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陷阱/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公主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心里乱成一团乱麻。萧霏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她的预计,让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相比下,坐在下首的萧霏仍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寂静无声。

“三公主殿下,”萧霏那双清冷明净的眸子一霎不霎地凝视着三公主,继续道,“您莫要忘了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南疆是大裕的南疆,更是镇南王府的南疆,殿下做事可要三思而后行!”

萧霏的话听来意味深长,三公主瞳孔猛缩,娇躯更是微微一颤,如鲠在喉。

她不由想到了她被迫嫁给陆九的事,一幕幕犹在眼前。

这是她此生所遭受的最大的羞辱!

以前的她如何能想象除了父皇之外,还有人胆敢做主她的婚事,让她第一次体会到她堂堂公主竟然任人玩弄于掌心……

三公主心里恨不得将镇南王府和平阳侯统统斩首,却束手无策。

如同萧霏所言,这里是南疆,这里是镇南王府的地盘,一旦自己散布什么不利于镇南王府的消息,平阳侯这镇南王府的走狗也许就会对自己下手,把自己永远留在南疆这蛮夷之地,甚至是埋骨于此……

所以——

“萧霏,你这是在威胁本宫吗?”三公主的双拳在袖中紧紧地握了起来,指甲深深地抠进柔嫩的掌心里,咬牙切齿地怒道。

萧霏从容淡定地看着三公主阴晴不定的脸庞,又道:“三公主殿下,如何选择在于您,臣女言尽于此。”

萧霏不再多言,与三公主直视的眼眸中无怒无恨无喜……无一丝波澜,仿佛她在看的不是大裕的公主殿下,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子。

来之前三公主还信心满满,没想到短短的一盏茶功夫,她和萧霏所处的位置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萧霏她是真的无所畏惧,还是在装腔作势?

难道自己要这么无功而返?

三公主咬了咬几乎没有血色的下唇,她不甘心啊!

而萧霏已经又捧起了茶盅,做出端茶送客的姿态。

三公主狠狠地又瞪了萧霏片刻,终于愤然地拂袖离去。

萧霏看也没看三公主,仍是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气定神闲。一旁的桃夭看着自家姑娘,忍不住心想:姑娘真是越来越像世子妃了。

三公主走了,月碧居里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秋风徐徐。

到了黄昏,天空忽然就阴沉下来,飘起了绵绵雨丝,这雨一下就是连续三天,不能出去玩的小萧煜和两只猫儿闷在屋子里,郁闷得连“喵”的力气都没有了……

到了十月初八,细雨似乎还没有停止的迹象,这一日一早,朱兴终于整理好了王都来的飞鸽传书,呈到了南宫玥的小书房里。

这几日,无处可去的小萧煜每天都在屋子里“陪”着娘亲处理各种事务,今日也不例外,他穿着可爱的猫咪装灵活地在铺着长毛地毯的小书房里爬来爬去,追逐着一只藤编小球。

“铃铃……”

小球里的铃铛随着滚动发出清脆的声响,也让原本宁静肃然的小书房里变得活泼了不少。

小家伙捡到藤球后,就爬到了娘亲身旁,抓着手中的藤球对她晃动着,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仿佛在说,娘,我们一起玩吧。

南宫玥接过了藤球,随手抛了出去,小家伙乐得立刻转身去追,那灵活的背影就像一只胖乎乎的巨猫,看得一旁的鹊儿脸上不由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南宫玥又继续去看放在书案上的那叠信件,一张接着一张,虽然她只是草草浏览,但很快就注意到奎琅与恭郡王府来往密切。

奎琅身为百越大皇子在王都的处境实在是太微妙了,在王都,恐怕大部分的府邸都不敢与他往来,这就让与他来往频繁的恭郡王府显得尤为突出……

南宫玥翻动信纸的动作挺了下来,不禁想到了如今正在城中的摆衣,这其中估计也有摆衣在双方之间牵线搭桥。

韩凌赋此人一向无利不起早,没有利益,恐怕不会与奎琅往来,他们之间可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难道说,奎琅那个不为人知的“子嗣”与恭郡王府有关?

