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义父/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书房里,安静了片刻。

萧奕无视镇南王震惊的神色,径自捧起茶盅饮着茶水。

打下西夜送给金孙做周岁礼?!这句话反复地回荡在镇南王的脑海中,惊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而这逆子仿佛是不知道自己发表了那么惊世骇俗的宣言,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看得镇南王只觉得胸闷不已,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到底是惊,是吓,是疑,亦或是怒!

方才这话如果是别人说来,镇南王也许会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可是这逆子一向胆大包天,异想天开,还真是没什么不敢做的!

想着,镇南王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越看这逆子越嫌弃。

与此同时,镇南王心中又有一分蠢蠢欲动。

谁又会嫌家业大呢?!

现在这逆子才只有金孙一个孩子,但这逆子和世子妃都还年轻,以后肯定会为他萧家开枝散叶。有了西夜后,也就不愁没家当可以分给孙辈,才不至于委屈了他的宝贝孙儿们!

镇南王越想越是心动,心里好一阵挣扎之后,对自己说,反正西夜也已经打下来了,木已成舟,总不能再还给西夜人吧?!

再说了,他们镇南王府拿下西夜也是为大裕好是不是?!

也省得那些西夜人三天两头地来攻打大裕,皇帝还要不时找他们南疆借兵……

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等皇帝知道他们拿下了西夜,又会作何反应呢……

在各种揣测中,镇南王的眼神复杂纠结极了。

萧奕懒得再理会镇南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随口道:“父王,你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镇南王烦躁地甩了甩手,根本就不想与这个惯会折腾的逆子多言。

萧奕掸了掸衣袍,就迫不及待地走人了。

西边的天空,金红色的夕阳落下了小半,天空还敞亮着。

等萧奕回到碧霄堂的时候,南宫玥早已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亲自在屋子口迎他。

“阿奕!”她婷婷而立,笑吟吟地看着他。

萧奕加快脚步,正想抱住他的世子妃,眼角却瞟见南宫玥妃色的裙裾边还多出了一顶眼熟的虎头帽。

仿佛在验证萧奕心里的猜测般,某个胖乎乎的小娃娃双手抓着娘亲的裙裾探出了白嫩嫩的脸庞,一双如黑玉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下午才见过的陌生人。

“……”萧奕的俊脸顿时变臭,桃花眼中溢满了嫌弃之色。

这个臭小子还真是没眼色,他都霸占了他娘四个月了,竟然还不识趣地乖乖睡觉去,这不是耽误自己和阿玥说体己话吗!

屋子里的几个丫鬟自然是感受到了,心里有几分无语。今日抓周的时候,她们还为着世子爷对世孙的心意感动了一下……这还没过一天,世子爷就原形毕露了!

而南宫玥几乎是有些无力了,她俯身把小萧煜抱了起来,温柔地对臂弯中的小肉团道:“煜哥儿,这是爹爹啊!”

“爹爹?!”小家伙直觉地重复道,软软地靠在娘亲的肩膀上,一脸迷糊地又看了看萧奕。

四个月的分离已经足够小家伙把萧奕忘得一干二净,对此刻的他而言,所谓的爹爹是娘亲的那幅画上的人,可是爹爹怎么会突然从画纸上跳出来了呢?!

看南宫玥抱得吃力的样子,萧奕习惯地出手把那个沉甸甸的小胖墩给接手过来,又习惯地颠了颠他,心想:过了四个月,这个臭小子还真是沉了不少,自己得劝劝阿玥少抱抱这臭小子免得不慎伤了筋骨!

小家伙最喜欢被颠了,立刻“咯咯”地笑了,眉眼嘴都是笑。

“飞飞!”小家伙一脸希冀地看着萧奕,扭了扭身子。

萧奕失笑,这一次,把小肉团稍微往上一抛,然后再接住。

小家伙笑得更开心了,笑声清脆:“爹爹!飞飞!”

