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惊变/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离开映雪居后,就径直回了碧霄堂。

西稍间里传来铃铛声和小家伙“咯咯”的笑声,南宫玥立刻循声而去,小家伙果然在里面玩耍。

小家伙的身旁还坐着一道熟悉的窈窕背影,她正拿着一个铜铃铛逗小萧煜。

南宫玥眨了眨眼,笑着脱口而出:“霏姐儿。”

萧霏闻声转过头来,起身给南宫玥见了礼:“大嫂。”

她上前一步,把手里的几张绢纸递向了南宫玥,一本正经地说道:“大嫂,这些我都看完了。”

南宫玥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就知道萧霏手里的那几张纸正是自己之前给她的那几张。

她接过了那几张写得满满的绢纸,嘴角微勾,招呼着萧霏坐下说话。

南宫玥一脸殷切地打量着萧霏,嘴里含蓄地低声问道:“霏姐儿,那你觉得如何?”

却还是没从小姑娘的脸上看到一点羞赧之色。

“大嫂,他们都很好。”萧霏正色道,那双乌眸如山涧溪流般清澈见底,如夜空中的银月般清冷明亮。

“……”南宫玥嘴角僵了一瞬,几乎是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须臾,南宫玥拉起了萧霏的一只素手,与她四目对视,认真地说:“霏姐儿,女子的一辈子不易,自小就被三从四德所约束,等出嫁以后,不仅要以夫为尊,还要为夫家孝敬长辈,料理中馈,管理内院,开枝散叶……有句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是人生不到百年,男子入错行,可以重新再来过,可是女子呢?”

女子一旦嫁错郎,就很难再回头了!

选婿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萧霏凝神听南宫玥说着,却仍是一脸懵懂。

她知道大嫂是为自己好,沉吟片刻后,表情愈发严肃,道:“大嫂,我觉得你给我挑的人都不错。”

她绝非是敷衍,她也知道婚姻大事关乎一生。自从上个月大大嫂给了她这几张单子后,她不知道反复看了多少遍,到如今几乎是倒背如流。

也正因为如此,她知道这几位公子都是人中龙凤,无论是才学、品性、家世等各方面,都是万里挑一,堪为佳婿。

从这一张张纸中,她就可以感受到大嫂在其中花费了多少心思。

也因为如此,她才会说他们都很好,真的很好!

萧霏一眨不眨地看着南宫玥,试图把自己的心意传递给她。

窗外,一阵微风拂过,吹得枝叶簌簌作响,几缕清风吹进屋子里,轻柔地拂在萧霏的脸颊上,吹乱了她鬓角的发丝,让她看来多了一分倔强与灵动。

迎上萧霏单纯明澈的眸子,南宫玥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又有几分感动。

她的霏姐儿啊,还是这般让她心疼!

南宫玥想了想后,方才又道:“霏姐儿,天下男子那么多,只是门当户对以及人不错,那还是不足以成就一段良缘,两人是不是合得来就要看缘份,否则,哪怕为人再好,身家再清白,夫妻俩也只是相敬如宾而已……”

萧霏眨了眨眼,还是有些似懂非懂。

她多年的教育告诉他夫妻只需要相敬如宾即可,但是大嫂的意思显然是这还不够。

那么夫妻应该是如何呢?

萧霏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萧奕和南宫玥,在她心目中最堪为楷模的夫妻就是大哥与大嫂。

想着平日里大哥大嫂是如何相处的,萧霏又似乎从一片茫然中抓到了什么,有点明白了。她现在看到的还只是文字中这四位公子,她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性子,与她究竟说不说得来,所以……

“大嫂,”萧霏若有所思地抬眼看向南宫玥,道,“我想见一见这四位公子,再来决定。”

如此甚好。南宫玥嘴角微勾,温和地看着萧霏,含笑地应了一声。

看来自己还得再为霏姐儿准备一场相亲宴,只是这四位公子如今有三个都随军出征了,这事还是得等到一月以后再安排了……

“咯咯……”

小家伙清脆的笑声再次在西稍间里响起,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只见小家伙的右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枝粉梅,摇摇晃晃地朝二人走来,笑得开心极了。

