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心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一大早,这次从王都来骆越城传旨的天使就迫不及待地再次登门。

“王爷,”那传旨的姜公公摇着拂尘,笑吟吟地询问道,“咱家是想问问王爷,萧大姑娘什么时候随咱家启程去王都,咱家也可以早日回去向皇上复命。”

没想到的是,镇南王竟然摇了摇头,果决地说道:“姜公公,小女不能随公公去王都……”说话的同时,镇南王用手势示意小厮把那道圣旨交还给了姜公公。

姜公公看着那明黄色的圣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尖着嗓子脱口而出道:“王爷,您……您这是要抗旨不成?!”

“哎,忠孝不能两全啊!”镇南王半是感慨、半是无奈地说道,“姜公公,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镇南王府镇守南疆几十年,先父当年率领南疆军打退犯境的南蛮大军,曾在阵前发下誓言,我镇南王府与蛮夷势不两立,这件事整个南疆都是知道的……所以镇南王府的姑娘决不能嫁蛮夷!”

镇南王说得是义正言辞,慷慨激昂,说到最后,右掌重重地拍打在案几上,“啪——”连那案几上的茶盅都被震得晃动了一下。

姜公公傻眼了。且不说镇南王这番话是真是假,但老镇南王口中的“蛮夷”指的是“南蛮百越”,又不是“西夜”。

姜公公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朝堂上下,谁人不知这镇南王府可不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自己说多了,万一像陈仁泰一样被迫留在南疆了呢?

想着,姜公公心里有一分忐忑。

而镇南王却没注意到姜公公的不对劲,心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话说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想必等皇帝知道了,也该对他们镇南王府放心了!

“姜公公,”镇南王正色又道,“等公公回了王都,还请替本王向皇上陈情。我们镇南王府自先父起对大裕都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镇南王口若悬河地表了一番忠心,然后就派人送走了姜公公,至于姜公公,心里复杂极了,不知道该忧愁自己此行没完成皇帝交付的使命,还是欣喜于自己安全地离开了南疆……

姜公公就这么灰溜溜地带着圣旨怎来的就怎么离开了。

他走了,但是对于骆越城而言,这件事才刚刚开始,没过半日,皇帝要求镇南王府的萧大姑娘和亲西夜的事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在城里传开了,顿时掀起了一阵喧嚣,王府上上下下、城里街头巷尾都在茶余饭后讨论这件事……

原玉怡暂住在碧霄堂里,就算没人主动和她提起,她也难免在丫鬟婆子们的闲言碎语之间听闻了,心里有些担忧,有些复杂。

她完全没想到皇上表舅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霏妹妹的头上……

如今王府抗旨,皇上表舅又会如何反应呢?!

就在这种复杂的心思中,原玉怡去了南宫玥的院子里,没想到的是,无论是南宫玥还是萧霏,竟然出奇得平静,仿佛这两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她俩没有因为这道圣旨而恼怒,也没有因为抗旨而不安,一切如常。

见状,原玉怡也放下心来,继续陪小萧煜玩耍,随南宫玥、萧霏和韩绮霞在骆越城里四处逛,尝试城中的各种新鲜玩意,从首饰、衣裳、摆件到各种吃食,每一日都过得惬意而充实……

与此同时,骆越城各府也因为这道圣旨泛起了些许涟漪,尤其是那些打算聘萧霏为媳的府邸更是惊疑不定,但是镇南王府严词拒绝了皇帝和亲的要求,又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至于镇南王府抗旨的后果,几乎没有人在意,有一就有二,反正王府也不是第一次抗旨了,上次抗旨的时候,皇帝虽然咄咄逼人地号称要讨伐南疆,但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甚至后来还要找他们南疆军借兵以解西疆边境之危。

反正有世子爷在,他们只需要以世子爷马首是瞻即可!

