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得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夜王服毒自尽了!

这个结果既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之后,西夜的那些残兵败卒再也不成气候,杀的杀,降的降……

都城的西夜百姓心惊胆战地躲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的厮杀声一夜未止,百姓们彻夜未眠,只觉得外面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一个个都是寝食难安,就怕下一瞬那些南疆军就会冲进他们的屋子里……

听闻,南疆军野蛮血腥,一旦攻下城池,就是烧杀掳掠,尸横遍野!

听闻,南疆军残暴无义,杀降屠城,不胜累举!

……

在各种揣测中,外面的喧嚣声渐止。

当旭日再次冉冉升起后,都城中的一切已成了定局。

与城内忙碌奔走的南疆军一样,王宫内的萧奕和官语白也是彻夜未眠,此刻二人正处于一间空旷的偏殿中,一个年轻清朗的男音回荡其中。

傅云鹤正站在殿宇中央,滔滔不绝地禀着这大半夜的各种善后事宜:

比如他们已经扫荡清理了王宫的各个角落,并拿下了宫中残余的禁卫军。

比如西夜王死后,王后带着一众后宫妃嫔、公主和小王子向南疆军伏跪投降,傅云鹤也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些人,暂时把王后等人全都先圈禁在后宫里,也包括当年大裕和亲西夜的明月公主。可惜,他们搜遍了王宫都没有发现西夜王的长子,根据几个宫人交代,大王子在西平门破以前已经逃离王宫,如今下落不明……

傅云鹤说话的同时,眼神有些复杂。

他早就忘了曲葭月来西夜和亲的事,自然也就完全没想到会在后宫中遇上她,同样地,曲葭月虽然早知道官语白率南疆军打来了西夜,却也没料到傅云鹤也会出现,适才还是曲葭月先叫出了傅云鹤的名字,他才知道眼前这个妖艳的妃嫔竟然是曲葭月。

按照西夜的习俗,高弥曷登基后,也就同时接收了老西夜王留下的妃子们,曲葭月也在其列。

曲葭月一见傅云鹤喜出望外,几乎是缠上了他,那刁蛮任性、理所当然的样子还真是与以前无异……

想着,傅云鹤心中有几分唏嘘,而坐在上首的萧奕早已经魂飞天外,懒洋洋地把玩着手里的柳叶飞刀,眼神没有焦点。

无论是官语白还是傅云鹤都能看出萧奕的心不在焉,两人也早已经习惯了,萧奕一向不耐烦这些琐事,之前在南凉就是由官语白处理这些日常琐事,因此也没人指望萧奕,傅云鹤禀完后,官语白就自然而然地接手,吩咐傅云鹤从幸存的宫人中找寻适合的人选打理宫中的日常,又下令继续扫荡城中和城外的西夜残兵……

这些事官语白和傅云鹤做得理所当然,萧奕更没有在意,但是落入谢一峰这有心人的眼里却是另一种感觉了。

谢一峰正好在这时跟随风行一起进入殿中,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心潮澎湃:少将军果然是少将军,已经将南疆军尽数收服麾下,且完全压制住了萧世子!

如今西夜都城已经攻陷,西夜王也自尽了,接下来官语白想要攻下西夜剩余的城池,恐怕也是轻而易举。现在应该是官语白最风光的时候,如果自己趁势提议“黄袍加身”,想必能谋得官语白的好感!

但是这件事凭借他一人之力却是不成,必须有人牵头,然后众将附议,才能做出将来不会为人诟病的场面来,甚至可以作为一则佳话名留史册!

想着,谢一峰心里更为激动。只是偏偏他来晚了,对于如今军中的状况所知甚少,也不知道军中何人是官语白的亲信……要成事,要立功,还是需稳扎稳打一步步地来!

谢一峰暗暗思忖着,半垂的眼帘下眸光闪烁。

风行和谢一峰的到来一下子吸引了殿中众人的目光,一瞬间,殿内的气氛有几分诡异而微妙的变化,只见萧奕率先站起身来,看着外面的日头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时辰好像差不多了。”

傅云鹤抿了抿唇,神色有几分复杂。

“公子,”风行大步上前,压抑着激动对着官语白抱拳禀道,“已经准备好了!”

