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拦截(两更合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煜哥儿会叫娘了!

南宫玥俯首看着小萧煜乌黑亮泽却略显凌乱的发顶,眸中一酸,热泪无法抑制地盈满了眼眶,心中更是波涛起伏,久久无法平静。

小萧煜双手攀着娘亲的褙子,小脸在娘亲的胸脯下方如猫儿般蹭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得到一点反应,好不容易稍微平复点的心情又变得悲切起来。

他仰起圆鼓鼓的小脸,泪眼婆娑地看着娘亲,又密又翘的长睫毛上还挂着露水般的泪珠,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奶狗。

如果是平时,娘亲不是应该把他抱起来,柔声地安慰他一番,亲亲他的脸,拍拍他的背,捏捏他的手吗?

“娘……抱。”

小家伙的小嘴又扁了起来,可怜兮兮地高抬着小脸和双臂。

南宫玥又愣一下,忽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心里失笑。

原来如此。自家的小家伙其实很聪明,就是贪玩又爱躲懒,他虽然还未满周岁,却已经敏锐地感受到在这个家里所有人都围着他转,所有人都喜欢他,无论他开不开口,大家都会顺着他,所以他也就懒得开口说话了……直到阿奕走了,直到刚才发现自己不见了,他心急了,所以才肯开了尊口。

这个臭小子!南宫玥心里忍不住学着孩子他爹又好气又好笑地叫了一声,伸出指头在他额心点了一下。这个坏小子!

“娘!”小家伙撒娇地又催促了一声,这一下,南宫玥总算有了动作,俯身把他抱了起来,嘴角微微翘起,先在他布满泪痕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柔声问道:“煜哥儿,可是饿了?”

小家伙总算如愿以偿了,用力地点了点头,可爱的小脸上毫不吝啬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笑得南宫玥差点心又酥了。

一旁的乳娘、丫鬟们见小世孙不哭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鹊儿赶忙绞了温热的巾帕来给小世孙擦脸,擦手。

等小萧煜又焕然一新后,绢娘就服侍他吃起东西来,可是今日的小家伙似乎很是不安,一边吃着,一边手里捏着娘亲的衣角,不肯放开,而且还吃一口,就看娘亲一眼,仿佛唯恐她下一瞬又会不见似的。

之后,小萧煜就变成了南宫玥的小尾巴,南宫玥走到哪里,他就跟去哪里,午后在西稍间玩耍的时候,他还把自己的玩具统统都收集起来,讨好地送到了南宫玥跟前,那样子仿佛在说,娘,都送给你!

乳娘、丫鬟们忍不住都噗嗤笑了出来,鹊儿凑趣地笑道:“恭喜世子妃。小世孙才不仅是是聪慧,而且还很孝顺呢。”

画眉、绢娘她们也都你一言我一语地把小世孙夸了一遍,屋子里一片喜气洋洋。

南宫玥心里妥帖极了,温柔地摸了摸小家伙的发顶,又在他柔嫩的脸颊上左右亲了两下,小萧煜也仰起小脸,学着娘亲的动作亲了两口。

这不是小家伙第一次亲她,以前他不止一次懵懂地学着他爹亲过她,然而,此时却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小家伙对她的珍惜。

南宫玥眼中的笑意更浓,把小家伙抱在怀中,教他认起自己的玩具来。

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烦。

偶尔可以听到小家伙一会儿叫娘、一会儿叫喵的奶音回荡其中……

未时初,小家伙又躺在了他的小床上准备午睡,他依依不舍地拉着南宫玥的一根手指,明明眼皮已经沉重得不得了,但是他还是闭了眼又张,再闭,然后再张……看得南宫玥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好笑。

她慢悠悠地哼了一个小曲子,小家伙在娘亲的歌声中,总算闭着眼甜甜地睡去了。

南宫玥陪在好眠的小家伙身旁好一会儿,直到小橘来了,才用一条猫尾巴作为交换,暂时从小家伙的肉爪中脱身,去了小书房写信。

这封信自然是写给萧奕的。

她把今日从摆衣口中得到的消息统统写在了信上,也包括那“成任之交”的阴私之事……

南宫玥才刚收笔,海棠就来禀说,三公主已经请来了。

放下狼毫笔,南宫玥吩咐道:“去把大姑娘请来。”

