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披靡/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容玉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玥,小姑娘乌黑如点漆的眼瞳中闪烁着单纯赤诚的光芒,不止是她,连她身旁的萧霏也是目露期待。

南宫玥怔了怔,这位关先生的棋艺确实不凡,但令她惊讶的是萧霏和萧容玉居然与这位关先生如此投缘。

不过,也未尝不可……

王府也不是没请过女先生来府中教导姑娘们才艺,这关锦云在江南成名已久,家世清白,且棋艺不凡。

南宫玥沉吟一下后,含笑道:“五妹妹,若是能请来关先生,那你可要好好跟着她学棋。”

言下之意,就是同意了。

闻言,萧霏和萧容玉皆是喜形于色,萧容玉急忙福身谢过了南宫玥道:“多谢大嫂。我一定会好好跟着先生学棋的。”

六岁的小姑娘还是个孩子,但是言行间已经透出几分落落大方,那神采焕发的可爱脸庞让人不禁莞尔一笑。

萧霏也在一旁笑道:“五妹妹,以后你学棋时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便是。”

萧容玉又腼腆地谢过了萧霏。

看着这对姊妹花和乐融融的样子,南宫玥嘴角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眉梢。真是没想到这姊妹俩竟然会因为棋而变得如此投缘,这才是今日最大的意外之喜。

在姑娘们清脆的笑声中,东次间的气氛很是欢快,连原本在西稍间里玩耍的小萧煜也指挥着乳娘闻声而来,于是屋子里一片语笑喧阗声,萧霏和萧容玉又在碧霄堂里呆了近半个时辰,才双双离去。

此时,天色已经近昏黄,又是一天在欢笑中眨眼就过去了……

回了王府的萧容玉兴奋得小半夜没睡着,次日一早,就迫不及待地随萧霏再次登门浣溪阁拜访了关锦云,希望能请她过府教授棋艺。

关锦云原计划开春后就离开南疆,有些犹豫,姊妹俩一次不成,却也不气馁,又一次次地登门,三顾茅庐之后,总算把关锦云请进了王府。

关锦云是个知礼仪的,入府后,就亲自到碧霄堂拜见了南宫玥,她的谈吐得体大方,进退之间不卑不亢,言行中自有一股名士风范,也难怪萧容玉对她如此崇敬。

南宫玥与她寒暄了一番后,专门在王府的西侧给她安排了一个小院子,派了丫鬟婆子照顾她的起居,又备了一份极厚的束修,之后让萧容玉正式给她奉茶见礼,恭恭敬敬地行了拜师礼。

王府的下人自然也都看在了眼里,知道这位关先生不可小觑,更不可怠慢,上行下效,一个个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腊八转瞬而至,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南宫玥作为当家主母,连着好几日都忙得不可开交,与此同时,萧容玉也开始跟着关锦云学棋,萧霏一向好棋,得了空时,也时常去旁听,向关锦云请教棋艺……

冬已经很深了,南疆的冬风散发着丝丝凉意,却不算刺骨,比起千里之外的西夜南境那黄沙滚滚的狂风,那真是太温柔惬意了。

风沙通过窗口吹进屋子里,一头矫健的灰鹰停在布满黄沙的窗槛上,它冰冷的金色鹰眼看了看院子,然后继续俯首啄着它的灰羽。

灰鹰的身旁站着一个着月白衣袍的年轻公子飞快地看着手上的一封信,看完信后,他抬眼朝灰鹰看去,俊逸斯文的脸庞上若有所思。

“侯爷……”

一旁的傅云鹤语带询问地看着官语白,娃娃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几分跃跃欲试。

有了西疆那边以及萧奕在东南境吸引西夜王的目光,这段时间,官语白已经率军悄无声息地突破了汐河这道西夜南境至关重要的屏障,跟着又沿着汐河北岸连续拿下了四座小城。

在幽骑营和神臂军的合力进攻下,每一次攻城都是快、狠、准,以确保消息没有一点外露,现在汐河一带南北两岸的七城已经全数在南疆军的掌控下,加上边境两城,等于整片西夜南境已然溃败……