南宫玥的心里不由浮现这个念头,食指若有所思地在绢纸的一角轻轻摩挲着。

奎琅在王都的人脉有限,除了恭郡王府,她还真是想不出别的可能性。

但再一想,似乎又有哪里不太对劲。

奎琅多年来在百越掌握实权,为人刚愎自负,以他的心性,即便是和恭郡王府暗地里达成了什么协议,也不可能会把他如今唯一的血脉留在恭郡王府,让恭郡王韩凌赋拿捏住他这么大的把柄!

除非,这其中另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南宫玥捏着绢纸的手指下意识地微微用力,继续翻动着下面的信件。

送到萧奕这里的飞鸽传书都涉及国家大局,所以,信中无关紧要的事也没有多提,南宫玥又把剩下的信都看完了,也没再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她直起身来,正想活动一下身子,就听又是一阵“叮铃铃”的声响。

小萧煜又抓着藤球爬到了南宫玥身旁,再次把球交到了她手里,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南宫玥失笑,又帮他把藤球往地上一丢,藤球就骨碌碌地又滚了出去,清脆的铃铛声再次回响在小书房里……

南宫玥陪着小萧煜玩了一会儿,小家伙就开始犯困地打起哈欠来,揉着眼睛就趴在长毛地毯上不肯动了。南宫玥只得把他抱了起来,轻轻拍着他,放到了美人榻上。小家伙一下好哄,没一会儿就睡得不省人事了。

小家伙刚才玩得很是开怀,白嫩的小脸像是打了胭脂似的红扑扑的,看着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南宫玥看得心中一片柔软,忍不住亲亲他的脸颊,整整他的头发,捏捏他的小手,忍不住轻声呢喃了一句:“煜哥儿怎么还不会叫娘呢?”

鹊儿在一旁笑吟吟地宽慰南宫玥:“世子妃,小世孙这么聪明,肯定很快就会学会的。”

南宫玥失笑,也是,何必着急,她的时间还长着呢!

画眉接口道:“等以后小世孙会说话了,世子妃让小世孙多叫几声就是了……”

两个丫鬟试图逗南宫玥开心,而小家伙从头到尾睡得眼皮也没动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挑帘声响起,穿了一件青蓝色褙子的百卉快步进来了,一看小世孙睡了,立刻放轻了脚步。

百卉走到近前,屈膝行礼后,压低声音禀道:“世子妃,刚刚朱管家又送来一封新到的飞鸽传书。”说话的同时,百卉呈上了一个折成长条的绢纸。

坐在美人榻边的南宫玥飞快地展开了绢纸,扫视了一遍,便是表情一凝,眼神中掩不住的惊愕之色。

成任之交?!

她的目光在绢纸上的这四个字上停驻了许久……

按照这封密信所说,这段时日,王都有一个关于恭郡王府的艳闻传得沸沸扬扬,传闻中绘声绘色地说恭郡王因为子嗣艰难,所以暗中与人行那“成任之交”的丑事,才诞下了小皇孙。

“成任之交”的典故,南宫玥如何不知,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

她眸光一闪,忽然联想到了奎琅那不为人知的子嗣……

一瞬间,南宫玥如遭雷击,表情恍然。

一旁的丫鬟们还没看到世子妃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不由得面面相觑,隐约感觉到似乎王都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南宫玥再次垂眸,看似盯着那绢纸,其实心神已经飘远。

原来如此!

难道白慕筱生的那个孩子是奎琅的?

这个猜测乍一听荒谬无比,但是细思后,就会发现之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变得合理起来……所以奎琅才“必须”把那个孩子留在了恭郡王府中。

想着,南宫玥的神色变得慎重起来,微微眯眼。

如果她的猜测没错的话,那么摆衣这次来南疆的意图就更值得琢磨了……

“喵!”

一声软嫩的猫叫声忽然从窗外传来,美人榻上的小家伙猛然睁开了眼,也跟着叫了起来:“喵!”

