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9奸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筱在内室里慢慢地踱着步子,心中烦躁不已。

韩凌赋去西夜已经两个多月了,还没消息传来,也不知道与西夜议和的事有没有办妥……当初韩凌赋远赴西疆与西夜议和是为了立功,如今这功劳还没影,朝堂上却已经要翻天了!

算算日子,西疆那边也该得到王都这边的消息了吧,可就算是如此,现在恐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事情怎么就会变成这样!

她必须得好好想想下一步才行。

就在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碧痕快步走了进来,屈膝禀道:“侧妃,崔家刚才派人过来,说要接世子过府住几日,崔将军一个月没见世子,很想念外孙……”

世子韩惟钧记在了过世的先王妃崔燕燕的名下,这并非是出于白慕筱的本意……甚至于当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白慕筱是强烈反对的,但皇帝直接就下了圣旨,就算是她反对也没用,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郡王侧妃而已……

每每思及此事,白慕筱心中便是恼怒而又不甘。

除了韩凌赋这个罪魁祸首以外,白慕筱最恨的人就是崔燕燕了。

若非是崔燕燕成了韩凌赋的正妃,自己就不会沦为一个卑微的侧室对着她俯首行妾礼。

若非是崔燕燕给自己下毒,那个孩子就不会以那般可怜的姿态降生在这世上,更不会被他的父王所抛弃……

这一切都是崔燕燕害的!

说来说去,还是韩凌赋无用,没把事情办妥,害得她的儿子竟然要认那个恶毒的女人为母!

将来,即便是钧哥儿有机会登上那个位子,崔燕燕也会“母凭子贵”,而自己则永远要低崔燕燕一分!

崔燕燕这个女人,为何就算死了,还要如跗骨之蛆般纠缠自己,羞辱自己!

想着,白慕筱的拳头狠狠地捏在了一起,面色阴沉地看着前来禀告的碧痕。

自从皇帝的那道圣旨下达后,崔家就拿了鸡毛当令箭,时常来探望韩惟钧,还故意话里话外地把白慕筱当作照顾世子的下人,言辞之间很是轻慢。白慕筱自然不想与崔家人打交道,因此在韩凌赋离开王都后,好几次都轻描淡写地把崔家派来的管事嬷嬷打发了,没让她们见韩惟钧。

但这一次崔家直接以世子外祖家的名义来接人,明显是心存威胁之意,恐怕自己敢拒绝,崔家就敢一状吿到皇帝那里去……此刻,韩凌赋不在王都,白慕筱别的不怕,就怕给了继王妃陈氏抱养韩惟钧的借口……

见白慕筱久久不出声,碧痕小心翼翼地问道:“侧妃,要不要奴婢……”

白慕筱抬手打断了碧痕,咬牙道:“让世子随他们走一趟吧。”她就不信崔家胆大包天还敢对郡王之子、皇室血脉下手!

“世子还小,晚上离不得我,天黑前就让世子回来……”白慕筱淡淡地又补充了一句。

这小孩子哭着要娘天经地义,崔家总不好非要把孩子押着几日不让回来吧!

碧痕应了一声,就下去了。

崔家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把带着孩子回了崔府。马车一进府,立刻就有人去禀告崔威和崔夫人,恭郡王世子来了。

来禀报的下人退下后,一个平朗斯文的男音在厅堂中骤然响起:“崔将军,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石青色云纹锦袍的削瘦中年人,五官平平,下巴留着两寸长须,气质还算颇为儒雅。

崔威抬眼朝对方看去,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心里还是有些犹豫:如今小世子是记在女儿崔燕燕的名下,一旦日后恭郡王登上大宝,那么自己家就是国丈。而且,自己的四女儿现在已是恭郡王的侧妃,将来也会生下一儿半女,那么崔家与皇室之间的关系也就牢不可破了……

似乎是看出了崔威的心思,那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冷笑,一双原本平和的眼眸瞬间锐利了不少。他淡淡地又道:“崔将军,恭郡王又不是蠢人,难道他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中年男子说得意味深长,崔威瞳孔一缩,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抬眼朝厅外看去。

厅外不远处,一个膀大腰粗的妇人正抱着一个八九个月、穿着大红袄子的婴儿朝这边走来,那个婴儿皮肤白皙,容貌俊俏,就是身形有些瘦小,大红的鲤鱼帽外露出耳鬓几缕细细的褐发,在阳光下泛着近乎金色的光芒……

崔威死死地盯着婴儿的头发,微微眯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终于点了点头,抱拳道:“还请虞兄指教!”