对于南疆军而言,此时的局面可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着官语白下令。

他们目前已经逼近拉赫山脉,一旦过了拉赫山脉,他们就会直入西夜腹地,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他们便再也无法像之前一样如幽灵般潜伏在黑暗的阴影中,他们将暴露在所有西夜人的目光中,也包括西夜王……

所以,这几日官语白一直在这里等萧奕那边的消息。

官语白转头看向了傅云鹤,表情如常,但温润的眸子中却多了一抹锐气。

傅云鹤眸子一亮,隐约察觉了什么。

下一瞬,官语白随手把手中的绢纸丢入火盆,金红色的火光映在他眸中,洒在他脸上,让他的气质骤然发生了变化,仿佛瞬间就从一个斯文儒雅的书生变成了一个凌厉果决的将领。

看着那燃烧的信纸,官语白嘴角的笑意变深,缓缓道:“时机到了。”

时机终于到了。

现在,新锐营已经按计划悄悄潜伏到了西夜军中;挞海正以韩淮君和姚良航的事为幌子,对西疆发动猛攻,玄甲军暗暗蛰伏在侧,只待时机;西夜东南境那边,虽然西夜王又加了一万援军,但萧奕却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反而行事愈发张扬,惹得西夜王恼恨不已……

这几个月来,一步步地布局,一点点地鲸吞蚕食,时机总算是来临了!

此刻西夜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裕西疆和萧奕这两方,局已经成形了,此时此刻就是官语白这边最好的时机。

兵贵神速,机不可失。

“来人,召集众将到此!”

官语白语气淡淡地下令道,立刻有亲兵领命而去。

傅云鹤喜不自胜,几乎快要坐不住了。

当亲兵奔跑的脚步声远去后,官语白忽然又喊了一声:“司凛。”

下一瞬,就见院子里的树冠骚动了起来,簌簌作响,连正在啄羽的小灰都抬起鹰首寻声望去,一个黑衣男子轻快地自一棵大树上一跃而下,落在五六丈外,落地时悄无声息。

“语白,你想让我怎么做?”司凛看着官语白,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略显凌乱的乌发在狂风中飞舞着,肆意狂放。

他们是多年至交,官语白也不和司凛客气,直接道:“司凛,要麻烦你替我跑一趟……”

接下来,就是他们南疆正式向西夜宣战,那之后,这场战役才算刚刚揭开帷幕!

在司凛饶有兴味的目光中,官语白不疾不徐地继续道来,他温雅依旧的声音被一阵猛然刮来的狂风吹散,被树叶摇摆声淹没。

司凛的唇角则越翘越高,眸中闪现异彩……

随着司凛离去,小灰也好奇地跟着他飞走了,然后院子里、书房中陷入一片沉寂……一直到阵阵凌乱而有力的脚步声自书房外传来,越来越近。

五六个一身戎装的将领进屋后,这原本还算空旷的书房顿时就变得拥挤了起来。

“末将参见侯爷!”

男子们粗犷的声音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小四皱了皱眉,一手在窗槛上一撑,利索地跳出了窗外,他身手敏捷地爬上了一棵大树,让那些茂密的枝叶替他挡风遮沙。

紧接着,傅云鹤在官语白的示意下展开了舆图,这张舆图被人无数次地展开过,摩挲过,边角已经出现了些微磨损和细小的缺口,无论是官语白,还是在场其他的将士,都围着这张舆图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了,那些将士立刻敏锐地发现这张舆图上比之上次又多了几个记号。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是血脉沸腾,看来安逸侯忽然召集他们过来,果然是有重要军情要商议……他们就要有所行动了!

几个将士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身上不自觉地释放出一股战意与杀气,就像是一把把出鞘了一半的利刃一般。

官语白环视众人一圈,修长的食指和中指点下了舆图上的某处,随着两根手指的划动,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半个时辰后,整军待命,从河坂城出发,沿着拉赫山脉……”

书房里只剩下了官语白的声音,每一个将士都是凝神盯着舆图,侧耳倾听,几乎屏住了呼吸……

外面的风沙更大了,簌簌簌,沙沙沙,仿佛预示着一波酝酿已久的沙尘暴就要崛起了,风雨欲来,暗流涌动……

“隆隆隆!”

