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处刑/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子妃,摆衣死了!”

朱兴一回到碧霄堂,第一件事就是向南宫玥禀告此事。

此刻,两人正身处萧奕的外书房中,南宫玥坐在萧奕的太师椅上,对她来说,略显宽大的太师椅衬得她的身形越发娇小,百卉和海棠随侍在一旁。

朱兴禀告的这个结果同样也出乎南宫玥的意料,南宫玥不由得双眸微瞠,目露惊诧。

南宫玥半垂眼眸,眸光闪了闪,沉吟一下后,缓缓问道:“朱兴,与我说说,摆衣是怎么死的?可有留下什么线索?”

摆衣的死状有些血腥骇人,朱兴本来想就这么一言带过,但是南宫玥既然问起,他也就细细地禀道:“回世子妃,摆衣的尸体被发现时,是被人用三把匕首固定在了墙上,双手的手掌各插一柄,第三柄插在她的喉头,但是致命伤是她颈侧的血脉被划破,血一点点地流出……摆衣最后死于失血过多,所用的匕首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匕首,也没留下什么特别的线索……”

在找到摆衣的尸体前,朱兴觉得救走摆衣的人十有八九是百越人,可是随着摆衣的死,却无法确定这一点了。

南宫玥一边听,一边饮着茶水,看似休闲,脑中却转得飞快。等放下茶盅后,就又问道:“你可看出她是先被杀死,然后尸体被钉在墙上,还是倒过来的?”

这个问题别人回答不了,但是朱兴这种上过战场,手上见过不少血的老兵,想了想,就立刻回道:“是后者……”

也就是说,摆衣是在活着时先被人用匕首刺穿手掌钉在了墙上,然后再割喉放血?

“虐杀。”南宫玥喃喃道,若有所思。

朱兴眯了眯眼,也垂眸思索着。

从他第一眼看到摆衣的尸体,就直觉地感受到这是虐杀。

骆越城是镇南王府的地盘,救走摆衣的人不惜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要行事,可见摆衣对他的重要性,可是摆衣竟然被杀了,而且并非是一刀毙命,而是被人残忍地虐杀。

很显然,行凶的人应该是出于某种目的,要么是为了拷问什么,要么就是为了惩罚泄愤……

朱兴想到的,南宫玥自然也想到了,沉吟片刻后,吩咐道:“朱兴,继续查!”

劫走摆衣的人还不明身份,不知所踪,这件事当然要继续查!

朱兴眸中精光闪烁,立刻抱拳领命,然后又提议道:“世子妃,属下想把王府和碧霄堂的护卫再加一倍,世子妃觉得如何?”

南宫玥点了点头,“王府那边就由我去与王爷说。”南宫玥可以全权做主碧霄堂的一切事宜,但是王府那边,却需先知会镇南王才行。

见南宫玥说得轻描淡写,朱兴心中不由有几分唏嘘,有了世子妃,王爷那边行事不知道方便了多少。难怪这俗语说,妻贤夫祸少!

现在才不到辰时,这一日才刚刚开始,对于朱兴而言,今日要忙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等到朱兴退下后,南宫玥揉了揉眉心,露出些许疲惫之色,昨晚睡得晚,今早又起得早,她一晚上也没休息几个时辰。

她又啜了一口茶盅中的醒神茶,然后吩咐百卉道:“百卉,你去请示王爷可否增加王府的守卫。就说快过年了,人来人往,人杂众多,就怕有人打世孙的主意,毕竟咱们王府两次抗旨了……”

百卉含笑着领命而去。两个丫鬟都是心知肚明,如今在镇南王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小世孙,只要是关乎小世孙的周全,别说加一倍的护卫,就是调一军的兵力过来,镇南王恐怕都是二话不说。

至于南宫玥,慢悠悠地喝完了这盅醒神茶,这才起身带着海棠离开了外书房,打算回自己的院子。

没想到的是,她才刚迈出书房门,四周的空气骤然一冷。

“嘭!嘭!”

