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点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亭子里的时间似乎是停滞了一瞬,只有双鹰欢乐的鸣叫声不绝于耳。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很快就见一道身穿戎装的颀长身形快步朝这边走来。

来人的步子忽然停顿了一下,他惊喜的视线投向盘旋在半空中的灰鹰和白鹰,面上一喜,脱口道:“小灰来了啊!”

说着,青年小跑着上前,一张娃娃脸笑嘻嘻地对着亭子里的官语白抱拳问道:“侯爷,大哥来信了?”

对于萧奕喜欢拿小灰当信鸽使的事,傅云鹤自然也是知道的。

官语白直接把萧奕的信递给了傅云鹤,傅云鹤看得是喜形于色,与有荣焉,正想把小萧煜夸上几遍,又想起了自己此行的正事,改口禀道:

“侯爷,汐河一带三城已然拿下!”

寥寥数语,说得是掷地有声。

“好。”官语白只给了一个字,而傅云鹤却像是得了莫大的夸奖一般。

他们皆知南疆军已经走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就像是一幅精心描摹的工笔画终于画好了稿本,这个局到现在才算是成形了!

汐河在西夜南境那可是至关重要的一道屏障,横穿西夜南方三州,只要突破汐河,他们就可直入西夜腹地,甚至是一举攻至西夜都城……

想着,傅云鹤便是热血沸腾,虽然已经一日一夜没有歇息,但他还是精神奕奕。

傅云鹤很快就被打发下去歇息,亭子里又剩下了他们三人,官语白看着那棋盘上凌乱的棋局,问道:“司凛,可要继续?”

官语白问的是“可要继续”,而不是“是否再来一局”,司凛怔了怔,体会着其中那微妙的差别,然后失笑,与官语白四目相对。

看来语白已经是成竹在胸,无论是他们俩的这局棋,还是西夜的这一局……

你方唱罢我登场,双方各出其谋,但唯有一方能料敌机先,破敌制胜。

这注定是一场至死方休的战局!

从西疆到西夜,皆是风卷尘沙,那漫天黄沙中早已杀机四伏,相比下,南疆的金秋风和日丽,碧霄堂中四处弥漫着菊花的清香,芬芳扑鼻。

小书房里,一个白胖的小婴儿闻着花香在美人榻上睡得正熟,肉嘟嘟的小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朵金灿灿的金菊。

南宫玥和萧霏都坐在美人榻边,目光不由得被小家伙吸引,但又留了一半心神听百卉回禀朱兴这几日的调查结果。

果然,朱兴确认萧霏及笄礼那日有一个非南疆口音的女子在别院北宁居附近打听过消息,从那女子的形容来看,十有八九是摆衣的丫鬟洛娜。之后,洛娜好几次去了别院,给三公主的宫女传递消息……

当百卉禀完后,小书房里安静了下来,南宫玥仔细地替小萧煜掖了掖被角,眸光一闪,心想:摆衣果然来了南疆,而且还意图利用小方氏的事来操控萧霏图谋不轨。

“霏姐儿,”南宫玥抬眼看向了萧霏问,“你觉得三公主为何会与摆衣合作?”

萧霏明白南宫玥是考教自己,仿佛做学问般凝神思索着,片刻后,答道:“三公主是奎琅的正妻……”

话落之后,她又觉得似乎不只是如此,拧了拧眉头:应该说,摆衣之所以会找上三公主是因为三公主是奎琅的正妻,可是大嫂问的重点是“三公主”。

“霏姐儿,三公主虽是奎琅的正妻,但是如今奎琅已死,三公主又没有子嗣,奎琅原本在百越的子嗣也都死在了百越的宫变中……即便你大哥‘奉旨’拿下百越,于三公主也没什么好处。”南宫玥不紧不慢地分析着,引导萧霏自己去思考。

话语间,美人榻上的小家伙忽然有了动静,一下子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只见他闭着眼睛有些躁动地在被子里踢了踢脚,原本捏着菊花的右拳也松了一些,南宫玥趁机把他拳头里的那朵菊花取了出来。

看着那朵被小侄子捏得快要蔫掉的金菊,萧霏若有所思,从南宫玥手里接过那朵残花。

女子丧夫就像是花朵离枝,再也培育不出果实……

如今的三公主和百越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系,百越如何,又与三公主何干?丧夫无子的三公主是决不可能孤身去百越的,去了,也不过是羊入虎口,任人宰割!

