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抓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夜时分,夜更浓了,深不可测的黑暗弥漫四周,对于逃亡的人而言,夜幕是最好的掩护。

阿依慕在一条伸手不见的小巷子中快步走着,巷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忽然,她蓦然停下了脚步,瞳孔微缩。虽然她伤口的出血已经止住了,但是脸色还是惨白如纸,似乎大病初愈般。

她转身的同时,一个字从她唇齿间挤出:“谁?!”

话落之后,四周仍是寂静无声,一点回应也没有。

阿依慕却是面色更冷,袖中又滑出那把匕首,闪着寒光的刀锋朝腕间划下……

就在这时,一个粗嘎的男音带着一分忐忑地响起:“王后,不要!”

说话间,一道高大的身形从前方十几丈外的另一条小巷子里拐出。

阿依慕的脸上掩不住震惊之色,没想到她会听到百越话,匕首顿在了半空中。

那高大的男子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到了月光下,隐约可以看到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那张留着络腮胡的方脸上,五官看来要比大裕人深刻些许。

阿依慕认识他,但神色却也没有因此而放松,缓缓地以百越语道出对方的名字:“阿、答、赤。”

阿答赤紧紧地盯着阿依慕,神色中有些复杂,又惊又惧又疑。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骆越城里遇上他们百越过世了十几年的先王后,也同时是前圣女的阿依慕。

原来王后还活着!那她当初为何要假死?如今又为何突然出现?难道是为了大皇子奎琅之死?!

阿答赤心中浮现许许多多的疑问,暂时压下,恭敬地俯身行了他们百越的礼节:“臣阿答赤参见王后。”

“阿答赤,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依慕的声音冰冷如寒霜,几乎要掉出冰渣子来。

阿答赤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回王后,臣刚刚回了一趟百越,今日是暗中跟着使臣团进城的,本来想与圣女会和,没想到圣女她……”

当阿答赤从城里打听到摆衣是如何死的时候,就猜测这骆越城中似乎潜藏着圣天教的长老,怀疑对方可能是奉伪王努哈尔之命特意来骆越城处死摆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神秘的长老很可能会来驿站与这次出使南疆的使臣会面,所以阿答赤便暗中观察着驿站,想看看此人到底是谁并伺机为圣女报仇。

没想到今晚来的人竟然会是大皇子奎琅的生母王后阿依慕!

一直到此刻,阿答赤还有几分惊疑不定,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听到阿答赤提起摆衣,阿依慕的神色愈发冰冷,透着轻蔑与嫌恶。

阿答赤心中一寒,脑海中忍不住浮现摆衣的死状,急忙脱口道:“王后,臣等暂且依附于大裕也是为了皇孙殿下!”王后足智多谋,但同时也手段狠辣,他必须让王后知道他的价值才行!

皇孙殿下?!阿依慕又是一惊,若有所思地问道:“阿答赤,难道奎琅还有子嗣?”语气中透着一丝激动。

阿答赤急切地颔首道:“是,王后。皇孙殿下此刻就在大裕王都……”

跟着,阿答赤就把奎琅这些年在王都的布局与谋划都一一告诉了阿依慕,其中也包括五和膏的事。

好一会儿,这条黑漆漆、空荡荡的巷子里,只剩下阿答赤一个人的声音回荡其中。

阿依慕凝神听着,眸光在清冷的月光中闪烁着,眼底幽深复杂。

大裕王都的形势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却也让她窥得了一线生机。

以百越如今的局势,大裕的乱就是一件好事。

唯有“乱”,他们百越才能从中为自己谋划出一番新局面。

而且,既然奎琅还有一个儿子,那么也就代表着她的选择也更多了……

如今的骆越城,以她一人之力,怕是再难有作为了。

还不如……

阿依慕的瞳孔中闪过一抹果决,腰杆挺得更直了。

她朝镇南王府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暗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她且记下了。

“阿答赤,”阿依慕又看向阿答赤,缓缓却坚定地说道,“等天亮了,我们就一起启程前往王都!”

