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拥立(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道圣旨的事自然也传入了韩凌赋的耳中,闻讯后,就听外书房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似乎有不少东西被砸在了地上。

韩凌赋把自己关在了外书房里许久许久,直到小励子来禀说,白慕筱要见他,他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韩凌赋根本没心情见白慕筱,却不可以不要五和膏,略整衣容后,他就去了星辉院。

一进屋,韩凌赋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五和膏呢!”

一身月牙白衣裙的白慕筱正随意地坐在窗边,她上下扫视了韩凌赋一眼,嘴角勾出一抹毫不掩饰的轻嘲。

看他衣袖、靴子上的茶渍和碎瓷片,就知道他刚才在书房里想必是又砸东西了,一个大男人遇事不知道冷静思索解决之道,就会砸东西,这么多年来,他还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白慕筱拿起一旁案几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瓷瓶随手丢给了韩凌赋。

这五和膏自然是阿依慕给的。

不得不说,阿依慕出现得正是时候,如果自己再拿不出五和膏,恐怕韩凌赋也不会再相信她了……

如今有了孩子的亲祖母阿依慕为助力,那么韩凌赋就别想逃出自己的手心!

想着,白慕筱心中暗自冷笑,清丽的脸庞显得有一丝狰狞。

韩凌赋迫不及待地接过小瓷瓶,又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到瓶中那熟悉的膏体,闻到那熟悉的气味,他的目光中顿时露出既贪婪又陶醉的神色……

很快,他又抬起头来,蹙眉道:“怎么只有这么一点?!”

白慕筱但笑不语,眸中的嘲讽更浓了,仿佛在说,她怎么会傻得把五和膏都交给他!

韩凌赋眉宇深锁,正要发怒,却听白慕筱漫不经心地又道:“王爷,皇上传旨去了南疆,你可有什么打算了?!”

韩凌赋怔了怔,脸色更为阴郁。他本以为陈氏死了,父皇一定会考虑由自己迎娶萧霏,却没想到父皇竟然对镇南王府如此奴颜媚骨!

见他神色愤懑,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抹轻蔑,他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他有什么能与皇嫡子韩凌樊相比!

“王爷不会打算‘坐以待毙’吧?!”白慕筱又道。

“坐以待毙”这四个字刺得韩凌赋心头一痛,白慕筱这是什么意思,她是说镇南王府一定不会挑自己吗?!

“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讽刺本王吗?!”韩凌赋双目通红地瞪着白慕筱,真是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可是为了五和膏……

他正欲甩袖而去,却听白慕筱似笑非笑道:“王爷多虑了!我是一片好心,想助王爷一臂之力。”

白慕筱也不管韩凌赋信不信,继续道:“皇上的圣旨已经发出,金口玉言,那么事到如今王爷也唯有从镇南王府下手了……”

闻言,韩凌赋怔了怔,收住了步子,若有所思地垂眸,然后又转身看向了白慕筱道:“你是说以立储为饵……”

如果暗中派人去南疆向镇南王传信说,可以立下手书,将来萧霏若生子,就必是未来的储君,那么镇南王会如何?!

韩凌赋总算没太蠢。白慕筱眸光一闪,悠闲地捧着茶盅轻啜了一口热茶后,方才又道:“王爷,除了立储,你给镇南王去信时还要允诺决不纳妾,”顿了一下后,她又缓缓地说了七个字——

“一生一世一双人。”

以她对萧霏的观察,此女生性清高,说的好听,是不食人间烟火;说得难听,就是愚不可及。

一生一世一双人,一定可以打动萧霏这种自命清高的才女。

也能打动镇南王,毕竟如果韩凌赋只有萧霏一个女人,那么他“以后”的子嗣自然也只会由萧霏诞下。

镇南王府又怎么会想到韩凌赋已经不能再有别的孩子呢!

想着,白慕筱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冷酷而得意的微笑。

韩凌赋也能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双眸熠熠生辉,之前的抑郁不得志烟消云散。

一瞬间,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往昔,那时,他们还没有反目,白慕筱经常为他出谋划策,然而……

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往昔的一幕幕在韩凌赋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最后停顿在韩惟钧那头褐色的头发上,韩凌赋眼中的缱绻顿时消散,变得冷漠如冰。

这一切都是崔燕燕的错!是白慕筱的错!

他们本不该走到这一步,他们本来可以共享这片大裕天下的!

但是,覆水难收!

