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从龙/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旭日越升越高,给整个城池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

“隆隆隆……”

在一阵沉重粗嘎的响声中,庞大的城门缓缓地从城内打开了。

一个年轻的小将出现在城门后,笑吟吟地对着那自称官家军旧部的中年男子抱拳道:“这位兄台,侯爷有请!”

“多谢小老弟。”中年男子喜形于色,双腿一夹马腹,策马入城。

城门又隆隆地关上了,一红一棕两匹骏马沿着城门后的街道策马奔驰,径直来到了守备府中,然后那中年男子被引往正厅。

远远地,中年男子就看到厅堂中的上首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形,对方着一袭月白的衣袍,儒雅俊美,身旁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灰衣青年,浑身释放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对于中年男子而言,这一幕是如此眼熟,而又如此的遥远……似乎已经是前世的事了!

他加快脚步,健步如飞地走入厅堂中,然后就单膝下跪,对着上首的官语白抱拳行礼:“少将军,末将谢一峰见过少将军!末将终于又见到少将军了!”

话语间,谢一峰的眼眶一红,瞳孔中阴影有泪光闪烁。

坐在一把高背大椅上的官语白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不速之客,目光落在谢一峰染着风霜的发顶上,眸中幽深得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手指在膝上几不可察地叩动了两下。

“谢副将免礼。”官语白抬了抬手,缓缓道,“坐下说话吧。”

这谢一峰是官家军的旧部,当年是跟在父亲官如焰麾下的一员副将。

“谢少将军。”谢一峰站起身来,在一旁坐下,立刻就有小厮给他上茶。

官语白饮了口茶后,就问道:“谢副将怎么会来这里?”

“少将军,”谢一峰的眼眸中仍是通红一片,“末将是偶然听闻少将军带兵前来攻打西夜,所以特意来投奔少将军!”

厅堂里静了一瞬,官语白的眼神更为幽深,晦暗难明,又问道:“谢副将,这些年来,你可好?”他的声音有些艰涩,似是藏着千头万绪。

“末将惭愧,这些年来也就是混沌度日……”谢一峰长叹了一口气,感慨地说道,“九年前,大将军含冤身亡,官家军覆灭,末将和几个同袍侥幸逃脱,之后就四散各地,隐姓埋名地避居山林……本来末将也只想庸庸碌碌地了此残生,却没想到还有机会亲眼目睹少将军重振我官家军的威名!”

说着,谢一峰布满胡渣的脸庞上溢满了激动之色,声音有几分哽咽,有几分激动,更多的是欣喜。

“少将军还是当年那个英勇果敢的少将军,令末将惭愧!”谢一峰霍地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对着官语白抱拳,铿锵有力地说道,“少将军,末将窝囊了那么多年,不想将来九泉之下无颜面对故人。末将在来之前已经立下毒誓,一定要为大将军和官家军那么兄弟报仇!还请少将军成全末将,让末将能再次为少将军效力!”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官语白,话语之间慷慨激昂。

话音刚落,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自厅外传来,很快,就有一个小将快步进屋,抱拳禀道:“侯爷,世子爷到了!”

闻言,官语白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袍,对谢一峰道:“谢副将还请在此稍候,我去去就回。”

“少将军请自便。”谢一峰急忙道,恭送官语白和小四离去,只留下他一人独自在厅堂中,目光闪烁。

厅堂中一片寂静,只有谢一峰喝茶的声音偶尔响起,须臾,就听一片语笑喧阗声自厅外传来。

谢一峰再次站起身来,寻声望去。

只见外面的庭院里,官语白正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来,他的身旁多了一个陌生的青年,那青年一身鲜亮的紫色锦袍,形容昳丽,步履之间,意气风发,又透着一股不羁的味道。

两个青年并肩而来,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看来气氛融洽。

谢一峰深沉的目光在紫衣青年的身上流连不去,心想:看来这个人就是镇南王世子萧奕?!

可是西夜王不是说萧奕留在中棱城,没有来白汕城吗?

这萧奕的到来必然会引来一些未知且不可控的变数,那自己这一次来白汕城的任务还能顺利完成吗?!