两道寒光闪闪的袖箭划破空气,急速地朝南宫玥射来,这两道箭矢比寻常的羽箭小巧许多,但速度、锐利却不减,如飞火流星般而来,撕裂空气,带着浓烈、凌厉的杀气。

而偏偏海棠还在南宫玥的身后,书房门正好一次只够一个人进出。

那两道袖箭的速度极快,不过眨眼间,已经疾射到几丈外,一箭对准南宫玥的眉心,另一箭直刺向她的左胸口……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海棠在后面的门框上踩踏而上,然后借力使力地飞跃而出,娇小的身子灵活地从南宫玥的头上飞跃而过,与此同时,她左手抖出一道飞刀,“铮”地一声打在一道袖箭上,将其撞开了,右手的鞭子也如同灵蛇般甩了出去,卷住了第二道袖箭。

在这寂静的清晨,那兵器交接的声音显得格外冰冷且刺耳。

“簌簌簌……”

射出袖箭的树冠传来一阵枝叶摇摆的异响,很显然,是行凶之人已经远去。

海棠直觉地上前了两步,但还是果决地停住了步子,没有追上去。

对她来说,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护住世子妃的周全,其他的事都是额外的小事。

若是因为一时意气,而被人掉虎离山,那就是因小失大,只会后悔莫及!

海棠有些不甘心地握了握鞭子,目光冰冷地朝被自己击落在地的那两枝袖箭看去,那锋利的箭尖在旭日的阳光中泛着清冷的锋芒,寒气森森。

很快,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这边的异动吸引了守在院外的护卫,脚步纷乱地走进院子里。

他们自然是一眼看到了那落在地上的袖箭,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皆是面色大变,心中一阵后怕。

“有人刺杀世子妃!”

“快!快去追刺客!”

“赶紧去禀告朱管家!”

“……”

外书房的这片骚动如同瘟疫般急速蔓延开去,没一会儿,整个碧霄堂都知道了世子妃被人刺杀未遂的事,一大早,碧霄堂里便骤然掀起一番狂风巨浪。

比昨晚还要凌厉,还要汹涌,还要声势浩大!

碧霄堂上下都乱了!

没一会儿,朱兴又带着一队护卫回到了外书房的院子里,以这里为中心,一众护卫把碧霄堂的角角落落搜了个底朝天,可是忙了小半天,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让朱兴在失望之余,也变得更为警觉。他果断地改变了自己原本的计划,直接用萧奕的世子令牌从骆越城大营调了一百精兵过来,暂任王府和碧霄堂的守卫。

一时间,王府和碧霄堂都进入紧急戒备的状态,府中上下只要一想到府中的某个角落可能还藏着那可恶又可怕的刺客,都是提心吊胆,王府的气氛有些紧张,颇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

这时的南宫玥早就在海棠的护卫下回了自己的屋子,第一件事就是去内室看小萧煜。

看着小家伙睡得直吐口水泡泡的样子,南宫玥心里只觉得庆幸,幸好因为昨晚摆衣被救走的事,她就命萧影和萧暗贴身保护着小萧煜,否则若是刺客瞄准了小家伙,她简直不敢想下去……

南宫玥目光温柔地看着小家伙的睡颜好一会儿,浮躁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仿佛是找到了心的归依一般。

冷静下来后,她开始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很显然,那个刺客应该是有备而来,而且还在那个位置潜伏了许久,所以才能在自己从书房走出来的那一瞬,果断地暗下杀手!

一击不成,毫不留恋地毅然离去,没有留下一点线索,甚至没看到他的身形。

这种干脆利落而又神出鬼没的作风让南宫玥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带走并杀死摆衣的人。

这两者之间十有八九是有联系的,应该是同一伙人。

但会是谁呢?

南宫玥歪了歪螓首,脑海中想起摆衣的死状,喃喃自语道:“虐杀啊……”

可是为什么要摆成那样的姿势,为什么要用三把匕首?

