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收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靡的红绡阁内,灯红酒绿,淡若轻烟的熏香袅袅升起,悠扬的琵琶声回荡在其中,莺声燕语,可谓春色满堂。

陆公子和黄姓男子一边说笑着,一边走入红绡阁中。

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扭着腰身迎了上来,挥着手中的绢帕与两人打招呼:“哎呦喂,这不是九公子和黄老爷吗?我说今儿一早怎么喜鹊在枝头叫个不停,原来是两位贵客来了。”

“鸨母你还是这么会说话!”黄老爷大笑不止,在老鸨的腰臀上捏了一把,惹得老鸨咯咯笑个不停,立刻招呼了两个妖艳的女子上来接客。

那陆九急忙问那老鸨:“鸨母,本公子的玉佩你可给本公子收好了?本公子今日可是特意带了银子来赎玉佩的。”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绣着蜻蜓点荷图案的荷包,荷包里鼓鼓囊囊的,引得老鸨眸中闪过一抹贪婪的光芒。

黄老爷在一旁笑道:“鸨母,那块玉佩可是陆老弟心上人所赠,他视之如命,你可有收好了?”

“九公子,黄老爷,你们就放心吧。我春娘虽是女儿身,但这开门做生意,怎么能失信于人!那块玉佩,我替九公子收得好好的呢。”老鸨拍拍丰腴的胸脯道,跟着就吩咐身旁的一个粉衣小丫头去她的房间取那玉佩。

这时,前面传来一个粗糙的男音对黄老爷和陆九喊道:“黄老哥,陆老弟,来来来,到这边坐!咱们兄弟好些日子没一起喝酒了……陆老弟,快与老哥说说这段日子你到哪个美人窟销魂去了!”

“哈哈,张老弟,你这话就问对了。”黄老爷亲热地揽着陆九往那声音传来之处过去了,“咱们这陆老弟真是个艳福不浅的年轻才俊!来来来,陆老弟,快与老哥说说你那心上人的事!”

“这个……”陆九似乎有几分顾忌。

紧接着,那张老爷就亲热地揽着他坐下了,给他灌了一杯酒,在一旁打边鼓道:“陆老弟,快与老哥们说说!”

两杯黄汤下肚,那陆九就有些飘飘然了,俊脸上一片红云,笑道:“也没什么……也就是几个月前有一日,小弟去一座寺庙拜佛,本来是求来年能有幸登科,光耀门楣!小弟拜完佛后,正在寺中闲逛漫步,偶然遇到了一个才貌双全的绝色女子。当时,那女子和丫鬟正被两个地痞纠缠……两位老哥也知道,小弟平日里一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上前把那两个地痞教训了一顿……”

“哈哈,我知道了,救命之恩无以回报,那女子就以身相许是不是?”张老爷大笑着打断了陆九,一旁的几桌也在那里起哄,一片热闹喧哗。

黄老爷重重地拍了张老爷一下,“张老弟,你别插嘴,让陆老弟自己说!”

陆九又饮了半杯酒,继续说道:“小弟与那女子一见如故,在寺中天南地北地聊了整整两个时辰,她真乃奇女子也,经史子集、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小弟与她真是相见恨晚啊!那日,她与小弟分别前,送了小弟一块玉佩作为我们二人的定情之物。自那以后,小弟每隔几日就与她去悄悄私会……”

“什么私会!不就是鸳鸯被里翻红浪吗?”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满堂都是哄然大笑。

不知不觉中,陆九成了众人关注的中心,人人瞩目……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二楼的一间雅座中,一扇对着大堂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一条缝,一个身着蓝色锦袍的秀气青年正俯视着下方红光满面的陆九,面露自得之色。

“三公……子。”一旁一个娘娘腔的小厮不安地看着四周,“不如……”

锦袍青年抬手阻止小厮继续说下去,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冷声道:“本宫费了这么大的心力才安排了这场好戏,现在最精彩的部分还没上演,本宫怎么能走?!”

此人正是由三公主乔装打扮!

