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定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方的南宫玥亦是心中有几分唏嘘,虽然她觉得韩凌樊不错,也配得起萧霏,但是以萧霏的性子,决不适合当一个太子妃,更别说是未来的皇后。

一入宫门深似海。

这句话中不知藏着多少女子的青春、血泪,甚至是性命!

官语白不疾不徐地往前走着,仰首望着空中的双鹰,许久许久后,方才叹息着道:“大裕已经不行了……”

最后一个字消失在那嘹亮的鹰啼声中。

官语白遥望东方,眼前闪过许许多多往事,那双乌黑的眸子中各种复杂的情绪纠缠在一起……

父亲自年少时就跟随先帝麾下,半辈子东征西讨都是为了大裕,可是才区区几十年,大裕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

父亲在天之灵恐怕也会痛惜的吧……

官语白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眸中又平静下来,他转头看向了萧奕,道:“也难怪你选在这个时候来西夜……”

说着,官语白的目光下移,落在萧奕怀中的小萧煜身上,小家伙不知餍足地拍着父亲的胳膊叫着“飞飞”,看得官语白的嘴角勾出一个慈爱的微笑。

萧奕伸指在小家伙的额心上弹了一下,跟着嫌弃地又把小萧煜丢给了官语白,漫不经心地说道:“先晾晾他们,免得他们以为镇南王府还和以前一样……”

此刻镇南王府早就空了,他们一家三口来了西夜,镇南王也被他打发春猎去了,?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

想着,萧奕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话语间,御书房已经出现在前方百来丈外,一个拎着几袋子酒囊的黑袍男子轻盈地翻墙而入,也朝御书房走去。

萧奕、官语白一行人看到了司凛,司凛也看到了他们,停下了步履,提了提手中的酒囊道:“来来来!我请你们喝马奶酒!”

自从三月里被马奶酒灌醉了一次后,司凛就迷上马奶酒,赞这酒色玉清水,醇和爽净甘香,而且豪饮不伤身。

司凛整个四月几乎都在都城四周打转,想找最上好、醇正的马奶酒,今日他才刚回来,就听说了萧奕他们赶到都城的事。

众人也没进屋,就近找了个凉亭坐下了。

司凛直接把一袋马奶酒往萧奕怀中一送,笑道:“萧世子,这马奶酒我可是找了半个月才寻到一户百年手艺、独门秘方的人家,好求歹求,人家才卖给我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萧世子你运气可真好。”

司凛起初还在说酒,但说到最后一句却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萧奕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毫不谦虚地点了点头,沾沾自喜地说道:“我也觉得我这个人就是运气好!”

说着,萧奕就打开了酒囊,带着奶味的酒香从中飘了出来,他豪爽地仰首灌了好几口马奶酒,然后用袖口擦了擦嘴角,赞道:“果然是好酒!”

闻到了乳香味的小萧煜鼻尖动了动,在南宫玥的膝盖上急切地蠕动了两下,两只肉爪扒在石桌边缘,两眼发光地看着他爹,嘴里喊着:“爹爹……乳乳……”

萧奕故意把手中的酒囊往小家伙的方向凑了凑,小家伙的鼻头又动了动,期待地伸长了脖子……

结果,坏心的爹立刻把酒囊收了回去,当着小家伙的面又津津有味地喝了两口。

眼看着小世孙又被世子爷欺负了,百卉和海棠无语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默默地为自家小世孙抹了一把同情泪。

幸好,爹不靠谱,小萧煜还有义父,没一会儿,小家伙就喝上了官语白吩咐厨房准备的羊乳。

羊乳热乎乎的,小家伙在丫鬟的投喂下,露出满足的表情,仿佛这世上没有比喝羊乳更开心的事了。

看着小家伙笑成了月牙的眼睛,官语白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自己和阿奕各有伤痛,只希望煜哥儿能够幸福地长大!

官语白温和地看着小萧煜,而司凛却在看官语白,微微挑眉,眼中难掩惊讶。

他本来以为官语白在官夫人的事后,会因为放下心头多年的包袱而大病一场,也时刻准备着劝官语白丢下西夜这些七八乱糟的事,与自己去浪迹江湖,游遍天下……却没想到这一个月来,官语白的精神一直不错,今天更是一派泰然……

看来是他错了!

语白他并非是逞强,语白他是真的放下了从前!

而且,不止如此……

看着官语白熠熠生辉的眸子,司凛打开酒囊,也饮了一口马奶酒,若有所思地垂眸。

语白他还找到了新的目标!

是啊,自己总是忘了语白不像自己,语白虽然一度流落江湖,却不是真正的江湖人,语白从他出生在官家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一个武将。

这就是官语白,父辈的教导已经深深地铭刻在他心中,他注定要驰骋疆场!

