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罪己/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这一日开始,顺郡王韩凌观正式代父监国,行使天子之权,处理朝廷上大小国务政事。

由于皇帝病重,早朝暂时取消了,从次日,也就是九月初二开始,暂且由韩凌观、阁臣们和几位重臣在御书房商议朝堂政事。

一大早,韩凌观便义正言辞地对群臣说起皇帝卒中一事,他先是表达了他身为人子对皇帝病情的担忧,跟着义愤填膺地斥责五皇子不孝不敬,气病皇帝,并提出让五皇子下罪己书以赎其罪。

“罪己书”这三字的分量在场的众人都心知肚明,御书房里静了一瞬,众臣心思各异。

恩国公面色一凝,急忙反对道:“王爷,皇上龙体未愈,这事究竟从何而起还不好说!王爷未必也太心急了吧!”

恩国公心里明白,韩凌观分明是在落井下石,意图借这次的机会彻底打压五皇子,而自己绝对不能让韩凌观得逞。一旦五皇子写下罪己书,他的不孝之名就算是被定了罪,那么以后他也就再无翻身的可能,从此与皇位无缘了……

“国公爷说得不错,其中究竟只有皇上知道,一切等皇上康复再议也不迟。”另一位大人也是附和道。

“国公爷、吴大人此言差矣。”工部尚书飞快地看了韩凌观一眼,铿锵有力地提出异议,“前日众目睽睽之下,是五皇子殿下亲口承认皇上在上书房晕倒时他也在场,又有内侍证明是五皇子殿下气病了皇上,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争论的……”

工部尚书有理有据地陈述着,不少其他大臣也是连连点头。

在如此明确的证据前,恩国公一派哪怕再如何辩驳也显得苍白无力,恩国公唯有坚持五皇子乃是皇子之身,罪己一事唯有皇帝方能定夺……

御书房内发生的事没一会儿就传到了后宫。

听完小內侍的禀告后,皇后的神色晦暗不明,眉心间纠结成一团,愁眉不展。昨晚,皇后几乎是彻夜难眠,一下子多了不少白发。

皇后挥了挥手后,小內侍就退了下去,偏殿内只剩下了皇后母子俩,空气中很是沉闷。

“母后,”韩凌樊看来更清减了,眼中溢满浓浓的愧疚,艰涩地说道,“是儿臣气病了父皇,就算下罪己书也是应当的……”

“樊儿,你可别做傻事!”皇后忧心忡忡地急忙劝道,“你二皇兄他根本不是想让你罪己,是想让你永不翻身!”皇后紧紧地攥着拳头,咬牙切齿。

韩凌樊苦笑了一声,缓缓道:“母后,您说的儿臣都明白。儿臣只是不喜争斗……”他并非是愚蠢,又何尝不知二皇兄在玩什么把戏。

韩凌樊深吸一口气,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他抬眼看向了皇后,目光坚定地又道:“母后,儿臣可以罪己,可是如果二皇兄想以此为手段让儿臣屈服,儿臣是不会认罪的。”

看着韩凌樊坚定的眼眸,皇后的眼前浮现一层淡淡的薄雾,只觉得心里更沉重了……

她知道接下来对韩凌樊而言,只会越来越艰难!

秋风瑟瑟,吹得外面的树叶簌簌作响,叶开始渐渐地变黄了,天气越来越凉……

眨眼又过去了两日,皇帝还是在病榻上昏迷不醒,太医们在皇帝寝宫里集体会诊,却是一筹莫展,不敢冒风险对皇帝下猛药。

当晚,出门礼佛的太后急匆匆地闻讯归来,在皇帝榻前守了一夜,直到皇后请来云城长公主相劝,太后才回了寝宫歇息。

几日过去了,皇帝的身子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朝堂的局面也随之对五皇子越来越不利……

顺郡王韩凌观借着监国之便,开始打压支持五皇子的保嫡派,撤了不少官员的职位,与此同时,他明目张胆地扶植、重用其亲信,一干顺郡王党顶替了保嫡派在朝中担任要务。

韩凌观的动作如此大,谷默、李恒等恭郡王一脉的人自然也看在眼里,但想着顺郡王既然没有针对他们,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选择袖手旁观,由着这两派人马去斗,如此,才能给远在西疆的恭郡王挣得些许时间。

