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册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一……”

奶声奶气的童音在有些恍惚的原玉怡耳边响起。

她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小家伙喊的是“姨姨”。

小家伙在叫她呢!

原玉怡难以置信地看着小萧煜,忍不住俯首在小家伙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夸奖道:“煜哥儿真聪明!”

小肉团歪着猫脑袋对着她招了招小肉手,原玉怡从善如流地俯身,然后就听“咋吧”一声,小家伙有来有往地在她的脸颊上也亲了一下,然后抬了抬手中的拨浪鼓,一脸殷切地看着她。

原玉怡看着他,试探地接过了拨浪鼓,转了几下,小家伙立刻展颜,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自己则拿了一个铃鼓偶尔晃动两下。

“咚咚咚……”

拨浪鼓规律的声响在屋子里回响着,偶尔夹杂着铃鼓清脆的铃铛声以及小家伙愉悦的笑声,原玉怡忙着哄小家伙,早就把之前的那一丝失落和惆怅抛诸脑后。

鹊儿她们在一旁有些好笑地看着,心道:看来继王爷之后,小世孙又用“美人一笑”收服了一个愿为他“一掷千金”的“裙下之臣”。

小家伙玩了一会儿就饿了,由着绢娘伺候他吃东西,小家伙教养得极好,吃东西的时候就不再玩耍,专心地吃着他的奶羹,偶尔用好奇的大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南宫玥她们。

“怡姐姐,”南宫玥温声对原玉怡道,“我让人收拾好了客院,你先去洗漱一下,早些歇下吧,有什么话我们明日再说。你和霏姐儿身形相近,她这里还有些刚做好没穿过的新衣裳,待会我就让人给你送去……”

原玉怡有些赧然,但也没跟南宫玥客气,坦然地收下了。以她们多年的交情,很多事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玥儿的好、玥儿的体贴记在心里就是。

之后,原玉怡就跟着画眉去了客院安顿,而南宫玥又让百卉去禀了镇南王,想留原令柏和原玉怡在王府小住,镇南王一听是云城长公主府的公子、姑娘来访,一口答应下来。

不一会儿,整个王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有王都贵客来访的事,自从三公主来南疆后,王府中已经很久没有贵客来访,下人们都忙碌了起来,小小地骚动了一番。

次日,好好休息了一晚的原玉怡精神了许多,和原令柏一起随南宫玥给镇南王请了安,原令柏是个嘴甜的,把镇南王好生恭维了一番,让镇南王心花怒放之余,不由感慨:不是说近朱者赤吗?怎么那逆子在王都的几个朋友都比他会说话多了!

照道理说,拜见了镇南王后,兄妹俩就该去拜会也在骆越城的三公主,但是他俩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起此事,仿佛根本不知道三公主也在城里似的。

原家兄妹就此在王府安心住了下来,原玉怡还好,可以与南宫玥、萧霏还有小萧煜聊天、玩耍,相比下,原令柏就无趣极了,他来之前可没想到无论是大哥萧奕还是傅云鹤竟统统不在骆越城。

南宫玥也知道这点,干脆在十一月初五那日,叫上韩绮霞一起,众人结伴去了安澜宫闲逛。

从不曾来过妈祖庙的原家兄妹俩看什么都新鲜极了,情绪亢奋,心情雀跃,连王都那些纷纷扰扰都遥远得好似前世的事情了。

先拜了妈祖,又在安澜宫后院的花园里赏了一番景,日头已近正午,众人就朝西厢房而去,打算去用些斋菜。

众人一边说话,一边缓步而行,悠然闲适。

迎着舒适的秋风,看着几个友人,原玉怡这千里而来的忐忑和不安都消逝在风中,笑吟吟地看着蓝天叹息道:“南疆,真是太好了!”