短短三日,南疆的这波浪潮就渐渐平息了下来,与此同时,十一月十八,西疆的褚良城也迎来了一道圣旨,让原本就风声鹤唳的褚良城仿佛骤然进入了严冬,寒风呼啸刺骨。

皇帝派来颁旨的是人威远侯,他是皇帝的亲信,千里而来,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传旨,也是为了代替韩淮君来主持西疆的大局。

当威远侯抑扬顿挫地念完圣旨后,厅堂里一片寂静无声,威远侯高高在上地俯视着韩淮君,须臾,就听韩淮君有些僵硬的声音响起:

“末将韩淮君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韩淮君双手高举从威远侯的手里接过了那道明黄色的圣旨。

跟着,他站起身来,看向距离他不到三尺远的威远侯,与他四目直视。

韩淮君比威远侯高了半个头,一下子,就仿佛两人的地位瞬间调转似的,那种被人俯视的感觉令威远侯感觉不太舒服,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韩淮君神情漠然地看着威远侯,缓缓地抱拳问道:“侯爷,敢问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威远侯皱了皱眉,冷漠地说道:“韩将军,军情机密,你区区一个罪臣无权过问!”他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倨傲。

韩淮君还是看着威远侯,一双黝黑的眼眸晦暗难辨,深沉如无底深渊。

威远侯抬了抬手,拔高嗓门下令道:“来人!把韩将军给本侯带下去!”

威远侯身后的几个亲兵急忙上前,一左一右地钳住了韩淮君,韩淮君的亲兵们都是面露愤懑之色,皇帝的圣旨里,虽然让威远侯接手西疆军,却没有定韩淮君的罪,可是这威远侯对待他的态度却像是在对待一个阶下之囚般。

他们想要上前,却因为韩淮君的眼神而不敢轻举妄动。

韩淮君又看了威远侯一眼,在三四个士兵的押送下,沉默地出了厅堂,只听后方传来威远侯铿锵有力的下令声:“龚副将,这次由你亲自向西夜递和书!”

韩淮君的眸色更深沉了,却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出声,由着那几个士兵把他押到了守备府西北角的院子里,院子口由十几个士兵严密地看守起来……

威远侯这边送出和书后,三日后,西夜那边就派了使臣达里凛前来褚良城,与威远侯长谈了数次。

到了十一月二十三,在又一次你来我往的长谈后,双方总算是初步达成了某个协议。

这一日,被软禁了数日的韩淮君被人从院子里带了出来,再一次来到了守备府的正厅。

几日不见,韩淮君俊朗的脸庞上多了不少胡渣,眼下一圈淡淡的阴影,看来有些憔悴落魄。

韩淮君的目光飞快地在下首的达里凛身上掠过,眸深似海,最后落在威远侯的身上,抱拳道:“不知侯爷叫末将前来有何指教?”

威远侯和达里凛都看着韩淮君,心思各异,却都透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对他们而言,韩淮君的结局已经是注定了!

威远侯的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没有和韩淮君说话,反而是转头对着达里凛道:“达里凛大人,这人……本侯就交给你了。”

韩淮君瞳孔微缩,抢在达里凛之前问威远侯道:“侯爷,你要把末将交给西夜人?”

韩淮君的声音冰冷,有震惊,有失望,也有愤怒。

“这是皇上的意思?”韩淮君艰难地又问。

威远侯被韩淮君的目光看着心中一凛,没有退缩地直视韩淮君,这一次直呼其名道:“韩淮君,你辜负圣意,阴奉阳违,抗旨不遵,万死亦不足以赎罪。”

威远侯没有直接回答韩淮君的问题,言下之意,却是不言而喻。

在威远侯离开王都前一夜,皇帝特意在御书房里召见了他,虽然没有下令让他治罪韩淮君,却给了他一道“便宜行事”的暗旨。

如今,为了两国能平息战事,也是他“便宜行事”的时候了。

以韩淮君的性命若能换得两国平息战事,也算是值了!

达里凛看韩淮君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趾高气昂地提醒道:“威远侯,别忘了,还有南疆军的人!”

