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抬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飞快地扫了那张绢纸一眼,一下子就抓住了其中的关键。

皇帝这是要对南疆出手了!

南宫玥捏着绢纸的素手下意识地微微用力,心里有些唏嘘,一瞬间,脑海中想起许许多多以前在王都的事,想起那些年皇帝对她的慈爱……

不管皇帝是出于什么目的,当年在王都时,皇帝对她并不坏,就如同一个世交的长辈一般……却没想到最后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萧奕却是不知道南宫玥心里中的感慨,看着官语白眸光微闪,道:“小白,新锐营这两天也快到了吧!”

这一次他们俩从西夜启程回南疆前,已经下令新锐营将士随后也整军赶回南疆,新锐营人多,不似萧奕与官语白轻装简行,不过算算日子,这两天他们也该到了。

“最多不超过三天。”官语白淡淡地说道。

萧奕的嘴角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等那位骠骑将军到了,本世子就亲自去会会他们好了。”

区区一万兵马还妄想拿下南疆?!皇帝和韩凌赋未免也太高估大裕而低估南疆了!

萧奕的眸中浮现一抹嘲讽,更多的还是跃跃欲试。

这件小事并没有在屋子里掀起多少涟漪,很快就在茶香袅袅中淡去了……

官语白轻啜了一口热汤的药茶后,放下手中的青瓷茶盅,道:“阿奕,我也该回西夜了……”

官语白的话音未落,就迎来萧奕不太赞同的眼神。

“小白,这事由不得你做主!”萧奕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笑眯眯地摇了摇食指,“得由林家外祖父做主,他老人家同意放你走,我决不拦着!”

百卉微微扬眉,世子爷虽然不靠谱的时候居多,但是关键时候说一句比他们这些奴婢管用多了。公子随世子爷回南疆的这一路上一定是日夜兼程,以世子爷的身子,自然是没什么大碍,但是公子不同……

官语白还想说什么,却被萧奕抢在了前面。

“臭小子,”萧奕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狡黠的笑,看向他们家的臭小子道,“你想不想义父和寒羽留下陪你玩?”

小萧煜想也不想地直点头:“义父,寒羽,玩!”

萧奕的话仿佛提醒了小家伙,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官语白,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希冀地说道:“寒羽,玩!”

小家伙可爱的样子足以融化冰山,更何况是那些疼爱他的长辈。

很快,寒羽就被召唤了过来,紧随其后的还有小灰,小家伙乐得快没边了,只觉得志得意满。

这一日,小家伙赖在青云坞用了午膳,一直到了午睡时间才打着哈欠给着爹娘回了碧霄堂。

对于小家伙而言,自从爹爹从画中下来以后,日子就变得有趣多了。

小灰天天呆在家里,再也不几天飞走不见影了,还又多了寒羽陪他玩。

爹爹还会带他出门玩,给他抓猫,把他抛起来飞飞……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这么陪他玩过。

这些念头在小家伙每天只想着吃喝玩乐的脑袋瓜子里只是一闪而过,就忙着继续和爹爹玩去了。

欢快的时光过得尤为迅速,三日眨眼即逝。

这一日一大早,新锐营的三千将士浩浩荡荡地回了骆越城大营,早就得了消息的萧奕亲自去了大营相迎,那大张旗鼓的做派很显然是迎众将士凯旋而归。

大营中悄悄地掀起一番浪花,除了镇南王以外,军中上下都好奇地揣测着新锐营到底是从何处归来,又立了什么大功。

与此同时,南宫玥也没闲下,在碧霄堂里待客。

三千新锐营中有校尉一人、卫千总五人,今日南宫玥就是特意邀请了这六位家中的女眷来碧霄堂作客。

南宫玥在遐尔厅招待了众位女宾,这宾客中的不少人都与南宫玥十分熟悉了,比如华夫人、田大夫人、于夫人、常夫人以及她们的媳妇女儿,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家常,厅堂中的气氛一片和谐。

“世子妃,”于夫人笑吟吟地说道,“妾身看这院子里的木棉开得可真好,红艳似火!妾身看着比之牡丹、茶花也是毫不逊色。”

时值二月,正是木棉花迎着初春的微风盎然绽放的时节,那红艳艳的花朵为这庭院增添了不少色彩。

“是啊。”田大夫人立刻接口道,带着几分试探,“妾身就是俗气,都说紫色典雅,黄色高贵,我倒觉得比不上这大红色喜庆,红红火火。”

