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战书/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普丽城是西夜东南境的一个大城,两年多前,它还叫普丽国。两年前的九月中旬,普丽国被西夜十二族中的一族芭汶族率大军攻下,成为西夜版图中的一座城池,并改名为普丽城。

这普丽城虽然繁华,但是地处干涸的东南境,自打二十几年前的一次地龙翻身后,附近唯一的水源普丽河被截断,下游干枯,自此普丽城就没有了水源,每隔几日,城中都要派出送水队前往普丽河的上游取水,以供城内百姓的日常饮用。

一旦没了水源,即便他们一时攻不下普丽城,对方也注定撑不了几日。

不过这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来禀报的卫千总以及附近的士兵都是目光炯炯地盯着萧奕,目露期待。

这些事萧奕都没瞒着原令柏,原令柏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一双清亮的眼眸熠熠生辉,与其他人一样透着期待。

萧奕直接扬手,铿锵有力地下令道:“走!随本世子攻城!”

“是,世子爷!”那卫千总和士兵们齐声抱拳应道。

原令柏也做出同样的动作,眸中更亮了。他就知道跟着大哥混,就是畅快!

众将士应声的同时,都是心跳如鼓,热血沸腾。

当撼天震地的军鼓声敲响时,那些潜伏在沟壑中的士兵们都从中跳了出来,训练有速地整队,列成整整齐齐的方阵,绣着银色“萧”字的黑色旌旗在风中招展,猎猎作响。

“出发!”

跨在乌云踏雪上的萧奕一声令下,上万名士兵整齐划一地应了一声,呼喊声震耳欲聋,透着仿佛能开天辟地的力量。

将士们皆是士气高涨。

乌云踏雪的马蹄率先飞驰而出,然后是骑兵们的马蹄声,步兵们的脚步,隆隆地紧随其后,一个个昂首挺胸地往前奔去,胸怀万丈豪情。

他们所处的地方距离普丽城不过五六里路,不过一盏茶功夫,大军就如过无人之境地赶到了普丽城外。

此时正是三更,四周漆黑一片,整个普丽城都在安眠之中,上万南疆军将士的来袭让他们完全猝不及防。

守城门的西夜守兵紧张地吹响了号角,又派人去守备府通知上将。

一瞬间,整座城市如沸水一般沸腾了起来。

守城的数千西夜士兵从睡梦中惊醒,迅速地往城门的方向集结,然而已经晚了。

撞城柱撞击在城门上的声音响彻天地,“咚!咚……”

每一声都如天上的闷雷一般,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

“咚!咚!咚……”

撞城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响亮,如同所有人的心跳一般,只是城内人与城外人的心态迥然不同。

城外的人热血上涌,仿佛平添了一倍的力量,而城内的人越来越惶恐不安……

“咚!”

在一次彷如直冲云霄的撞击声中,令人不寒而栗的凄厉喊声随着隆隆的开门声响起——

“城门开了!”

随之而来的是那凌厉的厮杀声:“杀呀!”

刀光剑影交错而起,喊杀声与惨叫声此起彼伏,浓烈的血腥味与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城中……

如一条长龙般涌入普丽城中的南疆军士兵一边入城,一边高喊着:

“降者不杀!”

“百姓不杀!”

“献城者不杀!”

“……”

上万的南疆军士兵如洪水般冲锋陷阵,那势如破竹的气势把那些根本还没集结起来的西夜守兵打得一败涂地……

兵器跌落声不绝于耳,起初是从尸体手中掉落,跟着就是从活人手中……当第一个西夜守兵放下武器跪倒在地时,越来越多的西夜兵都失去了杀心,跪伏下去,只为那一句“降者不杀”。

大局已定!

至于城中的百姓都是忐忑不安,闭门不出,当发现来袭的敌人没有进屋烧杀掳掠的意图,都如死人般充耳不闻。

反正外面死的是西夜人,与他们普丽人何干!

