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夺嫡/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平静了没多久的大裕朝堂上波澜再起!

文武百官皆为了南疆军偷袭西夜之事忧心忡忡,连着数日在早朝上争论不休,皇帝一直没有定夺。

这一日的早朝,恭郡王韩凌赋毅然地站了出来,慷慨激昂地对皇帝提出两个建议:

第一,大裕再次向西夜发出议和书;

第二,为表示大裕议和的诚意,请皇帝下令夺藩,收回镇南王府的兵权,并出兵南疆!

韩凌赋话落之后,就是满朝寂静,金銮殿上排成两排的百官或是看着韩凌赋或是看向皇帝,都静待皇帝的决定。

韩凌赋双手作揖,昂然而立,眼中精光闪烁,他对于自己的提议很有把握。

南疆数年来履履战乱,早已府库空虚,兵困民乏,然而,镇南王父子穷兵黩武,目光短浅,竟又不自量力地分出南疆军大部分的兵力去远征西夜!

南疆军千里而去兵疲马乏,又如何与西夜的虎狼之师作战?!

想着,韩凌赋的嘴角勾出一个嘲讽不屑的笑意。

除此之外,再扣掉南疆军派去西疆的一万援军,可想而知,如今留在南疆的守军必定为数不多了。只要父皇同意,给他几万大军南下,一定能够顺利拿下南疆。

镇南王是大裕唯一的藩王,父皇早有撤藩之心,只要这次自己能顺利除掉镇南王府,就有了军功在身,不只是大皇兄、二皇兄和五皇弟从此再无翻身之日,更可以震慑朝堂上下,将来他登基以后,才可以坐稳那至尊之位,稳住大裕江山!

韩凌赋意气风发,脑海中已经浮现自己取代父皇坐在这金銮殿的御座上时的情景,热血沸腾,只能勉强压抑着内心的亢奋。

然而,御座上的皇帝却是心存犹豫,如今飞霞山一带被西夜十万大军占领,谁也不知道西夜大军会何时继续挥兵东征。

他当然有与西夜和谈之心,却也担心一旦大裕分出一部分兵力南征,西夜又忽然反悔不肯和谈,趁着大裕后方空虚立刻挥军直入中原……届时。南疆与西疆相隔千里,远水解不了近渴,他又能到何处再调兵阻西夜、护王都?!

皇帝心里顾忌重重,久久没有出声,也让这金銮殿上的气氛越发凝重……

旭日在外头越升越高,正月的天气严寒依旧,早朝后,敬郡王府中立刻迎来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客人。

“参见王爷。”南宫昕在小內侍的指引下进了韩凌樊的外书房,恭敬地行礼。

韩凌樊示意南宫昕坐下,然后面色复杂地说道:“阿昕,今日早朝,父皇他有决议了……”

书房里,空气一冷。

“……”南宫昕也知道韩凌樊要说的是什么,原本拿着茶盅的手下意识地微微使力,才端起的茶盅又放了回去。

“父皇决议夺镇南王府藩王之位,以向西夜示好。阿昕,如今本王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说到后来,韩凌樊的声音越来越艰涩,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惭愧……

“你还是尽快派人先向南疆报信,也好让镇南王府有所准备……”韩凌樊握了握拳,幽深的目光越过南宫昕落在窗外庭院里的枯木上,晦暗如墨。

南宫昕的面色更复杂了,俯首盯着茶盅中的茶叶在茶水中沉沉浮浮,好一会儿,才再次抬眼又看向了韩凌樊。

南宫昕的眸光闪了闪,却是问道:“王爷,您真得觉得大裕能奈何得了南疆吗?”

阿昕的言下之意是……韩凌樊的双目微微瞠大,抿唇不语。

屋子里静了片刻,一阵寒风在窗外吹过,那簌簌的枝叶摇摆声使得书房里的气氛透着一丝萧索。

“王爷,以我对妹婿阿奕的了解,他并非一个不自量力之人,”南宫昕一点点地推测分析道,“既然南疆军能在平了百越、南凉之乱后,还有余力出兵攻打西夜,那么无论西夜使臣在皇上面前是如何为他西夜吹嘘,单凭西夜王不惜千里派使臣来王都告状,就可以知道,如今在西夜的战场上,恐怕是南疆军占了上风!”南宫昕有理有据地分析着,他柔和的侧脸在此时透出了一分坚毅与锐气。

闻言,韩凌樊难免露出惊讶之色,他却无法像南宫昕这般对南疆的境况如此乐观,急忙提醒道:“阿昕,可是南疆军只有二十万大军,在百越和南凉之战后,恐怕更是兵力大减。如今,除了西夜外,南疆还派了一万精兵去西疆……”

韩凌樊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噤声。

他想到了西疆的战况,想到这些年来,南疆先后大败了百越、南凉,虽然兵力肯定有所折损,却也让南疆军变成一支千锤百炼的百战之师,一支战无不胜的精锐之师!