她们虽然在说花,心里却都是在琢磨着,也不知道世子妃这次宴请她们是所为何事。

这些夫人也都是精明的,隐约地已经猜出她们今日在场的这些人的共同点——

新锐营。

南宫玥微微一笑,让她们宽心,“田大夫人说的好,我看这木棉一树橙红,确实是喜庆得很。”跟着,她就吩咐丫鬟去折几支木棉花进来插瓶。

听南宫玥这么一说,女宾们均是心里有底了,气氛也越发和乐融融。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快步过来禀道:“世子妃,阎夫人来了。”

厅堂中的气氛顿时一僵,女宾们均是面面相觑。

田大夫人扬了扬眉,眼中闪过一抹不以为然。

世子妃送来的请柬里写的时间是巳时,现在这都巳时过半了,阎夫人才姗姗来迟,也太下世子妃的面子了吧。

这阎夫人自诩讲规矩,其实眼皮子浅薄得很,也难怪阎家的嫡子嫡女都不成器……

不过,阎夫人的到来等于也验证了田大夫人心中的猜测,今日世子妃宴客应该与新锐营有关!

须臾,另一个小丫鬟就把一个身穿宝蓝色掐暗银丝宝葫芦褙子的中年妇人引了进来,正是阎夫人。

其他几位夫人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阎夫人,就收回了视线,或是喝茶或是闲聊。

阎夫人在众人的目光中昂首挺胸地走到了南宫玥跟前,身后还亦步亦趋地跟了一个穿着一件黛色八团如意花卉织锦褙子、神色谦恭的妇人。

这妇人看着像个嬷嬷,却又比嬷嬷打扮贵重,倒是引来几个夫人姑娘好奇的眼神,常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嘲讽地翘了翘嘴。

南宫玥目光淡淡地看着阎夫人主仆,目光在那妇人的身上停了一瞬,隐约记得似乎哪里见过此人……

“见过世子妃。”阎夫人福了福身道,“请世子妃恕妾身来迟了。”

众女宾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心思各异。

南宫玥也没打算与阎夫人计较,直接令丫鬟带着阎夫人入席坐下了。

既然人到齐了,南宫玥便笑吟吟地说起今日的正事来:“世子爷常与我称赞华校尉、于卫千总、常卫千总、田卫千总、阎卫千总和游卫千总,皆是少年英雄!这一次世子爷吩咐他们的差事也办得很好。”

南宫玥这两句话便透出了许多的信息,女宾们均是面上一喜,于修凡、常怀熙几个之前还是百将,跟世子爷出去了短短四个月就升到了卫千总,既然是差事办得不错,看来世子爷之后应该是要论功行赏了,如此,世子妃这次请她们过来的原因也可想而知了。

作为女子,是妻以夫为贵,母以子为贵,也就是说一荣俱荣。

之后,整个遐迩厅似乎都随之热乎了起来,女宾们的嘴角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南宫玥含笑地赞了几位夫人教子有方,又赏了华大少奶奶和田大少奶奶各自一套赤金头面。

世子妃如今是南疆最尊贵的女子,两位年轻的少夫人得了世子妃的嘉奖,自是喜不自胜,知道她们的相公以后必然是前途似锦了。

在这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也唯有阎夫人的表情十分僵硬,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当南宫玥赞她教子有方时,阎夫人却突兀地站起身来,一下子引来数道探究的目光。

“妾身当不起世子妃的夸赞。”阎夫人做出一副贤惠的样子,但是在外人看来却有几分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说来峻哥儿出息,功劳不在妾身。”阎夫人一把拉过了身旁那身穿黛色衣裙的妇人,“这是峻哥儿的姨娘,如今峻哥儿跟着世子爷立了大功,世子妃该嘉奖的应该是孙姨娘才是。”

那妇人毫无预警地被阎夫人拉上前了一步,有些无措,但看着阎夫人的眼神却更崇敬了,只觉得自家夫人真是谦逊,自己不过一个奴婢哪里敢当什么教子有方。

四周一片哗然,田大夫人等人都觉得这阎夫人简直是封魔了吧,竟然带个妾室来赴世子妃的宴席,而且还要世子妃嘉奖一个姨娘?!

阎夫人昂首挺胸地与南宫玥对视,嘴角冷笑着,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最近这几个月,她过得很不痛快。

她乃世家出身,贤惠知礼,自从嫁入阎府后几十年来相夫教子,把阎家操持得妥妥当当,可换来的又是什么?!