中年男子微微笑了,道:“崔将军,你要做的事很简单,只需……”

于是,半个时辰后,两辆马车就相继出了崔府,其中一辆黑漆平顶马车往皇宫飞驰而去,崔威带着恭郡王世子韩惟钧进宫向皇帝请安。

此刻,皇帝的寝宫中除了皇帝外,皇后也在榻边侍疾。

崔威来得突然,皇帝有些意外。这若是平时,皇帝早就随口把崔威给打发了,可是最近皇帝久卧病榻,这个时候的他,无论身心都比平日里脆弱,也比平日里要看重亲情。

想着许久没见孙儿韩惟钧,皇帝便召见了崔威他们。

“末将携世子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崔威恭敬地下跪给帝后行礼,而韩惟钧才不满周岁,话都不会说,自然是在宫人的帮助下随意地行了个礼。

皇帝令两人起身,但崔威却没立刻起来,恭敬地又道:“末将不宣而来还请皇上恕罪,末将想着恭郡王此刻不在王都,不能在皇上跟前尽孝,末将才特意带着世子来替恭郡王尽孝侍疾。”

崔威这番话说得是冠冕堂皇,皇帝当然知道崔威说得不过是些场面话,但看到孙儿进宫来探望自己,皇帝还是心情不错,恕其无罪。

一时间,婴儿可爱的奶音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宫殿瞬间多了一丝生机,连皇帝都发出了久违的笑声,还赏赐了孙儿一个金项圈……

一旁服侍的小內侍见皇帝笑容满面,就凑趣地说道:“皇上,皇后娘娘,小皇孙长得可真好,皮肤白皙,头发浓密,五官更是好看得像年画上的娃娃似的。”

“是啊。”另一个小內侍也是笑着附和道,“奴才瞅着小皇孙长得好似有几分像张嫔娘娘……”

张嫔?!皇帝怔了怔,再次朝那被宫人搀扶着站在地上的小婴儿看去,细细打量了一番,捋着胡须说道:“是有几分像张嫔……”

韩凌赋的生母张嫔也有些域外人的血统,她的发色比起一般的大裕人浅了些许,偏向褐色,这孩子也是如此,还有这孩子的轮廓五官深刻,尤其是他的鼻梁、眼窝……

仔细看,这孩子似乎长得不太像大裕人,张嫔的五官明艳鲜明,却不比这孩子这般深刻……

“又好像不太像……”皇帝嗫嚅地又道,这几句轻得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皇上,恭郡王年富力强,想必很快又会给皇上带来‘好消息’的,以后再诞下的小皇孙一定长得像皇上。”其中一个小內侍谄媚地迎合皇帝道。

皇帝不禁失笑,孙子长得像不像他,他倒是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只有韩惟钧这一个孙子,可是这孩子却是小三的独子。

说来小三还真是子嗣艰难啊!

照理说,小三的府里女人也不少了,怎么这么多年了,也只有白慕筱生下了两个孩子,其他人要么是胎死腹中,要么就没动静……

等等!

皇帝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一凝。

不会是小三有什么问题才导致子嗣不昌吧?

这有病就要治病。

皇帝若有所思地想着,情绪淡了下来,三言两语就把崔威和韩惟钧给打发了。

崔威一走,皇帝沉吟着吩咐道:“来人,给朕把张太医叫来。”

这段时日皇帝抱恙在榻,太医院如今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安排了太医在皇帝的寝宫中待命,于是张太医没一会儿就快步来了。

“太医院可有恭郡王的脉案?”皇帝开门见山地问道。

张太医本来还有些紧张,见皇帝看着精神还好,问的又是恭郡王的脉案,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恭敬地如实答道:“回皇上,恭郡王这两年都没请太医诊过平安脉。”

皇帝挑了挑眉,面露讶色。皇家子嗣单薄,虽然皇子们多是年轻,但照规矩,太医院也会每旬一次给皇子们请平安脉,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为什么小三……

皇帝还想再说什么,却听一旁的皇后忽然出声把张太医给打发了。

待寝宫中只剩下帝后时,皇后欲言又止地看着皇帝,道:“皇上,臣妾有些话也不知道当不当说,是关于钧哥儿……”

皇帝微微蹙眉,骤然想起刚才皇后除了在韩惟钧请安时应了一声后,似乎再也没和那孩子说过话,难道孩子有什么不对?