他奋力地自己坐了起来,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四处搜寻起猫儿的下落,小脸上写满了热切,碧霄堂里,随着小家伙的苏醒,又热闹喧哗了起来……

众人都没注意到外面的细雨声不知何时停下了,随着雨停,绵延数日的阴云终于散去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又变得密集了起来。

一辆青篷马车从街道的一头疾驰而来,停在了悦来客栈的门口,一个俏丽的青衣丫鬟从马车里走出,疾步匆匆地上了二楼摆衣的房间。

“圣女殿下,”洛娜行礼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三公主殿下还是不同意……”

倚靠在窗边的摆衣俯视着外面泥泞的地面,沉默不语,粉润的樱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前日三公主派人来如实转达了萧霏的那番话,听得摆衣心中愤懑难平,她怎么甘心就这么放过萧霏,绞尽脑汁地试图说服三公主把小方氏的事给透出去,可是三公主那窝囊废好似被吓破了胆,任摆衣怎么威逼利诱,就是不肯答应。

比起前日,摆衣的情绪已经冷静了许多。

洛娜小心翼翼地问道:“圣女殿下,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摆衣好一会儿没说话,半垂眼眸。

她在骆越城里耽搁得够久了,既然三公主用不上,那对自己而言,继续留在骆越城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这次千里迢迢来南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看着还在滴水的屋檐,摆衣心里下定了主意,骤然起身坚定地吩咐道:“洛娜,赶快收拾行装,我们即刻启程去百越。”

既然雨停了,她也该离开了。

“是,圣女殿下。”洛娜赶忙应道。

她们带的东西也不多,半个时辰后,他们就退房离开了悦来客栈,一路往城门的方向而去。

等马车快到城门时,街道上忽然变得拥挤起来,马车的速度也因此缓了下来。

摆衣微微皱眉,正想让洛娜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就听外面传来妇人交谈的声音,吸引了摆衣的注意力:

“李大姐,你说的铺子是不是就在前面,人特别多的那家?”

“没错没错!就是那家铺子,今天是开业第四天,听说是从南蛮来的商队开的,正在卖南蛮来的玉石呢!”

“我隔壁的王大婶昨天也去了,说是那里卖的镯子比我们南疆便宜了近一半……”

“……”

妇人们一边说,一边走远了。

他们口中的南蛮指的正是百越,马车里的摆衣若有所思,沉吟了一下,就吩咐洛娜道:“洛娜,你去那家铺子找他们打听一下。”她离开百越已经太久了,也不知道百越现在到底如何了……

洛娜立刻应声,匆匆地下了马车,而摆衣则让马夫把马车先赶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在马车里焦急地等待着。

这个时候,时间过得尤为缓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步履声,脚步声略显凌乱,然后马车的帘子被人从外面挑开,洛娜熟悉的面容映入摆衣的眼帘,她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眼中惊恐万分,好像是见鬼了一样。

摆衣微微蹙眉,心里隐约浮现一种不祥的预感。

直到洛娜又走进了马车,摆衣才发现她竟然在颤抖,洛娜与自己也算是见过不少大场面了,就算是听闻奎琅殿下在南疆被害,洛娜也没这样过。

“圣……圣女殿下,”洛娜颤声说,甚至于忘了行礼,一鼓作气地禀道,“那铺子里的人说,吾百越已经被镇南王世子萧弈打下,如今萧弈在百越自立为王,铲除异己。”

顿了一下后,洛娜艰难地挤出最后一句:“百越已经变天了!”

一瞬间,摆衣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惊得猛然站起身来。

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说南疆军已经打下了百越,她相信,可是萧奕在百越自立为王,他这不就是谋反吗?谋反可是要抄家灭族的!

且不说大裕皇帝,就算是镇南王,也不可能容得下自己的儿子如此倒行逆施吧!

不可能的。摆衣在心里对自己说,然后艰涩地问出一连串的问题:“这是何时的事?伪王努哈尔现在如何?还有六皇子呢?”

他们不可能任由萧奕在百越为所欲为吧!

