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狂傲/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月初三,西夜十二族中的努族和毛西族派遣的使臣抵达了西夜都城。

除了西夜王所属的至都族以外,努族和毛西族是西夜最强大的两族,占据着西夜西境的六座城池。

自从西夜王高弥曷驾崩后,这两族就一直在观望西夜的局势……直到如今,西夜的一步步沦陷几乎是大势所趋,这两族也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们一听说萧奕从南疆回了西夜都城,就立刻主动派了使臣前来。

傅云鹤亲自去城门处迎接一众使臣,并将他们迎入王宫。

使臣队中的护卫、随从等全都被留在了宫门处,只有两个分别代表努族和毛西族的使臣得以前往朝阳殿拜见萧奕和官语白。

两个使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朝阳殿中仍旧是金碧辉煌,恢弘气派,一切似乎恍如昨日,然而坐在上首的人却已经变了,不再是西夜王高弥曷,而是一个刚及弱冠、形容昳丽的紫袍青年,对方慵懒地将一手的手肘撑在扶手上,神态间透着几分漫不经心,却让人不敢小觑。

两个使臣看似镇定自若,实则心中忐忑。

虽然他们此前从不曾见过萧奕和官语白,但是对这二人可是如雷贯耳,一看就猜到坐在上首的那个紫袍青年定是大裕镇南王世子萧奕。

而下首那个着月白衣袍、一副儒生打扮的青年自然就是——

那个官语白。

两个使臣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故作镇定地心想:从这两人的座次来看,显然萧奕是主,官语白是臣。官语白毕竟是官语白,若是没有他,萧奕的南疆军又怎么可能攻下西夜!

二人定了定神,皆是以西夜的礼节躬身,恭敬地向上首的萧奕行礼,一前一后地说道:

“努族历摩之……”

“毛西族奥达……”

“奉族长之命前来问候吾西夜新主!”

两人话落之后,殿堂中就静了一瞬,须臾,就听一个清朗的男音懒洋洋地说道:“问候就不必了,除了降书,本世子一概不收。”

萧奕一句话令得两个使臣心里越发忐忑,额角沁出冷汗。

早听说萧奕桀骜,没想到狂傲至此!

两人又互看了一眼,跟着左边的“虬髯胡”历摩之赔笑着看向了萧奕,委婉地试探道:“两位族长特命吾等来拜见萧世子,不知萧世子对我西夜的将来有何打算?”

其实,历摩之想问的是萧奕会不会登基为王,可是萧奕怎么说也是大裕镇南王世子,若是自己直言“登基”,又似乎在意指对方有谋反之心。

“西夜?!”

萧奕嘲讽的冷笑声骤然在殿堂中响起,如闷雷般回荡在两个使臣的耳边,令得二人身子一颤。

坐在一把红木高背大椅上的萧奕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二人,狂傲地宣告道:“西夜已经没了!这片土地是我镇南王府的领地!”

这萧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个使臣心中一惊,心中疑云重重,越发搞不明白萧奕究竟是何意。

两人下意识地抬眼去看一旁的官语白,想从他的眉眼间看出些究竟来,可是官语白的神色根本没有一丝变化,还是那般悠闲淡然,双手捧着茶盅慢慢饮茶,显然不打算插手。

却也验证了他们之前的猜测——

这里,或者说,西夜是由萧奕作主,而非官语白!

使臣奥达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却听萧奕缓缓地接着道:“如同百越和南凉一样!”

这最后的一句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如同平地一声旱雷起。

一瞬间,四周寂静无声,两个使臣几乎忘了呼吸,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两人的目光皆是直愣愣地看向了萧奕,仿佛身体瞬间被冻僵似的,如石雕般呆立原地。

西夜,百越,南凉……再加上大裕南疆。

镇南王府的势力已经扩展到这个地步了吗?!

两个使臣直到此刻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官语白当初率领南疆军自西夜南境攻来并非是借道南凉,而是南凉早已经被南疆军攻陷了!

这一点大裕皇帝可知?!

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两个使臣心中。自然是不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大裕皇帝怎么可能容得下镇南王府的势力扩展到这个地步!

两个使臣越想越是心惊,这萧世子背着大裕皇帝不知不觉中就把南疆、百越、南凉以及西夜整合在了一起,也就说如今与大裕的南境、西南境以及西境接壤的一大片疆土都是镇南王府的地盘了!

只是这么在脑海里大致画出这幅大致的舆图,两个使臣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几乎要腿软。

这个情况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镇南王府的实力比他们估计得还要强大两倍,不,是三倍!

也难怪这萧世子刚才敢口口声声地说他除了降书,一概不收!