两个月前的一日,三公主闲着无聊去城中的几家首饰铺子闲逛,其中一家就是汇玉堂。那日,她正在贵宾室挑选玉饰时,随身的宫女忽然来禀说,看到镇南王府的一个小丫鬟来刻字,刻的还是“萧霏”这两个字。宫女对三公主和萧霏之间的旧怨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才会特意来禀告三公主。

三公主立刻就感觉到不对,又有哪个名门贵女会傻得直接在自己的玉佩上连名带姓地刻上自己的名讳……于是三公主就悄悄命人尾随那小丫鬟,最后查知那小丫鬟是镇南王府的萧二姑娘身旁的大丫鬟瑞香。

深宫之内多是阴谋诡计、尔虞我诈,三公主当下就明白了,这是一场姐妹闱于墙的戏码。

哪怕三公主什么也不做,也可以等着萧霏倒霉!

可是那个萧容萱多半也就是小打小闹的,萧霏最多不过吃点小亏,根本就伤不到镇南王府。

想到过去文毓对萧霏的一片爱慕,想到如今镇南王府对自己的羞辱,三公主实在不甘心,她知道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犹豫再三后,三公主决定亲自出手,把这件事闹大了!

趁着瑞香去汇玉堂取玉佩回程的路上,三公主让人悄悄把那块玉佩偷了过来,她也料到萧二姑娘必然不敢声张。跟着,她就找了一个城中的无赖,许以好处,又把对方装扮得人模人样,让他拿着这块玉佩来到了红绡阁,还故意把玉佩留下……

这盘棋下了两个月,现在也该是丰收的时候了!

想着,三公主的嘴角翘得高高,眼神中闪着期待的光芒。

这次的事后,镇南王府在南疆必当脸面无全,看南宫玥以后还如何在她面前嚣张,还有萧霏,她倒要看看萧霏以后还如何嫁人!或者嫁给这个无赖似乎也不错!

而自己,就在这里坐等着看好戏就好!

思想间,一楼的大堂更热闹了,一个妖娆的青楼女子捏着嗓子装哭道:“有这等绝色佳人相伴,也难怪陆公子最近不来我们红绡阁了!”

跟着,就有一个干瘦男子酸溜溜地说道:“陆九,我看你是吹牛皮的吧!什么经史子集、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这就算是咱们骆越城里的名门闺秀,精通琴棋书画的不少,又怎么会通经史子集?!”

他这么一说,不少人也觉得不无道理,连声附和。

陆九自然不甘被人羞辱,轻蔑地看了那干瘦男子一眼,道:“这位兄台又认识多少名门闺秀,骆越城里自然有这等千里挑一,不,是万里挑一的才女!”

“那我就要听听陆兄指教了!”对方挑衅道。

听到这里,楼上的三公主更为兴奋了,一眨不眨地盯着楼下。

按照她写好的戏本子,接下来,就是陆九不甘被人质疑,说出萧霏的名字……

就在这时,一个粉衣小丫头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叫着:“妈妈,我找到陆公子的玉佩了!”

一句话使得四周不少目光都投注在这个小丫头身上,只见她嫩白的小手里,拿着一块缀有如意结的白玉环佩,在场这些来得起红绡阁的客人都是家中薄有产业的,自然一眼就看出这块玉佩是上好的羊脂玉,而且刻纹、坠饰素净中见高雅。

这么看来,这玉佩原本的主人没准还真是品味不凡,出身高贵。

这块玉佩三公主曾在手里把玩了好些日子,她如何不认识!她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双眸中更是绽放出异彩。

乔装打扮的小宫女在一旁却觉得胆战心惊,感觉三公主就像是着了魔一样。

“我的玉佩!”下面的陆九急切地从那小丫头的手中夺过了那块玉佩,打量了一番后,似乎放下心来,对着众人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看这玉佩就知道了吧?本公子的心上人身份可不低,这玉上还刻着她的闺名……”

“闺名?!让老哥我瞧瞧!”陆九身旁的黄老爷好奇地凑过去看。

一瞬间,三公主瞳孔猛缩,在那里跟着默念:萧、霏。

“韩、霁、雨。”