“……”洛娜的嘴巴张张合合,哑口无语。

刚才,她被自己探听到的消息吓得都快晕倒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到这些。

摆衣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感觉心里好像是被挖了一个大洞似的,寒风在其中呼呼地吹着,浑身无力,坐立不安。

她本想让洛娜再去问,但是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百越遭此巨变,她哪里还有心情在此等待。

摆衣一边又戴上了帷帽,一边问道:“你带我去那家铺子。”

洛娜赶忙应声,然后主仆俩就下了马车,在洛娜的指引下往前走去。

不一会儿,洛娜就指着前面的一家挂着“玉生花”招牌的铺子道:“圣女殿下,就是那家铺子。”

那铺子一看就生意不错,进进出出的客人络绎不绝,一片热闹喧哗。

摆衣主仆俩一走到门口,就有一个小胡子伙计迎了上来,把她们迎了进去,铺子里还有七八个男女正在柜台前看玉石。

摆衣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圈,然后随意地问道:“小哥,我听说你们这里的玉石都是从百越来的?”

“是啊。”伙计忙不迭地附和道,“小娘子你放心,这玉石都是我们掌柜的带着我们亲自从南蛮拉回来的,童叟无欺。”

摆衣惊讶地叹道:“原来小哥你也去过百越?”

伙计挺了挺胸,得意地说道:“那有什么!我们行商的走南闯北,哪里没去过。”说着,他奇怪地上下打量着摆衣,“小娘子似乎对南蛮特别感兴趣……”

摆衣心里不耐,只能随口敷衍道:“小哥,其实我的两位兄长在两个月前也去了百越行商,至今未归,家人都很是担心,所以适才偶然听闻这铺子里的人刚从百越行商归来,才冒昧过来请教。”

顿了一下后,摆衣近乎急切地追问:“小哥,百越真的被南疆军打下了?”她的拳头在袖中紧紧地握了起来,身子僵直如冰。

伙计呵呵地笑了,朗声道:“小娘子,你就放心吧。如今南蛮由我们南疆军坐镇,我们南疆人在南蛮行商那是最安全不过了!那些南蛮人早就被治得服服帖帖的!”

帷帽的白纱后,摆衣的俏脸惨白一片,樱唇微颤。她定了定神,几乎用尽全身力气问道:“小哥可知道百越是何时被南疆军打下的?”

“听说一年多了吧。不知道小娘子你喜欢什么玉饰?是玉佩,还是发簪,亦或是耳环……”

一年多?!摆衣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那伙计还说了什么已经都听不到了。

竟然已经一年多了!

那萧奕居然把这件事瞒得滴水不漏,这么说来,无论是伪王努哈尔还是六皇子卡雷罗,恐怕都已经遭了萧奕的毒手……等等!

摆衣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也就是说,那封忽然从南疆送到王都的军报根本就是萧奕引奎琅殿下来南疆的诱饵!

原来如此,杀害奎琅殿下的人不是努哈尔,而是萧奕!

他们都中计了!

摆衣越想越觉得可怕,而她竟然还自投罗网地来了南疆,不行,她必须尽快离开……

思绪混乱的摆衣猛然回过神来,想要招呼洛娜离开,却发现四周的气氛不知道何时变了。

明明刚才她进来的时候,这铺子里还有好几个客人,可是此刻其他的客人已经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柜台后的掌柜和四个伙计,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自己身上,包括那个小胡子伙计,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只有森冷。

不对劲!

摆衣瞳孔猛缩,就听洛娜惊呼起来:“圣女殿下……”

顺着洛娜指的方向,摆衣转身就看到一群身穿一式蓝袍的护卫已经把这铺子团团围了起来,三步一人。与此同时,附近的不少百姓也好奇地围了过来,朝这边指指点点。

摆衣去过碧霄堂,自然记得这些护卫的打扮,他们是碧霄堂的护卫,是萧奕的人!

糟糕!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不,应该说,自己中了他们的陷阱!

摆衣的目光再次看向铺子里的掌柜和伙计,心猛然沉到了谷底,仿佛置身于冰水中一样,心底一片绝望,那无边的黑暗几乎将她给吞没……

------题外话------

圣诞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