比起王都,南疆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说着,原玉怡看向了韩绮霞,感慨地又道:“霞表妹,幸好你来了南疆。”

否则,就算是韩绮霞躲过了奎琅,自然还有如今那位西夜新王……

韩绮霞也知道原玉怡为何来南疆,表情中有几分唏嘘。

想着王都,想着朝堂,原玉怡不由叹了口气,说起了韩淮君带兵远赴西疆的事;皇帝卒中的事;顺郡王诬陷五皇子的事;咏阳揭穿顺郡王对皇帝下毒的事……

原令柏偶尔出声补充几句,这一桩桩、一件件说来实在让人不太愉快,连四周的气氛也随之变得沉闷了起来……

话语间,西厢房已经出现在了众人前方,食物诱人的香味随着微风从院子里时隐时现地飘出来,让人不由食指大动,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这时,一个身穿葡萄色刻丝褙子的中年妇人正好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南宫玥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妇人已经惊喜地脱口道:“世子妃,萧大姑娘!”她殷勤地上前几步给他们见了礼,喜形于色,“真是巧啊!”这妈祖娘娘真是太准了,求什么来什么!……看来连妈祖娘娘都是站在他们常家这边的。

“常夫人。”南宫玥和萧霏分别还礼。

这位妇人正是常怀熙的母亲,常夫人。

常夫人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跟在南宫玥和萧霏身旁的其他几人,立刻发现原令柏兄妹有些眼生,心里暗暗揣测着他们是何人,看着好像和世子妃她们很亲昵的样子。

难道说世子妃这是在为萧大姑娘相看?

常夫人心里忍不住冒出这个念头,但又很快否决,不对,若是相看,那也该是男方长辈相陪。

常夫人稍稍放下心来,热情地对着萧霏招呼道:“萧大姑娘,我家薇姐儿昨儿还与妾身说起你呢,薇姐儿说好些日子没见萧大姑娘,甚是想念,萧大姑娘若是无事,常来找薇姐儿玩耍啊……”

萧霏对常环薇的印象也不错,便一本正经地应道:“等我得了空,再给府上送拜帖。”

常夫人本来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投其所好地引诱萧霏来自家玩,却不想这么容易就成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急忙连声附和。她见南宫玥和萧霏有客,识趣地没再多留,立刻就告辞了。

萧霏看了常夫人的背影一眼,正欲继续往前走,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步子还没迈出,又收了回去。

她想起了!

上个月大嫂给她的那几张单子上就有常家,她还记得那常五公子是进了新锐营,和鹞鹰的主人一样……

看着后知后觉的萧霏,原玉怡掩嘴窃笑,隐约察觉了什么,毕竟她也被母亲云城带去体验了好几次类似的状况。

“玥儿,”原玉怡凑到南宫玥耳边悄声道,“那是不是给霏妹妹择的人家?”

南宫玥微微一笑,含蓄地说道:“看了几家,都不错,还没定下……”

那也就是说常家只是几家人选中的某一家。原玉怡饶有兴味地挑眉,又看了萧霏一眼,戏谑地又道:“玥儿,你年纪还没我大,却像是养了个大女儿一样,果然,长嫂如母……”说着,她有些感慨地道,“掌家真是不容易,看来我以后还是嫁幼子比较好……”

原玉怡虽然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他们几人离得近,其实原令柏和萧霏也听得一清二楚。

原令柏的眉头不由抽了一下,他这个妹妹啊,怎么都不知道害臊。

下一瞬,就听萧霏心有戚戚焉地说道:“怡姐姐,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看着萧霏一本正经的样子,原玉怡“噗嗤”地笑出声来,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四周……

见状,南宫玥和韩绮霞都是暗暗地松了口气,她们俩知道原玉怡的婚事不顺,也担心她心怀芥蒂,现在才算是都放心了。

她俩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既然原玉怡来了南疆,她们就带她好好玩玩才是。女子在世,又能有几次机会可以远赴千里之外,领略异域风光呢!

“霏妹妹,你这般贴心,玥儿就算为你操持那也是甘之若饴,不像是某些人啊……”原玉怡说着,意有所指地看向了原令柏。母亲云城不知道给二哥安排了多少闺秀,偏偏啊,这匹野马就是看不上。

一时间,南宫玥、萧霏和韩绮霞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原令柏。

原令柏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谁让娘挑的都是些大家闺秀,全都一板一眼无趣得紧,他要成亲总要找个投缘的吧!否则,那不是祸害人家姑娘吗?

“算了,二哥你还是别祸害人家姑娘。”原玉怡摇头叹息地说出了兄长的心声,她这一路来南疆,算是知道原令柏有多不靠谱了……她这二哥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姑娘们听着都是忍俊不禁。

原令柏轻哼了一声,一副“他堂堂男子汉懒得跟区区小女子计较”的样子。她们这些小姑娘怎么能理解他呢!比起成亲,他更像做的是像傅云鹤、韩淮君一样去军营赴沙场……偏偏母亲就是不同意,非要把他拘在家里!