在肆虐的风沙中,不知何时响起了阵阵如雷鸣般的脚步声,释放着一种王者之师的霸气。

如乌云般连绵的大军自拉赫山脉西侧绕行,三日后的正午便进入一片平原,众将士都知道这代表着他们已经来到西夜腹地的入口了,皆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所经之处,如同龙卷风过境,势不可挡!

二十里外的胡迦城此刻还不知道危机就将来临,如往常般大开城门,往来百姓进进出出,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

谁也没注意到不知何时,城墙上几个士兵悄无声息地倒地,跟着城墙上原本暗红色的旌旗被取下,一面银白色的旌旗取而代之地屹立在城墙上,旗子张扬地飞舞在风中,猎猎作响。

紧接着,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马蹄声,那马蹄声隆隆作响,连地面都震动了起来,仿佛地动山摇般,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城门附近的西夜守兵、百姓都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只看到地平线上黄沙滚滚,隐约可见无数身穿盔甲的骑士在风沙间若隐若现……

哪怕是普通的西夜百姓也能看出这有些不对劲了,城门附近的守兵一边叫着去通禀上将,一边下令关城门。

沉重的城门在守兵的推动下开始缓缓地关闭,可是城外还有一队队排队要进城的百姓,他们一看城门要关,都急了,蜂拥着朝城门而去,争先恐后地想要进城……

这也让城门的关闭遇到了阻碍,城门闭拢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然而,那数以千计的骑兵已经飞驰到了百来丈外,那如狂风般席卷而来的杀气令得几个守兵都是心中一凛。

这不是普通的骑兵!

立刻有人下令道:“关城门!拦者,杀无赦!”

说话的同时,只见银光一闪,一把弯刀挥过,刀起刀落间,炽热的鲜血从一个身穿薄袄的男子颈上的伤口急速地喷涌而出,喷溅在他四周的几个百姓身上,他们只觉得那鲜血滚烫,瞬间如同被冻僵成冰棍一般,再不敢往里拥挤。

杀一儆百!

那持刀的西夜守兵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正欲后退,可步子才退了半步,前方已经有几道破空声“嗖嗖嗖”地传来,他来不及定睛,也来不及再退,三根铁矢已经势如破竹地贯穿了他的头、颈、胸,他的眼睛几乎要瞪了出来,一片死灰。

在一片惊心动魄的尖叫声中,他直愣愣地往后倒了下去。

“快!关城门!”

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更多的铁矢密密麻麻地急速袭来,那些要关城门的守兵一个个地中矢倒了下去,而那些等着进城的百姓也不敢再进城,皆是如同受惊的小鹿般沿着城墙往两边窜逃……

这些铁矢给疾驰而来的幽骑营制造了机会,眨眼间,幽骑营已经来到了城门外,城门在一声沉重的隆隆声中再次被推开,幽骑营的骑兵们如同一条巨龙般破城而入……

幽骑营、神臂军如同狂风暴雨般降临在这座胡迦城中。

他们来到西夜已经数月,过去那一场场的战事早就让两者合作得亲密无间,如同兵器在一次次的淬炼中被锻造成了神兵利器。

以血开锋!

胡迦城中,陷入一片硝烟四起的纷乱中。

身着两种不同盔甲的敌我双方混杂在一起,一方混乱惊恐,杂乱无章,彷如乌合之众,另一方则训练有素,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这是一支军纪严明、令行禁止的军队,在它的面前,任何的抵抗都是那么的无力,彷如一个还蹒跚学步的婴儿面对一个身手矫健的成年男子,根本就没有胜算,也不可能有胜算!