他这不是狂妄,而是因为足够强大,所以可以蔑视一切。

那么,他二族想要独立恐怕是绝无可能了!

以这萧世子吞下百越、南凉的野心,不让西夜十二族全部臣服在他膝下,怕是决不甘休!

两位使臣来之前,两族的族长早已经商量好了各种可能有的状况,其中之一就是献上降书,向萧奕称臣。

看来如今他们也已经没有选择了!

奥达理了理思绪后,从善如流地笑道:“萧世子说得是,西夜已经没有了,只有西域!”

西夜在西夜先王统一十二族以前,便是统称为“西域”,这西夜也不过存在了几十年罢了。

奥达很快继续道:“吾族族长闻萧世子英明神武,骁勇善战,实乃天生霸主。吾毛西族愿意奉世子为主……还请世子按照吾西域千百年来的传统,纳下宫中后妃,择吉日登基,吾毛西族誓追随世子!”

历摩之唯恐自己说晚了,赶忙也俯首附和了一句:“吾努族亦然。”

一旁的傅云鹤无语了,他早就听说过西夜有“烝报婚”的习俗,但是他们敢在大哥萧奕面前如此大放阙词,这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抽筋了吧?!

南疆军中谁人不知道大哥萧奕最重要的就是世子妃和世孙,这些个西夜人也不先打听清楚了大哥的性子,就跑来议和,果然是在用脚趾头思考吧?!

傅云鹤也不知道是该鄙视他们好,还是该同情他们好了。

而官语白身后的小四心里却是有几分幸灾乐祸,总算是有人跑来“恶心”这萧世子了!活该!

“哎——”

萧奕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自从有妻有儿后脾气真是好多了,这要是早两年这两人恐怕连把话说完的机会也没有!

萧奕翘起了唇角,笑得灿烂,不紧不慢地又道:“本世子最厌恶别人与本世子谈条件!”

“萧世子莫要误会……”历摩之急忙又道。

“无需多言!”萧奕懒得和他们多说,不耐烦地甩了甩手,以不容转圜的语气强硬地说道,“要么降,要么打,本世子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清楚,再来回复本世子!”

随着他一声“来人”,立刻就有几个南疆军的士兵进入殿来,傅云鹤笑嘻嘻地朝两个使臣走近,对着他们俩伸手做“请”状,“两位大人莫要让末将难做!”

“……”两个使臣傻眼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自古婚姻都是结二姓之好,这一点不仅在大裕可行,在他们西域也同样不例外,所以西夜王高弥曷的王后乃是出自努族,贵妃则出自毛西族……娶妻纳妃都是为了权利结合!

在西夜十二族中,“烝报婚”都是千百年来的旧俗,这代表着两族的交好不会因为族长的先去而终结,新的族长会继续维持这份旧情。

两代西夜王也一直尊重这个旧习。

两个使臣之所以有此提议就是希望萧奕纳了王后和贵妃充盈后宫,如此,待萧奕平定十二族、登基为王后,他们两族的地位方能稳固。

再说了,这件事对于萧奕而言,也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他们努族和毛西族是西夜剩余的几族中最强大的两族,一旦他们投降,那么其他还在观望的几个小族也不会再迟疑……

本来,族长派他们在这个时候过来和谈,也是担心官语白对他们西夜怀恨在心,对和谈不利,没想到这萧世子也没比官语白好说话,他竟然完全不给任何协商的余地!

这哪里叫和谈,逼降还差不多?

历摩之的眸光闪了闪,还想再说什么来力挽狂澜,可是傅云鹤已经挡在了他前方,娃娃脸上的笑意变冷,那两个使臣再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先退下了,心里安慰自己:好歹萧奕是让他们考虑一下,而不是直接就把他们赶出都城!

殿堂中随着两位使臣的离去,又安静了下来。

官语白从头到尾都置身事外,含笑品茗。这种事还是以萧奕的手段来处理最为爽利,省得留给某些人不必要的幻想!

看着使臣离去的背影,萧奕若有所思地扬眉,随口问道:“小白,平阳侯的女儿可是在东郊行宫?”

刚才听使臣说起西夜王的后妃,倒让萧奕想起了大裕的和亲公主曲葭月。如今还在骆越城“作客”的平阳侯曾请求他把女儿带回大裕,平阳侯既然识相,萧奕也不介意满足他的小小心愿,反正也是举手之劳罢了……

“不错。”官语白微微颔首。

本来他是打算把曲葭月送回大裕的,不过她不肯走,所以就和西夜王的其他妻妾一起被送去了东郊行宫圈禁。

萧奕摸了摸下巴,又道:“那就派两个人把她送去骆越城给平阳侯……”

话音还落下,萧奕猛地站起身来,大步朝殿外走去,两眼放光……

官语白怔了怔后,立刻就猜到是谁来了。

果然,殿外,一个身穿梅红团花刻丝褙子的纤细身形正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走来,不是南宫玥还有谁?!

