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招供(两更合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踏踏踏……”

随着一阵急促整齐的脚步声,一个面无表情的独臂青年带着七八个护卫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一个个都是面目森冷,杀气腾腾,他们腰间挎着长刀,行走间散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让人望而生畏。

一行人目标明确,气势汹汹地走向了头戴帷帽的摆衣。

摆衣朝四周看了一圈,脊背发凉,不知何时出了一身冷汗。

前有狼,后有虎,这个铺子已经被碧霄堂的人包围,而外面的街上又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熙熙攘攘,还有更多的人闻声而来……

她已是笼中之鸟被困在这铺子里,插翅难飞了!

摆衣只觉得中衣一片汗湿,心思转得飞快。

不,她决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的!

摆衣咬了咬牙,猛然拔高嗓门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以为镇南王府就能只手遮天了吗?今日,我就要告诉南疆的百姓你们镇南王府的先夫……”

摆衣意图宣扬小方氏勾结百越的丑事,打算闹出动静来给自己制造机会,可是话才说了一半,任子南已经冷声打断了她,对着周围围观的百姓朗声高喊道:“碧霄堂侍卫奉命捉拿百越奸细,无关人士且避让,以免被贼人误伤!”

任子南的一句话让四周围观的百姓恍然大悟,去年世子爷的人在城里拔除不少南蛮暗桩的事,他们可还记忆犹新呢。

四周一下子就像烧开了的水似的沸腾了起来,百姓们七嘴八舌地交头接耳。

“原来是世子爷的人来抓南蛮奸细了!”一个中年妇人恍然大悟地说道。

另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义愤填膺地接口:“这些南蛮人实在是其心可恶,狼子野心,一直对我南疆虎视眈眈!”

“幸亏有世子爷啊!否则我们南疆恐怕早就成了这南蛮人口中的一块肥肉!”一个老者感慨地叹道。

跟着,又有个中年大汉高喊道:“我们大家都退几步,别妨碍世子爷抓奸细!”

一呼百应。

不过眨眼间,那些百姓如退潮般往后退了好几丈,但仍是目光灼灼地看着铺子的方向,兴致勃勃,那一片赤诚的眼神看在摆衣眼里就像是他们着了魔一样。

摆衣心寒不已,心里的一丝火苗才刚冒出头就瞬间又被掐灭了。

怎么会这样?!

萧奕是给这些南疆百姓下了蛊吗?

这些男女老少仿佛在发光的眼神比眼前这些萧奕的走狗还让她觉得心惊,这些愚民,这些该死的愚民……他们此刻的眼神、表情,就像是那些信徒去寺庙里、道观里朝拜一样,那么虔诚,那么专注……他们就仿佛在看他们的信仰一样!

摆衣不由得踉跄地退了半步,头上的帷帽撞在了后面的洛娜身上,轻纱晃动了几下,那帷帽就从摆衣的头上摔落下来,露出了她绝美的面孔。

四周顿时传来一阵阵倒吸气声,不是为了摆衣那堪称倾国倾城的脸庞,而是为了她那双碧蓝的眼眸。

“南蛮人!”

“果然是南蛮奸细!”

“……”

在那声声愤怒激动的呼喊声中,摆衣心神摇曳,耳边不由响起了之前三公主派人转述的那番话:“……南疆是大裕的南疆,更是镇南王府的南疆……”

原来萧霏的那番话并非随口的狂妄之言,原来萧奕如今在南疆积威如此,原来这南疆早已经是萧奕的天下了!

如同当年奎琅殿下替先王把持百越朝政,如今的南疆还有百越早就被萧奕掌控在手中,镇南王那个老糊涂恐怕还被蒙在鼓里!

摆衣不打算再多言,她再说什么也煽动不了这里的百姓,这些南疆愚民已经把萧奕奉若神明,无论她说什么,他们都只会以为她是在造谣,是在污蔑他们的世子爷……

逃!

自己必须逃!

摆衣悄悄地把右手放到背后对着洛娜使了一个手势,下一瞬,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洛娜手中多了一把银色的弯刀,刀光如电,朝任子南劈去,打算从他这里打开一个缺口。

“铮!”