顿了一下后,达里凛冷声强调了一句:“没有韩淮君和姚良航,我们西夜就决不和谈!”神态和语气都透着不容置疑的气息。

“达里凛大人,”威远侯赔笑着抱拳道,“你放心,本侯已经派人去荆兰城请那姚良航过来了……算算时间,人也该到了。”

大裕军和西夜在褚良城一带已经对峙了近两个月,你进我退,我进你退,半个月前,姚良航和韩淮君合力又再次夺回了荆兰城,之后,姚良航率领南疆军就镇守在荆兰城。

现在,只要以圣旨把姚良航哄回来,接下来就简单了……

想着,威远侯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得色。这一趟差事若是办成了,那他就是大裕的功臣,他们“侯”府说不定就要变成“国公”府了。

如同威远侯所估计的,龚副将此刻已经抵达了荆兰城,正在城门外要求见姚良航。

好一会儿,姚良航方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城墙上,俯视着城外的龚副将等人问道:“你说威远侯要见本将军?”

跨坐在一匹棕马上的龚副将仰首看着姚良航,朗声道:“我们侯爷是奉皇上之命前来颁旨,姚将军,还请随末将走一趟褚良城吧。”

姚良航挑了挑眉头,似有怀疑,又问:“你们可有圣旨?!”

“我们侯爷自然有圣旨,圣旨就在褚良城。”龚副将说着,就从怀中取出一块刻着“如朕亲临”的金牌,高举金牌道,“末将有金牌为证。”他暗暗庆幸威远侯有先见之明,知道这南疆军的人恐怕不会这么乖乖听话。

“好,那本将军就随你们走一趟。”

姚良航的这一句话让龚副将终于放下心来,眸中闪过一丝雀跃。

不一会儿,那沉重的城门就“轰隆隆”地被人从里面拉开了,姚良航带着四五个玄甲军士兵策马而出,一行人立刻出发,目标自然是褚良城。

褚良城与荆兰城相隔不过半日的路程,他们几人都是骑着百里挑一的良驹,才不到两个时辰,就赶到了褚良城,此刻才不过申时过半,太阳已经开始西斜……

西疆多黄沙,不过这短短两个时辰的路程,他们的身上已经布满了黄沙,看来风尘仆仆。

褚良城外,一眼望去似乎一片平静,战火在城墙上并未留下太多的痕迹。

然而,当姚良航几人进城后,里面的气氛就骤然变了。

“踏踏……”

“踏踏踏……”

隆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队队杀气腾腾的士兵从街道间走了出来,层层叠叠地将姚良航几人围了起来。

城墙上方,更是有数十个手执大弓的弓箭手待命,弓弦被拉紧,密密麻麻的箭头对准了姚良航,在阳光下,锋利的箭头寒光闪闪,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姚良航环顾四周,附近的街道上百姓们一个个都闭户不出,却是好奇地或拉开一点门缝或移开一点窗户,瞧着城门口这边的动静。

矛头的中心,姚良航还是跨坐在马上,回头看向了龚副将质问道:“龚副将,你这是什么意思?!”

龚副将似乎没听到姚良航的声音,目光炯炯地看向了正前方,几个手持长刀的士兵往两边退开,让出一条狭窄的小道来,威远侯和达里凛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了过来。龚副将对着威远侯抱拳道:“侯爷,末将不负所托。”

威远侯应了一声,就看向了姚良航,一手举着那明黄色的圣旨,义正言辞地朗声道:“姚良航,你胆大包天,倒行逆施,挑起两国争端,今日本侯奉皇命拿下你问罪!你还有何话可说!”

威远侯在说话,然而姚良航却是在看达里凛,虽然他不认识此人,但是从对方的打扮也可以猜出这是一个西夜人。

龚副将见姚良航没动静,狐假虎威地说道:“姚良航,你还不束手就擒!”

姚良航终于看向了威远侯,年轻的脸庞上一片肃穆,浑身释放出一种凌厉的气势,这是一种身经百战的战将才有的强悍气势。

姚良航缓缓地问道:“侯爷,敢问我南疆军一万将士当如何?”

威远侯微微蹙眉,而姚良航根本就不打算听他的回答,径自接着说了下去:“我南疆一万将士千里而来,为了大裕国土抛头颅洒热血,连续从西夜人手里夺回牙门城、西冷城、褚良城和荆兰城四城,如今侯爷可是要鸟尽弓藏?”