不需言明,殿中的众人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众人都没有再言语,一起出殿,一起往宫门而去,再纷纷上马,朝着南城门的方向策马而去。

都城的街头巷尾还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不过天气却开始由阴转晴了,旭日的光辉穿透连绵的阴云,给这个原本晦暗的城池又重新带来了几丝阳光。

几人一路疾驰,很快就来到了南城门附近。

原本尸横遍野的城墙附近已经看不到那曾经堆积如山的尸体,这里显然已经被南疆军大致清理了一遍,但是城墙上的千疮百孔和那一滩滩浓重的血迹还在宣告着,昨日的厮杀有多么悲壮惨烈!

城墙上方,之前被萧奕一箭射断的旗杆早就被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两面分别绣着“官”、“萧”二字的旌旗屹立在城墙上,迎风招展。

城墙下,官语白仰望着那两面旌旗许久许久都没有动弹,没有任何一人出声催促他,所有人都静静地望着那两面旗帜……

四周静悄悄地,守在城门附近的南疆军则都在望着官语白,空气中一片肃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官语白好像终于回过神来,翻身下马,第一个踏上了通往城墙上的石阶,其他人紧随其后,也跟着上了城墙。

城墙上,整整齐齐地摆着一坛坛的酒水。不远处,司凛随意地坐在城墙的一角,狂放不羁,一袭黑衣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语白……”

尾音被风吹散,司凛一眨不眨地看着官语白一步步地走来,眼睛有些酸涩,心中还颇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这一日实在是来得太艰难了!

但这一日总算还是等到了!

语白他做到了,他让这个绣着“官”字的旌旗肆意地飞扬在西夜都城的上方!

这其中的艰辛也唯有语白他自己知道!

司凛微微抬眼,让风吹干他眼中的湿意,今日可是好日子!

他拿起鹿皮酒囊,豪爽地狂饮不已。

与此同时,官语白走到了城门的正上方,然后沉默地接过了风行递过来的一杯水酒。

官语白没有自己饮下,而是对着天空高举酒杯,然后缓缓地将酒水洒下……落在西夜的城墙上。

这杯水酒是敬父亲、敬叔父……敬官家军所有死去的英灵!

今日,他们拿下了西夜。

今日,自己终于可以一偿父亲和官家军几十年的夙愿!

四周一片沉寂,唯有寒风萧萧不止。

“啪!”

忽然,一阵酒坛砸地的声音打破沉默,紧接着,一声接着一声……酒香四溢,越来越浓,将那城墙上原本的血腥味彻底淹没……。

就以这酒水清洗污秽,祭奠英灵。

英灵不灭!

随即,阵阵嘹亮的鹰啼声在那清脆的砸酒坛声交错着响起,一灰一白两头鹰习惯地绕着两面旌旗飞翔着,以高亢的啼鸣声冲散阴霾……

天空渐渐蓝彻了,风也更大了!

接下来的日子,城内的南疆军开始训练有素地布置城防,安置俘虏,清扫尸体,扫荡周边……不过短短数日,都城内外已经是焕然一新,空旷的街道上一片廖寂,战争的喧嚣似乎已经过去了,然而,那浓浓的血腥味却在西夜人的鼻头萦绕着,挥之不去。

这几日,“闲得无聊”的萧奕干脆就带兵去四处围剿西夜余党,唯有官语白留在王宫中忙碌地处理着各种军务政事,西夜王的那间御书房基本上成了官语白一个人的书房,每日都有军中各位将领过来拜见官语白,来来去去,络绎不绝。

谢一峰一直流连在官语白四周,观察着,留心着,发现那些南疆军中的将领每一个都对官语白恭敬有加,几乎是唯官语白之命是从。

这段日子在王宫中的所见所闻令谢一峰感触良多,尤其是那一日城墙上官语白祭灵的那一幕幕更是反复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以官语白如今在南疆军中的威望,他并不缺英勇忠诚的臣下,自己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旧部罢了!

一想到这一点,谢一峰便心急如焚,心里越发着急地想要立功,想要在官语白面前露脸。可是偏偏西夜已经打下了,最大的立功机会等于是过去了,而他,还寸功未进!

