儿几个都是忍俊不禁。

南宫玥忍不住想像起萧奕抓着一大把红线胡搅蛮缠的样子,也是失笑道:“你们世子爷可没那个耐心!”

不过,这一次,真正的媒人确实是萧奕。

因为小方氏过世了,再加上方家三房闹出来的那些事,方家自觉和镇南王府已经渐行渐远了,几房就商议着试图缓和两家的关系,首先就要让世子爷知道他们方家人才辈出,于是方家几个族老从年轻子弟中挑选了几个出挑的,带去给萧奕看,说是要从军。

萧奕从那几位方公子中挑了这位方七公子,考查了几天后,安置到军中。

“从军”是方家试探的第一步,第二步方家二房又找萧奕探口风,想看看能不能再与王府结亲。对于萧奕而言,根本懒得管这些事,偏偏他的世子妃一直在操心他父王那几个女儿的婚事,只好把话带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当时就觉得方七公子虽然不错,却还是与萧霏不配,而王府的两个庶女萧容萱和萧容莹性情娇蛮,又自视甚高,如今方家不得势,她们姐妹要真嫁过去,只怕会自恃降尊纡贵下嫁方家,到后来不是结亲反而是结仇。

所以,南宫玥就想到了萧霓。

萧霓本来性情就平和内敛,只是跟着寡母有些不解世事,才会中了别人的陷阱。五和膏的事给她上了一堂沉重的课,眨眼也快两年了……南宫玥偶尔也听说了一些明清寺那边传来的消息,说萧霓在明清寺里不止念经拜佛,而且和那些普通的尼姑一样每日洒扫,自己照顾自己的起居,还跟着尼姑们去善堂帮忙,照顾那些被遗弃的孤儿,如今独立坚强,整个人已经宛如新生。

希望她可以苦尽甘来,和方七公子成就一段好姻缘!

只是,霏姐儿的亲事还是没着落……

想着,南宫玥愁得忍不住叹了口气。

思想间,就见百卉送客归来,南宫玥便道:“百卉,接下来你就不用管了。”萧霓是二叔母唯一的女儿,二叔母是个性子稳重的,为了女儿的将来,一定显然会好好查证一番,“成与不成就由他们两家自己决定吧。”自己该牵的线也已经牵了。

“是,世子妃。”百卉自然是应命,嘴角亦微微勾起。

就在这时,里头传来了婴儿“哇哇”的大哭声,小萧煜醒了。

无论是南宫玥还是丫鬟们,都知道小家伙这是饿了。

南宫玥快步走入内室中,乳娘正把小家伙抱了起来,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安抚道:“小世孙,别急,世子妃来了。”

小家伙很快投入了母亲的怀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