说来,与其普丽城被这些杀人不眨眼的西夜人占领,还不如这今天领兵攻城的这位将军有大仁之心……

这一夜,敌我双方加上这城中的百姓都是彻夜未眠。

当天再次亮起时,东方的旭日冉冉升起,城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那些百姓透过门缝往外看去,只见一面黑色的旌旗在城门上方的城墙上飞舞着,如此张扬,如此肆意。

那个银色的绣字在旭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城中的普丽人不认识这个字,却知道这不是他们普丽人用的普诺文,也不是西夜文……这个字好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般,吸引着城中所有人的目光。

不止是那些百姓,攻城的南疆军,还有那些西夜俘虏都在仰望着这面旌旗。

“砰!”

一个四十余岁、双腕被捆绑在身后的虬髯胡被后面的人推得踉跄了一下,然后狼狈地跪在冷硬粗糙的砂石地面上。

他强自镇定地看着前方身披银色战甲、形容昳丽的青年,心里一片冰凉,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要葬身于此了,弄不好,甚至尸骨无存。

“世子爷,此人就是芭汶族的族长汶西里,末将从北城门追出十里才将其生擒。”虬髯胡身后,一个南疆军副将抱拳朗声禀道。

这是大裕话,此人是大裕的世子爷?!可大裕的世子爷怎么会带兵出现在这普丽城中?!想到大裕西疆的战事,汶西里心里惊疑不定,然而他如今已经是阶下之囚,再计较这个又有什么意义!

汶西里咬着后槽牙,以生硬的大裕话缓缓道:“成王败寇,要杀要剐,请自便就是。”

他目光阴沉地盯着眼前这昳丽的青年,浑浊的眼眸中释放出浓烈的不甘,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宣誓道:“不过,你等着,你胆敢犯我西夜,吾王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那俊美得不似男子的青年露出灿烂的笑容,语气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地说道:“可惜,本世子不打算杀你。”

汶西里心中一沉,忍不住揣测起对方言语中的深意。难道他不愿给自己一个了断,意图用酷刑把自己凌辱致死?!

就在这时,一个俊朗的青年笑嘻嘻地跑了过来,捧着一个赤红帖子得意洋洋地对着萧奕道:“大哥,战书按照你的意思拟好了!你快瞧瞧!”

萧奕随意地扫视了那战书一眼,拿出一个小巧的金印在上面盖下了印章,然后再次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汶西里,脸上还是笑吟吟地,抬手吩咐道:“来人,把本世子爷的战书,还有这份‘厚礼’,送去给西夜王!”

这“厚礼”指的当然是汶西里。

“是,世子爷。”一个年轻的将士领命应声道,四周的将士都看向这边,全都是热血沸腾,意气风发,心中燃烧着共同的信念:只要跟随世子爷,这面绣着“萧”字的旌旗必将飞扬在西夜的每一个角落!

而汶西里却是心惊肉跳,目如死灰,只以为对方是要把自己的头颅送给王上示威……却没想到之后自己就在四个将士押送下“活生生”地离开了普丽城,一直到二十里外的滋寒城,他还是活着。

最后,押送他的四人毫不留恋地毅然远去,只剩下他和那封战书孤零零地站在了滋寒城门外。

在隆隆的开城门声中,汶西里双手微微颤抖地打开了那封战书,至今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活了下来。

这个什么世子爷是疯了吧,竟然就这么简单地就放过了他?!

是不是对方觉得他在西夜军中根本微不足道,他的存在完全影响不到战局?!

汶西里死死地盯着战书下方盖上的印章,眼中幽暗如无底地狱一般。

镇南王世子!

这五个字烙印在汶西里的心头。

他一定会让此人后悔对自己的轻视!他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汶西里在心里暗暗发誓。

入城后,汶西里就携战书从另一头的北城门离开,日夜兼程地火速赶往西夜都城,并入宫觐见西夜王。

王宫的书房中,西夜王一边听着汶西里的禀告,一边看着手中的战书,瞳孔微缩,咬牙切齿地说道:“萧奕?!”

大裕镇南王世子萧奕竟然率领南疆军从西夜的东南境攻来,打了他西夜一个猝不及防。

西夜王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只闻其名的萧奕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他的书案上,这战书上的每一个字都让他触目惊心!

可恨!这个萧奕竟敢如此挑衅自己,还号称要拿下他西夜,好大的口气!

