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心病/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把手中的军报反复地看了几遍,才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气得胸口起伏不已。

镇南王府这是疯了吗?!

南疆军在西疆也不过区区一万人,算上折损,如今能留有八千人已经是不错了,怎么可能与西夜在飞霞山和云中郡的十万大军为敌?!

这么下去,南疆军被西夜人歼灭是迟早的事,却要由大裕来承担西夜人的怒火,可想而知,等挞海的大军歼灭南疆军后,下一步恐怕就是直攻大裕中原了!

南疆!南疆果然是大裕的心腹大患!

皇帝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来,越想越是忧心,又是连着几日彻夜未眠,身子越来越消瘦憔悴……

三月十五,来自西疆的又一道三千里加急送到了王都,这一次的军情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西夜大军已经向南疆军投降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皇帝直愣愣地看着军报,几乎怀疑它被人掉包了,十万西夜大军对着不到一万的南疆军投降了?!

那岂不是代表南疆军个个都有以一敌十之能?!

除非是天降神兵,这怎么可能呢?!

当日,皇帝就即刻派亲信前往西疆探查军情。

然而,西夜大军投降的余波还未平息,三月十七,骠骑将军李杜仲带着几个亲兵如丧家之犬般狼狈地回到王都,李杜仲也不敢收拾,就火速进宫求见皇帝。

“皇上,一万大裕军全军覆没!”

李杜仲匍匐在御书房中的汉白玉地面上,含泪禀告。

“镇南王世子萧奕率领数万大军在泾州边境的斛峰山谷拦截末将,南疆军兵强马壮,人多势众,末将勉力一战,然寡不敌众……一万大军被歼两千余人,其他八千全被南疆军俘虏!”

御书房中,回荡着李杜仲惭愧而悲壮的声音,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如同千万根针一般刺在了皇帝的心头……

皇帝气得浑身发抖,嘴唇微颤,面色更是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一旁的刘公公投以担忧的眼神,急忙吩咐小內侍去准备安神茶。

如今监朝的韩凌赋也在一旁,俊逸的脸庞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下一瞬,只见皇帝忽然振臂一扫,把御案上的奏折都扫在了地上,满目狼藉。

皇帝之所以会同意韩凌赋削藩的提议,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算,确信南疆如今应该兵力不足,才毅然下旨,他是笃定了南疆后继无力,却没想到镇南王府竟然胆敢谋反!

李杜仲惶恐地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弹。他去南疆是为了立功,如今不仅没有功劳,弄不好,还会被皇帝治罪,祸及满门!

“不可能的……”韩凌赋嘴里喃喃地念道,失魂落魄,他根本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南疆上报给朝廷的兵力共是二十万,这几年连年征战,百越和南凉都是如狼似虎,不是好相与的,南疆军至少也折损了近半,这次又匆忙出征西夜,带走数万大军,留守南疆的兵力肯定寥寥无几!

可是,如果南疆没有数万大军,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把李杜仲带去的一万大军或杀或俘。

难道说……

韩凌赋心念一动,握紧了双拳,抬眼看向御案后的皇帝,道:“父皇,难道说镇南王府早就瞒着朝廷,偷偷扩充了兵力?”

所以,南疆才胆敢西征西夜,所以,南疆才胆敢谋反!

皇帝闻言瞳孔猛缩,心头乱跳,心绪不宁。

必定是如此!

那么,如今南疆现有的兵力究竟有多少,三十万,四十万……亦或是更多,镇南王瞒报兵力、蓄养私兵,又是意欲何为?

皇帝越想越心惊,额头上青筋浮动,形容之间有些狰狞。

几十年来,镇南王府一直是皇帝心里的一根刺。

当年先帝立国时,他已经十八岁了,他不像前朝那些太子一样从小学习治国之道、帝王心术,但即使如此,他也知道以史为鉴。

俗话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说穿了,若想皇权稳固,最重要的就是兵权。

纵观历史,数次朝代更迭都是因为这兵权惹的祸,比如五百年前手握重兵的武将张况印发动雁门关兵变,黄袍加身;比如前朝藩王慕容川谋反,叔夺侄位,此类兵变层出不穷,就近的说,他们韩家,或者说先帝就是以此为根基方能坐拥这片大好山河!