阿依慕心里对阿答赤并不满意,可是如今她正是用人之际,而且阿答赤总算是保住了奎琅的一条血脉,也算勉强可以戴罪立功。

“是,王后。”

阿答赤恭敬地应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本来,大皇子奎琅死了,要指望小皇孙长大至少要十几年,届时,努哈尔恐怕已经坐稳了王位……可是如今有王后阿依慕主持大局,那么小皇孙复辟就变得大有可为了!

“王后,是不是先到臣落脚的地方包扎一下?”阿答赤察言观色地又道。

阿依慕淡淡地应了一声,就随阿答赤离去了……

很快,这条小巷子又变得空荡荡的,许久以后,才又有一道颀长的黑色人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一道青石砖墙壁上,然后轻巧地一跃而下,飞快地朝阿依慕二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唯有夜空中的银月将这一幕收入眼内……

夜还长着,寒风阵阵,城中一片冷冽沉寂。

直到东边的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城中才慢慢又恢复了活力,雀鸟们开始扑扇着翅膀在空中嬉戏,枝头又响起了它们清脆的鸣叫声……

天空还蒙蒙亮,但是碧霄堂的外书房里已经点亮了八角宫灯,里面传来男子铿锵有力的声音,其中夹杂着“驿站”、“阿依慕”、“蛊虫”、“阿答赤”等等的词语,反复地响起。

“……世子妃,半个时辰前,北城门一开,阿依慕易容成一个书生和阿答赤一起出城了。看方向,属下以为他们俩应该是往王都去了……”

朱兴禀报的同时,一双锐目熠熠生辉。

这次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其实他们早就知道阿答赤尾随百越使臣来了南疆,所以在阿答赤进城后,就故意让他知道了摆衣的死状,引导他去猜测凶手的身份……果然,阿答赤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特意来了驿站附近观望,这才有了昨晚他与阿依慕的重逢。

南宫玥嘴角微翘,勾出一个狡黠的浅笑,吩咐道:“朱兴,让暗卫继续跟着他们!”

任阿依慕有万般手段,她也不过是孤身一人,凡胎肉体,在她的身份、行踪没有暴露前,她也许在骆越城还有可为的余地,如今却是已经失去了她最大的优势。

本来阿依慕留在骆越城里,是为了救卡雷罗,如今他们就“好心”地再送她另一个选择,阿依慕是聪明人,自然会分析利弊,也就不会在死磕在南疆……

南宫玥眸中精光闪烁,透着一抹冷意。路都是人自己选的,自己走的!

“是,世子妃。”朱兴恭敬地抱拳应道。

南宫玥沉吟一下后,做了个手势,百卉就取出两个小瓷瓶给了朱兴。

南宫玥温声道:“这两瓶药丸可以养气补血,你拿去给那两个受伤的护卫服用。他们体内的蛊虫虽然被挖了出来,但到底是伤了气血,你让他们俩回家休养几天。还有,昨晚出行的护卫都额外嘉奖一倍的月俸。”

“多谢世子妃。”朱兴赶忙替众护卫谢过了南宫玥。

想到那两个受伤的护卫,朱兴不由得面色一凝,蛊毒之道果然是防不胜防,今日幸好那余护卫长当机立断就为两个中招的护卫挖出了钻进皮肤的蛊虫,他们俩虽然受了些小罪,但总算没什么大碍。

之后,朱兴行就退下了。

南宫玥则慢悠悠地喝完了她的提神茶,这才回了内院。

一日伊始,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再过两日就是小家伙的周岁礼了……

过去的一年似乎发生了许多事,又似乎转瞬即过,眨眼间,她的煜哥儿就要满周岁了,他一日日地长大,健康壮实,聪慧可爱,夫复何求!

为着即将到来的周岁礼,整个王府都忙碌了起来。

最开心的大概就是小家伙,小灰自从回来后,每日早上都给他准备礼物,一会儿麻雀,一会儿斑纹鸟,一会儿小云雀……今日又送上了一只叽叽喳喳的喜鹊,好不热闹。

不止是小灰哄着小家伙,镇南王也是,兴头十足地准备了不少好东西,逗得小萧煜眉开眼笑。

到了周岁礼的前一日,府里的一切事宜也在南宫玥和萧霏的操持下一一准备妥当了,一大早,萧霏和萧容莹来给南宫玥请安的时候,镇南王毫无预警地又送来了一份“东西”指名给金孙。

这“东西”可真是一份烫手山芋啊!

