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5破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厅堂里,寂静无声,空气好似凝结一般,外面连一丝风也没有。

官语白捧起了那盅还剩一半的药茶,慢悠悠地又啜了一口。

门科尔一霎不霎地盯着官语白,心一点点地提了起来,脖颈后沁出一片冷汗。他心里很有把握官语白会被打动,就算不是现在,等官语白查证了萧奕会见西夜使臣的事后,心必然也会发生摇摆……

毕竟官家满门的覆灭会是官语白心中永远的痛,更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官语白不可能再全心全意地为一个人效命!即便是他自己站在官语白的立场,也会觉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门科尔深吸一口气,又劝道:“侯爷,我也知道对侯爷而言,这个决定不容易下,可是侯爷,这西夜的一半江山可是您一手打下来的,只有您才配入主西夜,那萧世子也不过意图坐享其成罢了!”

“侯爷麾下的五万南疆军也早已被侯爷的人品才智所折服,想必,待侯爷揭竿而起,一定会一呼百应,奉侯爷为主……即便是有人胆敢哗变,杀一儆百便是,又能激起多大点浪花!”

“还有,我门固族麾下的勇士也甘为侯爷效命,侯爷,机不容失,您不能‘再’坐等别人鸟尽弓藏,请务必三思啊!”

门科尔故意在“再”字上加重音量,不动声色地提醒官语白九年前官家军的覆灭。

官语白瞳孔猛缩,脸上的表情不变,那双眸子却幽深得好似一汪漆黑的潭水,仿佛要把人给吸进去似的。

厅堂里又静了片刻,外面的院子里阵阵寒风吹起,吹得枝叶摇摆不已,树欲静而风不止。

官语白似乎听到了动静,抬眼朝外面晃动的树木看去,此刻是寒冬时节,枝头的树叶已经落了大半,只余些一些残叶在风中摇摇欲坠……

门科尔见官语白意有所动,感觉自己已经说动了对方,心总算放下了一半,他知道过犹不及,也没再继续逼迫官语白做出抉择,而是话锋一转:“侯爷,关于中棱城,我……末将有一计献上!”

他当下改称“末将”以表忠心,同时霍地站起身来,恭敬地抱拳请命道:“末将愿率领我门固族勇士假装逃亡的残兵先替侯爷前往中棱城,待末将等混入中棱城内后,届时从城内破城定可事半功倍。待功成,再大开城门迎侯爷入城……”

官语白眉尾微微一挑,深邃的目光看向了门科尔,“你有几成把握?”

“侯爷,中棱城是西卓族的领地,西卓族族长西雷斯好大喜功,只要末将表示臣服之心,他一定不会起疑,此事末将怎么也有七八成的成算。只不过……”说着,门科尔犹豫地停顿了一下,咬了咬牙,还是忧心忡忡地接着道,“末将就怕侯爷一旦占了中棱城,萧世子那边就要坐不住了。这防人之心不可无,侯爷,不如就等拿下中棱城后,再与萧世子禀明此事吧?侯爷以为如何?”

官语白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一切就靠族长了。”

成了!门科尔心中暗喜,这件事总算是成了!

“侯爷,末将即刻就整兵出发。”门科尔慷慨激昂地抱拳道,跟着就大步退了出去。

接下来,龙门城中迎来了第二波骚动,一阵西夜独有的号角声响起,门科尔麾下的数千西夜兵急速地聚集在城门附近。

一个多时辰后,这数千“改头换面”的西夜“残兵”就在门科尔的率领下从龙门城的北门而出,狼狈地一路北上,绕过大谒山旁的大谒山谷,在当晚赶到了中棱城外。

虽然夜幕已然落下,但是中棱城的城墙上却被一支支火把照得如白昼般,也同样照亮了前方……

城墙上的人远远地就看到了门科尔一行人,还未等他们走到近前,就有人大声质问道:“来者何人?!”

门科尔急忙高喊道:“我乃门固族族长门科尔,官语白的大军攻破了闻熙城、工崃城和龙门城,我门固族只逃出了我们三千人。我要见你们西雷斯族长,有重要军情相告,快快迎我入城!”