萧奕作为世子和主帅更是身经百战,若是全无把握,萧奕怎么可能会亲自带兵贸然讨伐西夜呢?!

韩凌樊心绪飞转,渐渐地,表情变得复杂纠结起来。

好一会儿,韩凌樊发出一声幽幽的长叹,眸色更为暗沉,若有所思地又道:“镇南王府自先逝的老王爷起,就对大裕忠心耿耿,南疆军既然能分出兵力西征西夜,却从没有表现出北伐之意,多年来都是偏安一隅,显然,镇南王府并无反心!”

韩凌樊越说越是声音晦涩,眉宇深锁,现在他担心的是,父皇一旦削藩南征,那么镇南王府又会作何反应?

南疆既然有实力,那么大裕要削藩,镇南王府必不会束手就擒,接下来……

大裕怕是要迎来一场足以震撼大裕江山的内战了……

一旦开战,苦的只是那些黎明百姓!

想着,韩凌樊的眸中浮现浓浓的悲伤,几乎就要溢了出来。

须臾,韩凌樊深吸一口气,正色劝道:“阿昕,我觉得你最好尽快离开王都!”韩凌樊自称“我”而不是“本王”,就代表他是以朋友的立场在建议南宫昕。

闻言,南宫昕惊讶之余,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对南宫昕而言,韩凌樊不仅是五皇子或敬郡王,还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虽然刚才韩凌樊有一些话没有出口,但是从他的表情变化来看,南宫昕也能看出韩凌樊已经心知肚明大裕接下来恐怕要和南疆正式开战了!

可既便如此,韩凌樊的第一反应竟然还是让自己离开王都避祸。

南宫昕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这个儒雅真诚的少年,心里各种情绪纠结在了一起,他敬服韩凌樊的人品,也为他感到不甘,感到义愤。

明明众位成年的皇子中,韩凌樊性情宽厚,心胸开阔,又勤奋好学……却偏偏得不到皇上的认可!

南宫昕定了定神,苦笑道:“王爷,皇上是不会让我走的。本来,皇上把我留在王都也算是一种牵制……”不然的话,早在他在被撤了皇子伴读后,身上又无功名,就该离开王都去江南与父母家人团聚了。

韩凌樊无言以对,思绪之间,神色更为暗沉,心里沉甸甸的,却听南宫昕意味深长地又道:“王爷,其实我觉得皇上此次撤藩和南征对您来说,也许并不是件坏事。”

迎上韩凌樊疑惑的眼神,南宫昕不紧不慢地继续道:“王爷,您可想过向镇南王府示好?正如王爷刚刚所说,先尽快派人通知镇南王府关于皇上有意夺藩之事……”

南宫昕点到为止,深深地看着韩凌樊。

他还有一半的话没出口,他可以确信镇南王府此战必不会败,届时,以阿奕的脾气,恩怨分明,多少应该会领韩凌樊的这份情。若是能得镇南王府的扶持,他相信韩凌樊一定能度过眼下的这个难关!

向镇南王府示好?!韩凌樊瞳孔微缩,若有所思地看着南宫昕,难掩惊色。

他是聪明人,一点即通。

南宫昕的言下之意分明是说,此战南疆军必胜?!以他对南宫昕的了解,阿昕他绝非随口妄言之人!

如果南疆军真的胜了,那么镇南王府会因此继续北上吗?

韩凌樊的嘴唇动了动,越想越是心惊,心绪混乱。

他对自己说,决不能让局势走到那一步!