与此同时,黄老爷一字一顿地念道。

什么?!三公主傻眼了,脑海中砰地一声炸开,耳边轰轰作响。

怎么会这样?!那玉佩上分明刻的应该是萧霏的名字,怎么会变成了她的名字?!怎么会这样……三公主的脑中一团乱麻。

“韩霁雨?!”楼下的干瘦男子狐疑地挑眉道,“我没听过骆越城有什么闺秀姓韩啊!陆九,你小子果然是在吹牛。”

“等等!老马,我们骆越城里还确实有姓韩的……”一个黑膛脸的男子想到了什么,声音都激动得变了调,“老马,你难道忘了吗?去年年底,我们骆越城里可是来了一个姓韩的大人物……”

他意味深长地在“大人物”这三个字上加重了音量。

“三公主?!”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脱口而出道,“难道是三公主殿下?!”

“你说呢?!”陆九眨了眨眼,得意洋洋地勾起一个轻佻的微笑,把那块玉佩收进了怀中。

大堂中一下子骚动了起来,那些客人们都是交头接耳,唏嘘不已。几乎在场每个客人还有那些青楼女子都是眸生异彩,他们最喜欢听那些关于贵人们的香艳情事了!

见他居然真就认了,二楼雅座中的三公主猛地回过了神,一下子就站起身来。

她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两眼死死地盯着陆九,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好大的胆子,这陆九真是好大的胆子!

她想要拍案,想要教训下面这些口出秽语的大胆刁民,偏偏这件事她办得极为隐秘,因此这次出门她只带了两个贴身的心腹,除了一个宫女,还有一个守在外面的侍卫,要是真闹起来,自己这边人单力薄,没准会吃亏!

而且,她决不能暴露身份,一旦别人知道她堂堂公主出现在红绡阁,那她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的名节将永远染上污点……

三公主又羞又气,整张小脸绯红,一直红到耳根,好一会儿,她才冷静些许,咬牙对着宫女甩袖道:“走!”

这一主一仆就匆匆步出雅座下了楼,一楼热闹得好似菜市场一般,那陆九正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和三公主的艳史:“……小弟我历经花丛许多载,悟出一个理儿,这黄花闺女就是呆板无趣,还是那些妇人放得开!这寡妇无牵无挂,更是其中的极品!”

“陆老弟,你是说那位殿下在榻上是个放得开手脚的?”张老爷暧昧地笑了,对着陆久挤眉弄眼。

“老张,你没看陆老弟那回味的眼神,肯定是!再说了,听说三公主新寡,想必是想男人的滋味了……”紧跟着,就有人发出猥琐的笑声,连着周围其他人也跟着嬉笑起来。

那一句句淫言秽语气得三公主脑海中的某根线在一刹那崩断了,心火直冲天灵盖,羞愤交加之下,让她几乎失去理智。

“住口!”三公主终于忍不下去了,满脸通红地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在此非议皇室中人,就不怕官府治你们一个不敬之罪吗?!”

一瞬间,几乎一楼所有人都循声看去,望向了怒气冲冲的三公主,大部分人只觉得这个娘娘腔的青年不知道在发什么神经……

那黄老爷笑嘻嘻地说道:“这位小兄弟,我们什么时候非议皇室中人了?我们是在说一出戏本子呢!”

“是啊是啊!兄台没看过《六阳宫记》吗?”立刻有人接着他的话道。

这《六阳宫记》讲的是前朝一个公主三嫁的故事,那公主荒淫无道,养了面首无数,甚至还有一个驸马是被她亲手所杀,最后被皇帝下令赐了一条白绫……

这些人拿这出戏来说,分明就是在讽刺自己荒淫!三公主羞恼得浑身发抖,紧紧地握拳。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这些人早就被她千刀万剐!

她虽然爱慕的是表兄文毓,而非驸马奎琅,但她一直洁身自好,如今却因为这些刁民染上了污点!

“公子,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请侯爷出面……”宫女在三公主耳边急忙小声道。

怒火在三公主胸口汹涌地翻腾着,她深吸一口气,忍得几乎要吐血了,却也只能继续忍耐。她咬牙颤声道:“我们走!”

“等等,这位公子且留步!”

忽然有人出声叫住了三公主,老鸨扭着腰肢走到三公主跟前,笑眯眯地伸出了手,“公子,您点了酒菜,还未给银子呢!”