“皇后与朕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皇帝急忙道。

皇后似有为难,幽幽叹了口气,最后还是道:“皇上,其实这段时间,王都里有些不雅的传闻,臣妾本来以为只是流言,可是现在却担心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皇后停顿了一下,方才艰难地接着道:“那些传闻说……说是恭郡王不知与何人行了那‘成任之交’的丑事……”说着,皇后低下头去,似乎不敢看皇帝的神色。

成任之交!闻言,皇帝瞳孔猛缩,面沉如水。

所谓的“成任之交”是《周东野语》中的一件香艳逸事,说得是一位成姓官员与一位任姓官员乃是知交好友,只是任姓官员年近四十还没有香火,有一日,那成姓官员就送了一个小妾给任姓官员作为四十大寿的贺礼,八个月后,那个小妾就早产诞下一子。

世人都说,那小妾生下的孩子其实姓成,不姓任。

皇后的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皇帝的面色越来越难看,脑海中不由浮现那个孩子那张漂亮得不像大裕人的脸庞。

从窗口投射进来的几缕阳光照得皇帝的脸庞半明半暗,此时,似乎连殿内都变得昏暗了些许……

外面的太阳已经开始渐渐西斜,虽然离宫门落锁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崔威已经迫不及待地带着韩惟钧出了宫门,之后,他也没再带孩子去崔府,直接吩咐下人把孩子送回了恭郡王府。

不多时,碧痕和乳娘欢喜地抱着韩惟钧回了星辉院,“侧妃,小世子回来了!”

小娃娃看到娘亲伸手就想往她那里去,“啊啊”地叫着。

白慕筱正在小书房里翻着一本《大裕九州志》,表情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瞥了韩惟钧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根本没有在意孩子今日还去了哪儿。对她而言,只要他平安回来了就好,她更不知道崔家背地里正在进行的事……

韩惟钧自从离开郡王府后近半日没吃上一点东西,本来就饿,见娘亲不理会自己,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涨得小脸好似猴子屁股般通红一片,眼泪鼻涕更是一起掉了下来,看来狼狈不堪。

“呜哇哇……”

小婴儿越哭越大声,那歇斯底里的哭喊声仿佛要将屋顶给掀飞了,乳娘急忙轻拍着他的背哄着劝着。

见那孩子哭个不停,白慕筱就心中一阵烦躁,略显不耐地吩咐乳娘道:“还不赶紧把世子带下去喂些吃食!”

“是,侧妃。”乳娘自然是唯唯应诺地抱着小世子下去了。

孩子的哭声渐渐远去,四周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小书房里又只剩下了白慕筱一个人。

白慕筱又翻了一会儿《大裕九州志》,可是心却静不下来,那种烦躁不安的感觉还是盘旋在心头,没有褪去。

西疆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来,那种悬而未决的感觉让她越来越不安。

哎!

白慕筱放下手中的书,抬眼看向窗外万里无云的碧空,眸中有愤懑,也有抑郁。

明明她有谋略,有眼光,有魄力,偏偏就因为是女儿身,所以被困在内宅,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被动地在王都等待……

西疆远在千里之外,就算她有心亦无力……

此刻的西疆,韩凌赋终于得知了王都传来的消息,包括顺郡王毒害皇帝卒中并陷害五皇子,以及五皇子在咏阳的帮助下揭穿其阴谋并成功得以监国的事。

一桩桩、一件件都令他大惊失色。

他自以为得了一个议和的好差事,却没想到,才离开王都不过两个多月,反而让韩凌樊不劳而获地抢了先机。

若是自己还在王都的话,必定不会让五皇弟轻易就得势,自己甚至可以借口五皇弟虽是无心却还是助纣为虐气病了父皇为由,让五皇弟和二皇兄一样永无翻身之地!

