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不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霏怔了怔,对上南宫玥笑吟吟的眸子,回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恍然大悟地明白了她的意思。

大嫂在说自己的婚事吧。

萧霏放下手中的茶盅,一本正经地说道:“全凭大嫂作主。”

萧霏看着南宫玥的眼眸如此清澈明净,如同那清澈可见底的山涧溪流一般。

就像自家的小萧煜般单纯似白纸……

南宫玥心里暗暗地叹气,真是愁死了。

虽然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她总是希望能挑一个萧霏心悦的,至少是欣赏的,这样以后才能和和美美,相敬如宾。

也许霏姐儿就是晚开窍的,没事,不着急,南疆多的是青年才俊,他们王府的姑娘不愁嫁!

南宫玥在心里对自己说。

仿佛感受了娘亲的思念,下一瞬,内室中传来了小家伙清醒后的哭叫声,他嚎啕的哭声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包括萧霏。

“喵!”

还包括猫儿,一大团白毛从罗汉床下灵活地爬了出来,吓了萧霏一跳,完全不知道猫小白是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

“小白……”

萧霏正想招呼小白玩,却见它好像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白色的尾巴炸了开来,一双鸳鸯眼几乎瞪成了圆滚滚的龙眼。

“喵!”猫小白慌不择路,穿过青石板地面往窗边的案几跑去,才刚跳上案几,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兴奋的喊叫声:“咿呀!”

绢娘把哭泣的小萧煜抱了过来,他一看到猫小白,立刻破涕为笑,指挥着乳娘来追它。

小白回头看了他一眼,从窗槛上飞跃而过,然后没影了。

这应该是逃命了吧!萧霏傻眼了,下一瞬,就见小家伙委屈地瘪了瘪嘴,如黑玉般的眼睛又浮现了一层水雾。

画眉赶忙端起一碗米糊,打算转移小世孙的注意力,可是她才捧起米糊,就听绢娘低呼了一声。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某个手指头大小的东西从窗外被抛了进来,小家伙想也不想地张开小肉爪一把抓住。

“咯咯!”

小家伙抓着手里的东西欢心地挥舞着,又笑了,一旁的萧霏一眼就认出了小家伙手里的东西,这不是肉干吗?

而且还有些眼熟……

萧霏朝窗外看去,小灰不知何时站在了窗外的树枝上,金色的鹰眼看着屋子里的方向。

鹊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世子妃,小灰这是在安慰小世孙吗?”

应该是吧。萧霏忍俊不禁地心道,不由得想起之前鹞鹰飞扑着去接肉干,却被小灰半途截走的事,没想到最后这肉干转了半圈竟然到了小侄子手里。

肉干虽然到了小萧煜手里,但是他肯定是吃不得的,在他试着把肉干送到嘴里以前,画眉以最快的速度把一勺米糊凑到了小世孙的嘴边,米糊诱人的米香一下子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小家伙张开小嘴“砸吧砸吧”地在乳娘和丫鬟的服侍下吃了起来,还不时对着窗外的小灰挥挥抓着肉干的小手,“咿呀咿呀”地试图在招呼它进来一起吃。

小灰又怎么会稀罕区区的米糊,一脸同情地看着小萧煜,那眼神仿佛在叹息,这个人类的幼崽真可怜啊,都没开过荤!

看着小家伙吃得津津有味,萧霏的眼中染上了些许笑意,右手成拳放在嘴边轻笑了一声,然后看向南宫玥问道:“大嫂,小白很怕煜哥儿吗?”