任子南的左手反手一刀,就挡住了洛娜的弯刀,半空中,火花四射。

摆衣想要趁机逃走,但是其他护卫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两个护卫上前,就有两把长刀一横,拦住了她的去路。

洛娜急忙来救摆衣,可是下一瞬,就听“铛”的一声,她的右臂被震得一麻,手中的弯刀脱手而出,然后脖子上一凉,任子南的长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颈之间,他不客气地微微使力,洛娜那小麦色的肌肤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殷红刺眼的血珠渗了出来……

对于他们而言,洛娜是死是生,并不重要,只要摆衣活着就好!

看着被制服的洛娜,看着眼前那几个朝自己步步逼近的男子,摆衣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踉跄了一下,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不行,她绝不能落入萧奕和南宫玥的手中,她只能……

摆衣正打算咬牙自尽,却感觉颈后传来一阵疼痛,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只听洛娜的惊呼声在耳边响起:“圣女!”

摆衣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她的身后,小胡子伙计收回自己的右掌,得意洋洋地笑道:“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世子妃要活口,她要是死了,那他们可怎么交代!

这时,又有一个护卫步履匆匆地进来了,抱拳禀道:“任护卫长,车夫已经拿下了。”

“带回王府!”任子南淡淡地一笑,抬起独臂对着手下做了个手势,就有两个护卫上前,一左一右地将晕厥的摆衣钳制住了,在那些围观百姓的指指点点中,把这一主一仆押走了……

这出好戏来得突然,散场得也快,百姓们意犹未尽地四散而去,他们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与此同时,这家在城里开了才不到四天的“玉生花”就此关门大吉了。

雨后的骆越城空气清新,那些小贩又出来摆摊吆喝,一片热闹繁华……

碧霄堂里,也是亦然,不时地传出孩童咯咯的大笑声和阵阵委屈的喵呜声。

小家伙如愿地用双臂抱着猫小白圆鼓鼓的腰腹,满足地用小脸蹭着小白柔软的长毛,又“喵”了一声。

百合在一旁得意洋洋地讨赏着说:“小世孙,乳娘对你好吧?”

凭小萧煜自己,当然是不可能抓的住灵活的猫小白的,正好百合今日当值,眼明手快就把猫儿给抓到手了。

小家伙一抱到猫儿,就再不肯撒手,一大一小黏在一起已经半个多时辰了,连小橘也被吸引了,在不远处一脸同情地看着小白,但还是没敢靠近。

就在这种欢喜与郁闷纠结在一起的诡异氛围中,百卉进来了,看到小世孙抱着猫儿,立刻朝笑得张扬的百合看了一眼,继续上前,走到南宫玥跟前禀道:“世子妃,阿蓝已经带人抓到了摆衣。”

百合的女儿初晓似懂非懂地看着姨母,她别的听不懂,却知道阿蓝是爹爹,愉快地拍着手掌叫道:“爹爹!”

她这么一叫,小萧煜也跟着鹦鹉学舌起来:“爹爹!”

初晓咯咯地笑了,又重复了一遍,之后,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叫着“爹爹”,也不知道是在玩,还是在斗嘴,屋子里好不热闹。

南宫玥看着两个可爱得不得了的小家伙,眼中笑意盈盈,应了一声后,对百卉道:“先把她关上几日再说。”

南宫玥的神色中没有一丝惊讶,气定神闲,并不急着见摆衣,反正摆衣也逃不了了……

正像摆衣猜的那样,“玉生花”就是一个圈套,自己专门为了摆衣所设下的一个圈套。

摆衣此人确实是谨慎细致,她来了南疆,进了骆越城,都没有露出马脚,要不是她找上了三公主的话,恐怕自己还发现不了。

而之后,就算朱兴派人盯了三公主好几日,也都没有再见到摆衣的丫鬟洛娜,至于摆衣自己更是一直没有露面,如此一来,自然难以从这诺大的骆越城里找到这区区两个女子的下落……所以,南宫玥就干脆使计把摆衣引出来,让她自己主动来找他们。