“娘……娘!”小家伙还没学会走,就想要跑,以致跟在他身后的绢娘战战兢兢,直到小世孙走到南宫玥身前,南宫玥一把扶在了他的咯吱窝下,绢娘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小家伙急切地把粉梅往南宫玥那边送,南宫玥含笑去接,可是他又不肯撒手,“啊啊”地挥手叫着。

南宫玥被他弄得一头雾水,倒是一旁的萧霏旁观者清,看明白了,失笑道:“大嫂,煜哥儿这是想替你簪花呢。”说着,萧霏笑容满面地对着小萧煜赞道,“我们煜哥儿真乖真孝顺!”

萧霏还特意走过去,抓着小家伙肉乎乎、胖嘟嘟的小拳头帮着他把那枝梅花插到了南宫玥的发鬓间。

小家伙端详了娘亲一般,似乎觉得很满意,总算又笑了,南宫玥忍不住俯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记。

小家伙办完了事,又往回走,没一会儿又指使着绢娘从角落里的高脚案几上花瓶里又拿了一枝粉梅,这一次朝萧霏走了过来,又帮她也簪了花。

萧霏只觉得心都被化成了水,荡起一圈圈涟漪,也在小家伙脸上亲了一下,把小侄子夸了又夸。

屋子里烧着一盆银霜炭,暖呼呼的,彷如那温和的春日。

一个下午转眼即逝,夜幕也如常降临在骆越城中,到了夜晚,天气又骤然变得清冷了不少。

玩累的小萧煜早早地睡下了,夜静悄悄的,南宫玥和画眉几个在小书房里翻着这段时日铺子里、庄子里送来的账册。

看了半个多时辰后,南宫玥略显疲惫地抬眼揉了揉眉心,一阵急切的挑帘声正好响起,引得南宫玥下意识地抬眼朝看去

百卉来得突然,娟秀的脸庞上是罕见的凝重,连脚步都显得有些凌乱。她的异样连画眉几个都看了出来,面面相觑。

“世子妃,朱管家传话来说,地牢里的摆衣被人救走了。”百卉一边行礼,一边开门见山地禀报道。

这个出乎意料的消息令得小书房内瞬间静了一静,气氛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南宫玥微微蹙眉,神色间掩不住惊色,问道:“怎么回事?”

自从她拿下摆衣后,就把其关在碧霄堂的地牢里,打算等萧奕年后回来以后再行处置,没想到摆衣竟然会被人救走!

碧霄堂一向守卫森严,更别提地牢重地了,自她和萧奕回来以后,这些年来还不曾出过这样的乱子……

想着,南宫玥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心中惊疑不定。

百卉急忙回道:“回世子妃,说是今晚有人悄无声息地闯进了地牢里,而摆衣却不见了。”

也就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南宫玥眉宇紧锁,站起身来,沉声吩咐道:“百卉,海棠,你们俩随我过去看看。”

闻言,百合和海棠不由飞快地互相看了一眼,略有迟疑。这贼人绝对称得上艺高人胆大,竟然敢闯进镇南王府,还突破地牢把人带走了。这若是贼人还没有离开……

百合和海棠心里警觉,但还是异口同声地应下了。

与此同时,画眉手脚利索地给南宫玥披上了厚厚的斗篷,之后,主仆三人就快步出了屋子,一路往外院而去。

此时已经是戌时过半,外面黑漆漆的,百卉和海棠手里各提着一个八角宫灯,昏黄的灯火照亮了前路……

地牢位于在碧霄堂外院的东北角,表面看来不过是一个荒废的院子,因为某一年院子里的一棵大树被落雷劈断,倒下的树冠压坏了屋子,之后院子就荒废了。府中的下人觉得不吉利,平日里也很少来此。

此刻,这附近却是一片嘈杂喧哗。

朱兴、任子南和几个护卫也在院子里,院子里被一个个火把照亮,滋滋,火焰燃烧着,跳跃着,透着一点点的躁动,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一进院子,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南宫玥不由得拧了拧眉,飞快地扫视了院子里一圈,青石板地面上一滩滩血迹红得刺眼。

南宫玥的目光在那些血液上停驻了片刻,拳头不自觉得在袖中握起。

她是医者,就算是没亲眼看到尸体,从这地上的失血量,就可以大致判断出这里至少死了三四个人……

想着,南宫玥的眸中闪过一道寒芒,周身温婉的气质在这一瞬变得凌厉了起来。

朱兴看到南宫玥来了,面上有些惊讶。担心这里的狼藉惊吓到世子妃,他急忙上前,挡住了南宫玥的视线。

“世子妃。”朱兴和任子南一起抱拳行礼道。

南宫玥面色凝重地问道:“朱兴,我们折损了几人?”