韩凌赋再不看白慕筱,淡淡地抛下一句:“本王这就去给镇南王手书……”他必须赶在父皇的圣旨抵达南疆以前把书信送达镇南王府!

韩凌赋快步离去,自己挑帘出屋,他当然不知道在他离去后,白慕筱的身侧又多了一道湖色的身形,两人相视而笑……

王都浪潮迭起,令得旋涡中心的朝堂上下都是如履薄冰,千里之外的西夜更是波澜起伏。

官语白在三月初六就抵达了西夜。

对于官语白的归来,最激动的人莫过于傅云鹤,喜极而泣的他只差抱着官语白的大腿叫救星了!比起大哥萧奕,安逸侯真乃一片仁心的活菩萨啊!

傅云鹤当机立断,慷慨激昂地表示他一生行武,只想铁马驰骋,战旗翻飞足矣。言下之意就是,以后关乎内政什么的就别找他了。

在官语白的吩咐下,傅云鹤带着包括神臂军在内的五万南疆大军日夜兼行地赶去了西疆,和姚良航率领的玄甲军会合。

有了傅云鹤的助力,姚良航和韩淮君他们有如神助,一改之前以游击战和防守来避敌锋芒的作战风格,积极出兵,三十六计轮番上阵,如狂风暴雨般发动一连串的攻击……

以挞海为首的西夜大军在西夜都城沦陷后,就已经失去了主心骨,外强中干,几次挫败后,就是兵败如山倒……三月底,在挞海战死后,西夜大军正式向南疆军投降!

待到这一战结束后,由姚良航和韩淮君善后,傅云鹤率领大军意气风发地赶回了西夜都城,但立刻又被派往了西夜北境,镇压北境不肯臣服南疆军的沉千、卞凉两族。

为了尽快平定西夜,除了官语白带着的三万人坐镇西夜都城外,他还派遣了傅云鹤率神臂军北上,又让幽骑营、摧锋营等将士前往西境与西南境。

军事一一安排妥当了,但是官语白还是忙得如陀螺般停不下来。在他回西夜以前,傅云鹤都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西夜内政,谁不服,他就以军事手段镇压,以军法打得挑事者服帖了。

虽然暂时压住了局面,但是细查起来,诸事一团乱。

官语白回来后,先安抚西夜百姓、安置俘虏,再在都城颁布各种新政,都城的一切在官语白的安排下井井有条地进行着,那些西夜百姓也如往昔般日升而出日落而息,都城以南的诸城一日日地稳固安定了起来……

至于西夜王留下的妻妾子嗣,官语白下令把他们都送去东郊的行宫安顿,并布兵把守,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出行宫了。

官语白自少年时就征战沙场,若非性格坚毅,那些所见所闻足以令他性格大变。

他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却也不是什么悲天悯人之辈。

如今西夜王已死,为难一些妇孺也并非大将之风,但放这些西夜王室亲眷自由显然也不可取,所以,这也是退而求其次的一种安顿方式。

西夜王的后妃中,唯一的例外是大裕和亲公主曲葭月,西夜已破,自然也不需要和亲公主了,官语白就吩咐把曲葭月遣送回大裕。

可是没想到官语白的这两道命令才刚下了没多久,就有小将面色古怪地跑来禀说,西夜王后宫的嫔妃在王后的带领下跪在了宫中,任南疆军的士兵怎么驱赶,她们都不肯离开。

那西夜王后更是口口声声地声称,她们生是宫中的人,死是宫中的鬼,决不离宫!

官语白只给了五个字:“随她们去吧。”

来禀告的小将傻眼了,谨慎地揣摩了一番安逸侯的意思后,就由着那些西夜女人跪着。

这一跪,她们就连跪了三日三夜,不曾起身。

这件事自然是惊动了宫中上下,也包括谢一峰。

对他而言,这也许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谢一峰心念一动,目光落在了身旁的一个青布包袱上,锐眸中闪过一道果决。

他不能再等了,他必须有所行动!

谢一峰拿起青布包袱,目露异彩地前往御书房求见官语白。

经由通传后,谢一峰便不疾不徐地挑帘进去了,心中有一分忐忑。这段时日,谢一峰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他本来以为凭借他和官语白当年在西疆的旧部情谊,以他领兵作战的能力,必然能在官语白的麾下建功立业,重新赢得官语白的信任。

可是他投效到官语白麾下已经数月了,直到现在,官语白还是没用他。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

起初,他以为官语白是怕南疆军的其他将士忌惮,所以才不敢用他,可是从他这几个月的观察来看,官语白确实是掌住了南疆军的大局,深受诸将的拥戴。

所以……

莫非是官语白到现在还因为西夜大王子之死对他有所不满,才故意这样晾着他?!