海棠又出去了,南宫玥没有即刻去见三公主,而是慢悠悠地吹干了墨迹,确定信件没有问题,就让百卉把信寄出了,正好这时萧霏来了。

姑嫂俩就一起去了朝晖厅,三公主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心火越烧越旺。

茶都凉了两壶,她总算看到南宫玥和萧霏姗姗来迟地朝这边走来。

萧霏怎么也来了?!三公主惊疑不定地想道,表情微变。

在三公主闪烁的目光中,南宫玥走到主位上坐下,不等三公主开口,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三公主殿下,听闻霏姐儿说,三公主殿下这几日总与她下帖子,但殿下是寡妇新嫁,名声不佳,霏姐儿还待字闺中,日后,殿下还是避讳些得好。”

“……”三公主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眸中又羞又恼,她会改嫁还不是因为他们镇南王府仗势欺人!这个南宫玥倒还有脸反咬自己一口!

南宫玥根本不在意三公主怎么想,语调犀利地继续说着:“本世子妃请三公主殿下过来,也是想好心劝殿下一句,殿下的先夫奎琅虽有一子,但殿下既然已经改嫁,出嫁从夫。”

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若然三公主没有改嫁,她倒是名正言顺可以“从子”,可以“以子为贵”。

可是如今,奎琅的那个“子”却是跟三公主没有一点关系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三公主惊得差点没脱口而出,脑子里轰轰作响。

怎么会呢?!

连她也是刚从摆衣口中知道奎琅原来在王都还有一子,南宫玥居然也知道了这个秘密!

摆衣!三公主心中咯噔一下,浮现了这个名字。

南宫玥仿佛看出了三公主的心思,直接挑明道:“摆衣侧妃远道而来,想必给三公主殿下请过安了,镇南王府也不能没了礼数,本世子妃近日请摆衣侧妃过府好生招待几日。殿下莫要‘挂怀’。”

三公主的心猛然沉了下去。什么“好生招待”?原来摆衣是落入了南宫玥手中,也难怪这几日摆衣的人没有再来找自己,三公主还以为摆衣是放弃了原本的计划……

三公主不由朝萧霏看了一眼,却见她仍旧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饮茶,清丽的面容上没有一点惊色,显然这姑嫂俩早就彼此通过气了。

怎么办?!

南宫玥已经知道了一切,就连摆衣的事也知道了,自己还有什么筹码……

三公主一时心乱如麻,试图找回主动权,先发制人地指着南宫玥道:“你们镇南王府真是好大的胆子,胆敢包庇百越奸细,还庇护奸细的子女,如今更软禁恭郡王侧妃,意图毁灭证据,视同谋反,你们是想抄家灭族吗?!”

南宫玥和萧霏都是目光淡淡地看着三公主,眼神中几乎是带着一丝悲悯。

这位三公主殿下到现在还是拎不清利害。

南宫玥缓缓地提醒道:“三公主殿下,这里是南疆。”

她说得是轻描淡写,但是对三公主而言,却是如雷贯耳。

南宫玥这是在威胁自己!

想着,三公主瞳孔一缩,脑海中再次回响起萧霏在月碧居里威胁自己的那番话。

原来如此!

萧霏之所以底气十足地胆敢威胁自己堂堂公主,就是有南宫玥这贱人在背后给她撑腰。

看着三公主转瞬就变了好几变的面色,南宫玥捧起茶盅,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才接着道:“三公主殿下既然已经再嫁,那么‘出嫁从夫’,殿下就好生留在南疆便是。”

顿了一下后,南宫玥的语气稍稍加重了一分:“不过,倘若三公主殿下觉得摆衣侧妃的提议可行,那本世子妃也可以好人做到底,派人把殿下送去百越,还请殿下回去好生考虑清楚。”

南宫玥会这么好心?!三公主完全没想到南宫玥会说出这番话来,惊疑不定地来回看着南宫玥和萧霏,想知道她们是不是在故意麻痹自己……

她嘴巴动了又动,却发不出声音来,眼前的局面是她来之前想也不曾想过的,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三公主还在混乱着,南宫玥已经做出端茶送客的姿态。