朱兴怔了怔,世子妃温和娴雅的样子总是让他忘了他们这位世子妃可不是一只娇生惯养的金丝雀,当初在王都时世子妃也是经历了不少狂风暴雨的……

现在世子爷不在,他们自当以世子妃马首是瞻。

朱兴表情一凝,语气略显艰涩地回道:“世子妃,五人……来人杀死了我们看守地牢的五个护卫。”

他说话的同时,他和身旁的任子南身上都释放出冷意,对他们而言,这些护卫不止是下属,也是兄弟。

南宫玥闭了闭眼,叮嘱了一句:“好好抚恤他们的家人!”

“是,世子妃。”朱兴铿锵有力地应了一句。

之后,南宫玥就让朱兴带着她进了地牢。

地牢里漆黑的一片,比外面要阴冷许多,一阵冷风自下而上地吹来,阴森森的,就仿佛骤然置身于冰窖似的。

举着火把的朱兴在前面领路,沿着石阶往下,不时提醒南宫玥小心脚下。走了一半左右时,又是一股血腥味传来,越来越浓……等走下最后一阶石阶时,就看到右手边的一张木桌旁的地面上也有一摊未干的血迹……

“世子妃,这边请……”

朱兴一边说,一边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第三间地牢前停下,指着牢门下方道:“世子妃,您看……”

朱兴手中的火把往他指的方向凑了凑,南宫玥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那地上的铁锁上,铁锁一分为二,那光滑的切口显示它是被某种削铁如泥的利器一刀或者一剑切开的。

很显然,这把铁锁一定是被人从牢房外破坏,然后再打开了牢门。

朱兴也看着那把铁锁,说起了今晚事发的经过。

约莫一炷香前,今晚过来换班的几个护卫就在院外闻到了血腥味,跟着就发现了院子里的四具尸体,死状惨烈,均是一刀毙命,而且地牢的大门敞开着,地牢内的护卫也被杀了,摆衣的牢房里已经是空无一人……

目前唯一可以推测出的是,摆衣不是自己逃走的,应该是有人悄悄潜入碧霄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将外头的四名护卫诛杀,快得没有给他们求救出声的机会,然后又进入地牢杀了最后一个护卫,破坏门锁,救走了摆衣。

说话的同时,朱兴的身体几乎绷成了一张拉紧的大弓,火把那跳跃的火光在他脸上形成一种晦暗诡异的阴影,半明半暗,他眼中更是闪烁着嗜血的杀机,还有浓浓的自责。

世子爷信赖自己,才把碧霄堂的守卫交于自己,可是如今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连地牢都被人闯了、劫了!

想着,朱兴的眸底蒙了一层阴霾。

且不说摆衣被劫走的事,现在最重要的问题还是碧霄堂的护卫出现了重大的漏洞,才会给了某些不怀好意之徒一个可趁之机,让一个甚至是一群来路不明的人悄无声息地潜入了碧霄堂,为所欲为……

朱兴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这伙人不是针对摆衣,而是瞄准世子妃和世孙……那自己就万死莫赎了!

原本他以为碧霄堂的防卫如铁桶一般,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看来他还是太大意了!

到底是何人救走了摆衣?

难道是百越余孽?!

问题在于那百越余孽到底是如何潜入碧霄堂的呢?!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浮现在朱兴心中,一时得不得解答。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抓人!

朱兴深吸一口气,稍稍定了定神,接着禀道:“世子妃,属下已经用世子爷的令牌调了一队巡城卫在城中开始搜查,现在入夜,城门关闭,劫走摆衣的人一定还在城里没出去!”