须臾,那沉重的城门就在一阵隆隆巨响中缓缓开出一道只够两人并行的缝隙。

一个身形颀长的青年将领率领几个亲兵亲自出城来迎,把门科尔一行人迎入城中,跟着,门科尔就随那青年将领前往西雷斯的府邸。

原本已陷入安眠的府邸随着门科尔的到来而变得灯火通明,不一会儿,一个高壮的中年将领就匆匆赶来厅堂。

厅堂中,其他闲杂人等都退了下去,只剩下形容狼藉的门科尔坐在一把高背大椅上等着,一见中年将领来了,立刻站起身来抱了抱拳。

跟着,两人都相视而笑。

中年将领拍了拍门科尔的肩膀,大笑道:“门科尔老弟,你还是宝刀未老啊!”

门科尔得意地勾唇,自信地回道:“那是自然!我已经按王上的旨意都办妥了,现在官语白恐怕还以为他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下中棱城。”

“哈哈哈……”中年将领朗声大笑,目露一丝不屑,“原来官少将军也不过如此!”

门科尔亦是冷笑:“说不准当年是其父在为他造势而已!”

在不少西夜人的记忆中,早已将那官语白神化了,却忘了他也不过是凡骨肉胎而已。

想着那个削瘦病弱的青年,门科尔眸中闪过轻蔑之色,跟着又道:“西雷斯,你这边办得如何了?”

“你就放心吧!”西雷斯得意地挑眉,“布雷的人昨日就去了大谒山谷,等明早,火雷也就该埋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大谒山谷是从龙门城到此的必经之路,官语白若要到中棱城,就必须走这条路。”门科尔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那就好!”西雷斯抚掌道,微微眯眼,锐利的眸中闪过一抹狠厉。

大谒山谷绵延数里,最宽的地方也不过仅够三四个士兵并行,官语白的数万大军想要通过那里,没半个时辰是不可能的……届时,一旦他们引爆了山中的火雷,官语白和他的五万南疆军就决不可能脱身!

火雷的威力如同地龙翻身般恐怖,非人力可以阻挡,任是官语白再奸诈如狐,也不可能插翅而飞!

这一回,官语白死定了!

西雷斯和门科尔彼此互看了一眼,眸中都是勃勃野心。

当年连那大裕皇帝都没弄死的官语白若是死在他们的手上,还真是想想就让人心痒难耐。

一旦这个计谋成功,那么他们俩不仅是占了首功,而且他们的名字将会传遍西夜,甚至是名垂青史!

想到这里,门科尔已经是热血沸腾,亢奋不已。

现在一切就只等明日了!

中棱城上方的夜空还一片漆黑,月明星稀。

这一夜的中棱城上下彻夜未眠……一直到凌晨月色渐渐淡去时,才有人来禀说,火雷已经布好了。

当下,门科尔就派一个亲信出城即刻赶往大谒山谷……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忽然,一道烟火像箭一样从地面直冲云霄,在灰蒙蒙的天空中炸出一朵璀璨的烟花,也炸亮了山谷上方的天空。

这是临行前门科尔和官语白约定的信号,代表一切都办妥了。

当信号升空后,官语白的大军就会从龙门城启程。

“信号已经发出,两个多时辰后,官语白和南疆大军应该就会抵达大谒山谷了。”站在城墙上的门科尔放下了手中的千里眼,对身旁的西雷斯笑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先回府等好消息吧。”西雷斯率先转身,沿着石阶往下走去。

门科尔目光深沉地又朝大谒山谷望了一眼,也紧随其后地下了城墙。

两人回了府邸后,就坐在厅堂里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等消息,他俩看似悠闲,心中却都是躁动不已。

初日越升越高,天色也越来越亮,府邸中士兵进进出出,不时有人过来禀报:

“族长,官语白的大军已经于辰时从龙门城出发!”

“族长,官语白的大军于巳时抵达易中河,距离大谒山谷还有四十里!”

“……”

“族长,官语白的大军应该就快要进入大谒山谷!”

