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心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贱人!”

韩凌赋的嘴角勾出一个冰冷的笑意,手上的力道加得更重了,仿佛发泄似的滔滔不绝地说道:“你以为你还有什么筹码?那个野种吗?别忘了,那野种是在崔燕燕的名下,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五和膏,也不是非你不可,自有摆衣替本王前往百越寻五和膏……你觉得你还有什么价值?!”

韩凌赋残酷地捅破了白慕筱那一个又一个虚无的期望,他的声音冷得犹如来自无底地狱。

韩凌赋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让白慕筱浑身瘫软,几乎动弹不得,她没想到韩凌赋真的会杀她。

随着呼吸越来越艰难,白慕筱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浓,同时也越来越绝望,她没想到她所仰仗的一切原来如此脆弱,原来毫无价值!

对韩凌赋而言,杀了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而易举!

白慕筱的双眼几乎翻白,浑身抽搐,彻底喘不上气了……

她的脑海中如走马灯闪过许多画面,脸颊已经泛出了青色,那是象征着死亡的颜色。

跟着,她的胳膊软软地垂了下去……

“王爷。”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是一声急切的禀报:“有西疆的紧急军报!”

韩凌赋仿若未闻,继续一脸狰狞地掐着白慕筱。

反正他已经和挞海达成了协议,大裕和西夜的和谈势在必行,最多不过是多给西夜一些好处罢了,能紧急到哪里去!

外面的小励子一鼓作气地继续禀道:“王爷,来传信的人说,西夜大军对西疆又发起连番攻击,一连夺下数城,西夜大军已经逼近飞霞山,飞霞山危在旦夕,恐怕不日就会被攻破!”

这军报中的字字句句都惊得韩凌赋心如擂鼓,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什么?!”他大惊失色地脱口而出,这西夜人明明与他达成了协议,怎么可以如此不讲信用!蛮夷果真是蛮夷!

惊怒之下,韩凌赋的双手下意识地松开了白慕筱的脖子,白慕筱直接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再没有一点声息……

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骤然间冷了下来,就像身边的空气都凝结了一般,几朵洁白的雪花不知何时透过窗口飘了进来……

千里外的西疆也是寒风萧萧,雪花飘飘,一片肃杀之气。

才短短一个月,西疆的战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天了!

自从韩淮君和姚良航离开后,威远侯小意殷勤地屡次接触了西夜人,一心求和,然而西夜仗着使臣被偷袭,再加上大裕没有交出韩淮君和姚良航为借口,嚣张地频频提出各种割地赔款的条件……

只要威远侯稍有迟疑之意,西夜大军就悍然发起攻击,短短不到半月,如狼似虎的西夜大军就已接连拿下褚良城、荆兰城、西冷城、牙门城……再度逼近飞霞山。

腊月初五,西夜主帅挞海以议和为契机麻痹威远侯,与此同时,却暗中带着西夜大军靠近飞霞山,当晚就发动奇袭,意图一鼓作气地夺下飞霞山……

飞霞山的西疆守兵借着地势奋而抵抗,敌我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然而敌强我弱,眼看飞霞山就要被攻破之际,战局又骤然发生了变化!

西夜大军后院失火了!

混进西夜军中的新锐营在被西夜攻占的柳泉城和褚良城二城大开城门,迎姚良航和韩淮君率领的玄甲军进城,在新锐营与玄甲军里应外合下,这两个城池全部被南疆军占领了!

有道是:“兵贵神速”,这一切发展得实在是太快,西夜主帅挞海根本反应不及,等他闻讯之时,这两城早已是大局已定。

这一战,西夜大军损失惨重,不仅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把他们自己置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

层层叠叠的阴云笼罩在西夜人的上方,连绵不绝,连那寒风似乎都变得愈发刺骨了。

腊月二十一,柳泉城内,同样下着鹅毛大雪,可是热血沸腾的南疆军却一个个好似感受不到寒意般,皆是精神抖擞。

夜幕已经降临,连日的大雪纷飞将日月遮蔽,也让西疆的夜晚看来更为晦暗,此时已经戍时过半了,但守备府的书房内还是灯火通明,不时有年轻男子的交谈声从窗口传出……

一张繁复细致、色彩斑斓的舆图铺在书房里的红木雕花书案上,脱下了盔甲只穿着简便衣袍的韩淮君和姚良航分别坐在书案的两边,面向而坐,神情之间很是随意。

书房里只有他们二人,姚良航亲自给韩淮君斟了茶,含笑道:“韩兄,这药茶是大军出征前,世子妃命人给大军配的药茶方子,可以祛风寒,最近天寒,你也喝几杯暖暖身子吧。”

