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乱象/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圆数里回响起一片惨叫声、哀嚎声、落地声……浓浓的血腥味一下子就弥漫在了空气中,连那山风似乎都骤然变得阴冷起来,这条山谷在眨眼间变成了鬼门关!

眼看着这弹指间自己身旁的大裕军士兵就死了数百名,李杜仲瞳孔微缩,心中惊疑不定,惶惶不安。他不知道这四周到底潜伏着多少连弩手,多少南疆兵,只能咬牙高声大喊:“住手!萧世子,本将军是有圣旨的!本将军要即刻宣读圣旨!”

萧奕漫不经心地做了个手势,下一瞬,那如流星雨般的铁矢就停下了,四周再次恢复了宁静。

然而,空气中那浓浓的血腥味和四周那些死不瞑目的士兵无一不提醒着李杜仲这个镇南王世子凶残暴戾、嗜杀成性。

李杜仲定了定神,劝自己稍安勿躁,待他读了圣旨,萧奕就不再是镇南王世子,那麾下的这些个南疆兵还会听他的命令吗?!

当年的官家与官家军如此,如今镇南王府也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

李杜仲的眸中更冷,大臂一张,将手中的圣旨展开,清清嗓子后,就开始朗读起来。

这道圣旨他这一路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倒背如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南王萧慎自父辈起镇守南疆,宣劳岁久,释大裕南顾之忧。然今萧慎父子自矜功伐,穷兵黩武,忤逆圣意,实乃不忠不孝不义之辈,有辱先辈!罪无可恕,革其父子镇南王藩王及世子爵位,上缴镇南大印,押解入朝!”

随着“钦此”两个字,李杜仲冰冷如利箭般的目光凌厉而不懈地射向了萧奕,“萧奕,你还不下跪接旨!”

萧奕仍旧跨坐在他的乌云踏雪上,脸上的笑容灿烂如常,转头看向了身旁的裴元辰,笑眯眯地叹息道:“又来一个假传圣旨的!”

李杜仲原本还趾高气昂的脸瞬间变了,心中慌乱,却是外强中干地指着萧奕的鼻子道:“萧奕!你胆敢抗旨!”

萧奕直视着李杜仲,脸色一正,原本笑吟吟的声音骤然变冷,拔高嗓门一字一顿地说道:“假传圣旨者,杀无赦!”

他的声音不大,却响彻了整个山谷,震得本就魂不守舍的大裕军心下更为忐忑,直觉地抬眼看向四周,只看到又一波铁矢如乌云压境袭来。

李杜仲瞳孔猛缩,急忙下令:“快!盾兵上前!”

李杜仲身后的数百盾兵急忙举着盾牌试图上前列队,然而才跨出两三步,“乌云”已至,连发的铁矢如疾风暴雨般倾泻而下,连绵不止,那些举着盾牌的盾兵在那无数铁矢如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下,根本就寸步难行,就像是几株野草在风雨中摇摆不已,不知何时就会被连根拔起。

在那阵阵破空声中,马与人乱成一团,马儿的嘶鸣声和马蹄声交错着响起……

一万大军的队列已经彻底乱了,更乱的是人心。

局势已然失控!

李杜仲在几个亲兵的护卫下,狼狈地一步步往后撤退,这才发现萧奕与那两三百南疆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前方。

糟糕!李杜仲心中咯噔一下,警铃大作,现在军心已乱,决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再凝聚起来,他慌乱地赶忙又下令道:“撤!快撤……”

一万大裕军拥挤在这狭窄的山谷中,想要撤退谈何容易,不过弹指间,整个山谷就彻底乱了,那数以万计的铁矢射在盾牌上、盔甲上、马身上……各种冰冷残酷的声音久久不息……

此刻,萧奕与三百新锐营已经退出了山谷,他在山谷外停下了马,令那三百将士围在山谷口守株待兔。

“大姊夫,”萧奕再次看向了神色有些复杂的裴元辰,挑眉问道,“你觉得大裕军如何?”