对于摆衣而言,最有诱惑力的饵食自然是百越。

既然摆衣想知道萧奕此次出征的目的地是否是百越,那就代表着她对百越这两年的状况还一无所知,那么自己只需摆好“饵食”,摆衣自然就会上钩。

百卉应了一声,领命而去,南宫玥则继续看着手中的几张绢纸,这是鹊儿帮她查的关于常怀熙的一些事。

鹊儿如今做事,委实是细致,把常怀熙自小到大的事都按着年份排序写上了,甚至是几年前关于常怀熙砸酒楼的传言也给查了。

南宫玥饶有兴味地看着那些绢纸,她记得之前城中的传言是说一家酒楼的小二不小心把酒洒在了常怀熙身上,结果常怀熙就把整间酒楼都给砸了,原来真相是那家酒楼往酒里兑水,还不承认,常怀熙一气之下,就把酒楼所有的酒坛子也包括食客桌上的那些全都给砸了……之后,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得越来越夸张,也越来越变味。

再往后翻了两页,最后一张绢纸上还写了常怀熙十岁时与他爹常将军打赌,只要考上了万木书院的武科,常将军就不再管他,常怀熙咬牙练了一年武,还真让他给考上了,只是没一年就因为经常不去书院而被开除了……

南宫玥有些好笑,这常怀熙以前有些顽劣,不过倒是性情中人,男孩子年少时顽劣一点也是难免……

南宫玥的脑海中不由浮现萧奕年少时招狗逗猫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深。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常怀熙无论是自身,还是家里,都不错。

不过,不着急。

南宫玥在心里对自己说,反正现在萧奕和常怀熙他们都出征在外,自己先慢慢替霏姐儿挑着,把其他几个人选也都查一查!

一盏茶后,领了赏的鹊儿就乐滋滋地从碧霄堂出来了,她又领了差事,要再查查另外三位公子。说来等大姑娘的婚事定下了,自己真该找世子妃讨份媒人赏钱。

接下来的几日,鹊儿忙得跟陀螺一样,白天里大半的时间都不在王府里,而南宫玥虽然待在碧霄堂里,却始终没有去理会摆衣。

被关在地牢中的摆衣本来就忐忑,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身心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到了第三天,她已经开始觉得身子不太对劲,心口隐隐爬起一丝凉意,整个人浮躁不安……她知道她的瘾头开始发作了。

这一晚,她浑身大汗淋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夜未眠。

到了第四天,摆衣的身子开始颤抖不已,呼吸越来越急促、沉重,全身发冷,四肢无力,骨头里又痒又痛,就像是数以万计的蚂蚁在骨头里、血肉里又爬又啃又挠。

她难受地从床榻上滚落,顾不得地上的肮脏,在粗糙的地面上蹭来蹭去,用指甲抓挠着自己的肌肤,留下一片片青紫,一道道血痕,看着甚为可怖。

可是摆衣视而不见,她觉得唯有这样,才能让她稍微觉得好受一点点……

随着时间的过去,连这样也不能满足她了,她呻吟着,嘶吼着:

“五和膏!”

“我要五和膏!”

没有人理会她,可是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嚷着。

“求求……你们,给我五和膏!”

“只要给我……五和膏,让我做什么都行!”

“五和膏……五和膏!”

到后来,摆衣碧蓝的双眼涣散,已经看不到焦点,只是嘴里反复呢喃着“五和膏”这三个字。

一阵若有似无的脚步声自外面传来,越来越近,有人来人!

摆衣顿时瞪大了双眼,平日里,这地牢中只有守卫一天给自己送一次饭,她也只能以此来判断,又是一日过去了。

而今日的馒头早已经送来了,那么来的会是谁?!