南宫玥含笑地看着萧霏垂眸思索的样子,也不着急,缓缓地喝着茶。

此刻正是午后,窗外,带着菊香的微风吹拂着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枝叶摇曳,沙沙作响。

忽然,萧霏身子一震,猛地抬起头来,脱口道:“利益……大嫂,是利益!”

促使三公主和摆衣能合作,其中肯定有利益的推动。

南宫玥微挑眉头,笑意更深,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鼓励萧霏接着往下说。

萧霏转动着手中的那朵金菊,眸光闪烁。

利益无非就是财帛、地位、权利、名声……甚至美色。

可是什么能打动三公主呢?

萧霏微蹙眉头,不确定地看着南宫玥问道:“大嫂……难道是百越愿意割地?”

割地那可是极其巨大的利益,能扩大大裕的版图,这恐怕是连皇帝都要心动的利益。

南宫玥摇了摇头,不由想到当初奎琅和努哈尔争相割地给萧奕的事,脸上有几分忍俊不禁,不过,萧霏能想到割地已然不错……

南宫玥放下了手里的青瓷茶盅,点拨道:“霏姐儿,唯有国主可以言割地,这还不是摆衣能拿的主意、能允的好处。”摆衣只是百越圣女,毕竟不是可以登基掌权的皇子。

这必须是一个让三公主无法拒绝、愿意铤而走险的巨大利益。

南宫玥眯了眯眼,接着道:“霏姐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奎琅在王都恐怕还有子嗣……”

闻言,萧霏眸子一亮,急切地颔首道:“大嫂,一定是这样!”

也唯有这样,才能解释三公主与摆衣合作的目的。

只要奎琅有子嗣,那么身为奎琅正妻的三公主就是名正言顺的嫡母,她又有大裕为靠山,将来成为百越的太后也是顺理成章的。

那个孩子应该是奎琅到了王都后才诞下的,所以孩子的年纪必然不大,一旦三公主成为百越太后,就是垂帘听政也不无可能!

如此一来,三公主不仅不会成为大裕的弃子,还会成为权倾朝野的一国太后。

对于原本已经跌落谷底的三公主而言,这是翻身的机会,是扶摇直上的机会。

这个利益恐怕不仅能让三公主动心,且足以令她疯狂。

想着,萧霏的眸子中熠熠生辉,目露崇敬地看着南宫玥。大嫂足不出户,就能推测出这么多,真是知微而见著。自己果然还差得远呢!

南宫玥半垂眼眸,又捧起了茶盅,看着茶盅中沉沉浮浮的茶叶,她心里想得却是比萧霏更多……

在王都,奎琅是大裕驸马,按照大裕制,除非驸马四十无后,否则驸马不得纳妾,那么奎琅的子嗣又是哪里来的?

而且,三公主知道奎琅的死讯已有些日子,但行事却一直毫无章法,直到摆衣来了。这是不是能够表示,三公主原先并不知道奎琅还有一个孩子,也就是说,这个孩子的来历绝不正大光明……

奎琅并非贪花好色之人,以他的心性,三公主驸马的身份可以让他得到大裕的扶持,就必不该如此短视的,在这种时候弄出一个私生子来,除非,这能带来更大的利益。

利益吗?

这个问题到底倒是有趣得紧。

南宫玥嘴角微勾,轻啜了一口热烫的茶水,开口吩咐道:“百卉,你去让朱兴把关于奎琅的飞鸽传书整理出来。”

王都那边时不时地就会收到王都的飞鸽传书,萧奕在碧霄堂的时候都会挑些有意思的事当作闲话与她说,所以,她对王都的局势知道一些,却比较零散……

“是,世子妃。”百卉领命而去。

她前脚出门,后脚鹊儿就进来了,脆生生地禀道:“世子妃,明天出行的东西都备好了。”

明日南宫玥和萧霏要一起去大佛寺布施,施衣施粥,为那些南征的将士们祈福。

南宫玥应了一声,俯首看向了睡得不知今日是何年的小萧煜。

明日带不带他呢?