一番较劲后,保嫡派损失惨重,才短短四五日,恩国公已经老了好几岁,他感觉到自己快要控制不住局面了……

如今的朝堂之上,能有这个威望压住朝局的恐怕只有咏阳大长公主。

偏偏咏阳因为上次皇帝对西夜的态度而心灰意冷,在南宫昕被撤了五皇子伴读后,咏阳就带着孙女和孙女婿夫妇俩离开了王都,至今未归……

自从皇帝卒中后,恩国公就已经匆匆派人去找了,但是还没有消息。

整个王都沉浸在一种古怪压抑的氛围中,有的人愁云惨淡,有的人蠢蠢欲动,有的人还在踌躇不前……

九月初六,波澜再起,以礼部尚书为首,近半朝臣一起联名上书,以不忠不孝为名,要求五皇子罪己。

“哗啦啦……”

已经酝酿了好几日的暴雨终于袭击了王都。

王都笼罩在一场暴雨之中,而南疆却是风和日丽,天气正是温暖舒适的时候,最适宜午睡。

一橘一白两只猫儿紧贴着对方,把圆滚滚的身子圈成了一幅太极图,它们俩正舒服地睡在窗边的案几上晒太阳,金灿灿的的阳光撒在它们身上,它们油光水滑的皮毛好像在发光一样。

“咿咿!”

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兴奋地叫着,穿着可爱的老虎装的小家伙敏捷地朝猫儿的方向爬了过去,绢娘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方,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小家伙三两下就爬到了案几下方,抓着案几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双黑玉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睡成一团的两只猫儿。

原本睡得正香的猫儿们总算是有了些反应,猫小白抬起头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露出尖锐的虎牙。

“咿——”小萧煜与白猫四目直视,激动地朝它挥着一只肉嘟嘟的小手。

高傲的白猫却是完全不给面子,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脑袋又垂了下去,亲热地在橘猫的脖颈上舔了两下……

睡得正沉的橘猫从头到尾都一动不动,只有被舔得舒服时发出“咕咕咕”的声响。

“呀呀!”被无视的小家伙还是不死心,右手抓着案几的边缘,左手努力地朝橘猫那边摸去……

眼看着他白嫩的指尖快要碰到橘猫毛绒绒的尾巴,忽然一根白色的尾巴准确地甩了过来,嫌弃地抽在了小家伙的肉爪子上。

“咯咯咯……”

小萧煜发出清脆的笑声,努力地踮起脚,继续朝猫儿们伸出小手……

“小世孙!”绢娘急了,想去抱起小萧煜,却迟了一步。

“啪!啪!啪!”

这一次,白猫出了右前爪,急速地小家伙的手背上拍了至少十几下,白色的猫爪子快得几乎变成了一片虚影……

白猫的一连串猫掌看着拍得不轻,但是它缩了爪子,完全没伤到小家伙娇嫩的皮肤。

“嘻嘻嘻……”

小萧煜只觉得猫咪是在陪自己玩耍,笑得更开心了,但是屋子里服侍的下人们却都吓到了,瞬间寂静无声,绢娘更是吓得直接跪了下来,急忙去抱小主子。

然而,小家伙却是不依,百折不挠地朝着两只猫儿伸出了他的小肉爪……

“喵嗷——”猫小白龇牙咧嘴地瞪着小家伙,似乎想吓退对方,可是小萧煜还在不知道害怕的年纪,在绢娘的胳膊间扭动着身子,根本就不乐意被抱走。

不远处正坐在罗汉床上绣花的南宫玥放下手中的绣活看了过来,知道以小家伙的性子不摸到猫怕是不甘心,就吩咐道:“画眉,你去把小白小橘抱到别处去。”

画眉应了一声,就朝两只猫儿去了,小萧煜仿佛知道自己的玩伴要被人抢走了,“哇哇”地大叫起来。

屋子里正喧嚣着,从军营回来的萧奕挑帘进来了。

看着一屋子的鸡飞狗跳,他饶有兴趣地扬了扬眉问:“这是怎么了?”

见萧奕回来了,丫鬟们识趣地退了出去,而绢娘也在南宫玥的示意下把小萧煜抱了过去。

南宫玥环着小家伙,拍着他的背试图哄他,可是小家伙还是不死心地盯着两只猫儿的方向,委屈得一双大眼睛雾蒙蒙的,仿佛在说,我为什么不能过去找它们玩?