南宫玥含笑看着这对容貌相似的父子俩,这一幕如同往昔般,仿佛他们从未别离,一股甜甜的满足感弥漫在心头,有夫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萧奕又抛了小家伙几次后,就抱着他和南宫玥一起进了东次间。

一家三口才刚坐下,绢娘就识趣走了过来,福身道:“世子妃,厨房刚刚送了粥过来,奴婢这就伺候小世孙喝粥。”绢娘身后不远处,画眉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粥碗,香气四溢。

小萧煜似乎知道绢娘打算抱走自己,灵活地从萧奕的身上爬下,躲到了南宫玥的身旁,两只小胳膊死死地抱住了南宫玥的左臂,撒娇地蹭了蹭,道:“娘!娘!”小家伙那乖巧粘人的样子分明是想要让南宫玥来喂他。

萧奕的眼角抽了一下,心里暗道:这个臭小子使唤起他的世子妃来倒是麻利!

想着,萧奕对着捧粥的画眉招了招手,示意她把粥送过来。

看世子爷这么好说话,画眉反而有些惊疑不定,但还是把那碗蛋花粥送到了罗汉床上的小案几上。

萧奕捧起青瓷碗,就先送了一勺进他自己嘴中。

屋子里,诡异地静了一静,画眉她们均是表情僵硬:世子爷这是在抢世孙的晚膳吗?

下一瞬,就见萧奕又舀了一勺热粥,吹了两下后,就送到了小萧煜的嘴边。

小萧煜反射性地张开了嘴,“啊呜”一口吃下,双手还是死死地抱着南宫玥的胳膊,一副“我就是不撒手”的傲娇模样。

画眉忍着笑撇开了视线,心里叹息:小世孙还真是从长相到性情都更像世子爷一些!大概是老天爷看世子爷太如意了,才降下小世孙来跟世子爷分宠。

父子俩就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与对视中,一个喂,一个吃,没一会儿,那碗里的大半碗粥就空了。

画眉赶忙把空碗给收拾了。

见那些鸟啊花的丫鬟没有再送上粥的意思,萧奕心里大致确认这就是臭小子的饭量了,笑容更深了。

他那种“慈爱”的笑意看得几个丫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小萧煜却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酒足饭饱后,小家伙的睡意就涌了上来了!

其实小家伙早该困了,今日的抓周礼很是折腾了一番,只是因为情绪亢奋,小家伙一直不肯睡下。此刻一碗热粥喝下去后,小家伙浑身暖和了起来,睡意也就一下子上来了。

萧奕眼中闪过一抹得逞的光芒,笑吟吟地看着小家伙没两下就被他娘亲给哄睡着了,跟着他就被乳娘和丫鬟抱了下去。

屋子里总算是清净了。

“阿玥!”萧奕可怜巴巴地看着南宫玥,求自家世子妃的垂怜。

南宫玥忍不住把父子俩相似的脸庞重叠在了一起,眸中闪过一抹柔光,道:“阿奕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奕的一个拥抱打断了。

萧奕的双臂环着她纤细的腰身,把她紧紧地抱在了自己怀里。

萧奕身上那灼热的体温以及熟悉的气息让南宫玥自然而然地放松了下来,懒洋洋地靠在了他身上。

屋子里的几个丫鬟都识趣地退开了,反正有世子爷在,也就没她们什么事了。

外面的夕阳不知不觉中落下了大半,傍晚的时光静谧而缱绻……好一会儿,萧奕才退开,缱绻地俯首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记,然后又在她的鬓角温存地亲了一下,眸光幽深,似乎有一簇微微的火苗在其中窜动着。

南宫玥被他灼灼的双目看得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一抹飞霞。

“阿玥,有你真好!”

他满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随着话语吹上她的鬓角。

南宫玥的脸颊更红了,眸光似水,流光四溢,在心里道:

错了,是有你真好!

阿奕永远也无法明白对她而言,他有多么重要,前生今世,也唯有一个阿奕而已!

砰砰!

南宫玥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定了定神,道:“阿奕,沐浴用的热水已经备好了。你赶紧洗漱一下歇息吧。”

她这么一说,萧奕的眸子更亮了,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牵起了南宫玥的手,笑眯眯地对她抛了一个媚眼,声音明快:“阿玥,你是不是该‘投桃报李’了?”他的神态和语气都是意味深长。

投桃报李?!南宫玥傻乎乎地眨了眨眼,敢情他刚才他喂煜哥儿吃粥就是“投桃”啊!

她心里的旖旎顿时烟消云散,眼角抽动了一下。

看着她有些懵的小脸,萧奕的嘴角翘得更高,直接就拉着他的世子妃去了内室,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

他伺候臭小子,阿玥就伺候他!

很好!