谢一峰心有不甘地握紧了拳头,眸中闪过一道锐芒。

本来,他是打算联合南疆军中的重将一起“劝”官语白黄袍加身,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如今这机会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他必须要把握住才行!

思忖间,谢一峰步入御书房中,里头除了官语白与小四主仆二人,司凛也在,他正随意地坐在窗槛上,形容悠然。

屋子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熏香味,让人闻之便精神一振。

“参见少将军。”谢一峰恭敬地抱拳行礼,忍不住瞥了司凛一眼,没想到他竟然也在。

御案后的官语白从一堆文书里抬起头来,眉宇间透着淡淡的疲倦,淡淡道:“谢一峰,你找本侯有何事?”他的语气中带着一分疏离。

那一抹疏离让谢一峰最后仅有的一丝犹豫烟消云散,据他所知,司凛与官语白相识多年,亲如兄弟,就算是官家覆灭、官语白蒙冤入狱,司凛都是不离不弃,从旁协助,如今更随官语白远征西夜……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谢一峰在心里对自己说,深吸一口气,直视官语白的双眸,朗声道:“少将军,末将适才经过锦鳞宫,见那西夜王后与众妃嫔长跪不起,方才得知少将军打算遣她们出宫……少将军,请恕末将多嘴,此举恐怕不妥。”

见官语白面色平和,谢一峰继续道:“少将军,大裕中原礼教森严,然西夜不同,按照西夜自古以来的习俗,皆是‘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如今西夜国破,十二族分崩离析,对他们而言,眼前也不过三个选择,要么助那逃亡的二王子复辟,要么独立,要么就臣服于少将军……西夜上下谁人不知少将军的威名,可是当年西疆旧怨在前,这些西夜人就算有心臣服,也怕少将军与他们清算旧账,唯有少将军纳下这些后妃扩充后宫,西夜十二族方才会安心。少将军,这些西夜后妃虽然只是些残花败柳,但是为了大局,等西夜安定,少将军再随意把她们圈禁后宫,重纳美人就是。”

一旁的司凛本来在喝茶,听到谢一峰这一番话,差点没把茶给喷了出来。语白这旧部也太有才了!这么“绝妙”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司凛的眼珠滴溜溜一转,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劝道:“语白,谢副将一片好意,你可要好好斟酌啊!”

听司凛给自己打边鼓,谢一峰心中一阵激荡,心想:莫非司凛来西夜也有意这从龙之功?

谢一峰定了定神,恭敬地继续道:“少将军,西夜各族族长乃至两任西夜王皆是固守此旧习,有‘既往不咎’之意,唯有如此,西夜十二族才会甘心奉少将军为西夜新主。少将军如今‘独’守西夜,乃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末将实在不忍心少将军为‘他人’做嫁衣!”

他说得意味深长,话语中的“他人”分明指的就是萧奕,言下之意就是如果等萧奕赶回了西夜,接受了这些西夜后妃,那么官语白辛辛苦苦打下这西夜恐怕就要落入萧奕手中了。

“少将军!”谢一峰扑通跪下,并解开了手中的包袱,将之高举头上道,“机会稍纵即逝,还请少将军深思啊!”

那包袱中,一件明黄色的衣袍赫然其上,在窗口照进来的阳光下,那由金线的绣成的金龙仿佛会发光一般,无声地说着四个字——

黄袍加身。

这身龙袍是谢一峰西夜宫中找到的西夜王的御袍,只等着这一日献上,不需要再多的言语,它就可以把他心中的千言万语委婉地透给官语白。

御书房里,静了一瞬,见官语白一直没有说话,谢一峰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慷慨激昂地又道:“以少将军之雄才伟略,何必屈于人下!如今少将军在军中声势正旺,一旦少将军登高一呼,必然一呼百应。届时,少将军再挥兵东征,拿下大裕,也好为大将军和我官家军弟兄报仇,末将愿为马前卒,誓为少将军效力……”

谢一峰越说越是热血沸腾,似乎看到了将来官语白东征的那一幕,可是等他抬眼时却见官语白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感觉有些不对。

官语白见谢一峰噤声,淡淡地问道:“谢一峰,你可知何为‘烛影斧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