西夜王捏着战书的手不自觉地微微使力,两簇火苗在他眸中燃烧,心念转得飞快。

难道是那大裕皇帝表面上故作与西夜和谈,暗地里却吩咐萧奕在背后咬他西夜一口?

不,不可能的!

西夜王又立刻在心里否决了。

早在五年多前大裕与西夜的那一场战役后,他已经看透了如今这位大裕皇帝的行事为人,这位大裕皇帝没有其父的魄力,软弱无用,也就是命好才坐了大裕皇帝这个位置罢了。

这么说来,是那镇南王世子萧奕对他们西夜心怀不轨,就背着大裕皇帝擅自行事,趁西夜与西疆作战,就想从另一个方向趁虚而入?!

他们大裕有一句古语:“贪心不足蛇吞象”,这萧奕还真敢想!

想着,西夜王的锐眸中闪过一道戾芒。

他早听闻过大裕的镇南王世子萧奕好战,穷兵黩武,却没想到此人胆大包天至此。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萧奕是如何绕到那个方位进攻西夜的呢?

借道?

怎么可能?!

从大裕南疆来到他们西夜的东南境要经过的可不止是一两个国家啊,萧奕怎么可能做到呢?

……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地浮现在西夜王的心中,令他在咬牙切齿的同时又百思不得其解。

西夜王越想越烦躁,前几日他刚从挞海那里收到计划成功的消息,就立刻调兵遣将往大裕西疆增援挞海,却没想到他西夜的后方竟然失火了……

这时,汶西里有些急切地抱拳道:“王上,那萧奕不知死活,犯我西夜边境,请王上给末将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这一次,他一定会将萧奕和他的南疆军杀个片甲不留。

西夜王眯了眯眼,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跟着,站在汶西里身旁的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将领出声道:“王上,末将以为那萧世子可恨,但这也是吾西夜的一个机会……”

见西夜王挑眉朝自己看来,黑膛脸上没有一丝怒色,那中年将领大着胆子继续道:“王上,不管那萧世子的目的是什么,他如此行径正好坐实了南疆确实有谋反之意!”

西夜王精明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寒芒,正是如此,大裕越乱对西夜才越好,这南疆谋反,西疆危急,大裕也就处于分崩离析的边际了,如同那被白蚁蛀空的顶梁柱一般……

只要他西夜再稍稍一使力,大裕这庞然大物恐怕就要轰然倒塌了……

西夜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变得坚定起来,他再次垂眸看向手中的那封战书,沉声问道:“汶西里,你可知南疆军有多少人?”

汶西里急忙抱拳回道:“回王上,约莫三万大军。”

“三万?!”西夜王喃喃念道,嘴角勾出一个嘲讽而冰冷的弧度。

这萧奕只带了三万南疆军就敢来攻他西夜,真是鼠目寸光,不自量力,他以为区区三万南疆军就能打下他们西夜吗?!

不过……

西夜王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若有所思地想着:以南疆现在的状况,恐怕也只能出兵三万了吧!

据他所知,这几年来,大裕南疆连年大战,先是百越,再是南凉,虽然南疆军勉力守住了南疆,但想必是兵力折损严重。这一次,在大裕皇帝的威逼下,南疆军又支援了西疆一万大军。

仔细算算,萧奕这次率领的三万大军已经是南疆近半的兵力了,再多的话,留在南疆的那几万兵力恐怕要连南疆都要守不住了!

萧奕的南疆军虽然攻下了普丽城,但还不足为惧,自己不能乱了方寸,错了主次,这个关键时刻,决不能撤回派往西疆的增援,坏了大计!

如今,自己该做的是一股作气拿下大裕西疆!

“卡勒。”西夜王忽然又出声道。

那中年将领赶忙抱拳应道:“末将在!”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已经透出了他的跃跃欲试。

汶西里感应到了什么,脱口道:“王上……”

他还想请命,却被西夜王冰冷的目光看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忘了呢!?他们这位王上英明果决,但也最憎恶无用之人。

他不仅失了东南境最大的一个城池普丽城,更曾经被南疆军所生擒俘虏,对于他们的王上来说,这是一个无法抹掉的污点!