净室中,装满热水的浴桶已经备好了,热腾腾的水气氤氲在屋子里,朦胧似层层薄纱,一种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净室中只点着一盏油灯,昏黄的光线轻柔地照拂在萧奕轮廓分明的侧脸上,让他昳丽的容貌多了一丝如同祸国妖姬般的魅惑。

南宫玥直愣愣地看着他宽衣,直愣愣地看着他跃入水中,乌发披散,热水飞溅……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话说,煜哥儿可是他们的儿子,阿奕凭什么要自己“投桃报李”呢?!

然而,当“妖姬”的嘴角勾起一个足以倾倒众生的魅惑笑意,南宫玥立刻乖顺地拿起了香胰子。

幸好她不是皇帝啊……

她魂飞天外地想着。

这一日,净室中的水声久久方止。

夜还长着……

冬已末,春将至。

次日清晨,碧霄堂又是在阵阵嘹亮的鹰啼声中苏醒,在小灰和寒羽携手合作下,方圆几里皆是鸟兽藏匿。

萧奕在演武场中练完功后,就带着一身湿气回来了,他本来还琢磨着再回内室陪他的世子妃睡一个回笼觉,谁想还没进门就听到了某个奶娃娃兴高采烈的笑声。

“啾啾!”

“啾啾!”

在小娃娃与鸟儿此起彼伏的叫声中,还夹杂着女子忍俊不禁的笑声。

是阿玥!萧奕一下子就听了出来,脸又变臭了。这才天刚亮,这臭小子就缠着他的阿玥不放了。

萧奕循声进屋,果然,南宫玥和小萧煜都在里头,小家伙与身前的一只小斑鸠大眼瞪小眼,笑得开心极了。

萧奕没想到的是,屋子里还有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小灰正停在窗槛上啄着灰羽,偶尔看一看小家伙。

萧奕眨了眨眼,一瞬间,几乎有种这二人一鹰就是一家人的感觉。

萧奕的到来立刻引来南宫玥的目光,见他饶有兴致地挑眉,南宫玥好笑地把小灰天天给小家伙送礼物的事说了。

她说话的同时,小灰丢给萧奕一个“不用谢”的眼神,然后就拍拍翅膀飞走了。

本来还在看小斑鸠的小家伙一下子就朝小灰飞走的方向望去,失望地叫着:“灰灰,灰灰……”

他依依不舍的样子逗得屋子里的丫鬟们又笑了,萧奕却是灵机一动,他坐在小家伙跟前,兴致勃勃地提议道:“臭小子,爹爹带你去找灰灰好不好?”萧奕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小灰这是飞去哪里了。

闻言,小萧煜顿时两眼放光,鼓掌道:“找灰灰!爹爹,找灰灰!”

小家伙目露崇敬地看着萧奕,忽然觉得这个从画中走下来的爹爹也不错!

萧奕很有玩心地翘起尾指与小家伙拉钩上吊一番,表示两人说定了。

然后,他抬眼看向南宫玥,笑嘻嘻地说道:“阿玥,待会儿我们一起去青云坞吧。臭小子大了,也该启蒙了,我看小白就是名师,既然看准了,下手就要快,免得被人家抢先了。”

萧奕一本正经、煞有其事地说道。

无论是南宫玥,还是屋子里的丫鬟们都不会傻得相信萧奕,他这分明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小萧煜才一周岁,句子还说不溜呢,怎么启蒙?!

就算是小家伙过两年到了启蒙的年纪,让官语白给一个三岁小儿启蒙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

再说了,除了世子爷,这南疆还有谁敢去找安逸侯给孩童启蒙啊!

南宫玥无力地扶额,启蒙的事不急,不过小家伙是该去给他的义父请个安了,便道:“阿奕,正好我最近调配了些养生茶,待会一起给官公子送去吧。”

萧奕应了一声,一家三口用了早膳后,就一起先去了听雨阁给方老太爷请安,又陪着老人家说了好一会儿话,才去往王府的青云坞。

远远地,小家伙就听到了熟悉的鹰啼声,登时眼睛发直地看着一白一灰飞翔在天空中的双鹰,欢喜地鼓掌大叫起来。

哇!爹爹还真的带他来找灰灰了!