摆衣的瞳孔微缩,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期待,双臂紧紧地环着自己的身子。

随着外面传来开锁的声音,然后“吱吖”一声,牢房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阵昏黄的灯光照了进来,可以看到一个穿了一件玫红色缠枝葡萄纹刻丝褙子的年轻女子带着几个丫鬟出现在牢房外,对方那清丽的容颜是如此的眼熟。

南宫玥!摆衣狠狠地盯着南宫玥,眼睛一霎不霎。

南宫玥缓步走了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侧躺在地上的摆衣。

曾经的那个百越圣女即便是在牢笼中被押送进王都,还是掩不住傲气,如今却是今时不同往日。

摆衣那双曾经清澈的蓝眸如今已经染上了污浊,她的灵魂已经被腐蚀了……

“是不是你?”摆衣咬牙切齿地质问道,声音中透出强烈的恨意,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是不是你给我下了五和膏?”

若非是南宫玥,她何至于狼狈至此!

南宫玥看着她,淡淡地反问道:“摆衣,你可还记得你上次来南疆做过些什么?我不是圣人,做不来以德报怨。”

“……”摆衣瞳孔微缩,惨淡的嘴唇轻颤不已。

南宫玥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我家世子一向信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百越既然侵犯南疆,南疆就要拿下百越,让周边小国让那些对南疆有觊觎之心的人知道——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身为世子妃,自该夫唱妇随!”南宫玥嘴角微勾,眸中带着一分傲然,两分畅快,三分凛然。

摆衣的心火越烧越旺,怒斥已经到了嘴边,可是一股刺骨的冷意随着她高昂的情绪再次袭来,她的身子又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身子蜷缩,指甲已经深深地刺进了血肉里。

她好难受,她要五和膏。

南宫玥的手里肯定有五和膏!

摆衣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玥,其中再没有了愤恨,只有贪婪,只有对五和膏的渴求。

“你想要五和膏吗?”南宫玥替她说了出来。

摆衣艰难地点了点头。

南宫玥却是看着她,又问了一遍。

摆衣咬牙,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我……要。”

当这两个字说出口的那一刹那,她感觉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砰地破碎了,崩裂了……

她的心中只剩下了一样东西——

五和膏。

只要谁能给她五和膏,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她愿意听从对方的吩咐,哪怕是匍匐在地,摇尾乞怜地舔舐对方的鞋面。

这时,海棠搬了一把交椅进来,南宫玥从容闲适地坐下,然后问了第一个问题:

“白慕筱的孩子,生父是何人?”

摆衣怔了怔,眼中掩不住惊愕之色,南宫玥既然问这个问题,显然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明明此事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人知道,连三公主都不知道其中的究竟……南宫玥又是怎么知道的?!

摆衣骤然意识到萧奕的势力比她所知的还要庞大,不止是南疆,在王都,甚至是朝堂中,萧奕肯定也安排了自己的人手……

狼子野心啊!

不但是他们百越,恐怕连大裕皇帝的江山都岌岌可危,可怜大裕皇帝还有那些皇子们还一无所知……

摆衣心寒的同时,又觉得讽刺可笑,缓缓地答道:“是奎琅……殿下。”

果然如此。南宫玥眸光一闪,脑海中不由闪过许许多多的前程往事,想起前世的韩凌赋和白慕筱,心里有些唏嘘,好一会儿没说话。

“你来骆越城是为了什么?”南宫玥又问出第二个问题。

“呼……呼……”摆衣急促地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勉强平复了一些,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血色。

当她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后,后面的也就变得容易多了。

奎琅死了,摆衣在百越也就没了支持,现在唯一的倚靠就是奎琅和白慕筱的孩子。

她这次千里迢迢来南疆是想要联系上百越的探子,探知百越如今的情况,还要说服三公主以及奎琅留在百越的人脉,让他们支持奎琅之子复辟,控制百越的局面。

她必须扶持新的主子登基,才能奠定自己在百越的地位。

南宫玥一边饮茶,一边听摆衣断断续续地道来,淡淡地问道:“仅仅是如此吗?”

仅仅是这样,就值得摆衣这百越圣女、郡王侧妃不惜千里迢迢赶来南疆?这些事并不是非她不可,奎琅在王都还有阿答赤这些亲信呢。

而且,仅仅为此,摆衣又何必要在“玉生花”自尽呢?!显然,她心底还有更大的秘密,她不想暴露,所以才会意图赴死!

摆衣的眸中闪过一抹犹豫,忽然一股熟悉的药香钻入她的鼻翼,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表情几近疯狂。

五和膏!是五和膏!