不过,现在他来了南疆,天高皇帝远,母亲也管不着他了,这可是一个大好机会!

想着,原令柏的眸子熠熠生辉,悄悄地看了南宫玥一眼,打算回了碧霄堂就找大嫂说说。

说说笑笑中,一行人进了厢房享用素斋……

等他们从安澜宫离开回到碧霄堂已经过了未时,众人各归各处,唯有原令柏悄悄地来找南宫玥讨主意,把自己向往从军的一腔热血都说了,最后道:“大嫂,我可全指望你了?”

他殷切地看着南宫玥,看着就像是一条摇着尾巴的小奶狗一般,看得南宫玥实在有些不忍心拒绝他了。

“阿柏,这事我可做不了主……”

眼看着原令柏一下子变成了一条萎靡的小奶狗,南宫玥继续说:“我得去信问问你大哥。”

下一瞬,原令柏的眼眸又变得闪闪发亮,郑重其事地拜托了南宫玥一番,意思是他的终身、他的未来就要托付给大嫂了云云,然后总算是欢欢喜喜地走了,看得南宫玥失笑不已。

当天,一只灰色的信鸽就从碧霄堂飞出……

得了南宫玥的保证后,原令柏的心算是安了下来,每日都乖乖地在碧霄堂的演武场里练武……直到五日后,十一月初十,碧霄堂里又迎来一只白色的信鸽,百卉悄悄给原令柏送去了一张纸条,原令柏喜形于色,当天就离开了骆越城……

跟着,骆越城里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每一日也不过是些家里长短。

谁也没想到的是,十一月十五,一场暴风雨毫无预警地骤然来袭,一道圣旨十万火急地被送到了镇南王府,令得整个王府为之震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镇南王之嫡长女萧氏,知书达理,端庄贤淑,柔嘉淑顺,特封为西平公主,不日和亲西夜。钦此!”

看着这道圣旨,镇南王、南宫玥和萧霏面色各异,厅堂里好一会儿都是寂静无声。

镇南王大惊失色地将那道圣旨看了又看,这才确信皇帝是想让他的长女和亲西夜……

和亲西夜自然不是好事,但是抗旨可是诛九族的大罪。镇南王微微蹙眉,有些犹豫不决地看向了一旁的萧霏。

萧霏在最初的震惊后,倒是很快平静了下来,毅然道:“父王不必为难,女儿身为镇南王府的嫡长女,享受荣华的同时,自然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既然皇上下旨要让女儿和亲西夜,那女儿去就是了。”

萧霏乌黑的眸子里沉着冷静,看来有一种超脱年纪的成熟。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去和亲就是抗旨,决不能为了自己而连累了镇南王府。

“霏姐儿,你长大了,懂事了。”镇南王欣慰地看着萧霏,只觉得这个女儿不似她那个胆大包天的母亲小方氏,更像自己,知道为王府着想。

这时,南宫玥出声道:“霏姐儿,你先下去吧,此事自有你父兄作主。”

萧霏也没多问,福身告退。

南宫玥目送萧霏远去,然后郑重地对镇南王福了福身,正色道:“父王,儿媳以为此事恐怕不简单……”

“世子妃你的意思是……”镇南王疑惑地挑了挑眉,不就是和亲吗?还能有什么不简单的?

南宫玥不紧不慢地说道:“父王,您想,王都这么多贵女,想要挑个姑娘去和亲,比比皆是,这莫明其妙地落到了霏姐儿身上,儿媳觉得此事怕是事出有因。”

镇南王听南宫玥这么一说,也品出几分古怪来,面露凝重之色,颔首道:“是啊,王都那么多宗室可挑,怎么就挑中了霏姐儿?”镇南王越想越觉得世子妃说得不错,其中定有蹊跷。

南宫玥眸光一闪,半垂眼帘道:“父王,如今西夜犯境,我南疆军远赴西疆支援,战事未熄,这个时候,我们镇南王府还是小心避嫌得好……儿媳以为,霏姐儿若是和亲西夜,我们镇南王府和西夜之间的关系可就说不清了。”