屋子里好几道怪异复杂的视线看着桔梗呈上的小匣子。

“父王说,明日用这个来抓周?”就连南宫玥也掩不住眸中的讶色,看着小匣子里的那件金印。她本来是打算在抓周宴上用萧奕的鱼符凑个趣。

匣子里,金光闪闪的鎏金印钮上一只伏龟昂首匍匐地攀于其上,那金龟看来活灵活现,雕得极为精致,龟首、甲壳以及四肢的纹饰质朴细致,刀法遒劲。

这是一个龟钮。

就算不看下方刻的是什么字,南宫玥和屋子里的其他人也都知道这个龟钮意味着什么。

龙钮是帝王印,虎钮乃将军印……而这龟钮便是藩王印。

官宦人家的孩子抓周时自然也会放上寓意官印的小玩意,比如鱼符、鱼袋之类的。

但是,一个周岁孩子抓周用的是超品的藩王印,那可就闻所未闻了。一旁的萧容莹一边想,一边面色复杂地收回了目光。

“是,世子妃。”桔梗回话的同时,心里也同样有几分感慨,几分唏嘘,她也没想到王爷会拿出藩王印,由此可见,王爷他是真心疼爱小世孙啊!

“这次还是父王考虑周到!”萧霏满意地颔首道,难得夸了镇南王一句,“我正想着用鱼符是不是太随便了,还是用父王的印钮才够隆重。”没错,父王的印钮才算没委屈了自家的煜哥儿!

萧霏这话初听有些托大,但细品却也似乎没错,毕竟世孙是镇南王府的继承人,迟早有一天,镇南王这藩王印就会理所当然地传到萧煜手中。

南宫玥微微一笑,把小匣子捧到了正在玩小橘的小家伙跟前,含笑道:“煜哥儿,这是你祖父给你抓周用的,你可喜欢?”

小家伙抱着小橘好似摇篮般摇摆着,漫不经心地抓着句尾说了“欢欢”,桔梗一听,欢欢喜喜地退下,回去找镇南王复命了。

屋子里只听可怜的小橘一会儿“呜呜”,一会儿“喵喵”,一会儿“咪呜”,可怜兮兮。

窗外的小灰不屑地看着屋子里的橘猫,径自啄着自己的灰羽,那眼神似乎在说,真是没用的肥猫!

不过半日,镇南王专门送了藩王印给世孙抓周的事就像长了翅膀般飞快地在王府和碧霄堂传开了,又在府中上下引起一片涟漪。

这些个小事自然是传不到南宫玥耳中,她心中正被另一件事占据。

虽然她知道阿奕已经从西夜出发,正赶在回南疆的路上,可是西夜毕竟距离骆越城路途遥远,也不知道阿奕能不能赶得上明日……

时间不等人,小萧煜的周岁礼终于在骆越城各府的翘首以待中来临了。

这一日,王府悬灯结彩,宾客盈门,一副喜气洋洋、热闹喧哗的样子。

骆越城各府都送来了贺礼,这世孙的周岁礼,自然也不是人人都能受邀参加的,大部分的府邸能把贺礼送入王府大门已经是一种体面了。

自从世孙的双满月酒席后,王府已经许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就算是世子爷萧奕不在,众人也只敢暗暗在心中揣测,酒宴中的热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外院的男宾自有镇南王招待。

待巳时还不见萧奕归来,南宫玥心里明白他怕是赶不上了,心里虽然有些许失落,但是立刻就振作了起来,对自己说,也不过是周岁礼罢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阿奕还可以陪煜哥儿过下次生日以及以后许许多多次!

宾客们在嬷嬷、丫鬟们的安排下,井然有序地来给南宫玥请安,一一送上了各自的贺礼,什么古籍、玉如意、宝剑利器、文房四宝、赤金将军盔等等,看得人眼花缭乱。

女宾们暂时先被迎到了小花厅中说话,今日众人关注的焦点当然是小世孙。

小家伙今日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刻丝袄子,戴着金玉长命锁,头戴虎头帽,鲜艳的衣料衬得他的肌肤尤为白皙光滑,睫毛又长又密,乌黑的大眼就如同黑曜石般熠熠生辉,可爱极了。

一个厅堂的女宾们都围着小萧煜夸了又夸,把能用的词语都说了个遍。

小家伙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本来绢娘还担心会吓到小世孙,谁想爱热闹的小萧煜从头到尾都是笑呵呵的,也逗得女宾们更开心了。

厅堂里的气氛和乐融融。

在一片语笑喧阗声中,一个管事嬷嬷过来禀道:“世子妃,吉时快到了!”