带着他,她担心明天大佛里人多事多,顾不着他;可若是不带他,就代表自己有大半天不能看到他了,只是这么想着,南宫玥就有些不舍……

小家伙仿佛是知道自己就要被娘亲抛弃了,身子蠕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小肉拳头揉了揉眼睛,一边发出“咿咿”的呻吟声,一边张开了如点漆般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地看了一圈,在萧霏、南宫玥和鹊儿身上快速掠过,似乎有一丝失望,大叫了起来:“爹……爹……”

南宫玥赶忙将小家伙从被窝里抱了出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说:“煜哥儿,娘在这里。”

小家伙叫了半天,可是那个会带他“飞”的人却没出现,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抛弃了,心里委屈极了,眼睛变得好似小鹿般湿漉漉的,可怜兮兮地看着娘亲。

南宫玥被他看得心里软绵绵的,又觉得有些好笑。

虽然阿奕平日里挺嫌弃煜哥儿的,却常带他玩,而且玩各种花样。这偌大的碧霄堂里,也就只有阿奕会上天下地、上房揭瓦地带着煜哥儿去追猫儿,会把煜哥儿抛到半空中“飞飞”,会把藤编球玩出十八般花样……

小萧煜真是好玩的年纪,除了吃喝睡,也就是惦记着玩了。

这几日爹不见了,就越玩越没劲,想起来时,就到处找爹,偏偏怎么也找不到……

小家伙又四下看了一圈,还是没找到人,抬起右拳习惯地想要去含自己的指头,见状,萧霏赶忙出手按住了他的小肉手,于是小家伙更委屈了,粉润的小嘴一瘪,眼眶溢满了泪珠……

眼看着小侄子就要哭出来了,萧霏灵光一闪,把手中的那朵金菊又塞到了他手里。

小萧煜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盯着那金灿灿的菊花,忽然想了起来。

对,这是他的花!

“呀呀!”他挥着手中的那朵残花,乐得又咧嘴笑了。

萧霏暗暗地松了口气,但随即表情又变得微妙了起来,问道:“大嫂,煜哥儿还是只会说那一个字吗?”说着,萧霏忍不住伸出一根食指在小萧煜嘴角的笑涡里轻轻戳了一下,心里嘀咕着:明明是大嫂陪着煜哥儿的时间比较多,怎么煜哥儿就偏偏先学会了说“爹”呢!

话落之后,萧霏便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古怪。

南宫玥和鹊儿面面相觑,嘴角都染上了一抹古怪的笑意,鹊儿忍不住道:“大姑娘,昨儿,小世孙又学会了一个字。”

自从世子爷出征那日,小萧煜学会了叫爹后,那之后整个碧霄堂都震动了,人人都夸小世孙聪慧,可谁想那之后过了好几日,小世孙既没学会说娘,也没学会说别的,直到昨晚……

萧霏眉头一扬,正要问,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喵呜”声,她抬眼看去,就见一只毛茸茸的橘色头颅从窗口探出半个小脑袋,果然是自家的小橘。

小橘一看到小萧煜也在屋子里,转身就想溜,却被萧霏出声叫住:

“小橘……”

“喵!”

两个声音正好重叠在一起,萧霏一愣,想到了什么,俯首朝南宫玥怀中的小家伙看去,仿佛在验证她的想法一般,小家伙对着猫小橘挥着手中的菊花,奶声奶气地又叫了一遍:“喵!”

萧霏有些傻眼了。原来小萧煜学的第二个字竟然是这个……

萧霏不过一个闪神,在窗口犹豫的小橘就“嗖”地一下跑得没影了,可怜的小萧煜眼巴巴地看着小橘跑了,委屈得扁了扁嘴,窝在娘亲柔软的胸膛里蹭来又蹭去,那可爱又可怜的样子看得南宫玥和萧霏心都要化成水了。

机灵的鹊儿赶忙转动着拨浪鼓哄起小世孙来,那规律的鼓声很快就让小家伙的心情从阴转晴,咧嘴笑了。

“咯咯咯……”

这一日,又在小萧煜清脆的笑声中过去了……

次日一大早,一行车马就从东街大门浩浩荡荡地驶出,往城外的大佛寺去了。

十月初五乃是达摩圣诞,达摩祖师是中原禅宗的初祖,被尊称为“东土第一代祖师”,因此来大佛寺进香的香客比往常还要多一些,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寺里香烟缭绕,庄严肃穆。