茶水的药香随着腾腾升起的白气弥漫在书房里,让人闻着就觉得僵硬疲惫的身子放松了些许。

“多谢姚兄。”韩淮君从善如流,一口豪饮而下,他本是王都长大的贵公子,自从军后,与军中将士相处,渐渐地也多了几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肆意与豪迈。

随着茶水入喉,很快,韩淮君只觉得一股暖意从心头升起,渐渐弥漫周身,让人精神一振。

放下茶杯的同时,韩淮君的目光落在面前的舆图上,烛光跳跃着,在舆图上投下他的影子,把舆图映得半明半暗,泾渭分明,就像是西疆现在的局势一般。

韩淮君眸光一闪,抬眼看向姚良航,道:“姚兄,我们现在已经根据大哥的吩咐,借着西夜意图一举拿下飞霞山的空隙,从后方截断了西夜大军的后路……”

这柳泉城对于西夜大军而言非常重要,所以之前西夜大帅挞海才会一直在这里坐镇,柳泉城是西疆上党郡的边际,它的西侧就是云中郡,而在柳泉城和云中郡是一道绵延五十里的山谷,这山谷易守难攻,后方西夜人若想增援补给前方大军就必须经过这条必经之道。

如今南疆军占领了柳泉城,也等于是切断了西夜大军来自西夜的后方补给。

接下来,西夜军就只有这七万大军了,再没有粮草、战马、甲械的补给!

那么接下来,他们又当如何?!

韩淮君看似平静,但是体内已经是血脉偾张,眸中掩不住的跃跃欲试。安逸侯的计划一样样地实现了,眼看着那些西夜人败于他们南疆军的铁蹄之下,实在是畅快至极!

姚良航一边饮着温热的茶水,一边笑了,目光中却是精光四射,释放着浓浓的杀气,道:“现在前方西夜大军缺了补给,他们只有两条路了。”

说着,他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比了个“一”,“要么就是放弃飞霞山,返攻我柳泉城,再要么……”他又伸出一根中指,“就是继续猛攻飞霞山,拿下飞霞山以避免西疆军和南疆军对其两面夹击,一旦他们占据了飞霞山,也就敲开了通往中原的大门,更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专心对付我们‘区区’一万南疆军。”

姚良航嘴角一勾,笑吟吟地看着韩淮君,“韩兄,你觉得西夜人会选哪一种?”

韩淮君沉吟一下后,也笑了。以他来西疆后,与西夜大军的数次交战,已经隐约对这位西夜大将挞海的为人和作战方式有几分了解。

“我猜那挞海会选第二条。”韩淮君虽然谨慎地用“猜”这个字眼,但是语气已经是十分笃定了。

“英雄所见略同。”姚良航嘴角的笑意更浓,抚掌道,“我们南疆军好不容易夺回来的东西岂有再让别人抢走的道理,西夜人想要也得看我们给不给!接下来,我们应该可以好好‘养精蓄锐’一段时日了!”

姚良航说得意味深长,言下之意就是接下来大军将在两城守株待兔。

这时,一阵寒风吹进屋子里,烛火随风而动,躁动地跳跃着,橙红色的烛火映在姚良航的眼瞳中,让他的眸子变得更为明亮,泛出锐利的光芒。

韩淮君敏锐地眯了眯眼,感觉对方似乎还有后招。

姚良航毫不避讳地直视韩淮君的眸子,本来就没有瞒着他的打算。

“韩兄,你看这里。”姚良航修长的手指点在了舆图上的光影交界之处……

这是……韩淮君的目光也随之落下,眉头一动。

姚良航继续道:“这幅舆图乃是安逸侯根据他对西疆的记忆所绘制的,比之西疆军所用的舆图,多了这一块区域……”