一瞬间,汶西里的心凉到了极点,颓然萎靡,却又心如明镜。

原来如此,所以萧奕没有杀自己,因为萧奕知道自己虽然还活着,却已经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了,如同“死”了一般。

而西夜王再也没看汶西里,他对着卡勒一鼓作气地下令道:“卡勒,你即刻率领一万大军赶去东南边境支援!务必要杀退那萧奕!”

有了这一万增援的助力,加上地方上的兵马,就算一时夺不回失城,也必然足够阻挡南疆军前进的步伐,待他西夜拿下了大裕西疆,待他西夜直入中原,再来与萧奕这黄毛小儿算账!

西夜王的瞳孔中绽放出自信的光芒,气势凌然。他有八成,不,九成把握今年内必能拿下西疆。

两日前,他已经又派了足足三万援兵日夜兼程赶往西疆,前后加起来,西夜已向西疆投入了十万的兵力,对这一战,西夜势在必得!

虽然西夜王派出的三万西夜援兵还未赶到西疆,可挞海也没有干等着,此刻,他正率领前方西夜大军以“大裕包庇韩淮君和姚良航”为名,向褚良城连续发起了几次猛攻,威远侯心力交萃,总算是勉强守住了城池,并又火速送了一张折子去往王都……

而此时的王都,皇帝正在御书房里大发脾气。

“啪!”

皇帝随手丢出一道折子,砸在了五皇子韩凌樊的脚边。

“小五,永州境内两万百姓移居豫州?!这你也敢批?!你知道这要花上多大的人力和物力吗?接下来这些百姓移居后的房屋、户籍、田地……这一桩桩一件件你可有思量过?!你不过是在王都批个折子,这后面的事要落实起来可不是轻飘飘的一句话……”

皇帝滔滔不绝地数落着,眉心间出现了深深的褶子,目露不悦地看着韩凌樊。

韩凌樊垂首恭立,一言不发地聆听着皇帝的斥责。

他的沉默并未让皇帝觉得舒心,反而更失望了。

“小五,”皇帝摇头叹息道,“你才仅仅监国月余,就如此草率,犯下此等大错,如何担得起监国之责!小五,你实在是太让朕失望了!”

韩凌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脸颊依旧低垂,语调艰涩地说道:“父皇,儿臣无用,令父皇失望……”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小內侍急促的脚步声,他近乎是有些冒失地进来了,禀道:“皇上,威远侯命人送来了八百里加急的折子……”

皇帝眉头一动,急忙道:“快!快传!”

很快,将士凌乱却有力的脚步声夹杂着盔甲的撞击声越来越近,一个满身尘土的年轻将士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御书房中,先向皇帝行礼,跟着就双手呈上了一道折子。

刘公公亲自把折子呈送到了御案上。

这是威远侯十一月二十四发出的第一道折子。

皇帝越往下看,脸色就越难看,哪怕这御书房中的其他人不知道威远侯这道折子的内容,也能猜出这上面写的决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西疆那边……韩凌樊心中忧虑,试探地问道:“父皇……”

可是换的却是皇帝手中的那道折子甩手而出,这一次,折子重重地砸在了韩凌樊的脸上,折子尖锐的边角在韩凌樊的左脸下方划过,划出一条淡淡的血痕。

皇帝毫不在意,韩凌樊也毫不在意。

“你自己看看!”皇帝勃然大怒地看着韩凌樊道,“你还说镇南王府和韩淮君并无反心,你看,现在他们不但公然抗旨,还滥杀西夜使臣,挑起两国战乱,其心可诛!哼!朕算是知道了,镇南王这是想挑起大裕对敌之心,令大裕在西疆分心,他才能趁虚而入啊!”

韩凌樊捡起那道折子,快速地看完,一言不发地垂首。

皇帝盯着韩凌樊乌黑的发顶,脸上阴晴不定。

从他登基以前,镇南王府就像他心里的一根刺,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拔掉过。

本来,他打算以镇南王府抗旨为由趁机扫平南疆,除掉这大裕唯一的藩王,偏偏在这个关头西夜忽然来袭,西疆战况危机,再加之他又因为韩凌观那逆子再次卒中,昏迷了二十几日,以至形势失去了控制……

现在镇南王府终于露出他的狼子野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