皇帝目光沉沉,在他还是太子时,他就觉得大裕有三大不安,第一是裕王,第二是西疆的官家军,第三是南疆的镇南王。

先帝在位时,在“裕王之乱”中除掉了裕王,却留下了镇南王和官家军这两大隐患。

那官如焰虽非藩王,可手握十万兵权,据霸一方,而且麾下的官家军不仅是赫赫有名的精锐之师,而且对官如焰忠心不二,如“私兵”无异。

相比下,手握二十万南疆军还有南疆为藩地的镇南王府,就更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每每想到官、萧两家,就让他坐立难安。

当年,他也有心想向先帝谏言,对官家和镇南王府要有所防范,可又怕先帝心中另有打算,或者会认为他心胸狭隘没有容人之量而对他有所不满,反而欲速则不达,给了其他兄弟可趁之机!

最终,他选择隐忍不发,直至先帝驾崩,他登上了大宝。

外人看着他新帝登基,风光无限,却不知道他日日难以安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官家和镇南王府自恃天高皇帝远,拥兵自重,早晚会是大裕之患!

九年多前,当燕王把官家亏空军饷、勾结外族的证据呈上他的御案时,他虽然隐隐觉得证词上有些不妥,却宁愿相信官家军犯下了滔天大罪,唯有这样,他才可以顺势除掉官家,更借此拔掉了他心中的一根刺,独留下了镇南王府这个隐患……

果然,如他所料,镇南王府终究是熬不住了,终究是不安分了,之前已经一再违逆圣意,抗旨不遵,而今还敢同朝廷的军队开战……

镇南王的野心昭然若揭!

“砰!”

皇帝的右拳重重地锤击在御案上,咬牙切齿,面上更是晦暗不明。

“父王,您莫要为那等不臣之人气坏了龙体。”韩凌赋赶忙奉上了刘公公让人备好的药茶,小意殷勤地伺候皇帝饮了半杯安神茶。

见皇帝的气息顺畅了些许,韩凌赋方才忧心忡忡地又道:“父皇,镇南王府分明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谋反之心。父皇,您决不能再姑息养奸了!”

“朕当然知道南疆不安份。”皇帝心烦意乱地说道,“可是,现在萧奕胆敢公然抗旨,分明就是有所倚仗,说不定就等着机会同朝廷开战……”

韩凌赋闻言大惊,脱口道:“父皇,您的意思是说,镇南王会率军北伐?”

这怎么可能?!

如今太平盛世,镇南王府胆敢谋反,就不怕被千夫所指,遗臭万年吗?

皇帝沉声不语,却等于默认了韩凌赋的话。

万一南疆军真的趁此机会挥军北伐,届时西有西夜为患,南有南疆为祸,大裕就会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

届时,北方的长狄会不会也见机趁火打劫?

皇帝越想越是心乱如麻。

韩凌赋同样也越想越担心,眉宇紧锁,深怕镇南王府真的率军北伐,急忙道:“父皇,南疆不过方寸之地,总不至于全民皆兵,兵力必然有限,只要父皇调集大裕可用兵力,区区南疆难成大器!”

他就不信堂堂大裕会奈何不了区区一个南疆!

皇帝好一会儿没说话,御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那药茶的香味弥漫在御书房里。

半个时辰后,皇帝令内侍传口谕召集内阁诸臣到御书房觐见。

当日,御书房里的灯火彻夜未眠,直到清晨宫门再次开启,几个内阁大臣才从中疲倦地走出……

早朝之后,镇南王府谋害钦差、意图谋反的消息就在王都好像疯长的野草般传扬开去,一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王都沸腾了起来。

韩凌樊虽然没有参加早朝,但也听说了此事,当日正午,恩国公就匆匆来到了敬郡王府。

“王爷,镇南王府能大败李杜仲率领的一万大军,想来是裴世子及时把消息传到了,想来以萧世子的为人,必会领王爷的这个情。”恩国公看来既喜且忧,“只是,臣就是担心……”担心镇南王府会不会借机北伐!哪怕咏阳大长公主说过萧奕不会,但是恩国公心里却没有十足的把握。

“外祖父,镇南王府不会主动北伐。”韩凌樊没等恩国公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对方,他从一旁的匣子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恩国公,“外祖父,我今日一早刚刚收到了裴世子让人从南疆捎来的信。”

恩国公眼前一亮,飞快地从信封中取出其中的绢纸,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表情越来越震惊,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喃喃地自语道:“怎么可能?!”他的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

裴元辰这封信中所书,件件都令恩国公震惊不已。

原来,就算裴元辰不去骆越城,萧奕已经预先得知了皇帝下令削藩的事……

原来,萧奕只带了三千兵马,就毫发无伤地拿下了李杜仲的一万大军,以少胜多,速战速决!