跟着,三公主就在海棠的指引下,离开了,整个人浑浑噩噩,连自己怎么上的朱轮车,又怎么离开碧霄堂也不知道。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朱轮车已经驶进了北宁居的大门。

“三公主殿下……”宫女小心翼翼地搀扶她下了朱轮车。

阵阵菊花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十月金秋,北宁居内,各色菊花开得花团锦簇,争奇斗艳。

三公主目光恍然地看着前方一条蜿蜒的花木长廊,长廊两边是一盆盆争相怒放的秋菊,姹紫嫣红。

“殿下可要去那边走走?”宫女试探地问道,三公主应了一声,由宫女扶着她缓缓朝前走去,心不在焉。

宫女知道她心情不好,试图说些让她感兴趣的话题:“殿下,这里的菊花开得真好,不如奴婢为殿下摘一朵,给殿下戴上如何?”

三公主骤然回过神来,拉住宫女的手腕,急切地问道:“你觉得这里很好?”

宫女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何曾说过这种话,但是三公主既然这么问了,她也只能点点头。

三公主精神一震,仿佛瞬间豁然开朗了。

是啊,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

或者说,她还能怎么样?!

如今她早已被父皇当作了弃子,现在连摆衣也落在了镇南王府的手里,而奎琅的那个儿子到底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在这遥远的南疆,孤立无援,根本就无能为力,那又何必愁那么多,庸人自扰呢?

现在她虽然相当于被软禁,但好歹锦衣玉食没有少她的,要是惹恼了镇南王府,说不定直接给父皇报她一个暴病而亡,父皇会在意她这个弃子吗?

人死如灯灭,死了,她可就是什么也没了!

哎!

三公主幽幽地叹了口气,俯身从一旁的一盆菊花上摘了一朵金灿灿的金菊下来,这明亮的金黄色与让三公主的脑海中不由浮现皇帝那身明黄色的龙袍……

她堂堂公主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呢?!

父皇……

三公主盯着那朵金菊垂眸自怜自哀。

自己来南疆已经十个月了,可是到现在父皇那边根本就没想起过她,她真得被父皇放弃了。

秋风瑟瑟,明明南疆的秋天很是温暖舒适,可是三公主却觉得一阵寒气自脚底油然升起……

她也只能谨慎地在这南疆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是金枝玉叶,可不能如奎琅般客死异乡!

一阵微风吹来,朵朵金菊在风中摇曳,最外面的花瓣已经开始呈现衰败的迹象,菊花的花期就要快过去了,城中的花铺早已开始改卖山茶了,娇嫩的花骨朵在枝头含苞待放,透出勃勃生机。

对于骆越城而言,摆衣的事也就是一时茶余饭后的话题,如同花期一般短暂,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碧霄堂里更是没有人在意摆衣,无论王府还是碧霄堂,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世孙身上。

小萧煜自打会喊娘以后,就仿佛开了窍一般,字一个个往外蹦,基本上都是叠字,虽然还不会叫祖父,却也能叫声“祖祖”,尤其讨方老太爷和镇南王的欢心。

南宫玥经常让绢娘和海棠抱小萧煜去听雨阁陪方老太爷,方老太爷也乐得陪曾外孙玩耍,反正小萧煜很好哄,只要帮他把藤球抛出去,他自然就会自己去玩。

等小家伙玩累了,方老太爷就会陪着喝喝茶水,吃吃点心,又让丫鬟们玩翻花绳给他看,看得小家伙目不转睛,“咯咯”地为她们鼓掌……

镇南王也不甘示弱,为了和宝贝金孙多待一会儿,他每天都跑去听雨阁探望岳父,每次去都拿出一个新鲜的玩具,大前天是单皮鼓,前天是陀螺,昨天是不倒翁,今天是投壶……到后来,他还亲自上阵,给小萧煜演示该怎么投壶。

小萧煜也很配合,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直望着镇南王,每次只要镇南王一投中,他就兴奋地拍着小肉掌,笑得开怀,叫着:“祖祖。”