只是转瞬,谢一峰已经是心绪百转,心乱如麻,却也不敢露出半分来,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处看着官语白和萧奕越走越近。

萧奕率先跨过门槛,他当然也看到了厅中的谢一峰,眉头微扬地看了官语白一眼。

“阿奕,这是我父亲生前的旧部,谢副将。”官语白为两人介绍道,“谢副将,这位是镇南王世子。”

谢一峰因为官语白对萧奕的称呼心中一凛,惊疑交加,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没想到官语白与萧奕的关系如此亲近!

“末将见过世子爷。”谢一峰恭敬地向萧奕行礼,“末将是特意来投效少将……侯爷的。”

萧奕的眉尾扬得更高,随口应了一声,便在一旁随意地找了把椅子坐下。

官语白又道:“谢副将,你长途跋涉而来,想必疲累,先下去休息一晚,其他的不着急。”

跟着,官语白就吩咐一个小厮带着谢一峰下去休息了。

谢一峰谢过官语白后,就退了出去。他才刚迈出厅堂,就听身后传来萧奕漫不经心的声音:“小白,接下来要我打哪儿?你尽管说!”

萧奕的称呼以及他话中透出的意思令得谢一峰又是一惊,脚下差点就一个趔趄。他不敢久留,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去,心里却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他一直以为萧奕和官语白必是主从关系,以萧奕堂堂镇南王世子的身份,如今一无所有的官语白定是奉了萧奕为主。

然而,此刻他却发现自己和西夜王都是大错特错了!

萧奕竟然在向官语白请示,也就是说,这两个人的关系根本就是反过来的!

官语白他竟让那镇南王世子臣服于他了!

也难怪南疆军的主力军队都在官语白的麾下,难怪攻下中棱城的也是官语白!

难怪……

仿佛许多之前令人疑惑不解的事在这一瞬有了答案。

“吱哑……”

后面传来了粗嘎的关门声,把两个青年的交谈声隔绝在内,也同时把所有窥视的目光阻挡在外。

谢一峰按捺着回头的冲动,继续往前走着,心绪万千。

这一次,他是奉了西夜王之命前来白汕城的,为的是行刺官语白。

他是官家军旧部,以他与官语白的关系,这个任务只要静待时机,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完成。

杀了官语白,那会是大功一件!

将来等西夜王打退了南疆军,自己的封赏荣华必不会少。

本来,他觉得值得一搏,然而,现在却有了新的想法。

谢一峰半垂眼帘,眸光闪烁。

要是真如他刚才所见,官语白已经令萧奕臣服的话,那么来日一旦打下西夜,官语白就是黄袍加身,再加上南疆军和镇南王府的力量,这股力量就决不容小觑!

而官语白所图更是令人不得不深思。

莫非……莫非官语白是想反攻大裕?!

当这个念头浮现在谢一峰心中时,他的心跳猛然加快,血脉偾张。

“砰砰砰!”

一定是这样!

也唯有这样才可以解释……

以官语白的领军之能,只要有大军在手,连兵强马壮如西夜也被逼得兵临城下,岌岌可危,只要官语白不似其父官如焰那般愚忠,他想要打下那个早就摇摇欲坠的大裕,简直是轻而易举!

倘若有朝一日,官语白登上了那至尊之位,而且一统了大裕和西夜,那么中原江山也将扩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届时,自己岂不是有了从龙之功?!

与从龙之功比起来,西夜王的那点赏赐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想着,谢一峰的心跳得更快了,蠢蠢欲动,脚下的步伐下意识地加快。

与此同时,厅堂中的官语白已经打开了西夜舆图,将之铺在一张大案上,他和萧奕的目光都落在了舆图上的西夜都城上。

官语白眸中闪过一道锐芒,他虽然恨不得立刻就率领大军打进都城,一偿多年的心愿,然而他从来不是鲁莽的人,在发动最后的进攻前,他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最后一战决不能出任何差错!