可是下一瞬,那香味又消失了。

海棠漫不经心地用一个小瓶塞堵上手中的一个小瓷罐,摆衣死死地盯着那个小瓷罐,那是她的东西,里面装的也是她的五和膏!

海棠随手把那个小瓷罐抛到半空中,又接住,然后又抛到半空中……摆衣像着了魔一般盯着她,提心吊胆,就怕海棠一不小心就会摔了那小瓷罐。

海棠一直笑眯眯地,那笑意看在摆衣眼里却好似一个妖魔鬼怪般可怖。

“我说!”摆衣饥渴地看着那小瓷罐,终于压抑不住心底的恐惧与渴望,急切地说道,“前代圣女,也就是奎琅殿下的母后还留下了一批隐秘的产业和财富,富可敌国,这笔财富是历代圣女留下的,不到百越山穷水尽之际,不可使用。我亲自来此,也是为了回百越取出那笔财富可以为小主子复辟之用……”

她又急促地喘了两口气,“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快……快给我五和膏!”

说着,她又艰难地呻吟了起来,汗水、眼泪、口涎……混杂在一起糊在她的脸庞上,长发早就乱成了一团,布满尘土,此刻的摆衣看来彷如一个疯妇,哪里还像曾经那个清冷高洁的百越圣女。

南宫玥淡淡地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丝怜悯,这都是摆衣自作自受。南宫玥抬手对着百卉使了一个手势,百卉福了福身领命,转身出了牢房……

不一会儿,牢房外面就传来一阵轻巧的步履声,百卉又回来了,身后多了一个十三四岁、身形纤弱的少女,原本就不大的牢房一下子变得更拥挤了。

“大嫂。”少女目不斜视地向南宫玥屈膝见礼,然后视线才转向了一边,看向了匍匐在地的摆衣。

虽然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蓝眸女子,却知道对方是谁,知道就是这个人害了自己……

想起往昔种种,一切彷如昨日,萧霓樱唇紧抿,目光沉郁,心中起伏不已。

有悔,有悲,也有后怕。

她记得在她最痛苦难熬的时候,她甚至恨不得能立刻死去……萧霓心中幽幽叹息,只觉得恍若隔世。

她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南宫玥的要求,是她自己要来的。

南宫玥只是告诉了萧霓关于摆衣的事,只是为了给萧霓一个了结,但是对萧霓而言,这还不够。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她就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某些东西已经深刻地镌刻在了她心中,她记忆中,永远无法磨灭!

她来这里是为了作一个了断。

萧霓盯着狼狈不堪的摆衣好一会儿,语气艰涩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自那件事后,已经近两年了,直至今日,她在午夜梦回还会惊醒,她一次又一次地自问:为什么偏偏是她?

摆衣眼神恍惚地看着萧霓,神情有几分茫然,“你,你是谁?”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萧霓呆若木鸡,刚才她还觉得极度的委屈,极度的不甘,现在却骤然觉得有些可笑。

原来对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啊!

仿佛是一阵清风吹过,她心中的迷雾渐渐地被吹开了,她似乎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她是谁?

“我是萧霓。”她喃喃地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回答自己,还是在回答摆衣。

“萧霓?!”摆衣怔了怔,然后明白了,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泪水自眼角汩汩流出,“你们中原有一句话叫做‘怀璧其罪’,怪只怪你是镇南王府的姑娘……”

原来如此!萧霓长长地舒了口气,原本混乱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心如明镜。

这一年多来,她一直待在明清寺里,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赎罪。

她内疚,她后悔,为自己差点害了大嫂而自责,却也一直有一个心结。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从小就循规蹈矩,没有行差踏错过,为什么这样的劫难就偏偏降临在她身上……

原来是这样!

是“怀璧其罪”啊!