顿了一下后,他嘲讽地笑了,愤然道:“不,不是鸟尽弓藏,是皇上为向西夜乞降,拿我们这些一心为大裕而战的将士当礼物献媚于西夜呢!侯爷,皇上如此,真是让吾等将士寒心,让那些枉死的大裕百姓在天之灵如何安息!”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蕴藏着义愤、不甘,如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涌来,而且浪头还越拍越高……

不知何时,附近的一半房屋都打开了门,一个个百姓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稀稀疏疏,多是老少。

这个褚良城曾经被西夜人占领过数月,当初城破之时,西夜人在此烧杀掳掠,屠杀了不少壮丁,如今这城中的百姓已经不到原本的一半了。

此刻,这些面黄肌瘦的百姓却是一个个目光炯炯,都看向了威远侯手中的那道圣旨,他们的眸子在阳光下都显得有些锐利,似刀子一般……

威远侯心里咯噔一下,自知不妙。

他急忙拔高嗓门,打断了姚良航道:“胡说八道!姚良航,事到如今,你还要颠倒黑白,意图污蔑皇上!分明是你和韩淮君抗旨不遵,擅自开战,害得西疆百姓家破人亡……”

威远侯振振有词地质问道:“你们造下如此杀孽,本侯倒问你们可有想过这些无辜的百姓?!”

姚良航看着威远侯却是笑了,也不再说话,目光移向了后方,人群的后方,几个西戎士兵押着韩淮君朝这边走来……

姚良航眸光一闪,忽然动了,只听几声此起彼伏的踏步声响起,那些士兵都挥刀朝他靠近了半步,却不想姚良航随手把剑鞘扔在了地上,跟着就从马上翻身下来了。

他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信号般,他身后的几个亲兵也扔掉了手里的刀鞘,“砰砰砰”的落地声此起彼伏……

这代表姚良航是束手就擒了?!

威远侯愣了愣,没想到姚良航这么轻易就认命了……但再一想,又觉得他不投降还能怎么样呢!他们这里有数万大军,难道姚良航还能以一敌万不成?!如今的褚良城,做主的人可是自己!

威远侯抬手做了一个手势,立刻就有士兵上前把姚良航的双臂钳制到身后,以麻绳捆住他的双腕。

见状,达里凛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上前几步对着威远侯抱拳道:“侯爷为人果然爽快!等我回去,会向吾王和大将军表达贵主和侯爷的诚意。相信你我两国一定可以重修盟好!”

达里凛说得冠冕堂皇,威远侯喜形于色,忙附和道:“承大人吉言。还望大人一定要为我大裕美言几句。我大裕有绝对的诚意与西夜和谈。”

之后,威远侯更是亲自把达里凛等一干西夜人以及韩淮君、姚良航他们恭送出城。

太阳渐渐地落了下来,此刻已经在西边的天空隐去了小半,那赤红的夕阳染红了西边的云彩,似烈火,似鲜血,似那开在黄泉路边的彼岸花,释放着一种不祥的气息。

达里凛率领二十几个亲兵,押送着两辆囚车一路往几十里外的柳泉城飞驰而去。

随着夕阳落下了地平线,天色越来越暗,最终彻底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达里凛一行人赶忙用点燃火把,照亮了前路,可是黑暗就如同是一片浓雾,点再多的火把也不过是照亮前方几十丈远罢了。

在官道上夜行赶路,达里凛一行人都提起十二分的警戒心,不时留意着四周。

“踏踏踏……”

马蹄声和车轱辘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十分响亮。

经过一个熟悉的亭子后,达里凛稍稍松了口气,扬声道:“过了这个七里亭,很快就到柳泉城……”

话音还未落下,他忽然感觉背后发凉,颈后的汗毛已经倒竖了起来……

“小心”这两个字尚来不及出口,只听那连续几声破空声从官道的两边传来,“嗖嗖嗖!”

他身前的一个亲兵闷哼了一声,后仰着从黑马上倒了下去,胸口上赫然多了一支铁矢,他的一只脚还勾在马镫上,马儿受惊地往前跑去,拖着他的尸体往前而去。

眨眼间,一切都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