镇南王愣了一下,心中一凛:世子妃说的是,一旦霏姐儿和亲西夜,那就等于他们镇南王府和西夜王就成了姻亲了。

南宫玥飞快地看了看镇南王若有所思的脸庞,继续道:“父王,儿媳就怕这是皇上在试探我们镇南王府,试探我们有没有……”

不轨之心。

最后四个字南宫玥没说出口,却已经浮现在镇南王的心中。

没错,皇帝对他们镇南王府一向就不放心,所以才留了那逆子在王都为质那么多年……在这种情况下,皇帝还让王府的姑娘和亲西夜,难道就不怕镇南王府借此和西夜搭上线,以后互相联手吗?!

皇帝此人一向多疑……对了,皇帝此举一定是在“投石问路”!

“这事绝不能应下!”镇南王急切地脱口道,后背瞬间湿了一大片,心里更是一阵后怕。

若是他们镇南王府一接圣旨,立刻就答应了和亲,皇帝一定会以为他们镇南王府有不臣之心,意欲通敌西夜!

“啪!”

镇南王一拍桌案,大义凛然地朗声道:“我们镇南王府对大裕、对朝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王府的姑娘决不嫁蛮夷。”

说着,他赞赏地看向了南宫玥,捋了捋胡须,还是世子妃想得通透啊!

娶妻当娶贤啊!

南宫玥一脸钦佩地看着镇南王再次福了福:“父王英明。”

顿了一下后,南宫玥话锋一转,带着一丝笑意地又道:“父王,最近煜哥儿一直惦记父王,每次一玩起父王送的单皮鼓就叫祖祖,待会儿,儿媳让乳娘抱煜哥儿去给您请安……”

南宫玥一说到单皮鼓,镇南王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抚掌道:“哎呀,本王之前答应煜哥儿要送他一整套各式各样的皮鼓,昨儿已经做好送来了,待会本王就让人给煜哥儿送去。”说着,镇南王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给孙子献宝了。

南宫玥嘴角的笑意更深,道:“那儿媳就替煜哥儿谢过父王了。”

一旁的画眉低眉顺眼,努力地忍着笑,眼看着世子妃把王爷哄得服服帖帖,完全顺着世子妃的心意,这还真是比戏本子还要精彩有趣。

南宫玥离开厅堂后,说话算话地让小萧煜去王府的外书房陪他祖父玩耍,当然更重要的目的还是转移镇南王的注意力,免得他太过空闲,就“胡思乱想”。

南宫玥自己则去了月碧居见萧霏。

此时,夜幕已然落下,夜空中月明星稀,银色的月光柔和地洒在院子里,为姑嫂俩照亮了前路。

十一月的南疆,夜晚已经有些清冷,两人都围起了厚厚的斗篷,夜风中萧霏的神色显得有些严肃。

“大嫂,你不用担……”

萧霏以为南宫玥是来安慰她的,却不想南宫玥从斗篷里掏出了一团橘色的毛球,交到了萧霏手中,也打断了萧霏的话。

萧霏捧着热乎乎的小橘,傻眼了。

南宫玥一眨不眨地看着萧霏道:“霏姐儿,你说得没错,你身为王府嫡女,享受荣华的同时,自然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只是,现在还没到你承担责任的时候……这件事也不是你愿不愿意和亲的问题。”她几句话说得是意味深长。

萧霏疑惑地看着南宫玥,一头雾水,她怀里的小橘发出“喵呜”的一声,仿佛在替主人发问一样。

南宫玥微微一笑,抬眼望向夜空中那轮银色的圆月,道:“霏姐儿,一山不容二虎,我们镇南王府一直都是皇上的眼中钉……”

萧霏歪了歪螓首,似懂非懂。大嫂的话表面上看,她明白,却不懂这与她是否和亲西夜又有什么联系。

南宫玥又看向萧霏,正色道:“总之,霏姐儿,你不用去理会这件事,一切交给你大哥就行了。”

夜空下,南宫玥的眸子的熠熠生辉,仿佛比明月还要明亮,萧霏不由得点了点头,只听大嫂满含笑意的声音透过清冷的夜风钻入她的耳中:

“身为王府世子,这是你大哥应承担的责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