司凛在心中幽幽地叹息,只希望萧奕不会辜负语白的信任……不过,语白的眼光又何曾错过!

司凛勾唇一笑,心里自嘲:他怎么多愁善感起来!

哈哈,人生还是今日有酒今朝醉!

司凛豪迈地喝起酒来。

不同于萧奕和司凛直接对着酒囊豪饮,官语白斯文地将酒斟入酒杯中。

在那流畅的斟酒声中,官语白继续之前的话题:“阿奕,皇上的圣旨……你打算如何应对?”晾着钦差也不过是暂时拖延些时间,镇南王府终究要有所应对。

饮了半袋马奶酒,萧奕的桃花眼更黑也更亮了,好似夜空的寒星般璀璨。

他随口笑道:“小白,你觉得这几位皇子如何?”

说到底,这道圣旨的重点并非是萧霏的夫婿,而是太子的人选!

官语白把玩着手中的白瓷酒杯,缓缓道:“诚郡王不‘诚’,顺郡王不‘顺’,恭郡王不‘恭’,敬郡王……”他顿了一下后,方才道,“甚‘敬’。”

凉亭中,安静了一瞬,连原本在逗弄小家伙的南宫玥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抬起头来,官语白这评价还真是……

南宫玥的表情有几分复杂。一语中的。

“噗嗤——”

萧奕直接大笑出声,用拳头捶着石桌,笑得前俯后仰……

也让亭中有些肃穆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

好一会儿,笑得眼角渗出泪花的萧奕才抬起头来,指着官语白道:“小白,别人说我狂傲,其实我哪有你‘傲’啊!小白啊,你真是损人不带脏字!”

连司凛都是失笑,萧奕这话没错,官语白看来像个儒雅公子,其实他天资聪颖,年少成名,又怎么会没有几分“傲气”!

萧奕接过南宫玥递来的帕子,顺手给自己擦了擦泪花,随口道:“那就韩凌樊吧!总比他几个兄长要好!”萧奕完全没注意到小家伙委屈巴巴的眼神。

“娘……”小萧煜拉了拉娘亲的袖子,“帕帕……爹爹……”

他的断句大概也只有南宫玥和百卉她们明白,小萧煜这是在抱怨娘亲怎么可以把他的帕子给了爹呢!

南宫玥赶忙从袖中取出了自己的帕子,塞给了委屈的小肉团。闻着帕子上属于娘亲的馨香,小团子满足地笑了。

官语白淡淡地应了一声,小酌着杯中之物。

凉亭中,几人举杯对饮,三言两语间,就定下了大裕的储君!

无论是小四、风行,还是百卉她们,都是表情淡然,仿佛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

酒正酣,又有两人大步朝这边走来,人未到,声先道:

“大哥,大嫂,你们喝酒怎么不叫上我们啊!”

傅云鹤和原令柏兴冲冲地跑来了,表情幽怨地看着萧奕和南宫玥。

萧奕理直气壮地耸了耸肩,“今日不是我做东!”

言下之意是酒不是我请的!

傅云鹤也不尴尬,直接打蛇随棍上,道:“嘿嘿,今天应该让阿柏做东才是!”他用肩膀顶了顶原令柏。

原令柏急切地点了点头,表功道:“大哥,我刚升了百将,今日应该我请喝酒才是!”他笑眯眯地看着萧奕,那炫耀的样子仿佛在说,大哥,我没给你丢脸吧!

原令柏的目光在萧奕手中的酒囊停顿了一瞬,道:“司公子请大哥和侯爷喝马奶酒,我就请大家喝葡萄酒如何?这西夜的葡萄酒可也是有名的!”

说着,原令柏目光炯炯地看着傅云鹤,涎着脸道:“小鹤子,我们是兄弟吧?你珍藏的葡萄酒不如卖给我吧?”小鹤子不愧是老饕啊,不仅知道都城哪里的烤肉最好吃,还把都城最好的葡萄酒也给找出来了!

傅云鹤的娃娃脸一下子黑了,他藏了好几天的酒,敢情早被人惦记上了,他一甩头道:“不是。”兄弟。

葡萄酒适合女子,他这上好的葡萄酒可是打算送给霞表妹的!