当听到这个禀告时,西雷斯和门科尔都是眼中一亮,两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同时站了起来。

西雷斯笑着招呼道:“门科尔老弟,走,我们该去看好戏了。”

此刻,外面的日头已经升到了正中,四周一片敞亮。

两个族长大步流星地出了府邸,翻身上马,往南城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他们还没到城门,就已经感觉到地面似乎微微震动了一下,西雷斯率先停下了马,目光往下看去,只见那地面上的尘土随着地面的震动而飞舞着,很快,就听天空中传来一阵闷雷声,那震天的轰鸣声连绵不绝地传来,浩浩荡荡,连四周的房屋似乎都在震动着……

西雷斯和门科尔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知道这不是地龙翻身,不是滚雷,而是大谒山谷的火雷爆破了,引起地动!

“太好了,火雷被引爆了!”门科尔喜形于色地抚掌大笑道,“这火雷果然名不虚传!就算是两年前廷卫城地龙翻身,倾倒了半城的房屋,也没有这样的威力!”总算不负他这段时日对着那官语白摇尾乞怜!

西雷斯仰首大笑道:“那是自然!这可是用来开矿山的火雷,威力还增加了两倍,便是将一城夷为平地也是轻而易举。这一次,那官语白死定了!”

说着,西雷斯看向了门科尔,拱手道:“门科尔老弟,这一次你可是立了头等大功了!”

“过奖。”门科尔抱拳客气道,“此事若非老哥的火雷也成不了事。”

这时,一个西夜士兵匆匆跑来,向西雷斯禀道:“族长,两万大军已经集结待命。”

西雷斯应了一声,豪气冲天地问道:“门科尔老弟,你可要随我一起去剿灭南疆残兵?”

“那是自然!”门科尔急忙道,跟着冷笑了一声,“没准我还‘有幸’能为官少将军收尸呢!若是把他的全尸献给王上,你觉得如何?”

他这么一说,西雷斯也是心中一动,王上生平最恨的就是官家人,若是能把官语白的尸身献上,那他们这一次的差事也算是办得十全十美了!

西雷斯点头附和道:“好!门科尔老弟,今日就由我们俩亲自带兵去收拾那些南疆残军!”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皆是意气风发。

军令很快就传了下去,呜呜的号角声长鸣,隆隆的战鼓声震天,两万西夜大军声势赫赫地从中棱城的城门冲出。

两万士兵所经之处,旌旗飞扬,烟尘滚滚。

一路疾行了二十多里后,便望见前方的山谷之间烟雾缭绕,就像是一大片灰蒙蒙的浓雾一般,只能隐约看到两边的山峰在“灰雾”中若隐若现……

越靠近地面,尘土形成的“雾气”就越浓,目光所及之处,除了尘土,还是尘土……

看着这大谒山谷与自己昨日经过时迥然不同的样子,门科尔只觉得心情愈发畅快了,他不仅没有缓下马速,反而是迫不及待地投入了“灰雾”的拥抱中,后面的大军也紧随其后。

山谷的地面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岩石砂石,不利于马匹行走。大军立刻弃马步行,在尘雾间缓行……越往山谷深处,四周的尘雾就越浓,还有那扑面而来的烟硝味,这是火雷爆破后留下的痕迹……

可是门科尔心里却咯噔一下,隐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下意识地缓下马速。

“门科尔老弟……”

西雷斯疑惑地看向了门科尔,门科尔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咻咻咻”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如同密密麻麻的黄蜂群一般的黑色铁矢穿破尘雾朝他们射来。

“啊!”

紧接着,就有一阵阵惨叫声从后面此起彼伏地传来,还有士兵倒地声、铁矢撞击盾牌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这山谷里顿时乱了!

门科尔面沉如水,此刻,他已经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这附近没有血腥味。

火雷引爆,巨石滚落,若是南疆军真的中了陷阱,那么就算那些尸体不在山谷的入口处,他们也该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随风而来。

然而,已经晚了!

铁矢射来的破空声不绝于耳,西雷斯和门科尔身旁倒下的西夜士兵越来越多,四周的血腥味也随之越来越浓,与那烟硝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让人作呕的气味。

门科尔急忙高喊道:“中计了!快撤退!大家快撤回中棱城!”