轰——

一瞬间,三公主窘得满脸通红,眼中几乎喷出火来。这笔账她记下了!

宫女急急忙忙地掏出荷包,塞了十两银子给老鸨。

主仆俩就在满堂的哄笑声中急步而去。

三公主狠狠地咬着后槽牙,眼中又羞又气又怒。

事到如今,她如何不知道自己杯算计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真是太大意了!

三公主慌乱得心里没有一点主见,从红绡阁落荒而逃地离开后,就急匆匆地回了城北的王府别院。

这个时候,外面的锣鼓声连着敲响两声,“咚咚!”

已经是二更天了。

三公主也顾不上平阳侯已经入睡,吩咐下人把他叫了过来,想让他帮着拿主意。虽然心里羞窘万分,但三公主还是一五一十地把关于那块玉佩的来龙去脉都说了。

平阳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恼又怒,心里明白三公主肯定是被人算计了。

而这南疆之地,谁敢、谁又有能力算计三公主?答案可想而知!

谁让三公主犯到了人家头上,萧奕可不是一个会以德报怨的人,三公主敢把脑筋动到萧奕的妹妹身上,萧奕没杀了她,没准都是看在皇帝的面上……毕竟奎琅的惨死还犹在眼前!

三公主没有注意到平阳侯那微妙的表情,烦躁地在原地走了一圈,气愤地说道:“侯爷,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本宫!”

真是愚蠢的女人!没事给自己惹麻烦!平阳侯心里暗骂道,表面却只能好声安抚道:“三公主殿下,稍安勿躁,这件事就交给本侯处理。”

平阳侯微微蹙眉,现在是在萧奕的地盘上,倘若真是萧奕想收拾三公主,自己出面,岂不是要惹了萧奕?再者,萧奕会不会以为自己也跟这件事有点关系呢?

想着,平阳侯又有些不安,三言两语又安抚了三公主几句,就道:“夜深了,殿下早点休息,本侯就先告退了。”

三公主稍稍放松了一些,一脸期盼地看着平阳侯道:“侯爷,那本宫就指望侯爷了。”

平阳侯退出三公主的房间后,迟疑了一瞬,还是匆匆离开别院往碧霄堂去了,策马疾驰于空荡荡的街道之上。

此刻天色已晚,平阳侯也猜到萧奕多半不会见他,但还是想打探一下口风,他也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等平阳侯递话进碧霄堂的时候,小萧煜早就睡下了,萧奕正在内室中看姚良航从西疆送来的飞鸽传书,南宫玥在一旁自己梳头。

百卉禀完后,看着萧奕请示道:“世子爷,您要不要见……”平阳侯?

萧奕头也没抬地随意挥挥手,说道:“你就说本世子正忙着带孩子呢,没空。”

南宫玥的嘴角抽了一下,平日萧奕老是嫌弃煜哥儿,可是要拿煜哥儿当借口时,倒是一点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今晚发生在红绡阁的事,南宫玥就算没亲临,也大致猜到了……平阳侯选在这个时候来碧霄堂,莫不是三公主这是想请平阳侯出面解决此事?想着,南宫玥挑了下眉,眼中闪烁着兴味盎然的光芒。

“是,世子爷。”百卉应了一声,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萧奕继续看他手中的飞鸽传书,唇边勾起了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

根据飞鸽传书所言,恭郡王韩凌赋在八月三十以圣旨为要挟韩淮君和姚良航必须与西夜议和,姚良航故作愤慨地大闹了一番后,就甩手走人;至于韩淮君,虽然不能抗旨,却也不愿与西夜议和,只能暂时缓下了对西夜大军的攻势……仅仅三天,西疆军上下士气大挫,好不容易因打了几场胜仗而激起的血性又淡了下来,一时间,西疆军中,议和之声不断,恭郡王韩凌赋成为众望所归!

萧奕就飞快地看完飞鸽传书,就似笑非笑地抬起头来,见南宫玥好奇的目光看来,就把那封信随手递给了她,心情委实是不错。

虽然王都那边出了些他们预料以外的变故,但西疆的局势却非常顺利,韩凌赋没有辜负他和小白的信任,他的反应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萧奕的眸子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笑眯眯地喃喃自语:“接下来就看小白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