这对活宝表兄弟逗得众人都是忍俊不禁,唯有小萧煜根本什么也听不懂,就知道傻乎乎地跟着大人一起笑。

这一晚,众人一起喝上了傅云鹤的葡萄酒,连南宫玥都很有闲情逸致地享受了一把葡萄酒美酒夜光杯,又一起吃了些烤肉,方才各自归去,而那时小家伙早就撑不住了,被百卉和海棠先带下去休息了。

南宫玥昨晚小酌一杯葡萄酒后,一觉睡到天明,萧奕早就不在枕边了。

萧奕忙着与官语白一起处理内政,不过傅云鹤和原令柏却是闲着,主动跑来带大嫂和小侄子出去玩。

小家伙一向不认生,立刻就亲热地叫上了“叔叔”,由着两位叔父带他和娘亲在都城里四处玩。

穿上西夜的小袍子,戴上西夜的小帽子,玩玩西夜的小玩具,喝点西夜的马奶,爬上西夜的城墙……小家伙每天都四处玩,四处吃,乐不思蜀。

小灰和寒羽要是兴致来了,也跟随他们一起去玩,小家伙更兴奋了,觉得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天天都有人带他和娘亲出去玩耍。

才短短三日,小家伙从城里带回王宫的小玩意已经快装满了一屋子。

这一日,几人在黄昏又拉着一辆沉甸甸的马车满载而归,小家伙已经在马车规律的车轱辘声中睡着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抱下马车,又是什么时候回到了暂住的吉云殿。

萧奕已经回来了,正在屋子里如同望妻石一般望眼欲穿。

见南宫玥归来,他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一脸幽怨地叫道:“阿玥!”

百卉她们实在不忍直视,打算抱着小世孙下去,谁知道小家伙嘤咛着揉揉眼睛醒了过来……

“娘……”

还未完全睡醒的小家伙急切地投入了娘亲的怀抱,把小脸埋到娘亲柔软的胸膛里,一边蹭,一边撒着娇,完全没注意到他爹的脸整个都黑了。

“阿玥,这臭小子沉,我来抱吧。”萧奕一副贤夫良父地说道,又立刻接手了小家伙。在小家伙嫌弃地扭动着身子又要叫娘的时候,萧奕眼明手快地把早就备好的一个“小玩意”塞到了小家伙的手里。

好奇心重的小家伙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把玩起那个比他的拳头还大的物件。

这是一方黄玉印章,约莫成年男子拳头大小,以麒麟为印钮。

南宫玥一眼就看出这是和田黄玉,看它玉质晶莹剔透,柔和如脂,黄侔蒸梨,很显然是玉中珍品。

这难道是……

南宫玥忍不住就着小家伙的手去看那印章上刻的字。

印章上刻的是反字,又是西夜文字,南宫玥自然是看不懂的,却让她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

把西夜的玉玺就这么给煜哥儿合适吗?

南宫玥挑眉看向了萧奕,萧奕笑吟吟地说道:“这是小白今天找到的。都城破时,西夜王把它藏起来,本来想留给儿子复辟,谁知道两个儿子不争气啊……”萧奕一副为西夜王唏嘘不已的样子。

“反正现在也没用了,就给臭小子玩好了!”萧奕漫不经心地说道。

南宫玥的眼角不由抽动了一下,把一国的玉玺就这么当玩具扔给小家伙玩,这大概也唯有萧奕才做得出来了!

小萧煜很喜欢爹爹给的新玩具,翻来覆去地把玩了许久,直到他在榻上睡下,还抱着它。一直等他睡熟了,海棠才小心翼翼地把那方西夜玉玺给取了出来,换成了他的橘猫布偶。

小家伙抱着橘猫布偶翻了个身,就继续睡去了。

夜深人静,好命的小团子又是一夜好眠,次日一早,天方亮,他就睁开了眼。

他习惯地想要张嘴嚎,结果嘴巴才张开,就被他爹一把给抄了起来。

萧奕熟练地给小家伙穿好了衣裳,又塞了玉玺给他玩,就扛着他去了御书房。

一炷香后,还有些懵的小家伙就坐在了御书房里,呆呆地由着百卉服侍他吃起粥来。

小萧煜一向乖巧,娘亲不准他吃饭的时候玩,他就不玩,反正等吃完了,就可以玩了。

他就这么一边吃粥,一边好奇地打量着爹爹和义父办公,觉得有趣极了。

等小家伙吃完了粥,萧奕就给他备了个小案几,又给了他纸张、印泥和玉玺。

小萧煜早就观察了好一会儿了,迫不及待地双手抓起了那个玉玺,学着爹爹和义父的样子往纸上盖,盖了一下又一下……

每盖下一个大红印章,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办成了一件大事似的,发出咯咯的笑声。

萧奕满意地笑了,心里琢磨着:以后还是要让这臭小子多跟着他义父处理政务才是,从小培养着……如此,再过个五六七八年,自己也就可以带阿玥到处玩了!

对于一旁的官语白、百卉和小四而言,萧奕这副样子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时?间,数道同情的目光看向了小萧煜……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傅云鹤快步进来了,禀道:“大哥,侯爷,努族和毛西族派来的使臣来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