浓浓的杀气弥漫在城中,此起彼伏……

三个时辰后,那喊杀声和兵器交接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城门附近已经俨然换了一批守兵。

傅云鹤率领几个将士匆匆策马出城,来到官语白跟前,抱拳禀告道:“侯爷,城中敌军已经全数歼灭。现在幽骑营正在城中各处搜寻漏网之鱼!”

“进城。”

官语白淡淡道,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没有因为这一场胜利而动容,仿佛今日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他胯下的黑马不疾不徐地朝着城门而去,在他上方的白鹰在他附近的空中飞来飞去,在他进城的那一瞬,白鹰发出嘹亮的鹰啼,引得官语白和小四都抬眼看去。

寒羽正展开双翅,绕着城墙上的银白色的旌旗盘旋不去,它似乎认识这是自家的旗子,兴奋地鸣叫不已。

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是那面银白色的旌旗却没有沾染上一点血迹,仍然在风中尽情地飞舞着。

司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旌旗旁,慵懒地坐在城墙上,对着官语白摆了摆手,意思是,语白,他的任务完成的不错吧?这个战书下得够长脸吧?

官语白的嘴角翘得更高了一些,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盯着那面旌旗,这是他们官家军的旌旗,飘扬在西夜的城池上!

阳光的照射下,那银白色的旗帜亮得有些刺眼。

官语白眯了眯眼,乌黑的眸中闪烁着似怀念又似悲伤的光芒。

“今日是十二月十一了吧?”官语白一边收回目光,一边问道,然后继续策马缓行,穿过了城门。

傅云鹤应了一声,紧随其后。

官语白抬眼看向前方,锐利的四目要穿过前面的街道直穿越这座城池似的,又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距离小萧煜的周岁宴已经只有一个半月了。

傅云鹤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官语白又道:“让大军休整一夜,明日,我们继续!”

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官语白忽然一夹马腹,加快了马速,沿着前方这条尸横遍野的街道往策马奔驰……

“踏踏踏……”

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的寒风迎面而来,可是官语白却一点也不觉得冷,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下,瞳孔中似乎燃烧着两团火焰,血液在血脉中喧嚣着、沸腾着……

年少时,他不知道多少次梦想过把他们官家军的旌旗插在西夜都城的城墙上,让官家军的旌旗走遍西夜的土地,肆意飞扬。

那曾是他年少时最大的期翼!

本来,随着官家满门与官家军的覆灭,他早就把那个曾经充满热血的梦遗忘了……

直到多年后的现在,他率领南疆军西征西夜,他才骤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并没有遗忘,原来自己的血还是热的,原来他的人生还有某种可能性!

经过了那么多年,经历了一波波狂风浪潮,他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他要西夜人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他要用西夜人的血来祭奠他官家满门与官家军的英灵!

如此,他的人生也就再没有遗憾了……

狂风大作,马蹄飞扬,那身披月白色斗篷的身形明明如此单薄,却仿佛能够支撑得起这片天地!

在胡迦城短暂地停留了一夜后,次日,官语白就率领神臂军和幽骑营继续北上,这支王者之师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将敌军一路碾压,片甲不留。

短短几日,银白色的旌旗所到之处,所向披靡,锐不可当地连破数城。

旌旗上那个刺眼至极的绣字很快就被西夜人认出——

官。

那是官家军的“官”!

这个消息如同瘟疫一般传遍了大半个西夜,西夜人多年的噩梦官家军从地狱悍然归来了!

整个西夜都城也因为这个消息而沸腾了,王宫中仿佛笼罩在一片浓重的阴云之下,西夜王的书房内更是压抑凝重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一面银白色的旌旗摆在西夜王的御案上,平铺开来,书房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面旌旗上,也包括坐在御案后的西夜王。

那个绣在旗帜上的大裕文字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牢牢地吸引着西夜王的目光,让他无法移开视线,他的脸庞阴沉至极,瞳孔中闪过许许多多的情绪,有惊,有怒,有恐,有疑……

无论是这面旌旗,还是绣在上面的文字,对他而言,都是那么的眼熟,那么的刺眼……

真的是大裕官家军的旌旗!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西夜王身上散发出的阴郁气息,书房里的其他人都噤若寒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