那可爱的小模样逗得镇南王哈哈大笑,觉得金孙真是赏识自己,心里十分熨帖舒畅,还得意洋洋地放豪言说,他年轻的时候论起投壶那可是打遍南疆无敌手。

一旁的丫鬟们看在眼里,默默地垂首,心里忍俊不禁,恐怕这南疆这王府里,大概也只有小世孙兵不血刃就敢“骑”在王爷的脖子上了……

含饴弄孙的日子让镇南王每天乐不可支,连萧奕到底出征去了哪里,想打谁都懒得管了……

这一日,把小萧煜留在听雨阁后,南宫玥自己则回了小书房处理府中的中馈事务。

忙碌的时光过得飞快,等她忙完以后,已经快一个时辰过去了,这时,鹊儿挑帘进来了,先递上了几张绢纸,然后禀道:“世子妃,刚才上梁街那边送来了几盒柿饼和山楂,说是二夫人的娘家送来的,给世子妃尝尝鲜。”

二房丘氏一家自从分房后就搬到了上梁街那边,平日里除了节礼,往来不算频繁。今日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丘氏忽然送礼过来,自然也就是为了萧霓的事。

南宫玥心知肚明,含笑问道:“三姑娘这些日子可好?”

鹊儿恭敬地答道:“听说,三姑娘自从大前日回了家后,每日都早出晚归地去大姑娘的五善堂帮忙,奴婢也去过善堂一回,三姑娘看着精神不错,脸色红润多了。”萧霓放下了心结,以后应该会越过越好。

南宫玥眼中闪现笑意,沉吟一下后,吩咐道:“鹊儿,你派人去一趟方家二房,透透口风……”

若是方家二房有心的话,可以让方七公子也偶尔去善堂帮忙,给这两人相处的机会,也可以看看彼此的为人品性,是否投缘。

婚姻虽是父母之命,合两姓之好,但若是小两口能够情投意和是最好的,以后日子还长着呢,终究要他们俩能和睦地过下去。

鹊儿应声退下了,小书房里又剩下了南宫玥,眉头微蹙。

萧霓的婚事是定了,但还有萧霏呢,她的霏姐儿也不知道姻缘在何方呢!

南宫玥低头看起了鹊儿刚刚呈上的那几张绢纸,这是鹊儿调查的“华”、“姚”、“兰”三位公子的事情。

南宫玥慢慢地翻看着,这三家本来也是她精挑细选下来的,自然每一位公子都是不错的。

比如这位兰将军府的兰四公子。

南宫玥还记得自己听萧奕提过文武双全的兰将军,说他有韬略,善骑射,语气之中很是敬重。因为兰将军是弃文从武,兰家子弟自小都是读四书五经长大的,知书达理,每个都是如其祖般文武双全,而且相貌斯文俊雅。

兰家男儿自小秉承庭训,每日都是鸡鸣而起,随长辈兄长一起练武,之后,就去书院读书,十几年如一日,光凭这点坚持就可以看出心性必定不错。

兰四公子是家中嫡幼子,自小也是受尽宠爱,比起几位兄长和父辈,他是喜文不喜武,除了每日晨练以后,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十岁时就中了童生。

其母兰大夫人本是书香门第出身,本来还指望幼子可以金榜题名,偏偏这兰四公子是个有主见的,几年前百越突然来袭,南疆连失数城,一度风声鹤唳,直到萧奕赶回南疆,战局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兰四公子心有感触,就说要学祖父弃笔从戎,如今也在军中历练……

这少年郎也是个真性情的,加之如自家的霏姐儿一般都喜欢读书,想必霏姐儿一定会欣赏。

南宫玥正看得饶有兴味,又是一阵挑帘声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南宫玥下意识地抬眼看去,百卉面色凝重地进来了,禀道:“世子妃,刚刚有人去大姑娘的五善堂闹事……”

闻言,南宫玥脸上难免露出一丝错愕,问道:“怎么回事?”

百卉理了理思绪,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昨日五善堂里来了一个郭姑娘,说是继父嗜赌,为还赌债,要把她卖给别人做妾,求善堂收留,她愿意在善堂里帮着照顾里面的女孩子,做些杂事。

五善堂里本来就缺人,萧霏见这郭姑娘眼神还算清正,又找人去大致调查了一番,知道她所言属实,就让她在善堂里住着。

谁知道今日就有一个嬷嬷带着几个婆子找上了五善堂,趾高气扬地来讨人,说那郭姑娘是府里的逃妾,刚才萧霏已经闻讯赶去了……

百卉看着南宫玥请示道:“世子妃,要不要奴婢……”也跟过去?