于是众人皆是起身,打算移步行素楼——小萧煜今日就要在那里抓周。

一众女宾披上斗篷后,就从小花厅里三三两两地鱼贯而出,随着人流往前走。

出了小花厅,走过一段青石板小路后,右手边就是王府的小花园。

一阵微凉的寒风吹过,小花园里就传来了枝叶摇曳的声响。

姚夫人想到了什么,笑着对身旁的田大夫人道:“田大夫人,王府的梅花林甚是漂亮,不如待会世孙抓周后,我们过去赏花如何?”

姚夫人没有蓄意压低声音,因此四周的不少人都听到了,便有其他的女眷也来凑热闹,“姚夫人,王府的梅林我也是闻名已久,也算上我一个可好?”

几位夫人说的热闹,忽然有一位身披石榴色斗篷的年轻夫人指着右前方惊呼起来,“你们看,花园里的梅林好像花都谢了!”

“怎么可能……”姚夫人直觉地脱口道,心想:明明自家的梅林还开得正艳。

但是当姚夫人顺着那年轻夫人的目光一看,也傻眼了。

可不就是,小花园入口附近的一片梅林中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树干,却不见一朵梅花。

几个女宾惊讶地面面相觑,却没人注意到一旁王府的下人们表情有些微妙。

他们镇南王府的梅林一向是骆越城顶尖的,今年的梅花也开得漂亮,只不过,花开得再好,也顶不住小世孙辣手摧花,每天都要带着乳娘丫鬟去摘花,从世子妃的院子,到整个碧霄堂,后来又扩大到王府这边……小世孙“努力”了大半个冬天,这王府的梅林早半个月前就秃了。

王府上下大部分人包括镇南王都收过小世孙送的梅花,镇南王只觉得金孙真是孝顺,根本就不在意被“毁容”的梅林。

田大夫人咳了咳清清嗓子后,笑着带过了这个话题:“姚夫人,看来这次不巧,正好错过了花期……”

其他夫人也随口附和几句,心里都觉得奇怪,暗暗琢磨着待会要让下人去找王府的下人打听打听。

话语间,行素楼就出现在了前方,众人的注意力也就自然而然地被转移了。

行素楼一楼的正厅中央,已经放好了一张紫檀木大书案,书案上琳琅满目地放着不少物件:古籍、笔墨纸砚、金元宝、算盘、玉质小剑、将军盔、酒令……

女宾们进厅的同时,镇南王也在男宾的众星拱月下从另一边的偏厅也来到了正厅,宾客们均是谈笑风生地说着自己或自家孩子当初抓周时的趣事。

正厅里一下子拥挤了起来,众人纷纷朝那张紫檀木大书案围去,目光也自然而然地扫视着书案上抓周用的物件……

跟着,满堂寂静。

众人皆是不敢置信地盯着那放在中央的龟钮,这这这……分明是王爷的藩王印!

宾客们的心里顿时起了一番惊涛骇浪,但是镇南王却似乎毫无所觉,笑呵呵地看向了南宫玥怀中的小萧煜,招了招手道:“煜哥儿,来来来,该抓周了!”

小萧煜的目光早已被紫檀木书案上的那些物件吸引,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镇南王的话。

南宫玥低头看了看小家伙,柔声道:“煜哥儿,挑件你喜欢的。”

说着,她就抱着小家伙上前,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书案中央的空位上。

小家伙也不知道听懂了没,自得其乐地趴开腿坐着,朝四周看了一圈,兴奋地鼓起小肉掌来,那笑呵呵的样子仿佛在说,我的,都是我的!

四周的男女宾客里三圈外三圈地围着书案,众人都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小萧煜,也包括镇南王和萧霏。

小侄子会挑什么呢?!萧霏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拳头,几乎屏住了呼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