南宫玥总觉得摆衣的死状太过蓄意,太过有特征……甚至是带有某种仪式感。

也许这并非单纯的虐杀……

一旁的海棠见南宫玥垂眸思索,随口说了一句:“世子妃,奴婢觉得这个凶手应该极恨摆衣,所以才让她一点点地失血而亡,这个过程对摆衣而言肯定是极为痛苦的,但相对而言,凶手也要冒更大的风险等着摆衣慢慢死去……”

南宫玥眉头一扬,看向了海棠。海棠这么一说,就可以排除凶手是为了拷问摆衣,也就说,这个人如此大费周章先救后杀,是为了——

惩罚!

还特意选用了某种极具仪式感的惩罚方式。

摆衣是百越圣女,据她所知,在百越,有一半以上的百姓都信封圣天教,而圣女代表着神派遣到人间的使者,是圣天教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地位仅次于百越王室……

南宫玥对于百越所知不多,也就是大致这些而已。

“画眉,鹊儿。”南宫玥扬声唤道,“你们俩想办法到城里的书铺去找一些关于百越的书籍。”

“是,世子妃。”

两个丫鬟脆生生地应道,知道这件事关乎杀死摆衣和谋害世子妃的刺客,都不敢耽误,带着几个小丫鬟就出了门,这城里大街小巷中可有不少的书铺要翻淘。

这一找,就是两三日,期间书籍一叠叠地从城中各大书铺往碧霄堂送。

与此同时,朱兴率领护卫和南疆军的人还在城内四处搜查询问,意图找出可疑人士,却始终没有一点线索。

这个刺客,或者说这伙刺客,就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如同鬼魅般没有留下一丝踪迹。

这段时日南宫玥也没闲着,要准备过年,要照顾小萧煜,还要花时间看书,饶是这些都有百卉、莺儿她们可以给她打下手,但还是费了不少时间。

那些书籍一箱箱地搬进南宫玥的小书房,又一箱箱地搬出去。

到了腊月十七,一声惊喜的呼声忽然从小书房里传出,鹊儿捧着一本封皮泛黄的书籍霍然站起身来,一下子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也包括南宫玥。

“世子妃,您看这里……”

鹊儿迫不及待地把书呈给了南宫玥,纤纤玉指指着某一页的图。

南宫玥微挑右眉,目光立刻被书上的这幅图所吸引。

这幅图上画的是一个女子双臂大张地被钉在一面墙上,无数的民众争先恐后地朝她扔着石子,女子死状惨烈,也同时有几分眼熟的感觉,让南宫玥联想到了摆衣的死状。

南宫玥定了定神,往前翻了一页,从头看起。

这本书介绍的是圣天教,而圣天教的历史也同样是一段百越历史。

百越建国已经有三百多年,据记载,三百多年前,圣天教不过才数千名信徒,当时教中的一位长老达真积极扩大圣天教的势力,在短短几年中将圣天教发展到数万人,也因此引起了当时百越掌权者的忌惮,试图以邪教为名铲除圣天教,却没想到圣天教在达真率领下起义,反而迅速占领了三座城池,之后几年,更是以教义吸引了不少教徒,声势越来越浩大,区区十年就推翻了旧王朝,建立了现在的百越。

达真登基为百越王之后,圣天教就成了百越的圣教,他自称乃是神择的圣子,选了当时教中的一位女长老为圣女,执掌圣天教,百越的圣女制度也是由此开始。

圣女是神圣的,地位崇高,必须一生信奉圣天教并为之付出。

但是庞大的权利也代表着野心,在百越历史上,曾经有圣女结党营私,也曾有圣女鼓动信徒谋反,这些圣女无一不被处以极刑。

鹊儿在书中发现的这幅图画的就是被处刑的圣女,而且这个刑罚是专门针对圣女的。

也就说,摆衣是被人处刑而亡的!

鹊儿在书中发现的这幅图画的就是被处刑的圣女,而且这个刑罚是专门针对圣女的。

也就说,摆衣是被人处刑而亡的!