可惜啊,如此大好机会怕是一去不复返了!

韩凌赋越想越是懊恼,自己委实是时运不佳!

偏偏自己就来了西疆……

一想到自己来西疆后发生的事,韩凌赋就是眉宇紧锁。

如今西疆的局势完全不在他的控制下,他在此处根本无法作为。而现在父皇病危,由主战的五皇弟监国,那么还谈什么议和?!

即便是韩淮君抗旨不遵继续与西夜大军作战,五皇弟肯定不会治罪于他……

韩凌赋越想越是不妙,自己不能在西疆再待下去了,一定要赶紧回王都主持大局。一旦让五皇弟稳定了朝局、安抚了人心,那一切就真的无可挽回了!

韩凌赋当机立断地说道:“本王要即刻回王都!”

他的声音掷地有声,可是当他带着几个亲兵来到守备府大门口的时候,立刻被守在门外的玄甲军拦住了,只给了一句:

“有进无出!”

韩凌赋已经被软禁在这守备府中半个多月了,每一次想要出府得到的都是这干巴巴的四个字,韩凌赋心中怒意滔天,气势凌人地怒道:“让韩淮君来见本王!如果他不来,本王今日就算是拼着血溅当场,也要离开这里!”他就不信韩淮君敢杀了他堂堂皇子!

传话的士兵很快就去了,直到半个多时辰后,韩淮君方才策马而来。

“踏踏踏……”

在金灿灿的阳光下,飞扬的黄色尘土间,身着铠甲的年轻人跨坐在一匹黑色的骏马上,看来英姿飒爽,意气风发,而韩凌赋却是心中一阵憋屈,原本稍稍平息的怒意又在心底一点点地酝酿起来……

他压抑着怒火,看着韩淮君翻身下马,大步朝自己走来。

韩凌赋想要走出守备府大门,却听“咯嗒”一声金属的碰撞声,立刻有两把长刀交叉着挡在了他前方。

两个年轻人隔着高高的门槛相对而立。

“王爷找末将有何指教。”韩淮君抱拳淡淡道,那冷淡的语气仿佛两人不过是陌生人,而非自小一起长大的堂兄弟。

韩凌赋忍着怒意,说道:“父皇病重,性命垂危,本王身为父皇之子,要赶紧回王都为父侍疾!”

顿了一下后,他似乎唯恐韩淮君不答应,义正言辞地又道:“韩淮君,你别忘了,没有父皇,可有你的今日!”

韩淮君不过是区区齐王庶子,连他父王齐王都不把他当回事,若非是父皇,韩淮君将来也不过是个闲散宗室,任由齐王妃作践。

是父皇看重他,给了他北征和西征的机会,给了他前程!

今日韩淮君若是不放自己走,那他就是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他还有何颜面在军中立足!

韩凌赋的眼中闪过一道锐芒,一霎不霎地与韩淮君对视。

韩淮君点了点头道:“好,你走吧。”

韩淮君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韩凌赋傻眼了,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本来以为韩淮君一定会百般找借口试图阻拦自己,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打算软硬兼施,却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地就答应了。

韩凌赋一时哽住了,俊美的脸庞上满是错愕之色,将信将疑。

韩凌赋又看了韩淮君一眼,不再多想,一边转身,一边对着身旁的随从、亲兵道:“快!赶紧准备行李!”

韩凌赋大步离去,看他的样子真是恨不得插翅飞离这里,而韩淮君则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眼里溢出浓浓的失望。

这失望似乎是针对韩凌赋,又似乎不是……

韩淮君的目光缓缓上移,看向了天空,那是王都的方向……

须臾后,他就收回了目光,然后转身上马,策马离去,径直去了西城门处。

此时,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在城墙上洒下一片金色的光晕。

远远地,韩淮君就看到姚良航正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与几位将士正在巡视城防。韩淮君原本抿直的嘴角微微上扬,表情放松不少。

姚良航听到了马蹄声也是闻声望来,然后就快步沿着石阶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