南宫玥有些好笑,就把刚才猫小白出拳拍了小萧煜好几下的事跟萧奕说了。

闻言,萧奕不客气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鄙夷地看着南宫玥怀中的小家伙,伸指在他的眉心点了一下,戏谑地说道:“臭小子,你可真没用!连一只猫都能欺负你!想当年你爹我可是从小就打遍天下无敌手,在南疆广纳小弟,人见人怕,狗见狗跑,就算老鼠见了我,也要绕道走!”

他得意洋洋地摸着下巴,似乎还有几分怀念。

南宫玥不由嘴角抽动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阿奕是不是忘了他们的煜哥儿还不满周岁……

萧奕又在儿子的脸颊上戳了一下,道:“臭小子,在哪里丢的场子,就要从哪里找回来才行!你等着,爹给你抓猫去!”这男孩子嘛,就该摔摔打打,不能太娇气了,又不是养姑娘!

说着,萧奕已经霍地站起身来,朝窗边的两只猫儿走去。

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猫小白的尾巴瞬间都倒竖起来,炸毛了。它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小橘,“喵”了一声就跃过窗槛跑了。

小橘似乎感觉到身旁少了点什么,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瞳孔在金色的猫眼中缩成了一条细细的黑线,它正要左右张望,却发现身子忽然腾空而起……

“呀呀!”小家伙一看爹爹给他把玩伴抱了过来,破涕为笑,兴奋地叫个不停。

而小橘却是嫌弃地看着离它越来越近的小家伙,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咪呜”,它委委屈屈地叫了一声。

当暖烘烘的猫咪被送入小家伙怀中时,他终于满足了,抱着猫儿柔软的肚皮咯咯地笑着,小橘不时发出“呜呜”的声响,可怜兮兮得就像一个遭遇了采花贼的少女……

萧奕由着两个小家伙在罗汉床上自己玩,随意地和南宫玥说起了刚刚从王都收到的飞鸽传书……

南宫玥越听越是惊讶,没想到短短几天,王都的形势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皇帝明明那么疼爱五皇子,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阿奕,皇上这些年似乎更糊涂了……”南宫玥喃喃地说道。

当初她和萧奕还在王都的时候,皇帝虽然疑心病重,却也不至于如此……皇帝他确实谈不上是个明君,但只要国局不乱,他也足以应付政事,哪里像现在,好似走火入魔一般!

难道说,这是皇帝从前的那次卒中留下的后遗症?!

所谓“卒中”,乃是因气血逆乱,脑脉痹阻,血溢于脑所致。

几年前,皇帝卒中康复后,身子本就大不如前,本应好好休养,养气静心,不可大怒大悲,可是皇帝的政务繁忙,又怎么可能静养,而且皇帝生性多思多虑,晚上又多梦易醒,长年下去,只会使他气虚血淤,郁结于心……

如此恶性循环,难免就心绪纠结,患得患失,容易钻了牛角尖……

但就算是如此,皇帝会因为五皇子与他政见不同,就活活把自己气病了吗?

南宫玥眉头微蹙,抬眼看向了萧奕,问道:“阿奕,皇上……他真的是卒中吗?”

萧奕眉眼一挑,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嘲讽,道:“其中的内情我是不清楚……但是从皇上卒中后,顺郡王如此迅速地掌控了朝局来看,这件事十有八九没这么单纯……”除了五皇子外,皇帝的那几个儿子一个个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闻言,南宫玥的眉眼间难免流露出担忧之色,道:“皇上会怎么样呢?还有五皇子……”咏阳祖母和哥哥他们现在都不在王都,五皇子的日子恐怕是很不好过……

萧奕握住南宫玥微凉的素手,看着她的眸子,缓缓道:“小白也说过,以如今大裕的局势,皇上的几个皇子怕是都撑不起来,大裕以后只怕会更乱……”

以官语白所言,皇帝的几个皇子中,五皇子确实本性纯良,可却缺了为君者的手段,不但难以在这混乱的朝局中立足,更是压不住四方蛮夷。

南宫玥的表情更为复杂,眼帘半垂,眸中晦暗不明,屋子里静了一瞬。

“咯咯咯……”与他娘亲不同,胖嘟嘟的小家伙却是没有一点烦恼,他正抱着小橘在罗汉床上摇来摇去,笑得开心极了。

小夫妻俩都看向了自得其乐的小家伙,一双大眼睛笑成了可爱的月牙形,南宫玥不由得也跟着笑了,神色渐渐放松了下来,嘴角翘起。

萧奕微微一使力,把南宫玥拉到自己怀中,笑道:“阿玥,听说西夜那边多戈壁大漠草原,虽然不似咱们南疆适合长住,却是别有一番风貌。等我和小白打下了西夜后,我们一起过去玩可好?”