等下了马车后,南宫玥忽然发现今日的香客里好像大部分是年轻男子,疑惑地微微挑眉。

萧霏在一旁含笑道:“大嫂,你可知道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的故事?每年达摩圣诞,大佛寺的僧人就会给香客发放九九八十一根芦苇杆……”

萧霏说到这里,南宫玥已经明白了。

芦苇生长时连棵成片,音同“连科”,寓意科举“一路连科”,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年轻人跑来图个吉利。

这时,有迎客的小沙弥上前来行礼,领着她们往寺门而去。

等走到寺门口时,发芦苇的僧人手里正好还有最后一根,小萧煜见了便学着前面的人伸手去抓……

那僧人便把那段笔杆长的芦苇杆送向小家伙手里,凑趣地说了一句吉利话:“祝小施主以后一路连科。”

萧霏却是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煜哥儿,你以后又不用考状元……”镇南王府乃是世袭罔替的藩王,自家的小侄子生而尊贵,哪里需要科举。

小萧煜根本听不懂姑母的教诲,只觉得自己又有了新玩具,开心地咧嘴笑了。

那灿烂的笑靥让萧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几人在小沙弥的带领下进了寺,那些丫鬟、婆子们在寺外开始准备布施的事宜。

寺中一片庄严肃穆的气氛,空气中回响着念经诵佛声,淡淡的檀香味弥漫在四周,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南宫玥她们去天王殿拜了佛,又捐了香油钱,等她们从大殿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巳时。

她一眼就看到正前方不远处,几个香客正朝天王殿的方向走来,为首的妇人看着有些眼熟。

那是一个四十出头、略显丰腴的中年妇人,穿着一件赭红色石榴花刻丝褙子,头发整齐地梳成了一个圆髻,插着一支八宝攥珠飞燕钗,雍容华贵。

对方也认出了南宫玥,脚下的步子一缓,面容也有些僵硬,但随即就若无其事地上前,福身行礼,然后道:“世子妃,妾身刚才看到寺外有人布施,原来是世子妃和萧大姑娘啊。二位真是心慈,妾身自愧不如。”她身后的五六个姑娘、妇人也是恭敬地屈膝行礼。

南宫玥含笑道:“阎夫人过奖了。今日布施乃是为我南疆出征在外的将士们祈福。”

说话的同时,南宫玥的视线随意地在阎夫人她们身上扫过,目光在阎夫人右手边那身穿铁锈色绣六团花褙子、头戴赤金珠簪的妇人身上停顿了一瞬,觉得对方看衣着打扮不像普通嬷嬷,却又似乎比下人还要恭敬,甚至于谦卑。

心念只是一闪而过,南宫玥也没太过在意。

阎夫人愣了一下,然后捏着帕子掩嘴笑了,“世子妃,这倒是巧了。今日妾身来此就是为了出征的犬子峻哥儿祈福……”说着,她故意朝右手边那身穿铁锈色褙子的妇人看了一眼,“峻哥儿的姨娘还打算留在庙里为峻哥儿诵经祈福。”

阎夫人看着那妇人的眼神中带着一抹轻蔑。世子妃不给她面子,她不敢怎么样,她也不能插手阎习峻的前程,不过区区一个姨娘,却是任由她捏在手里揉搓拿捏的,而且名正言顺!

那妇人诚惶诚恐地福身应了一声道:“是夫人看得起奴婢。”

“能为夫人分忧,为三哥祈福,是孙姨娘的福气。”阎夫人左手边一个十三四岁的翠衣姑娘也是颔首道。

听闻这位孙姨娘是阎习峻的姨娘,南宫玥便多看她一眼,对方看来不到四十,肌肤白皙,容貌娇美,可以想象年轻时一定是容姿绝艳,只是因为长年躬身,她的气质显得有些唯唯诺诺。

以南宫玥的身份自然不会去和一个姨娘寒暄,她淡淡地又道:“阎夫人既然是来祈福的,就请自便吧。”她随口就把阎夫人给打发了。

“那妾身就不叨扰世子妃和萧大姑娘了。”阎夫人又福了福身后,就在那翠衣姑娘的搀扶下、下人们的簇拥中抬头挺胸地走了。

南宫玥和萧霏则抱着小萧煜又原路返回,信步往大佛寺大门的方向行去。

鹊儿一边走,一边忍不住朝阎夫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跟着压低声音叹息道:“世子妃,奴婢早就听闻阎家的嫡妻对妾室管得极严……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