南宫玥沉思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尽量不要扰民。还有,若天亮前还没找到人,我就去请王爷封城!”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南宫玥的语调变得凌厉了起来,铿锵有力。

朱兴眸中一亮,眼底的焦躁化解了些许,忙道:“多谢世子妃。”

他本来也在担心等天亮城门开了,恐怕那贼人会趁机逃脱。如今有世子妃愿意出面去请王爷封城,那他做起事来也更有底气。

事不宜迟,朱兴赶忙应命而去。

此时,已经是二更天了,黑夜中,有些尖锐的锣鼓声在城中的大街小巷不时地敲响。

“咚!咚!”

百姓们正要更衣上榻,却发现外头传来一阵阵凌乱的步履声,一支支火把把外面的街道照得亮如白昼。

有人透过窗户缝悄悄往外看去,立刻发现是巡城卫的人在城中搜寻着什么,各种嘈杂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声势浩大。

巡城卫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肯定是又出大事了,绝大多数百姓皆是怀疑城中又出了南蛮奸细,心中把那些南蛮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咒骂了一遍,义愤填膺。

这一晚,骆越城的街道一片喧哗声,简直是比白天还热闹,那些百姓又如何能安心入眠,一个个都热血沸腾,恨不得出去帮着一起搜寻那该死的南蛮奸细,却被巡城卫的人劝退了……

直到三更天的锣鼓声敲响,城中的一间间房屋中还是灯火通明。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四周的马蹄声、步履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再之后,四更天的锣鼓也“咚咚”地敲响了……

一队队巡城卫的人还在马不停蹄地扩大搜索的范围,但是骆越城太大了,这么多街道小巷根本不是一时半会能搜查完的。

眼看着黎明的一丝曙光照亮了东边的天空,不少人都皱了皱眉,天快亮了,那就代表着城门就要开了……

“队长,”一个年轻的巡城卫缓下了胯下的马速,对着身旁一个三十几岁的方脸男子道,“天快亮了,人还没找到了,您看是不是派人通知朱管家那边……”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巡城卫队长抬了抬手,示意他噤声。

巡城卫队长的鼻子动了动,若有所思地看向了前方,道:“小郭,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被称为“小郭”的巡城卫怔了怔,鼻子也用力地嗅了嗅……这时,清晨的一阵凉风迎面刮来,也把前方的气味带了过来。

“好像……是血腥味。”

小郭话音还未落下,那个巡城卫队长已经先一步策马而出,他身后的四个巡城卫立刻紧随其后,众人都是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透着一丝期待与凌厉。

几匹骏马在下个街口左转拐进一条小巷子里,在飞驰到巷子中央时,那巡城卫队长率先缓下了马速。

这条巷子十分狭窄,只堪堪够两人并排前行,四周没有什么遮挡物,所以前方的视野是一目了然。

黎明的巷子半明半暗,一眼就可以看到巷子底,有一个白衣女子被三把匕首“钉”在了墙面上,鲜血从她脖颈的伤口一直流淌到她身上的衣裙上,将那大半的白色衣裙都染红了。

初日那橙红色的光芒照在她身上,映衬得那白衣上的鲜血红得刺眼……

就算是还隔着十几丈远,他们都可以确信这个女人死了。

“哒哒……”

马蹄轻轻踏着地面,又靠近了些许,能清晰地看到女人那张曾经绝美的脸庞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白得瘆人,那双再没有光彩的碧蓝眸子瞪得老大,可以想象她临死的那一刻有多么不甘心,那么绝望。

这个女人一定是朱管家口中的那个百越人!

四周的马蹄声停了下来,陷入一阵短暂的死寂……

“快!小郭,快去禀告朱管家!”巡城卫队长急忙道。

小郭应声后,立即策马而去,马蹄声渐渐远去……片刻后,又渐渐地响亮,凌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当小郭带着朱兴一干人等回到这条巷子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亮了。

朱兴的锐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死状惨烈的蓝眸女子,他可以确信这个女子就是昨晚被人从碧霄堂的地牢救走的摆衣!

没想到她竟然被人虐杀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