其实西疆军如今所用的西疆舆图也是当年官家军留下的,官家军在西疆多年,对西疆可说是了如指掌,所绘制的西疆舆图极为详尽,其中除了西疆的山河、城池、官道等等以外,也有那些行商走的商路,几处用以补充淡水的绿洲以及地下暗河,甚至于那些马贼流匪流窜的不为人知的羊肠小径……

西疆舆图上的每一笔、每一划都代表着官家军几十年在西疆的心血。

“这里暗藏着一片流沙……”一时间,姚良航的心中闪过许许多多,不由得有所感触。

他点在舆图上的手指下意识地用力,似感慨似愤懑,眸中倒映的火苗燃烧得更为激烈。

“据安逸侯告知,当年这片流沙才刚刚探知,还未来得及加到西疆的舆图上,本来安逸侯是打算在此设伏……却没想到官家军顷刻覆灭,这些计划也就再也没有机会用上……”

对于忠心大裕的将士而言,这大概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

想着,无论是姚良航还是韩淮君,都难免有一种唇亡齿寒的感觉。想着皇帝伯父,韩淮君仍是有些惆怅,而姚良航却是庆幸,幸好,他们南疆军只要听命镇南王府,不,是世子爷就好!

姚良航定了定神,很快就冷静了不少,对着韩淮君使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再看舆图。

“韩兄,你看这里,还有这里……根据安逸侯的安排,我们……”

姚良航一边说,一边指着舆图上画的地形一路往东,时急时缓,不时停顿一下,细细解释。冷静下来的姚良航如同一个盯住了猎物的猎人般锐气四射,却又沉着而耐心,有条不紊地将那个本该在九年前实行的计划娓娓道来……

两个英气勃勃的青年对着那张舆图许久许久,一个说得认真,一个听得更认真。

说者和听者皆是叹服,如果这个计划可行的话,那就代表着他们将以最低的折损把这数万西夜大军一网打尽……

这个计划当然可行!

两人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金戈铁马的画面,心跳加快,血液流动加速,情绪也随之激动起来。

官语白不愧是官语白,九年前才及弱冠,就已经这般的智计百出,惊艳绝才。

他本该如历史上的那些名将般被史官写入《名臣传》,在大裕的历史上添上一笔浓重的色彩!

知西夜莫过于官语白,有他的协力,这一次西夜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两个青年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四目对视,黑亮的眸中皆如烈火灼烧,血脉沸腾,浑身透出身为战将的热血与杀气。

他们要让那些觊觎中原山河的西夜蛮夷从此埋骨异乡,有去无回!

夜深了,天也更冷了。

城中的灯火开始一点点地熄灭,唯有鹅毛大雪纷飞不止,又下了一夜,茫茫黄沙映雪白……

次日一早,大雪方停,西夜大军就从西冷城、牙门城中倾巢而出。

如同姚良航和韩淮君所预料的一样,西夜大军确实没有选择回攻褚良城和柳泉城,而是继续向飞霞山发动猛攻。

这一次,挞海集中了两城优势兵力,可见他对飞霞山势在必得之心。

对飞霞山而言,这是最为艰难的一战,如狼似虎的西夜人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一波借着一波地攻来,若非站着飞霞山的地利之便,关口恐怕早就被攻破了。

一日一夜过去了,守关口的西疆军已经是疲惫不堪,如同那强弩之末。

“咚!咚!”

西夜人的撞城柱一次又一次地撞向了城门,声响如同那天际的轰雷般,轰然朝四周传荡,传遍方圆数里,那回声更是连绵不绝地回荡在敌我双方的耳际。

对敌人而言,这声音如战鼓。

对于西疆军而言,这声音却如丧钟。

眼看着飞霞山危在旦夕,威远侯慌得不知所措,他走上城墙,试图用皇帝临行前给的底线来打动西夜人,表达他的议和之心。

西夜的回应是送出一箭。

冷酷的一箭表明挞海拒不和谈的决心。

这一箭穿破空气,疾驰百丈却毫无下坠之势,一箭直刺在威远侯的胸口从背后传出……

威远侯在几个亲兵的惊呼声中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飞霞山一役,威远侯死。

整个飞霞山关隘为之震动,战报以三千里加急火速送往王都……

无论是王都的惊变,还是西疆的战况,此刻皆与南疆全不相干。

南疆的冬日如往常般看不到一点雪,在日头正盛的午时,甚至还暖和得很。

碧霄堂里,一排排窗扇大敞,任由那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子里,一片敞亮。

南宫玥正坐在东次间的罗汉床上,百卉躬身站在一旁,不紧不慢地禀着:“世子妃,江南那边刚刚来了飞鸽传书,是关于关先生的。”