可心里却也明白如今的他太弱小了,如果他想要有所为,就必须去“争”。

虽然他自己并不在意这储君之位,可是,经过这些日子,他已经看清楚了很多他以前不曾想过的世态炎凉。储君之争并非仅仅关乎他个人,如今因为他的失势,皇后、恩国公府、他的伴读,还有太傅们的日子都不好过,如果他无法逆转形势,那么之后恐怕还会更糟……

想着,韩凌樊面沉如水,浑身有些僵硬。

他不想让他身旁的这些人一辈子都过这样的日子,甚至于,将来一旦三皇兄继位,恐怕也容不下他。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在履次遭到皇帝的打压后,韩凌樊第一次开始慎重地考虑起夺嫡的事。

好一会儿,韩凌樊方才启唇道:“阿昕,谢谢你。我再仔细想想……”

韩凌樊的这句话让南宫昕松了一口气,如果说韩凌樊自己已经打算放弃储君之位的话,那么旁人做再多也无济于事,唯有韩凌樊有心改变现状,那他们才有可为。

两个年轻人在书房里密谈了近一个时辰后,南宫昕方才告辞。

他前脚刚走,后脚韩凌樊就得了另一个消息,咏阳大长公主在今日早朝后匆匆去往宫中,想求见皇帝,却被皇帝拒于御书房外,之后,咏阳就出宫回了公主府,自行封府,闭门谢客。

韩凌樊独自在书房里关了许久,之后,就悄悄去了趟恩国公府,一直到宵禁时分都没出来……

天上的星月静静地俯视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一夜眨眼即逝。

在次日的早朝上,皇帝正式下了削藩的旨意,并下令派遣骠骑将军李杜仲率一万兵马赶赴南疆颁旨,其中的威慑之意不言而喻。

一石激起千层浪,早朝之后,这件事就迅速地在王都各府间传遍了,文武百官以及宗室勋贵都在暗暗地谈论皇帝削藩的事,至于韩凌赋作为削藩的提议者更是一时风头无两。

越发多的朝臣开始靠向了韩凌赋,比如李杜仲就在早朝后悄悄地来了恭郡王府。

韩凌赋意气风发地嘱咐了李杜仲一番,让他此行去南疆务必要把这次的差事办好,并在话里话外暗示待对方凯旋而归,日后定会重用他。

李杜仲心领神会地表达了对韩凌赋的一片忠心后,就识趣地退下了。

外书房里,只剩下了韩凌赋一人。

韩凌赋勾唇笑了,心潮澎湃,一双乌眸之中闪烁着野心勃勃的光芒。

他眼前仿佛已经看到镇南王府的人都沦为阶下囚被押来王都论罪受刑,而自己则在朝堂上接受父皇的嘉奖并立为储君时的场景……

这新的一年还真是有一个良好的新开始!

韩凌赋得意地捧起茶盅,用茶盖移去漂浮在茶汤上的茶叶……就在这时,小励子急匆匆地快步走了进来,白皙清秀的脸庞上掩不住的慌张,气喘吁吁。

“王爷,不好了!”小励子行礼后,满头大汗地禀道,“奴才刚刚得到南疆那边传来的消息,摆衣侧妃她……她死了!”小励子是韩凌赋的亲信,自然知道摆衣离开王都亲赴南疆是为了什么,心下惶恐不安。

闻言,韩凌赋大惊失色,就像是当头被浇头一桶冷水似的,浑身凉了下来。

摆衣离开王都已经数月了,了无音讯……韩凌赋越来越担心,只好派人赶往南疆打探一下情况,没想到竟然传回来这样一个消息。

摆衣怎么会死呢?!

对于韩凌赋而言,摆衣死了亦或活着并不重要,问题是,他的五和膏该怎么办?!

他手中的五和膏已经不多了!

想着五和膏的瘾头发作时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韩凌赋俊美的脸庞铁青一片,如丧考妣,他的手甚至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韩凌赋深吸一口气,才算冷静了不少,如连珠炮般问了一连串问题:“到底怎么回事?摆衣是怎么死的?是不是镇南王府干的?!”说着,韩凌赋的眼神冰冷锐利,如两道冷箭般嗖嗖射出。

小励子被韩凌赋看得浑身紧绷,微微俯首,恭敬地回道:“王爷,传来的消息里只说起摆衣侧妃被杀后,她的尸体被人用三把匕首钉在了骆越城的一条巷子里……”

只是这么三言两语地道来,小励子就觉得摆衣的死有些诡异血腥。

韩凌赋面色一冷,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直觉地接口道:“镇南王府,一定是镇南王府所为!”