南宫玥放下了手中的那叠绢纸,沉吟片刻后,对百卉道:“这事让大姑娘自己解决。”反正凌霄跟在萧霏身边,萧霏肯定吃不了亏的。

霏姐儿已经及笄了,自己也该学会放手了。

南宫玥朝窗口的方向看去,心中隐约浮现一丝惆怅……

此时还不到申时,阳光正灿烂,枝叶在微风中悠然起舞,然而城西的五善堂里,此刻却是剑拔弩张。

五善堂所在的琉璃巷平日里很是冷清,可今日却因为一伙人登门索要逃妾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路人,把这条巷子堵得水泄不通。

五善堂大门后的庭院里,两方人马彼此对峙着,谁也不肯示弱。

萧霏刚赶到了善堂,正与一个身穿褐色暗纹褙子的中年妇人四目直视,看那妇人的装扮,像是一个管事嬷嬷。

萧霏客气地说道:“这位嬷嬷,郭姑娘既然不愿意为妾,你又何必强人所难!”顿了一下,萧霏又道,“我愿意买下这郭姑娘的身契,嬷嬷觉得如何?”

萧霏说着,朝身后瑟瑟发抖的郭姑娘看了一眼,这郭姑娘容貌还算娟秀,只是此刻却是狼狈不堪,原本挽成一个纂儿的头发早就乱了,刚才差点被这嬷嬷带人拖走,把她吓得魂不守舍。

那嬷嬷却是皱眉,不肯退让:“这位姑娘,此言差矣。这郭姑娘的卖身契就在我手里,我为何不能带走郭姑娘?”

她是有卖身契在手的,而且,又不是逼良为娼,这位姑娘凭什么拦着她?

嬷嬷越想越是恼怒,这趟差事本来再简单不过,也就是挑一个性格温顺乖巧的良家子回去给将军当姨娘,给了钱直接把人带回府就是了,谁想这郭姑娘居然发起疯来,说是不愿意,还跑了,害得自己的差事没办成,那自己回去又如何向夫人交代?!

想着,那嬷嬷面露不愉,轻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穿了一件普通的青蓝色褙子的姑娘,撇了撇嘴,讥诮地说道:“这位姑娘,既然你这么善心想要助人,简单啊,要不你跟我回去,给我们阎将军当妾。以后姑娘就是我们阎家的半个主子,吃穿享用不尽!”

萧霏不过是微微蹙眉,桃夭却是气得满脸通红,怒道:“放肆!你……”

萧霏抬了抬手,阻止桃夭继续说下去,表情有些微妙地看着那嬷嬷道:“你是阎将军府的人?”

那嬷嬷得意洋洋地挺了挺胸,仰着下巴道:“正是。”

还真是阎府。萧霏的脑海中不由想起之前鹊儿说过阎夫人“贤名在外”,动不动就给阎将军纳妾的事,看来鹊儿所说还真是一分也没夸大。

萧霏眸光一闪,淡淡道:“你刚刚对我不敬,就自己掌嘴二十,以示小惩!”

掌嘴二十?!那嬷嬷气得差点没跳起来,怒道:“凭你……”

“啪!”

清脆的一巴掌响亮地抽在了那嬷嬷的脸上,留下一道清晰的五指印,凌霄不知何时站在她跟前,笑吟吟地看着她,道:“一。既然嬷嬷你抬不起手,那就只好我来代劳了。”

说着,又是一巴掌打下,伴随着一声报数声:“二!”

“臭丫头!”那嬷嬷带来的三个婆子见状叫嚷着朝凌霄扑了过来,却是扑了个空,跟着只见凌霄左脚一踢,右腿一扫,左拳一挥,三个婆子已经摔了一地。

萧霏也不再看那嬷嬷,转头吩咐桃夭道:“桃夭,你去阎府请阎夫人过来一趟。”

桃夭立刻应声,然后领命而去。

“啪!啪……”

那嬷嬷已经被打得脸肿了,头也晕了,却还是听到了萧霏的那句话,有些傻眼了,这位姑娘口气还不小啊,居然要请他们家夫人过来!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她再蠢,也隐约感觉到这位姑娘身份不简单,连一个丫鬟都身手不凡,看来自己今日是捅到马蜂窝了……那嬷嬷心里是又气又急又悔。

半个多时辰后,阎夫人终于随桃夭一起到了五善堂,神色看来不太好看。

本来也就是他们阎家纳个妾,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竟然惹到了镇南王府,还真是倒霉透了。

还有这萧大姑娘也是,一个姑娘家不好好在王府里读读《女诫》、做做女红,跑到外面抛头露面,实在没规矩。也是,小方氏那等弃妇教出来的女儿又怎么可能知书达理!