镇南王府要聘请一位先生,那自然是要细细地调查其身家,早在萧容玉提出要请关锦云为先生时,南宫玥就吩咐朱兴派人去江南查了,刚刚江南那边终于有飞鸽传书回来。

南宫玥抬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百卉继续往下说。

百卉就把关于关锦云的故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起那关锦云本是江南一个书香门第的女儿,才学出众,因为不想嫁人所以在十五岁那年自梳。关家薄有些产业,多年来关锦云都是深居简出,只是偶尔出门去寺庙上香吃斋,为父母家人祈愿。十年前,她之所以会在普耀寺偶然解开那夷人的棋局,也是因为那一日正好是佛诞日。

关锦云之后的经历也大概如同南宫玥所说,平日里深居内宅,为人行事十分低调,不喜露锋芒,只偶尔与一些棋艺大师论棋……

百卉有条有理地一一道来,就连关锦云是如何接受了沅溪阁的邀请,如何来的南疆都查得一清二楚。

南宫玥沉静地一边听,一边饮茶,也没有说什么。

这位关先生本就在大裕成名已久,在江南一带更是颇有盛名,并非那等来历不名的人,她让人去江南查证也只是为了确实其身份,免得有人意图冒名顶替。

说完关锦云的事之后,百卉面色一正,停顿了一下后,又道:“世子妃,朱管家说,刺客的事还是毫无进展……”

声音落下后,东次间里的气氛微微一凝,画眉、海棠几个随侍在一旁的丫鬟都是担忧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段时日,丫鬟们都不敢让世子妃一个人待着,总要让百卉或海棠亦步亦趋地跟在世子妃身旁,以防万一。

暗杀世子妃未遂后,那个神秘人就再没有出现过,但碧霄堂和王府都没有放松警戒,然而,朱兴带人调查了数日依旧是毫无进展,甚至就连此人是怎么神出鬼没地潜进碧霄堂的都还一无所知。

朱兴已经急得白发都多了不少,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强了碧霄堂的守卫,光是南宫玥的院子附近就至少抽调了十个暗卫过来,在谁也看不到的暗处悄无声息地潜伏着……

如此过了数日,一切依然悄无声息,连朱兴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安排,又或者此人已经离开了骆越城?

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日子一天天过去,春节一天天临近,王府中的事情越发烦杂,不过,南宫玥已经数次主持过王府的新年,又有萧霏做帮手,一切都井井有条,转眼就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了。

扫尘土,祭灶王,剪窗花,贴春联……从王府到碧霄堂,都好不热闹,把这十来日的压抑冲散了不少。

丫鬟们都剪了自己擅长的窗花,什么喜鹊登梅、孔雀戏牡丹、狮子滚绣球等,丫鬟们剪得开心,小萧煜看得更开心,他兴奋地“哇哇”叫着,从画眉、鹊儿、莺儿几个丫鬟身前摇摇晃晃地走过,为她们欢呼鼓掌,“骗”得丫鬟们都心甘情愿地把剪好的窗纸“上贡”给小世孙。

就在这时,百卉忽然小跑着进来了,那骤然掀起又骤然落下的门链发出凌乱的碰撞声,令得屋子里静了一静。

焦急的百卉一边行礼,一边急切地禀道:“世子妃,韩家大少奶奶被劫走了!”

南宫玥愣了一愣,猛得反应了过来……

希姐姐被劫走了!?

这个消息令得满堂陷入一片死寂。

------题外话------

我的风格就这样,有猫有鹰有孩子,有朋友有家人,节奏不会变,风格不会变。

大结局就在昨天那章的题外里,嫌凑字数,需要赶紧完结的,自己去领!(写小萧煜骂在凑字数,写萧奕骂在凑字数,写官语白骂在凑字数,写王都骂在凑字数,写霏姐儿骂在凑字数……我伺候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