她这一问,南宫玥和屋子里的丫鬟们都是笑吟吟的。

大概都是靠四只爪子在地上爬的绵软生物,小萧煜特别喜欢猫小白和小橘,可是两只猫儿已经是猫到中年,根本懒得跟一个小娃娃玩耍,每次见到小萧煜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于是猫儿躲,小家伙追,成为碧霄堂里每日可见的戏码。

以小萧煜的身手,他当然是抓不住猫儿的,但是抵不住他有个身手非凡的爹,萧奕高兴时就飞檐走壁地帮着小家伙在王府和碧霄堂里抓猫,也让小家伙多了一个嗜好,让他爹抱着他“飞来飞去”……

南宫玥是又好笑又好戏,几乎可以想象等将来小家伙跟着萧奕开始学功夫后,肯定会顶替小灰成为王府一霸。

好一会儿,屋子里都是鹊儿脆生生的声音回荡其中,关于小世孙和猫儿们的故事,她几乎是说上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碧霄堂又是热闹的一天……

次日一早,新的雪藤席终于快马加鞭地送到了,接下来的几日,无论是王府还是碧霄堂,都更忙碌了,萧霏的及笄礼在即,准备工作必须加紧,布置礼厅,准备席宴……

由南宫玥亲自操持,一切忙而不乱地进行着。

九月二十,镇南王府正门大开,来客的车马把整条街都堵得满满当当,不少路人都好奇地跑来围观,王府的正门几年也开不上一回,上次还是去年世子爷打败了南凉凯旋归来。

围观的路人一打听,这才知道今日是王府大姑娘的及笄礼,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地在城中传开了。

今日的镇南王府宾客盈门,好不热闹,而骆越城外却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

几个青衣护卫护送着一辆青篷马车来到城门外,一干人等都是风尘仆仆。

马车的窗帘被人从里面挑开,一个蒙着白色面纱的蓝眸女子探出半边白皙的面孔,她抬手摘掉了脸上的面纱,露出充满异域风情的绝美脸庞,表情意味不明。

她,正是百越圣女,如今的恭郡王侧妃,摆衣。

摆衣抬眼遥望着城门上方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骆越城。

她死死地盯着那三个字,心里恨不得灭了这座城池!

骆越城,这大概是她此生最厌最恨的地方,她第一次来时,被萧奕押送在囚车之中,受尽了屈辱;而上一次,她在这里染上了五和高的毒瘾……

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摆衣咬了咬下唇,眸中不禁掠过一抹恼恨。

偏偏,她又不得不再次来到这里!

摆衣缓缓放下帘子,淡淡道:“进城。”

前面的车夫应了一声,马车便“哒哒”地穿过城门往城里而去。

车厢里的摆衣面沉如水,八月下旬,她就悄悄地启程离开王都赶来南疆,一来是为了大皇子奎琅之死,二来则是想弄清楚百越那边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因此摆衣一进城后,就立刻去了城中的一处暗桩。

那本该是一间叫李家铺子的点心铺子,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一间卖棺材的!

摆衣心里咯噔一下,当即就觉得不妥。

她在铺子外观察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进去,转头去下一个地方。

就这样,在连接去了三处她所知道的暗桩后,摆衣终于彻底意识到百越暗设在骆越城里的一切恐怕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摆衣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也许百越那边的形势比她预料的还要糟糕得多……

“圣女殿下,”丫鬟洛娜有些无措地看着摆衣,“要不我们再去别的……”

摆衣抬手阻止洛娜继续说下去,事实摆在眼前,已经不需要再抱有侥幸了……

摆衣眯了眯眼,蓝色的眸子微沉,然后启唇道:“我们去驿站见三公主……”

于是,马车又调转方向,往骆越城的驿站而去,没想到的是,依然扑了个空。

原来三公主早就不在驿站了,驿站在四月中旬的时候就走了水,那之后三公主便搬到城北的王府别院去了。

摆衣心中烦躁,只能让马车再度改道,半个多时辰后,总算是来到了城北的北宁居。

北宁居的正门上还挂着红绸布和红灯笼,连地上都还有爆竹残留下的痕迹,一看就知道这里应是刚办过什么喜事……

摆衣微微蹙眉,拳头不自居地握起,从她今日进了骆越城后就诸事不顺……

想着,摆衣隐约又有种不妙的预感,吩咐洛娜道:“洛娜,你去附近打听打听,看看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洛娜应了一声后,就下去了,没一盏茶功夫,她就又回到了马车上,神色复杂地禀道:“圣女殿下,附近的人说这里几天前刚办了喜宴……”

“谁的喜事?”摆衣不耐烦地催促道,难道是平阳侯在此娶了二房?