刚才的那一幕幕深深地印在了裴元辰的心中,让他的心绪久久无法平息,萧奕的胆大包天超乎他的预料,而大裕军……

裴元辰的表情变得有些苦涩,缓缓地近乎艰难地说道:“大裕这些年太过松懈了……”

也难怪在韩淮君和南疆军没有赶赴西疆以前,西疆军被西夜打得连战连败,直到此刻他亲眼目睹才终于憬然有悟。

眼前这整整一万大裕军却被南疆军区区三千人先发制人地彻底压制了,哪怕是萧奕有地势和先机的优势,更多的原因还是来自大裕自身,这么多年来,大裕军过于松懈,缺乏实战。

两军作战,总不会如戏曲中的那般等你摆好了阵仗再开战吧!

可是……

裴元辰目光幽深地看向了萧奕,萧奕刚才直接与大裕军对战,难道镇南王府是要正大光明地谋反了吗?!

萧奕自然看出了裴元辰的心思,微微一笑,却是笑而不语。

几乎是下一瞬,山谷里就传来一阵阵洪亮的声音: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

一声比一声响亮,如龙吟般直冲九霄,又似重锤般敲击在人的心头。

裴元辰双眸微瞠地看向了山谷的方向。

只见山谷中,弃械声、下跪声此起彼伏地传来,那幸存的七八千大裕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地跪在了地上,跟着,箭矢的破空声停止了。见状,下跪的大裕士兵更多了,就像是下饺子一样,全都双手抱头,缴械乞降。

这些跪下的士兵都垂眸看着布满砂石与尸体的地面,杀气不再。

这已经不是一支冲锋陷阵的军队,而是怯战的降兵。

眼看着大势所趋,李杜仲狼狈地从马上翻身而下,也扑通一声屈膝跪下……

大局已定!

裴元辰怔怔地站在原地,眼前的这一幕比刚才的混乱更深刻地镌刻在了裴元辰心中,他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心更沉重了……

大裕兵弱至此,将衰至此,相反,南疆却是锋芒毕露!

而且,恐怕早在自己去骆越城之前,萧奕应该就得到了王都要撤藩的消息吧?否则萧奕又怎么能如此及时地带自己来这里凑热闹!镇南王府恐怕早就派人在王都的动向,然而皇帝却对南疆一无所知,甚至连南疆攻打西夜,也是从西夜使臣的嘴里听说的……

皇帝弱,藩王强。

在裴元辰复杂的眸光中,一个多时辰后,战场已经初步清扫完毕,之后,这三千新锐营就押着八千多大裕俘虏浩浩荡荡地南下,一直来到了雁定城、永嘉城、登历城一带。

这三城自从两年前与南凉一战后,一直都在休养生息,至今城墙上还留着当初战火留下的痕迹,城中以及附近村庄的人口近乎减半,人少地多,以致田园荒废,经济停滞不前。

萧奕和官语白也早就有意采取些措施,只是苦于人手不够。

如今倒好,皇帝“好心”地给他送了人手过来,那么他们也就不浪费皇帝的这一番心意了!

萧奕即刻下令三千余俘虏分散成数支小队助周边几十里开垦荒地;剩下的五千多人则在登历城以南重筑城墙,建造一座堪比雁门关的关卡!

这座关卡一旦建成,就如同南疆的南境有了一道坚实的大门,一旦再有敌袭,这道关卡就可以为南疆挣来足够的时间,不至于再重蹈覆辙!

两日后,他们又踏上了回骆越城的归程,而裴元辰这几日都过得恍然如梦,整个人至今还有些懵,心绪起伏。

尽管来南疆之前,裴元辰就知道哪怕如今南疆驻军不多,单凭大裕这一万人根本奈何不了南疆,却也没想到竟然败的那么轻易,那么狼狈,那么没有气节……明明大裕也是马上打下来的江山,这才区区几十年,就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了吗?!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裕竟然日渐式微?

是从九年前官家覆灭,还是五年多前大裕对着西夜乞降,甚至不惜以公主和亲西夜,亦或是这一次西夜再次来袭……

想着王都,想着朝堂,想着这两日在雁定城、永嘉城和登历城一带的所见所闻,之前南凉犯境时留下的伤痕还历历在前,可以想象当年的战事是多么惨烈。

可是南疆军在镇南王府的带领下,将南凉、百越一一驱逐出境,这才是泱泱大国该有的风范,犯我国土者,虽远必诛!