“阎夫人,这边请。”

桃夭把阎夫人引到了善堂的正厅里,萧霏正坐在主位上,那嬷嬷和三个婆子形容狼狈地垂首站在一旁,一看阎夫人来了,急忙给她行礼。

阎夫人心里不愉,冷眼瞥了她们一眼后,就上前恭敬地对着萧霏行礼:“妾身见过萧大姑娘。”即便心里对萧霏再不以为然,阎夫人也不敢表现出来。

萧?!那嬷嬷是真的傻了,原来这位衣着打扮普通的姑娘家竟然是王府的萧大姑娘。原来这善堂是王府开的啊!

萧霏也欠了欠身,算是还礼,并请阎夫人坐下。

等丫鬟给阎夫人上了茶后,阎夫人便温声道:“萧大姑娘,这里的事妾身已经听说了。尤嬷嬷对萧大姑娘无礼,妾身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

萧霏微微蹙眉,只觉得阎夫人避重就轻。她想了想后,委婉地说道:“素闻阎夫人贤名,还请夫人以后约束府中仆从,按照大裕律法,禁压良为贱。”

所谓“压良为贱”,指的是强买平民女子为奴婢。

萧霏这是在指责自己逼良为妾呢!阎夫人的脸瞬间沉了下去,这王府的大姑娘真是可笑,连他们阎府纳妾她也要管!

阎夫人忍着气,义正言辞地说道:“女子有三从四德,未嫁从父,我阎家何来压良为贱!”那个郭姑娘是她父亲卖了她,她自当从父。

孺子不可教也!萧霏心里叹道,这位阎夫人只在意那些浮于表面的虚名,却不愿追其究竟,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萧霏也不想再与她争论,直接道:“阎夫人,我想买下这位郭姑娘,夫人可愿行个方便?”

阎夫人就算心里不情愿,却是不得不颔首应下,她可以不给萧霏颜面,却不得不在意萧霏背后的镇南王府。

既然双方达成了协议,那之后的一切也就顺利了,一盏茶后,阎夫人就离去了,与此同时,萧霏也带着凌霄、桃夭回了王府。

回府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来碧霄堂与南宫玥请安,还把发生在五善堂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南宫玥,最后道:“……大嫂,我本来想把卖身契还给那位郭姑娘,不过郭姑娘却没有收下,她说她以后会在善堂好好做工,用自己的工钱赎回她的卖身契。”所以萧霏也没有勉强她,令善堂的老嬷嬷安顿了郭姑娘后,就自行回来了。

南宫玥专注地听萧霏说着,心里颇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

“霏姐儿,以后你的善堂就多一个帮手了。”南宫玥含笑道。

这位郭姑娘也是个拎得清的,对她而言,与其拿着卖身契回继父那里,还不如在善堂里有一方屋檐可以遮天。

萧霏应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感觉自己的善堂一步步地成型了……

自己何其幸也,虽然没了母亲,但是还有大嫂、大哥、二哥、三妹……不像那阎三公子!

想着那位阎夫人、还有阎习峻的姨娘亲妹,萧霏心底颇有几分唏嘘,不过,能遇上大哥,阎三公子也算否极泰来了!