所以,官语白才会下令大军暂时驻扎在白汕城,整军并扫荡周边的城池和西夜残军。

“阿奕,你看这里……”官语白指向了都城的东边,并蜿蜒向西而动,“西夜都城的防卫大致分为三种,王宫内外有负责王宫防护的禁卫军,城门以及都城之内则由都城卫军,负责都城的治安保卫,禁卫军和都城卫军都是直属西夜王麾下,由西夜王所属的至都族人所担当。为确保都城的安全,还有距离都城不到五里的东山大营有数万大军随时待命……”

官语白一边指着舆图,一边对着萧奕解释西夜都城的城防,他早已经胸有成竹,有条不紊地细细道来。

“阿奕,再看这里,”官语白又指向了都城西边,“现在西夜王正从西境调兵回都城,这批援军这几天应该就可以赶到了……”

萧奕眉头一扬,拿起一旁的茶杯,笑嘻嘻地把玩着,问道:“小白,你叫我来,可是要我带兵截了这批援军?”

虽然萧奕用的是疑问的口吻,但是他如鹰般的眼神已经十分确定。

官语白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阿奕,你觉得如何?”

萧奕将杯中的温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对着官语白眨了下右眼,抛了个媚眼,吐出四个字:“如卿所愿。”

一旁的小四偏开视线,嘴角抽搐了一下,不忍直视。

说完正事后,萧奕忽然话锋一转道:“小白,我家臭小子的周岁礼就在月底了……”说着,他亲自给官语白斟茶,送到他手中,笑吟吟地看着他,不客气地提醒道,“你作为义父,可别忘了义子的大日子!”

官语白嘴角微勾,失笑道:“煜哥儿的抓周礼我早就备好了。”现在,就只等他们凯旋而归了!

说着,官语白的眸子熠熠生辉,他会给煜哥儿送上一份最好的周岁礼!

看着官语白的表情,萧奕被勾起了好奇心,正要问他准备了什么,就听官语白又把话题转了回去:“阿奕,按照我的估计,西境来的那批援军最快明晚能赶到……明日一早,你就出发吧。”接下来,他们必须一击即中,速战速决。

之后,一道军令火速地传达下去,时间紧急,城中上下立刻开始为明日的出兵做准备……

忙碌的一日过得极快,次日一早,天还蒙蒙亮,白汕城的城门就再次隆隆地开启,然后是比开城门声更响亮的步履声,上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出城,那震天的气势如同那一望无际的海洋般怒浪一波拍打着一波。

官语白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亲自目送萧奕和大军离去,看着那在寒风中摇曳的黑色旌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忽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高大的身形沿着石阶走上城墙,朝官语白快步走来。

“少将军!”谢一峰精神奕奕地与官语白行礼。

虽然休息了一晚,可是谢一峰下眼皮上的阴影却更深更浓了,昨晚,他几乎是一夜没睡,脑海中一直回想着自己亲眼亲耳见证的那一幕,想着从龙之功,想着西夜王的命令……反复衡量着孰轻孰重、孰利孰弊。

杀了官语白向西夜王邀功,那是短时间内唾手可得的功劳;如果辅助官语白打下大裕江山,那就是将来数年内才能实现的目标,然而,两者的获益也是天壤之别。

直至此刻,谢一峰方才深刻地体会到,何为富贵险中求!

谢一峰握了握袖中的拳头,忍不住朝大军离去的方向远眺而去,那隆隆的步履声早已远去,但是远方的尘沙还在肆意飞扬着……

如果说谢一峰之前还有什么犹豫的话,在适才看到萧奕率领大军而去的那一瞬,所有的犹豫也烟消云散了。

自己的猜测肯定没有错!

连堂堂镇南王世子都臣服于官语白,自己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如果他想要那滔天的权势和泼天的富贵,想要封侯拜相,甚至是成为下一个“镇南王”,那就必须铤而走险!

想着,谢一峰眸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上前半步主动请战道:“少将军,请给末将一个机会立功。末将初来乍到,总得立下些功绩方才配留在少将军身侧。”

官语白淡淡地一笑,“谢副将莫急,总会有机会的。”

谢一峰有些失望,只能在心里劝自己稍安勿躁,他必须一点点地赢回官语白的信任,以他们多年的交情,稍微费些时日自可事半功倍。

他想了想后,试探地又问:“少将军,不知道您在拿下西夜后可有什么打算?”