裴元辰的心中一阵激荡,又渐渐地平静下来,心中有千头万绪,却又一时理不出头绪来,又或者,他不敢去理,不敢再深思……

就在这种纠结的心绪中,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骆越城。

“大姊夫,这一路辛苦了,你且在府中好好歇息……其他的事,过两日再说。”

萧奕笑眯眯地拍了拍裴元辰的肩膀,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一如裴元辰上一次抵达骆越城的时候,仿佛这几日发生的事在他身上没产生一点影响。

两人在东仪门外分手,萧奕迫不及待地回了自己的院子,步履轻快。

这一次,约莫是他出去得还不够久,小家伙一看到他,就热情地对着举起了双手叫了爹爹。

萧奕一看这臭小子的德行,就知道他是要玩飞飞,如他所愿地让他飞了两回。

得逞的小家伙乐坏了,粘上了萧奕,就算是萧奕去了净室,他都好似一条小尾巴般跟在了爹爹的身后。

萧奕心念一动,干脆就“好心”地带着小家伙一起泡入浴桶的热水中。

“哗啦啦……”

一阵水花飞溅,小家伙“哇”地叫了一声,紧接着就听“喵呜”一声响起,小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了净室中,此刻正蹲在案几上一脸同情地看着小萧煜。

“喵喵!”小家伙一看到胖乎乎的小橘,眼睛都亮了,本着好东西应该和好朋友一起分享的好意,朝小橘伸出了藕段似的双臂。

小橘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似的,敏捷地从案几上跳了下去,往外头跑去,在门帘处停下脚步既同情又无奈地又看了小萧煜一眼,那眼神仿佛在叹息,哎,它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那么喜欢把猫丢水里洗,对不起,它也帮不上什么忙!自求多福吧!

小橘飞似的跑了,小家伙又叫了两声“喵喵”,很快就被他爹挑起的水声吸引。

“哗啦啦……”

“哗啦啦……”

那水声对于小家伙而言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般,他兴奋地一边叫着,一边在浴桶里拍起水来。

父子俩在浴桶里玩水的下场就是弄得净室内一片狼藉,不想弄湿了衣裳的南宫玥早就避之唯恐不及地跑路了,由着萧奕伺候他们家的小家伙……

半个小时候,脸颊被熏得如桃花般的父子俩总算从净室中出来,乳娘和几个丫鬟立刻就接手了昏昏欲睡的世孙,退出了内室,把这方空间留给了世子爷和世子妃。

内室中暖烘烘的,角落里燃着一盆银霜炭。

南宫玥早就备好了干净的白巾,站在梳妆台前等着萧奕了。

萧奕立刻迫不及待地坐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心里沾沾自喜,刚才总算没白陪那臭小子玩水……

他笑吟吟地看着映在铜镜里的南宫玥,由着她帮他绞干长发,仿佛一只被人伺候得恰到好处的大猫般舒服得眯起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见萧奕眸底透着淡淡的疲倦,南宫玥心里有些心疼,声音下意识地放柔:“事情都解决了?”

萧奕眉眼一挑,那眼神仿佛在说,本世子出马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跟着,他就把这几日的事大致说了一遍,渐渐地,慵懒的眉眼之间就透出了一丝凌厉。

“……这一次就当给皇上一个震慑,免得他们总欺我南疆无人,动不动就派钦差来传旨!”萧奕的嘴角微翘,还不掩饰话中的嘲讽之意。

南宫玥手下的动作停了一下,似是若有所思,然后又继续那梳篦替他顺着发丝,一下又一下,不耐其烦……

静了片刻后,南宫玥迟疑着问:“阿奕,南疆如今是否兵力不足?”萧奕以三千新锐营对上一万大裕军其实是有些冒险的,那么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南宫玥能想到的原因也唯有这个。

萧奕转过身来,对着南宫玥招了招手。

南宫玥疑惑地俯首,萧奕飞快地在她嘴角亲了一记,然后好像偷腥的猫儿般狡黠而满足地笑了。

“我的阿玥真聪明!”