他不能坐等机会,他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谢一峰仔细思索了一晚,意识到他能做的也唯有利用他如今最大的优势!

下定决心后,谢一峰立刻就行动了起来,他悄悄地在城中几处隐秘的地方留下了印记……两日后,他便得到了一个只有西夜军人才能看懂的回复。

据此,谢一峰迅速地赶到了城西的一间旧宅子前,用特定的节奏敲响了宅门。

“咚咚,咚咚咚!”

不一会儿,大门就吱嘎地开了!

门后是一个黝黑干瘦的中年人,在确认谢一峰是独自一人后,对方就放他进了宅子。

屋子里空荡荡,静悄悄,除了这中年人,其他什么人也没有……

谢一峰迫不及待地问道:“大王子殿下呢?!”

“谢一峰,你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大王子殿下离开都城?”中年人几乎同时说道,目光死死地盯着谢一峰,两日前,他在城中发现了谢一峰留下的暗号,表明他有办法帮助大王子离城。

谢一峰淡淡地瞥了中年人一眼,又道:“我要亲自与大王子殿下谈……我是一个人来的,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后,一道陈旧的门帘被人从里间挑了起来,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高大青年,还算俊朗的脸庞略显苍白,对谢一峰道:“本宫当然信得过太傅!”

是大王子拉特洛!谢一峰心中一喜,自己赌对了!

从南疆军在城外扫荡数日却没有找到大王子,他就怀疑大王子可能假装逃亡,其实还躲藏在城中,有一句话说,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更何况这都城是西夜人的地盘,除非南疆军打算屠城,否则,一个西夜人要藏匿其中轻而易举。

以自己和西夜王室对官语白的了解,他们都知道官语白是决不可能下令屠城的!官语白可以杀光所有西夜兵,却不会对那些普通的百姓下手。

谢一峰不动声色地抱拳行礼:“末将见过大王子殿下。”

“太傅!”大王子朝谢一峰走近了两步,一双褐色的眼眸中藏着仓惶与不安,一脸殷切地看着谢一峰,“只要太傅助本宫离开都城,来日待本宫登基,少不了太傅的功劳!”

看着眼前这丝毫没有大将之风的大王子,谢一峰心中不屑,高弥曷还有几分英雄伟略,可这大王子如此无用,就算侥幸从都城逃脱,北上自立为王,恐怕也是西夜历史上最短命的王。

西夜已经彻底没落了!

想着,就算谢一峰之前还有一分犹豫,此刻也烟消云散了。比起官语白的足智多谋、果敢隐忍,这位大王子根本就毫无胜算!

谢一峰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道:“大王子殿下,想要出城还需再静待几日,却也不难,只是末将恐怕是带不了太多人,末将最多只能带殿下一人离开……”

那中年人立刻面色一变,急忙道:“殿下,如此未免太过冒险,万万不能啊……”任是谢一峰武功再高强,这都城中有近十万的南疆大军,一旦行踪败露,那大王子就死定了!

大王子也明白中年人在担忧什么,可是他跟着太傅谢一峰学艺也有六七年了,他深知太傅武艺高强,行事果决凌厉……事到如今,他能依靠的人也唯有太傅了!

想着,大王子咬牙问道:“太傅,你有什么办法?!”

谢一峰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折叠的羊皮纸,正色道:“大王子殿下,末将潜伏在城中几日,将都城中南疆军的城防图和巡逻图都记录了下来……”他一边说,一边将羊皮纸铺开在一张方桌上,从纸上画的大致轮廓可以看出这是都城的地图,上面还做了不少标注。

“大王子殿下且看这里……”谢一峰伸手指向羊皮纸上的某处道。

大王子急切地快步走到桌旁,见状,谢一峰半垂的眼帘下闪过一道冷芒,目光看似落在羊皮纸上,其实眼角却是在注意大王子的一举一动,看着对方与自己越来越近,心中暗暗地数着数……

在大王子停下脚步看向羊皮纸的那一瞬,谢一峰忽然动了,手中藏的刀片凌厉地往大王子的脖子上一抹……

银光一闪。

大王子只觉得脖子一凉,踉跄地退了两步,捂着脖子难以置信地瞪着谢一峰,仿佛在质问着:太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红得刺眼的鲜血自他的指间汩汩流下……