洛娜的表情变得更为微妙,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回道:“圣女殿下,听说,三公主她改嫁了。”

洛娜垂下头,不敢去看摆衣的脸。

什么?!摆衣差点脱口而出,蓝眸之中不知道是愤怒多些,还是不屑多些。

这个三公主真真是不要脸!

奎琅殿下才去了大半年,还在热孝期呢,这三公主竟然迫不及待地就改嫁了?!

岂有此理!

什么大裕公主,什么大裕乃礼仪之邦,照自己看,这三公主简直就是不安于室,不守贞洁!

摆衣的眸子中幽深一片,其中的阴霾越来越浓,她站起身来,试图下车进别院去质问三公主,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立刻又坐了回去,道:“我们去客栈!”

一声令下,青篷马车又继续沿着北宁居所在的街道往前,飞驰而去……

摆衣就近选了一条街外的悦来客栈,打算先暂住几天,观望一下骆越城里的情况,再行筹谋。

“两位客官请!”

店小二热情地把摆衣和洛娜迎进了门,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头上戴着帷帽的摆衣。

南疆民风开放,姑娘、妇人出行都是大大方方,很少见到戴帷帽的女子,莫非这女客是从江南或者北地来的?店小二心里暗暗揣测着。

摆衣心里一片烦乱,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客房,可是她才走到楼梯边,却听到大堂的方向传来几个食客交谈的声音,他们交谈的内容不由得让摆衣驻足。

“李老哥,你听说了没?镇南王府明日要在骆越城里施衣赠药!”一个中年男子扯着嗓子道。

“听说了听说了!”一个发须花白的老者捋着山羊胡连声附和道,“今日是镇南王府的大姑娘的及笄礼,明日王府施衣赠药也是为了给大姑娘积德吧。”

“李老哥,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第一个说话的中年男子又道,“明日施衣赠药就是萧大姑娘主持的。萧大姑娘心慈,一向乐善好施,从前年开始每逢盛夏就在城门口施凉茶,今年还在城里盖了一间善堂,专门收养那些无家可归的小姑娘……”

“这倒是难得了!”

有人叹息着道,而摆衣已经懒得再听下去,径直地沿着楼梯往二楼行去,帷帽的白纱后绝美的脸庞上勾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

萧霏乐善好施?

恐怕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

小方氏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是一个大裕的卖国贼而已。

有道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小方氏又能教出什么样的女儿?!

想着,摆衣嘴角的轻蔑更深了。

哼!世人多愚昧,若是让他们知道萧霏的母亲是这样一个人,他们还会尊敬这位萧大姑娘吗?……还有,萧霏她可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摆衣一边缓步往前走着,一边想着,跟随小二去了她的客房。

半个时辰后,沐浴更衣后的摆衣坐在梳妆台前,一边垂眸深思,一边心不在焉地梳着头发,一下又一下……

头发渐渐地顺了,但是她的思绪还是有些混乱,剪不清理还乱。

骆越城的情形比她预想的还要糟,他们百越在骆越城里的暗桩恐怕是被镇南王府拔除了不少,让她一下子少了不少人手,而三公主又改了嫁,出嫁从夫,如今恐怕也是靠不住了,那么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忽然,摆衣梳头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微微地抬起了下巴,脸上若有所思。

对了!

这不正好有一个机会吗?!她并不是无人可用的,只是自己怕是不方便出面……

看来,还是得借力……

摆衣的蓝眸中闪过一道利芒,立刻吩咐洛娜给她梳头,装扮了一番后,就又戴上帷帽遮眼,然后她就带着洛娜出了门。

她先跑了一趟珍宝阁,买了些东西后,再次去了城北的北宁居。

摆衣要找的人当然是三公主,只是走的不是正门,更没有惊动任何人……

三公主正在屋子里假寐,当她看到摆衣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吓得是花容失色,张嘴欲喊,却被洛娜粗鲁地捂住了嘴,还把三公主的两条胳膊拧到身后,死死地钳制住。而三公主身旁的宫女则被摆衣一掌劈晕了。

“呜呜呜……”

三公主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声,手脚动弹不得,看着哪里还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摆衣摘下了帷帽,随手放在一旁的案几上,她扫了一眼满是喜气的布置,再看向三公主时的眼神如寒冰般冰冷,道:“三公主殿下,这还不到一年,您不会就不认识我了吧?”