镇南王府一向与百越不和,摆衣是百越圣女,镇南王府对她一向是除之而后快,一定是摆衣不小心暴露了她的行踪,所以镇南王府的人就暗中对她下了杀手。

镇南王府真是好大的胆子!明明知道摆衣是他的侧妃,还敢下杀手,分明就是不把他堂堂恭郡王放在眼里!

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想着,韩凌赋的瞳孔中闪过一道阴狠的光芒,咬牙暗暗发誓。

父皇已经下了旨意,李杜仲马上就要启程去南疆,这一次,镇南王府注定是在劫难逃了,对他而言,现在最麻烦的问题还是五和膏!

五和膏……

五和膏的滋味既令韩凌赋陶醉眷恋,也同时令他心怀畏惧。

他必须要弄到足够的五和膏傍身才能安心!

韩凌樊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一边烦躁地站起身来。他不耐烦地一把推开了小励子,大步走出了外书房。

小励子踉跄了一步,就急忙跟了上去,看着韩凌赋的眼神有些复杂,在心中暗暗叹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自去年起,王爷的脾气是越来越急躁了,越来越容易失控了……就像是那一日在星辉院……

走在前面的韩凌赋却是看不到小励子担忧的目光,大步朝星辉院走去。

他要去见白慕筱。

那一日,他刚服食了五和膏,整个人正处于一种飘然如仙的状态,一时激动,情绪就有些失控,只差一点就杀死了白慕筱,幸好当时被西疆来的紧急军报打断,让他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白慕筱暂时还不能死!

虽然摆衣同意为他提供五和膏,可是她是外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必须用那个孽种来牵制摆衣,才能确保他们的合作。

只要那个孽种还有价值,他就必须留着白慕筱替他好好“看”着那孽种,才能让摆衣与白慕筱在互相制约,如此摆衣行事就必须投鼠忌器。

然而,韩凌赋却没想到摆衣这一走,竟然就再也回不来了!

韩凌赋的面色更为复杂,思绪间,他已经到了星辉院。

韩凌赋早已命心腹嬷嬷把星辉院看守了起来,除了他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哪怕是继王妃陈氏。

韩凌赋无视给他行礼的嬷嬷和婆子们,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屋子里。

如今白慕筱屋子里服侍的奴婢只剩下了碧痕和碧落,两个丫鬟一看到韩凌赋,都是噤若寒蝉。

至于白慕筱则坐在窗边的一把圈椅上看书,披头散发,身上穿了一件湖色素面褙子,人瘦了一大圈,衬得她下巴尖尖,小脸更加动人。

她似乎是沉浸在了书中,一动不动,自然也没起身给韩凌赋行礼。

韩凌赋也不在意这些礼节,开门见山地说道:“本王刚得到消息,摆衣死了。”

白慕筱终于有了反应,放下书册,微讶地朝韩凌赋看去,随即就勾出了一个嘲讽而轻蔑的笑意,道:“这大概就是‘命’吧,王爷请节哀顺变。”

她也知道摆衣南下的事,更知道韩凌赋在忧心什么……

这还真是报应啊?!

韩凌赋自然听出白慕筱的嘲讽之意,心中暗恨,却不想逞一时口舌之快,忍着怒意道:“白慕筱,本王不是来和你做口舌之争的。本王问你,哪里还有五和膏?!”韩凌赋咬牙问道。

白慕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疯狂地大笑不已,甚至连眼泪也从眼角溢了出来。

她用指尖抹去泪花,缓缓道:“王爷,你求我啊!只要我满意了,自然会给你五和膏!”

韩凌赋瞳孔猛缩,心里惊疑不定。白慕筱手里真的还有五和膏?!又或是摆衣给她留下了什么讯息……

想着,韩凌赋近乎是有些后怕了。

幸好,他那日没失控地杀了白慕筱,否则的话……

“白慕筱,你到底想怎么样?!”

韩凌赋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火花四射。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正在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皇帝下旨南征的事也在王都传扬了开去,不到一日,连那些普通百姓也都听闻了这些,议论得热火朝天。

两日后,李杜仲带着圣旨并率领一万大军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王都,前往南疆。

当日下午,韩凌樊携南宫昕一起去了咏阳大长公主府求见咏阳。

------题外话------

有姑娘问到皇帝知不知道西夜被阿奕打下来的事,按时间线是不知道。以古代的通讯条件,皇帝现在刚刚知道西夜打下了飞霞山。萧奕和小白打得太快,皇帝还来不及得到军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