看着萧霏嘴角的笑意,南宫玥心念一动,目光瞥向了放在一旁的那几张绢纸,心道:既然霏姐儿正好来了,择日不如撞日。

于是,南宫玥赶忙把前几日关于常怀熙的那几张绢纸和鹊儿今日给的这一叠都放在了一起,然后递向了萧霏,笑意盈盈地说:“霏姐儿,这些你拿回去,仔细看看。”顿了一下后,她又补充了一句,“你不用急,‘慢慢’看。”

萧霏随意地瞟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张,常怀熙的名字赫然映入眼帘,下面是他家里有哪些人……

萧霏怔了怔,立刻明白南宫玥的意思了。

指尖的厚度让萧霏心口一暖,大嫂对她真是再细致贴心不过了。

萧霏抬眼对上南宫玥的眼眸,一本正经地颔首道:“大嫂,我回去后会好好看的。”

大嫂做事再周全不过,无论大嫂选了谁,此人一定会是良配。

瞧萧霏慎重地捧着那叠绢纸,就像得了先生布置的功课一样,一旁的鹊儿和画眉心里又是一阵忍俊不禁:大姑娘这性子简直就是榆木疙瘩,如此不解风情……哎,她们几乎有些同情未来的姑爷了。

丫鬟们的叹息声从屋子里飘出,消逝在秋风中,几乎是无人察觉……南疆的秋日明媚如春日般,而大裕的西北方却是迥然不同,秋风如利刃般卷起阵阵黄沙,空气中似乎都带着一阵淡淡的肃杀之气。

此刻已经近黄昏,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天空中一片昏黄之色,连空气也似乎被夕阳和黄沙染成了黄色。

“踏踏踏……”

二十几匹骏马急速地奔驰在尘土飞扬的官道之上,马上的骑士早已经是风尘仆仆。

其中一个黑膛脸的骑士策马来到一个紫袍青年身旁,朗声问道:“王爷,属下记得再过几里路就是驿站,不如到驿站休息一晚吧?……王爷莫要累坏了身子。”为了赶路,他们已经一日一夜没有歇息了。

韩凌赋心急如焚,这里才是豫州,距离王都还有五六日的行程,也不知道王都那边现在情形如何了。他真怕自己晚了一步,倘若父皇有个万一,五皇弟就能顺理成章登基为帝。

殚精力竭地筹谋至今,韩凌赋哪里甘心皇位旁落,屈居人下!

此时的韩凌赋心里真是恨不得身上长出一对翅膀飞回王都,可是他们已经是人疲马乏……

“好,今晚休息一晚。”韩凌赋迟疑了一瞬,终于是同意了。

闻言,其他人也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挥起马鞭,马蹄飞扬。

一盏茶后,他们就看到已经点起了灯火的驿站出现在前方,紧跟着,就有驿丞闻声出来相迎。

韩凌赋身为郡王兼皇子,自然是被安排在了天字号房歇息,驿丞笑容殷勤地把韩凌赋领到天字一号房后,就退下了。

看着韩凌赋的脸上掩不住疲惫之色,小励子急忙道:“王爷,奴才一会儿先伺候您洗漱一番……”

说着,小励子剪了烛芯,房间里一下子亮堂了几分,却见韩凌赋凌厉的目光朝某个方向看去,手握在了案几上的剑鞘上,喝道:“是谁……”

小励子惊得手一颤,差点被烛火烫到,这才发现内室的方向有一道影子透过门帘在房间的地板上微微摇曳着。

小励子面色微白,尖声道:“大胆贼人,竟敢惊扰王爷……”

“王爷?!”一道陌生的冷笑声响起,“真是好大的威风!”来人的语气中充满了嘲弄。

紧接着,就有三个男子从内室中大步流星地走出,每一个都是高头大马,皮肤黝黑粗糙。三人以一个满脸虬髯的中年大汉为首,他们的身上虽然披着大裕的外袍,可是脚上的靴子却是……

韩凌赋的瞳孔猛然一缩,这是西夜的军靴,他们是西夜人!

跟着,韩凌赋的目光定在那中年大汉身旁的一个短须男子身上,又是一怔。

这个人他认得,正是之前西夜派去西冷城与他和谈的使臣——达里凛。

他们西夜人竟然悄悄潜入大裕,还来这里拦截自己,他们想干什么?!

韩凌赋警觉地微微眯眼,房间里的空气骤然一凛。

那中年大汉的眸光冰冷如鹰隼,流露出凌厉的杀气,丝毫不加掩饰地直视韩凌赋,语气阴冷地质问道:“大裕恭郡王,为何你大裕主动送出和书,却又要派兵偷袭我西夜大军……”

说着,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尖锐冰冷,杀气更是如利剑一般朝韩凌赋直刺而去,语速放缓,却是字字如刀:

“是否大裕想战不想和?”

------题外话------

继续笑眯眯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