南宫玥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心念飞转。

所谓“处刑”,本来就带着居高临下的意味,于公于私于国,都往往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惩罚。

看来这个幕后之人果然是百越人,而且身份可能不简单。

“百卉,海棠,我们去外书房!”南宫玥站起身来,吩咐道,“画眉,你去找朱兴来见我。”

丫鬟们都急忙应声,跟着主仆几人就离开了屋子,往这外院而去。

朱兴一听是世子妃要见自己,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外书房。

南宫玥也不赘言,直接让百卉把那本书递给了他,给他看了那幅行刑图以及前后的几段文字。

朱兴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他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

显然,早已亡国的百越来了一个身份尊贵之人,这个人不但重规矩,而且还胆大心细,不惜大费周章地出手惩罚圣女摆衣。

迎上朱兴惊疑不定的目光,早已冷静下来的南宫玥沉声吩咐道:“朱兴,务必要看好后山的百越六皇子卡雷罗。此人既然以百越的规矩处罚了摆衣,肯定不止是在百越身份尊贵,而且信规矩奉正统……如今奎琅已经身亡,那么此人很可能会来营救那百越六皇子。”

朱兴闻言,面色一凛,神色之中透出慎重之色。世子妃说的是。此人既然知道摆衣落入他们手中,那也很可能知晓卡雷罗也成了他们的阶下之囚,如今我在明敌在暗,保不准对方什么时候会再出手……

“多谢世子妃提点。”朱兴忙抱拳道,跟着就退下去办事。

后山地牢的守卫加强的同时,城里和王府中的搜查也没停下,连着两日,城中的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南疆军的士兵四处巡逻,浑身散发着一种森冷的气息。

可是如此一番忙碌后,仍是一无所获。

朱兴只能又来请示了南宫玥,提议是不是故意露出马脚,以后山地牢里的卡雷罗为诱饵来引诱对方上钩。

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征得世子妃的同意后,朱兴立刻兴师动众,再次加强了后山的守卫,可是又两天转眼即逝,对方还是没有上钩的迹象。

这幕后的主谋似乎是离开了骆越城般,再没有任何动作。

但是南宫玥和朱兴却还是不敢轻忽,他们都隐约觉得从此人的行事作风来看,他应该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之人,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撤退。

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如此“等”下去,也不是良策。南宫玥干脆就提出以自己为饵,却遭到朱兴、海棠等人一致的强烈反对,这一次不比当年对付南凉九王,他们对于这个神秘的幕后之人所知太少了,未知就代表着凶险。

按照海棠的说法就是,“世子妃是瓷器,不能与那等百越烂瓦磕碰!”

接下来的数日,碧霄里、王府里、骆越城里都是一片平静,一切如常,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但即便如此,朱兴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总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敌人就如同躲藏在阴暗中的毒蛇猛兽,不知道何时就会伺机朝他们狰狞地扑来……

朱兴不放心地又多调了几个暗卫过来,暗中保护听雨阁以及南宫玥的院子,对于世子爷而言,世子妃、小世孙和方老太爷就是最重要的人,决不能出一点岔子。

在这种看似平静的气氛中,新年一天天地靠近,年味越来越浓,可是在这热闹和忙碌之下,却是隐约潜藏着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暗潮涌动,从南至北,在遥远的王都亦是如此……

皇宫的御书房里,气氛凝重,仿佛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阴霾。

“臣陆淮宁参见皇上。”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恭敬地单膝下跪给皇帝行礼。

坐在御案后的皇帝面色冷峻地看着陆淮宁,有些烦躁地抬了抬手道:“起来吧。”

皇帝的心情很是不愉,这几日来连着收到南疆和西疆的折子,都不是好消息,先是镇南王府抗旨拒嫁,再是威远侯那边来报与西夜议和不顺……事事与他的预想相左,没有一件事让他顺心!

皇帝越想越是面色阴沉,尤其三日前,“成任之交”的事像是猛然起了一阵暴风似的在王都愈演愈烈,连那些普通百姓都在绘声绘色地说着此事,更是把皇帝气得七窍生烟。

如此,皇帝越发相信小三说得不错,肯定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他,并在幕后推波助澜,否则普通人怎么敢随意道皇室的是非,所以,皇帝就在两日前就下令陆淮宁暗查此事。

“说吧,事情查得如何了?”皇帝威仪的声音回响在御书房中。

陆淮宁的神色越发恭敬,沉声回道:“回皇上,据臣查知,此事乃是皇后娘娘暗中所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