萧霓在想通的这一刻,同时也释怀了。

错的首先是利用她的人,可是她也错了。

她错就错在身为镇南王府的姑娘却毫无自觉,她没有意识到这个身份既带给了她超越别府姑娘的尊贵的同时,也会引来别有用心者的步步算计。

怪只怪她无防人之心,又无识人之能,才让人钻了空子。

但凡自己多几分警醒,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那个地步……

所幸,还不晚。

上天其实待她不薄,不是每个人犯了错,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凤凰可以涅槃重生,对她来说,熬过比火焚还要煎熬、还要痛苦的那一关,她仿若是重生了一回,她必不会辜负上苍、辜负大哥大嫂给她的这次的机会!

想到这里,萧霓抿嘴浅笑,眼中一片豁然开朗。

萧霓不再看摆衣,上前半步,福身对着南宫玥又是一礼,慎重其事地说道:“霓儿谢过大嫂。”短短六个字却寄托了她过去近两年的煎熬。

见萧霓释然的样子,南宫玥也知道她终于想通了,也是微微一笑,道:“霓姐儿,我们是一家人。”以后,萧霓一定会好好的,否极泰来。

“嗯。”萧霓重重地点了点头,眸中泪光闪烁。

萧霓是无心之失,可是摆衣,却是其心险恶!

南宫玥的目光从萧霓转向了摆衣,寸寸结冰,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轻声吩咐道:“海棠,把五和膏给她吧。”

闻言,萧霓怔了怔,继而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双目不由瞠大,目光怜悯地再次看向了摆衣。

这是不是所谓的因果报应?

害人者终害己!

这时,海棠已经把装着五和膏的小瓷罐拿到了摆衣跟前,原本还瘫在地上仿若离水的鱼儿般奄奄一息的摆衣猛地蹿了起来,贪婪而饥渴地一把夺过,然后颤着手打开了瓶塞。

她的手抖得太厉害了,“啪嗒”一声,瓷罐就摔在了地上,倒出了一半的膏体……

她毫不迟疑地匍匐在地,舔食着,这一瞬,她已经看不到了牢房中的其他人。

此刻的摆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她只是一具傀儡,一具被五和膏夺走了灵魂的傀儡。

一旁的萧霓自然把这一幕都收入了眼中,眼中除了悲悯,又多了一丝庆幸。

五和膏一旦上瘾,想要戒瘾,需要度过一段极其痛苦、难熬的日子,可是熬过那极致的痛苦,却能断了瘾头,重新获得身为人的自由与尊严。

自己已经走出来,可惜摆衣恐怕是不能了,善恶终有报,摆衣注定沉沦在地狱中……

思绪间,她们离开了牢房,房门被关上,上了锁……可是从头到尾,摆衣都沉浸在五和膏带来的飘飘欲仙中,她甚至没有感觉到南宫玥她们的离去,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已经被恶鬼拉至了深渊中,越沉越深……

地牢之外,阳光灿烂,对于刚从黑暗的地牢中走出的萧霓而言,那阳光有些刺眼,她不由得眯了眯眼,直面那温暖明媚的阳光。

她不想苟且沉沦在黑暗与淤泥之中,她要光明正大地步行于天地之间。

萧霓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精神一震,年轻的眸子在阳光下绽放出宝石般的异彩。

萧霓再次对着南宫玥福身谢道:“谢谢大嫂!”

她明亮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南宫玥,试图让她看到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

她不会辜负大嫂对她的一片心意,以后她一定会好好的,她会努力去配的上她的姓氏。

南宫玥受下她这一礼,唇畔的笑意更深,心里有一种冲动想摸摸萧霓乌黑的发顶。

小姑娘总算是长大了!

比起之前在明清寺里死气沉沉的萧霓,南宫玥还是更喜欢现在的萧霓,小姑娘的眼中又绽放出了属于少女该有的勃勃生机。

萧霓年纪还小,虽然做错了事,但该赎的罪已经赎了。

她的人生还很漫长,不该为了摆衣这些人的险恶而毁了她的一生。

身为萧家的女儿,萧霓或早或晚都必然逃不过被有心人利用,轻者不过是损失些钱财或被人蒙骗一时,但重者就可能害己害人害了家族甚至是南疆……

这便是她生而尊贵要背负起责任!

这个道理她早点明白,总比以后悔之不及要好!