这一战打得太漂亮了!

想到如今王都四处传言李杜仲是被南疆三万大军大败,恩国公的神色更为复杂。

韩凌樊的面色异常凝重,幽深的目光落在恩国公手中的绢纸上。

依裴元辰在信中的意思,萧奕这一次算是领了自己的情,而且还直言他对大裕绝无觊觎之心……

可是韩凌樊却无法因此而放松,又道:“外祖父,萧世子虽然言明对北伐无意,可是,若父皇再咄咄逼人,就难说了。”

韩凌樊越说越是沉重,心沉甸甸的。

如今的父皇,他已经劝不得,更不敢揣测……

他的目光穿过恩国公看向了窗外的天空,南方的天际一片通透,万里无云。

恩国公苦笑了一下,神色越发复杂,缓缓却肯定地说道:“王爷,以臣对皇上的了解,这一仗,怕是把皇上给打怕了!”

说着,恩国公深深叹了口气,心中越发沉重了。

大裕的皇帝欺软怕硬至此,这是皇朝衰败的迹象……大裕才区区几十年便走到了这一步吗?!

书房里,外祖孙俩交换了一个沉重的眼神。

正如恩国公所言,皇帝的确是怕了,他深深地后悔自己看轻了镇南王府的实力,没想到区区南疆军轻而易举就大败了他所派出的一万大军。

一连好几日,皇帝都没能睡上一个好觉,几乎是夜夜从噩梦中惊醒,一次又一次地梦到南疆军逼近王都,兵临城下。

三月十九,便又有一个“噩耗”传来,镇南王府竟然拿下了西夜!

这个消息令得满朝震慑,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

这句话反复地回荡在皇帝的脑海中。

那可是西夜啊,兵强马壮,骁勇善战,怎么会可能败在南疆军手中,怎么可能短短数月就亡国了呢?!

御书房里,寂静无声,只见皇帝的表情变了又变,又惊又疑……又惧!

他,低估了南疆军!

他以为这些年南疆战乱连连,一定程度地制约了南疆,却不知情况其实相反,南疆以战养兵,反而是借此茁壮了起来,借此蓄养私兵。

对大裕而言,西夜的战败似乎是一件好事,如此,西疆的危机就由此解决了!

可问题是,如今大裕与南疆之间岌岌可危,之前李杜仲南下激怒了镇南王府,如今西夜兵败,镇南王府的下一步又会如何?!

北伐吗?!

想着,皇帝不由心惊肉跳,幽幽地叹了口气。

一阵凉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吹得八角宫灯中的烛火跳跃不已,那躁动的样子就像皇帝此刻的心一样,心绪起伏……

一连几日,早朝都拖到了午时才结束,朝中形势严峻,人人闻“南”字而色变。

这一日的早朝又是一片沉寂,许久没有人开口,御座上的皇帝心火越来越旺,他的这些臣子平日里不是都话很多吗?当初谴责起镇南王府来不是一个个都慷慨激昂吗?怎么如今大裕有难,他们就都成哑巴了。

皇帝的怒火越堆越高,正欲拍案,就见一位大臣从左边的队列中走出半步,作揖恭声道:“臣知皇上一片苦心,撤藩乃是念镇南王年齿已高,久驻遐荒,劳苦功高!”

紧接着,就有另一位大臣出声附和道:“厉大人说的是,镇南王镇守边关几十年,令得蛮夷闻风丧胆,当好好赏赐!”

两个大臣一唱一和就替皇帝撤藩寻好了借口,皇帝的面色微霁。

这时,首辅程东阳上前了一步,提议道:“皇上,敬郡王尚未娶亲,听闻镇南王有一嫡长女,知书达理,又正值芳华,堪为良配!”

话落之后,满朝哗然,文武百官均是面面相觑,如果皇帝真的接受了首辅的提议,那么接下来朝堂的局面又将发生翻天覆地的逆转!

御座上的皇帝心念一动,此计甚好,若是萧霏嫁入皇室为皇子妃,那他们韩、萧两家自可消除芥蒂,结秦晋之好!

就算是皇子妃不足以打动镇南王,那太子妃呢?!

太子妃是来日的皇后,也就代表着萧家的外孙便是日后的皇帝,他相信这个条件足以让镇南王动心,暂时安抚住南疆!

皇帝意有所动,手指摩挲着扶手上的金色龙首。

看着皇帝下意识的动作,文武百官不由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皇帝应该是心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