他拉起南宫玥的一只手,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她的纤纤玉指,接着道:

“南疆军这些年连年征战折损了不少,加上这几年所征的新兵堪堪二十二万,如今十三万大军在西夜,姚良航领着一万人在西疆,四万人在百越和南凉,还有两万分散在南疆的各方边境和诸城……”

萧奕不紧不慢地与南宫玥分析着如今南疆的兵力状况。

南宫玥认真倾听着,就算她不懂兵法,也会算学,这一加一减,很显然,如今留守骆越城大营的兵确实不多了!

南宫玥凝神思索了片刻,约莫明白萧奕这一次俘虏这八千大裕军可谓一石二鸟:

一来,可以用这些人力来修建关卡、开垦荒地;

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以雷霆之势先震住皇帝。

倘若皇帝真的不管不顾地调倾国之力南下,那么如今后方空虚的南疆将会迎来一场苦战,苦的是南疆军,苦的是好不容易从两次战火中幸存的南疆百姓!

萧奕与南宫玥十指交握,又道:“如今,新兵暂时还都用不上,还得训练个一年半载的,也只有等到西夜大致平定后,把大军调回南疆,南疆的局面才能稳定。”

其实,早在他和官语白出征西夜前,官语白就与他说过他们这次西征西夜其实十分冒险……

但是,萧奕却觉得机不可失!

这一次的机会是建立在西夜把十几万大军派往了西疆的前提下,若是双方明刀明枪地正面对决,那么西夜恐怕就不是他们这次花费数月能打下来的!

以他们对皇帝的了解,这个风险值得挑战!

时不再来,这一次是最好的时机,一偿官语白多年的夙愿!

想着,萧奕的眸子熠熠生辉,如同瞄准了猎物的鹰一般,继续道:“反正,西夜都城已经打下了,西夜已不足为惧。只是因为西夜王死了,没有主心骨的西夜十二族如今分崩离析,各自为政,虽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却也不会对南疆军心悦诚服,接下来,西夜估计要乱上一段时日。现在暂时有小鹤子管着,但估计是压不住的……”

所以官语白才这么着急地赶回了西夜。南宫玥若有所悟地想着。

萧奕摸了摸下巴接着道:“西夜十二族还是小事,麻烦的是西夜被困在飞霞山和云中郡的十万大军,如今西夜主帅挞海已经收到了西夜国破王薨的消息,正在拼命反攻,企图赶回西夜扭转乾坤……”

可惜啊!哪有那么容易!

这已经吃进嘴里的鱼,他们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早在拿下西夜都城的时候,官语白就立刻遣了三万南疆军去往西夜与云中郡的交界处,很快,那里将有一场殊死大战了!

不过,西夜王已死,西夜大军军心涣散,已是强弩之末,西疆还有姚良航和韩淮君在,再加上官语白已经赶去主持大局,这一战,他们必胜!

“半年吧。最多半年,大局就能定了!”

萧奕露出势在必得的笑靥,昳丽的脸庞在昏黄的烛火中更为明艳。

“有小白在,我们就在南疆等好消息就是!”萧奕笑吟吟地勾唇道。

南宫玥忍住摇头叹息的冲动,几乎是有些同情官语白。

摊上阿奕这种“挚友”,前生今世,官语白都不容易啊!

萧奕似乎看出了南宫玥的心思,委屈地嘟了嘟嘴。

他和小白这是各司其职好不好?!

他当下的要务就是坐镇南疆,震慑大裕!

南宫玥赶忙殷勤地给他顺毛。

萧奕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又是展颜。他扬了扬眉,摸着鼻子道:“说来,皇上也该收到飞霞山那边的军报了吧。”

南宫玥怔了怔,眼帘半垂,屋子里似是响起一声叹息,随即又安静了下来……

如同萧奕所料,皇帝在二月十九就再一次收到了来自飞霞山的军报,军报上的内容气得皇帝差点没急火攻心。

自从一个月前,西夜使臣来到了王都,怒斥萧奕率军对西夜发动偷袭,并威胁随时会让飞霞山的八万西夜大军东征,皇帝这一个月来就是寝食难安……

本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局面了,没想到西疆的形势还在每况愈下!

根据这道军报上所说,南疆军已经伙同韩淮君一起占领了西疆数城,隔断了挞海麾下的八万大军与云中郡的三万西夜军,此举彻底惹恼了西夜人,导致挞海下令对南疆军展开了疯狂的反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