“呜呜!”三公主奋力地摇头否认。她当然认得摆衣!

摆衣一边在窗边的一把花梨木圈椅上坐下,一边叹了口气,嘲讽地说道:“这才几个月,奎琅殿下尸骨未寒,三公主殿下就改嫁了,还真是‘情深义重’啊!”

“呜呜呜!”三公主还在死命摇头否认,眼中露出羞愤之色,甚至还能看到点点水光,仿佛在说,请听她解释。

摆衣的表情还是冰冷,故意上下审视着三公主,吊了对方一会儿,这才缓缓道:“三公主殿下,只要您答应不叫嚷,我就让她放开您……”

“唔唔!”三公主急切地点了点头,跟着洛娜就试探地移开了左手。

三公主赶忙小声道:“摆衣,你误会了!本宫是被陷害的!”

三公主越说越是羞恼,一张俏脸有些扭曲,通红的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地说道:“是镇南王府算计了本宫!本宫又怎么会想嫁那等无赖!”

就算是三公主一开始不确定幕后之人是镇南王府,这些日子以来也渐渐地想明白了。

又是镇南王府!摆衣皱了皱眉,问道:“三公主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公主自打到了南疆后,可说是孤立无援,看到摆衣就像是一个溺水垂危的人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根浮木一般,迫不及待地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都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摆衣,包括玉佩、陆九和平阳侯逼嫁的事。

摆衣凝神听着,眸光闪烁不已,碧蓝的瞳孔中闪过无数复杂的情绪,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大裕皇帝如此信任平阳侯,又怎么会想到竟然连平阳侯都被镇南王府收买了。

也难怪当初陈仁泰没能回王都,而平阳侯却平安地从南疆回去了!

想着,摆衣的神色更为复杂。

不过,平阳侯本来就与韩凌赋不和,她一开始就没想过要靠他,如今倒也无妨,所幸,还有三公主……只要三公主记恨着镇南王府,那一切就好办了!不然的话,恐怕还得多费一番口舌。

注意到摆衣打量的目光,三公主急切地拉住她的袖子,道:“摆衣,本宫现在被平阳侯软禁在这别院里,无法离开,你快带本宫离开这里。本宫要回王都!”等回了王都,她一定要让父皇治平阳侯的罪,治镇南王府的罪!

摆衣的眸中掠过一抹轻蔑,心道:真是蠢货!三公主若是从这王府别院失踪,又怎么可能瞒得过王府的眼线,到时候恐怕才出了骆越城,就要被人给截回来,没准还会把自己给暴露了!

想到这里,她耐着性子安抚三公主道:“三公主殿下,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是镇南王府的地盘,我们还需小心谨慎,不能打草惊蛇。”

这也就是又要让自己等着?!三公主眉宇紧锁,狐疑地打量着摆衣,怀疑摆衣是不是如平阳侯一般在敷衍自己。

摆衣正垂眸思索,没注意三公主的神色,片刻后,抬眼道:“三公主殿下,我想让您帮我一个忙。”顿了一下后,她继续道,“我听闻今日是萧霏的及笄礼,我想让您帮我把一份礼送到王府去。”

什么?!给萧霏送礼?!三公主的整张脸黑了下来,难看极了,那岂非自己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后,还死皮赖脸地厚颜把脸再凑过去,让别人再打一巴掌?!

若非是萧霏,她堂堂公主何至于沦落到被逼嫁给一个地痞流氓的地步!

摆衣看出三公主的不情愿,安抚地又道:“三公主殿下,您放心吧。镇南王府一定会受到教训的!但是您要按照我的计划行事才行!”

三公主皱了皱眉,仍然有些迟疑,眯眼打量了摆衣一番,她没完全相信摆衣,偏偏她却只能姑且信了她。

“好,本宫就信你一回。”

最后,三公主终于僵硬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