小家伙的眸子如宝石般熠熠生辉。

此时已是巳时过半,日头正是最舒适温暖的时候。

官语白披着一件镶貂毛的斗篷正悠闲地坐在小湖边垂钓。

原本宁静悠闲的青云坞因为萧奕一家人的到来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小家伙只顾着抬头看鹰,哪里还看得到官语白,南宫玥有些无奈,急忙把小家伙从萧奕怀中抱了下来,借此吸引小肉团的注意力。

“煜哥儿,这是义父。”南宫玥蹲下身,用最简单的词语给小家伙介绍官语白。

结果,却得来小家伙煞有其事的两个字:“白白!”

正斜躺在一棵大树上假寐的小四无语地睁开了眼,朝小萧煜瞟了一眼,眸中写了四个字:没大没小!

萧奕不厚道地噗嗤笑了出来,倒是官语白立刻知道小家伙在叫谁,含笑道:“它叫寒羽。寒、羽。”

天空中的寒羽似乎听到了官语白的声音,啼鸣着朝他飞了过来,最后稳稳地停在了他的胳膊上。

小家伙眼睛都看直了,伸出了小肉爪,官语白牵着他软乎乎的小手摸上了寒羽在阳光下油光发亮的羽毛。

小萧煜受宠若惊地发出了倒吸气声,轻轻地摸了一下又一下……直到后来白鹰飞走了,他的小脸还是绯红一片,俨然把官语白当做了自家人,满口“义父”“寒羽”地说个不停。

官语白耐心地陪着小家伙说着一些幼稚的话语。

萧奕得意洋洋地摸了摸下巴,很好,这个臭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够谄媚,会讨长辈欢心,照此下去,应该没过多久就可以丢给小白“启蒙”了,也省得这臭小子留在碧霄堂,不是缠着他的阿玥,就是在花园里逗猫遛狗,辣手摧花。

小家伙在小湖边玩了好一会儿,总算心甘情愿地陪着三个大人进了屋。

屋子里此刻没有烧银霜炭,反而要比外面要阴冷些许。

百卉急忙帮着烧炭煮茶,忍不住嫌弃地瞥了外头的小四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也不知道你在外头是怎么照顾公子的!

萧奕随意地找了把椅子坐下,把小家伙放在膝头。他一眼就看到一旁的案几上放着一叠书信和几个竹筒,眉头微扬,摇了摇头,知道官语白是又在看那些飞鸽传书了。

小白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劳碌命,总闲不下来。

坐在萧奕膝盖上的小家伙当然也看到了,麻利地随手抓起了一张写满字的绢纸,翻来覆去地看了两眼,又放下,再换一张绢纸。

官语白嘴角微翘地看着戴着猫耳帽的小萧煜,拿起刚才被他丢下的那张绢纸,递给了萧奕,“阿奕,你看看。”

萧奕微微挑眉,一目十行地看起信来。

小萧煜好奇地歪着脑袋看了看萧奕,然后就学着爹爹的样子看起信来,那煞有其事的模样逗得南宫玥忍俊不禁,眸子里笑意盈盈。

小萧煜根本就看不懂信上的文字,很快就无趣地放下了绢纸。他像模像样地把绢纸叠了起来,然后随手拿起一旁的一个小竹筒,把叠好的绢纸塞进小竹筒里,再封好。

小家伙看了看左右,麻利地从萧奕的膝盖头爬了下来,屁颠屁颠地走向了官语白,把小竹筒递给了他,歪着脑袋看着他。

官语白失笑,眸光柔和似月,从善如流地揉了揉他的猫耳帽,投其所好地说道:“煜哥儿真乖。”

小萧煜满意地咯咯笑了,又跑回了萧奕身旁,继续叠起绢纸来。

这时,烧好了开水的百卉总算把刚泡好的热茶奉了上来,茶香四溢,混杂着一股淡淡的药香。

官语白扬了扬眉,立刻就察觉出这并非他这里的茶。

南宫玥含笑道:“官公子,这是我新调配的养生茶,可以安神补气养血,公子且喝几日试试。”

“多谢世子妃,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官语白温声谢过了南宫玥。

萧奕看完信后,漫不经心地勾唇笑了,随手把那张绢纸交给了南宫玥,道:“看来皇上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这张绢纸上虽然写了不少文字,但说到底最重要的也就是两个关键词罢了:

“削藩”与“出兵”!

------题外话------

小萧煜:姨姨,票票,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