接下来,山谷中是一片混乱,四周都是飞扬的尘土,根本看不到那些铁矢从何处飞来,只能盲目地举起盾牌挡住了四面八方飞来的铁矢。

这是一场大屠杀!

西夜军完全没有反手之力,更无从反手,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挡,就是逃,就是尽快离开这片山谷,逃到视野更辽阔的地方去……

一片混乱之中,西夜军终于在半个时辰后撤出了山谷,但后方数以千计的铁矢还在不断地射来……

两位族长带着残余不到一万士兵一路奔逃,哪怕离开了那铁矢的射程范围,也不敢松懈。

他们必须尽快回中棱城,决不能让南疆军追上!

他们必须守住中棱城,否则他们就真的一败涂地!

在这种急迫的心情中,西雷斯和门科尔在前方一马当前地奔驰着,只想着,再快一点!再快点!

日头不知何时西斜,中棱城的城墙远远地出现在地平线上。

西雷斯和门科尔面上微微一松,一夹马腹,马鞭狠狠地抽在马身上,马蹄飞驰得更快,紧跟在后方是一队凌乱的骑兵,再后面是大部队的步兵,队列早就随着心乱了……

然而,等他们来到距离中棱城不到一里的地方,西雷斯率先发现不对。

他急速地勒住了马绳,胯下的棕马在一阵嘶鸣声中高高地抬起了前蹄,西雷斯直愣愣地望着城墙上方,脱口道:“不对!这不是我的旌旗,这不是我西卓族的旌旗!”

他西卓族的旌旗不是银白色的!

一旁的门科尔双目瞠大,顿时想到了什么。

“不可能的……这决不可能。”门科尔的嘴里喃喃说着,双手近乎颤抖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千里眼,朝那面在城墙上飞扬的银白色旌旗望去。

旌旗上,一个龙飞凤舞的“官”字赫然通过千里眼映入他的瞳孔中。

“官语白……真的是官语白!”

门科尔魂不守舍地念着,目光还在看着那旌旗上的“官”字,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中。

就在这时,前方城墙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气势磅礴的高喊声:

“多谢西夜王拱手送上中棱城,吾等却之不恭!”

数千道,不,也许是数万道声音重叠在了一起,反复地高喊着同一句话,一声比一声响亮,如一帘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令得方圆数里都为之震动,震得人耳晕目眩,恍然如梦。

这一句话如万千道钢针直刺过来,门科尔只觉得一口老血闷在了胸口,喉头一甜。

“这怎么可能呢?!”他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沙哑,咬牙说着。

可是,事实却残酷地摆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中计了!

原来大谒山谷的陷阱也不过是官语白的障眼法,他真正的目的是趁着中棱城空虚,挥军将之一举拿下。

无论是门科尔还是西雷斯,都想不明白,官语白能识破他们的火雷之计倒也罢了,可他的大军到底是怎么绕到中棱城的呢?!

官语白是如何在短短不到一日的功夫就打下了中棱城?!

虽然他们带走了两万大军,但是中棱城还有一万大军,而且中棱城易守难攻……

然而,他们再也得不到答案了。

他们甚至连“撤”都来不及说出口,就已经看见那一支支象征着死亡的黑色铁矢密不透风地朝他们疾射而来……

门科尔的双目瞠到了极致,眼中写满了不甘。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那官语白真有神助不成?!

难道自己今日就要葬身在这里吗?

不,他不甘心!

门科尔一把抓向身旁的一个亲兵,试图用他作为盾牌,然而,已经晚了。

“咻咻……”

几支铁矢转瞬而至,几乎同时射穿了他的头颅、脖颈、胸膛……

不过是眨眼间,门科尔就变成了一只插满铁矢的刺猬,就这么直挺挺地从马上倒了下去,布满血丝的双目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位于队列最前方的门科尔死了,西雷斯也死了,但是那些铁矢没有因此而停下,还在如漫天暴雨般不断落下,铁矢在夕阳的金红色的余晖中染上了血一般的光泽……

杀气弥漫在空气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