南宫玥也不再去想王都的纷纷扰扰,无论前世今生,大裕似乎都逃不开那条既定的轨迹,注定日渐衰败……

不似他们南域生机勃勃,海阔天空!

靠在萧奕怀中的南宫玥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乌黑的瞳孔中一片清明。

“好,阿奕,我们一起去!”南宫玥仰首他,用力地颔首道。

“喵嗷!”

这时,一旁的小橘终于受不了,激动地在小家伙的怀里扭动着软绵绵的身子,而小家伙不知何时已经抱着猫睡着了。

南宫玥有些好笑,赶忙从一旁拿过小萧煜的小被子塞到了他怀里,小橘终于得以脱身,浑身的橘毛被小家伙揉得蔫蔫的。

小橘轻盈地落在了地上,转头用金色的猫眼瞪了南宫玥一眼,“喵——”然后就翘着尾巴飞快地跑了,眨眼就没影了。

南宫玥忍俊不禁地掩嘴,看小橘落荒而逃的样子,她怀疑它恐怕好些日子不敢来碧霄堂了。

之后,碧霄堂果然不见小橘,可是小萧煜却惦记上了小橘这个玩伴,天天指挥着乳娘、丫鬟带他去找小橘,也亏得王府够大,小橘东躲西藏,三天里才堪堪被找到了一次……

这一天的夜晚,就听碧霄堂里传来猫咪不知是凄厉还是兴奋的尖叫声,不绝于耳,给王府的夜晚增添了几分生气。

此时,城东的百花街比这碧霄堂还要热闹喧哗。

这百花街是骆越城中有名的青楼街,街道上全都是秦楼楚馆,白天里冷冷清清,到了夜里就骤然换了一副面貌,张灯结彩,一眼望去,只见那各式的灯笼照得整条百花街如白昼般明亮,到处都是“咿咿呀呀”的唱曲声和缠绵婉转的乐声环绕于耳边,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穿着肚兜罩轻纱的妖艳女子出来揽客。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一个身穿锦袍,面容苍白,身形消瘦的年轻公子沿着百花街策马奔驰,目标明确地来到了街道中央最热闹的一栋三层阁楼前,“吁”地停下马。

“陆老弟,这不是陆老弟吗?”一个男子尖锐的声音忽然自背后传来。

陆九利落地翻身下马,循声看去,只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富商大步朝他走来,眉眼含笑。

“黄老哥!”陆九恍然地想了起来,含笑地对着对方拱了拱手。

这时,年轻的龟公从里面快步迎了上来,殷勤地替陆公子牵过了马绳,又吩咐打杂的把马拎去马棚。

“陆老弟,你怎么这么久不来红绡阁啊?”那黄姓男子走到陆公子跟前,拍了拍他的左肩亲热地说道,“老哥和一帮兄弟好生想着你!”

陆九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黄老哥,你是不知道,小弟上次把盘缠用尽了,后来还不得已把一块玉佩押给了鸨母。小弟这次也是回家取了银子,就十万火急地赶来了,就怕那鸨母把小弟的玉佩卖了,那小弟可就欲哭无泪了!”

“怎么会呢!”一旁的龟公赔笑着安抚道,“陆公子的东西,我们鸨母怎么敢卖呢!”

“那就好!那就好!”陆九朗声笑道。

黄姓男子却是若有所思地微微挑眉,问道:“陆老弟,听你的语气,你那块玉佩似乎来历不简单,难道是你家传的玉佩?”

“那倒不是,不过比家传的玉佩还要紧!”陆九一边说着,一边和黄姓男子朝红绡阁的大门走去,“这可是小弟心爱的女子送给小弟的定情信物,小弟说什么也要赎回来的!”

“陆老弟如此英俊潇洒,想必陆老弟的心上人也是天仙绝色吧?陆老弟真是艳福不浅啊……”黄姓男子艳羡的说着。

两个男子的一番对话引来一些路人好奇的目光,想看看是什么样的风流人物竟然会把自己情人送的定情信物押在了妓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