官语白好一会儿没说话,就在谢一峰几乎打算转移话题时,就听官语白缓缓道:“自是祭我官家军英灵。”

谢一峰怔了怔,立刻附和道:“少将军说的是!剿灭西夜乃是大将军多年的心愿,”说着,他幽幽叹了口气,唏嘘地朝东边的天空望去,“没想到末将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少将军实现大将军的心愿,想必大将军和所有官家军的英灵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安慰的……”

一阵阵卷着黄沙的寒风迎面吹来,将他们的声音吞没在风中,狂风不止。

接下来的日子,风沙越来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仿佛预示着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直到这日一早,随着启明星在东方升起,西北方的天空猛然蹿起了一道巨大的烟火,在黎明昏暗的天空中炸了开来,那么炫目璀璨,几乎压过了旭日的风采。

所有守城门的南疆军士兵都看到了这道烟火,城门附近沸腾了起来,立刻就有人跑去守备府向官语白通报。

然而,官语白已经朝着城门策马而来,当机立断地下令整军出发。

“咚咚咚!”

单调的战鼓声如雷般在城中反复地响起,数万大军训练有素地集结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方阵,白汕城的城门大开……

“出发!”

半个时辰后,这数万大军就在官语白的号令下向西夜都城进发,犹如万马奔腾般,气势磅礴,释放出一种谁与争锋的霸气。

数万大军不断往北而行,也等于他们与西夜都城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着,最终在距离都城五十里外的地方暂时停下脚步,与萧奕的大军再次会师,两支大军在一大片平地上驻扎成营,星罗棋布……

面对官语白率大军来势汹汹,都城中的西夜王一天比一天恐惧,他再也坐不住,只能又命人十万火急地送上了一封和书,指名交于镇南王世子萧奕。

“孤愿与镇南王世子平分天下!”

中军大营中,一个漫不经心的男音回荡其中,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家常小事般。

萧奕只飞快地瞟了一眼,就随手把手中的那封和书递给了官语白,含笑问:“小白,你怎么看?”

官语白神色淡然,沉默地接起那封和书,动作不紧不慢。

然而下一瞬,就只听——

“嘶拉……”

官语白看也没看地就将那封和书对半撕开,毫不迟疑。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身上就释放出一种如刀锋出鞘般的锐气,一闪而逝。

见状,坐在一旁的谢一峰紧紧握拳,没让自己表现出一点异状。

官语白,他毕竟是他们官家军独一无二的少将军,如今看着儒雅温润,却不过是藏了锋芒罢了。

营帐中,静悄悄的,静得连一根针掉下的声音都能听到。

萧奕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那封和书的下场,漫不经心地喝着他的茶水。

谢一峰一直暗暗观察着这二人,心潮澎湃:这两人虽然是由萧奕坐在帅位上,但是显而易见,这南疆军中做主的人果然是官语白。

也是,以官语白的智计谋略,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将才,当年大裕皇帝且容不下,这镇南王世子又凭什么觉得他可以收服官语白?!

所谓“怀璧其罪”,作为臣子、作为下官,惊艳绝才的官语白只会令人忌惮,令人提防,然而,作为上位者,作为帝王,强大如官语白则将成为下属拥戴敬仰追随的对象!

这几日,他在南疆军中所见无一不证明了如今官语白在军中如日中天的威望。

这样的官语白还有谁能出其右,还有谁能与其争锋!

想着,谢一峰的心定了。

自己弃西夜王而就官语白的选择果然没错!

------题外话------

广告——《首席独宠:军少的神秘权妻》作者/南燚

【1V1,双C宠文,异能军婚,甜爽温馨。】

夏乔翎,帝国唯一的女首席。

前世的她潇洒肆意,风光无限,却终遭小人迫害。

重生归来,灵力异能、武器秘宝一一收入囊中。

极品家人,无耻小人轮番作妖,阴谋诡计,妖鬼魔神齐齐上阵。

艰难险阻,刀光剑影,前路不明,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不是吗?

无论如何,这些都挡不住她重回巅峰的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