然而,谢一峰已经不再看大王子了,他一击即中,此刻的大王子对他而言,也就是一个死人了。下一瞬,他即刻拔出腰侧长刀朝那中年人刺去。

中年人急忙拔刀一挡,“铮”的一声,两把兵器交接之处火花四射。

中年人怒道:“好你个谢一……”

他的话没机会说完,因为谢一峰根本就不想跟他废话,脚下一扫,藏在他鞋尖的刀刃已经划破了中年人的裤腿,在他的大腿上留下一条血痕,流出的血却是乌黑如墨……

“你……”你竟然下毒!

中年人的这句话还是没机会说完,他受伤的那条大腿一下子就肿大了一半,触目惊心。他踉跄着倒了下去,脸上一片黑紫之色,毒气攻心。

只是弹指间,这小小的屋子里就多了两具尸体。

谢一峰俯视着这两具了无声息的尸体,嘴角勾出了一抹冷酷的笑意。

反正大王子早晚要死,不如死在他手上,还有点价值!

谢一峰毅然地挥刀而下……

……

须臾,谢一峰就拿着一个青色包袱从小宅子中走出,巷子里没有别人,可没想到的是,等他走出巷子后,就见一队十几人的南疆军骑兵从左前方的一条街中拐出,正好朝他这边策马而来,马蹄飞扬。

谢一峰本能地想躲,却已经晚了一步。

“谢兄!这不是谢兄吗?!”一个年轻而耳熟的男音对着谢一峰喊道。

谢一峰只能僵硬地站在了原处,看着那一行人渐行渐近。

“傅将军!”

谢一峰很快就认出为首的青年是傅云鹤,傅云鹤的身旁是跨坐在一匹红马上的原令柏。

看他们最后方的囚车里关押着数个被俘的西夜士兵,谢一峰猜想傅云鹤应该是出来搜拿西夜余党的……

“谢兄,你怎么会在这里?”傅云鹤看着谢一峰挑眉问道。

话语间,傅云鹤和原令柏的目光都落在了谢一峰右手中的青色包袱上,包袱的底部渗出了暗红色的液体,一看就知道是血。

抬眼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谢一峰心中挣扎了一瞬,终于还是拎起了手中的包袱,朗声对傅云鹤道:“傅将军,我刚才追随一个行迹可疑的西夜人,没想到竟偶然追查到了西夜大王子拉特洛的下落,机会难得,我就将之斩杀,这是他的头颅!”

说着,谢一峰抱拳,意味深长地说道:“还请傅将军带我去见侯爷!”

谢一峰目露精光地看着傅云鹤,这傅云鹤如今深受官语白重用,自己现在言明请他带路,也就是要把功劳分给他一半的意思,想必他也会领情吧?!

谢一峰的这包袱虽然裹了好几层布,但还是隐约地能看出其中那头颅的形状,傅云鹤和原令柏皆是眉头一动,飞快地互相看了看。

“谢兄,”傅云鹤的目光微沉,眸中闪过一道异芒,然后笑了,“本将军正好要回宫找侯爷复命,那谢兄就与本将军一道吧。”

傅云鹤的娃娃脸笑得灿烂和煦,可是神色之间却透出一丝威仪,让人不敢小觑。

原令柏不由得看着傅云鹤,心中有几分感慨:跟着大哥几年,小鹤子真是大不一样了!……自己虽然落后了两三步,不过现在奋起直追也不晚对不对?!

就在原令柏有些纠结的心思中,一行人马当即策马回了王宫,然后三人直接去了御书房拜见正在里面处理政务的官语白。

“少将军!”

谢一峰恭敬地给官语白行礼,把刚才对傅云鹤他们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接着就把手中的包袱放在大理石地面上,并将之解开……

伴随着一种浓浓的血腥味,一个面目狰狞、七窍流血的头颅暴露在空气中,肤色灰败的脸庞上,死鱼般的眼珠瞪得凸了出来,让人看着就是心中一凛。

御书房中,寂静无声,空气似乎都阴冷了下来。

官语白俯视着那狰狞血腥的头颅,浅淡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缓缓道:“谢一峰,你可知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