虽然南宫玥什么也没说,但是萧霓却能感受到来自大嫂的善意。

她的脑海中不由想起了母亲丘氏说的话,母亲说得没错,大嫂是个好人,自己犯了错,但是大嫂不仅原谅了自己,还给自己说了那样一门好亲事,这就是家人,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不该是兰表姐那般想着算计利用自己,不该是二姐姐那般老是想与大姐姐攀比……家人就该是想着对方能好好的!

“霓姐儿,以后你闲了,可以来王府找你大姐姐玩。”南宫玥含笑道,“都是自家姐妹,莫要生疏了。”

女子未出嫁前的自由也不过短短十五六年,以后嫁了人,就要相夫教子,主持家务,再没有做姑娘时的无忧无虑,轻松自在。

萧霓和方家二房的方七公子的亲事,大致上已经看好了,虽然萧霓这房与王府已经分了家,但毕竟按着序齿,萧霏才是长姐,为表郑重,丘氏已经和方家二房说好了,会等萧霏的亲事定下后,再行三书六礼。

其实萧霓早该回家去准备自己的亲事,绣嫁妆,学管家……可是直至昨日,萧霓还在明清寺里为自己祈福赎罪,若非是为了摆衣,恐怕萧霓还羞于来碧霄堂。

萧霓迎上南宫玥温柔的眸子,明白大嫂的言下之意,大嫂在委婉地劝她该回家了呢。

是啊。

萧霓的眼眶一热,眼中一片酸楚,她已经许久没有看到娘亲了,她好想她!

娘亲含辛茹苦养大了自己,可是自己却还让娘亲为自己操心,实在是不孝。

如今,她终于可以抬头挺胸地回家了吗?

萧霓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波涛汹涌,展颜道:“大嫂,那我回去了。”

“百卉,你送送三姑娘。”南宫玥吩咐百卉送走了萧霓,自己则站在远处目送她离去,看着小姑娘纤瘦却挺得笔直的背影,南宫玥嘴角翘得更高了,心中畅快。

也算摆衣没白来这一趟,能解开萧霓的心结,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之后,南宫玥就带着丫鬟们回了自己的院子,这还没进院门,已经听到了婴儿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声。

这碧霄堂里,只有一个小婴儿。

“煜哥儿!”

南宫玥紧张地加快了脚步,这时,鹊儿正好从院子里冲了出来,惊喜交加地说道:“世子妃,您可回来了!”世子妃要再不回来,鹊儿就只能跑去地牢找她了。

鹊儿接着道:“世子妃,小世孙醒来后,绢娘给把了尿后,就一直哭个不停,连绢娘给他喂米糊、羊奶,他都不肯吃。绢娘说,小世孙这是在找您呢!”

话语间,她们已经走进了堂屋中,从内室中传来的哭叫声更响亮了。

“呜哇,哇哇——”

南宫玥心口一抽,赶忙自己挑帘进屋,喊着:“煜哥儿!”

原本正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哭得委屈的小萧煜听到娘亲熟悉的声音止住了哭,抽抽噎噎地朝她看了过来。

小家伙哭得小脸红彤彤的,脸颊上还挂着几行晶莹的泪珠,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雾蒙蒙的,看来可怜兮兮的。

他眨了眨眼,仿佛在确定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娘亲。

他又瘪了瘪小嘴,心里委屈极了。

爹爹不见了好久了,喵喵们老是躲着自己,现在连娘亲也不见了。

他们都不要自己了!

想着,小家伙眼眶里透明的泪水又“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煜哥儿……”南宫玥心疼不已,她的煜哥儿从小就不爱哭,最多哭叫两声吸引大人的注意力,只要他舒坦了,也就笑了,她很少看他哭成这样……

南宫玥急忙走到了小床前,打算抱起他,却晚了一步。

小萧煜已经迫不及待地自己飞扑了过来,布满泪痕的小脸往她怀里一抹,嘴里委屈巴巴地叫着:“娘,哇——”

一瞬间,南宫玥的身子僵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题外话------

今天开始有双倍月票哦,笑眯眯~潇湘的姑娘记得去领红包,书城的姑娘也可以来潇湘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