就因为阎习峻阎立了点小功,得了世子爷的赏识和提携,就连带着府中渐渐有了嫡庶不分的倾向,三日前,世子妃的请柬送到后,阎将军竟然还异想天开地提出想把孙姨娘升为二房,这分明就是要乱了嫡庶,气得她病了三日。

今天阎夫人本来是不打算来碧霄堂的,却被阎将军得知,冲到她的院子里骂了一顿,又勒令她一定要过来。

出嫁从夫,她必须听阎将军的,于是就来了,但心里又有些不甘,一气之下,干脆把孙姨娘也带来了……

阎夫人看着南宫玥的眸中闪过一抹嘲讽。

她倒要看看世子妃如何行事,今日世子妃若是纡尊降贵地应酬一个妾室,那就丢了她和王府的脸面,但若是世子妃嫌阎习峻的亲娘是妾室,怠慢轻忽,那也就难免伤了阎习峻的自尊,在他心中埋下一根刺。

南宫玥似笑非笑地看着阎夫人的面色变了好几变,阎夫人的想法也算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既然阎夫人“有心”抬举这位孙姨娘,那自己就“好心”成全她吧!

南宫玥上下审视了孙姨娘一番,忽然笑了,转头低声吩咐了百卉一句,不一会儿,百卉就在众人的目光中捧着一个铺着红丝绒布的托盘来了,红丝绒布上赫然放着一支赤金彩雀衔珍珠步摇。

比之南宫玥赏给几位夫人的赤金头面,这支赤金彩雀衔珍珠步摇自然是逊了一筹,那些女宾立刻猜到这支步摇是为谁准备的,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等着看好戏。

世子妃她难道是要……阎夫人自然也想到了,面色微微一白,双目瞠大。

南宫玥笑容依旧,抚了抚衣袖,云淡风轻地又道:“阎夫人,这次阎卫千总立了大功,照理说,孙姨娘身为生母也能得到封赏。既然如此,本世子妃先替王爷赏赐一二也是应该的。”

“世子妃,这不合规矩吧!”阎夫人脸色大变,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孙姨娘在一旁频频点头,仿佛在说,夫人说的是。

满堂寂静,几位夫人近乎是同情的目光看着阎夫人,这位阎夫人还真是一点自知之明和审时度势的本事都没有啊!

南宫玥不紧不慢地说道:“前吏部尚书管大人庶三子管治,十二年前高中状元,乃现太常寺卿,为生母请封三品诰品;江云海,百余年前北魏平国公府庶子,高中两榜进士,后官居二品,因治水有功,为生母请封二品诰品……”

南宫玥从今至古一下子就连举了数个例子,而这些庶子能为姨娘请封的大前提自然是嫡母本身已经有诰命在身,管尚书的夫人乃是从一品诰命,北魏的平国公府则是超一品……

按照规矩,嫡庶不可乱,可退一步说,母以子贵的道理也是千古不变。

阎夫人越听脸色越差,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她是从二品将军夫人,也就说,只要镇南王一句话,随时都可以封孙姨娘为三品诰命夫人!

想着,阎夫人瞳孔微缩,心中有惶恐,有不安,有惊怒。

孙姨娘多年来都不得阎将军的宠爱,可是这一年来,因为阎习峻开始出息了,就连将军都对孙姨娘厚待了两分,倘若她真的得了王爷的封赏,恐怕将军会不顾自己的拦阻一意要抬她做二房……

阎夫人不说话,孙姨娘也不敢接,百卉直接捧着托盘走到那手足无措的孙姨娘跟前,直接道:“孙姨娘,还不谢过世子妃!”

世子妃赏赐人又岂容人拒绝!

孙姨娘身子一缩,急忙福了福身,微微颤颤道:“奴婢谢过世子妃。”

阎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额头、手背青筋凸起,嘴巴张张合合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她觉得不甘,她觉得世子妃做得不对,但是从规矩上,又无法反驳……

她羞窘得满脸通红,如芒在背,只觉得四周的那些夫人都在窃窃私语,取笑她,嘲讽她,轻蔑她……

就在这种有些怪异的气氛中,一个青衣小丫鬟快步进来了,屈膝禀道:“世子妃,戏台备好了。”

南宫玥站起身来,轻抚衣裙,也没再理会阎夫人,直接招呼夫人姑娘们去听戏。

众女三三两两地出了遐迩厅,目不斜视地在阎夫人身旁走过,没有任何人理会她,片刻后,厅堂中就只剩下阎夫人和孙姨娘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四周空荡荡的。

一众女宾说说笑笑地跟随南宫玥朝小花园而去,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戏台搭在了小花园的湖边,戏台上早已布置妥当,张灯结彩。

“各位夫人,姑娘,这边请。”

丫鬟领着女宾们往湖边临水阁的方向行去。

经过湖边时,南宫玥脚下的步子忽然停顿了下来,不由吸引了那些女宾的注意力,循着南宫玥的目光望去。

不远处,湖边的凉亭中,一个身披粉紫色头蓬的年轻姑娘正凭栏而坐,右手随意地往湖中撒着鱼食。

南宫玥眼中笑意盈盈,对鹊儿道:“去把原姑娘请过来一起看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