小四的耳朵突然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敏锐地朝身后偏殿的方向看去。

下一瞬,就听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自那个方向传来:“爹爹……”

圆滚滚的小家伙摇摇晃晃地撒着两条小短腿跑了出来,他已经和百卉一起在偏殿里玩了快一个时辰了,一直在那里盖着印章。到后来,小家伙就觉得无趣极了,随手就把玉玺给丢了,跑出来找爹爹。

他想要爹爹陪他玩,他想要小灰,想要寒羽……

谁想,他出来却没看到爹爹了。

爹爹把他丢下了?!

这个领悟让小家伙委屈巴巴地瘪了瘪嘴,看向了官语白,“义父……爹爹……”

眼看着小家伙的眼眶盈满了泪珠,小四好心地替他指明了方向:“你娘来了!”他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

小家伙当然听得懂“娘”,一下子就破涕为笑,兴奋地颠着两条腿跑了过去,“娘!娘……”

小萧煜扶着门扇吃力地跨出了门槛,却没机会下石阶,南宫玥已经快步走到了近前。

“煜哥儿,和你爹玩得开心吗?”南宫玥蹲下身,一边习惯地替小家伙整了整衣物,一边含笑问。

小家伙委屈地双手扒到了南宫玥的肩头,还记得刚才出来找不到爹爹的委屈,可怜兮兮地告状道:“爹爹……坏!”

说着,小团子还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瞪了萧奕一眼,仿佛在说,爹爹最坏了!

斜躺在屋檐上的风行心中暗自赞同:可不是,小世孙啊,你这爹差点就给你找了一窝的后娘,这爹还真是够坏的!……不过这西夜可还真是蛮夷啊,居然还把什么“烝报婚”说得理直气壮的?!

想着,风行几乎是有些同情自家公子了,留在这种鬼地方教化蛮夷,太不容易了!

萧奕的整张俊脸都黑了,狠狠地瞪了小萧煜一眼。这个臭小子!就会找他娘告状!

不过,这种场面萧奕早就应付自如,立刻就从腰带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绳挂的鎏金铃铛,往小家伙跟前一蹲,把那个铃铛晃了晃。

“叮铃——”

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萧煜在碧霄堂的玩具里有不少铃铛,但这一个精心打造的铃铛还是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痴痴地看着那在阳光下金灿灿的铃铛,还没他拳头大的铃铛打造成了一只金色的猫头,可爱极了。

小家伙看着都舍不得眨眼了,直觉地伸出肉爪想要抓过来,嘴里叫着:“喵喵——”

萧奕故意把猫铃铛收回了一点,然后笑吟吟地看着小肉团问道:“爹爹好不好?”

小家伙早就把旧怨忘得一干二净,目光灼灼地盯着猫铃铛,想也不想地说道:“爹爹好!”快把小小橘给他啊!

“叮铃——”

萧奕把猫铃铛给小家伙,还不忘灿烂地对着南宫玥一笑,仿佛在说,阿玥你看,我是好爹爹!

看着这对父子俩,南宫玥早就笑得双眼眯成了月牙,心中好像是含了蜜糖似的甜滋滋的。

虽然阿奕老是很嫌弃他们家的煜哥儿,但是最疼爱煜哥儿的也是阿奕,阿奕走到哪儿都会记得给他们的小家伙准备礼物。

王宫里,暖暖的阳光下,爽朗的笑声不断,一片温馨和乐,而被驱逐出王宫的几位使臣却是不然!

接下来的三天,两个使臣以及其他使臣队的人就暂住在了都城的驿站里,既不可外出,也没人理会他们。

直到三日后,也就是五月初六一早,来了二三十个南疆军士兵强势地把他们请出了都城城外。

两个使臣请求再见萧奕,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回应他们的是都城外数万整军待命的南疆军士兵,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难道是……

两个使臣均是猜到了什么,脸上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傅云鹤跨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世子爷说了,两位大人再想下去恐怕也想不出什么结果来,特意吩咐末将等送两位归城!”

什么归城?!这是要挥兵西征他们努族和毛西族啊!两个使臣心凉如冰。

数万南疆军在傅云鹤的率领下直接往努族族长所在的邯巴城逼近,三日后,大军已经兵临城下。

傅云鹤还“好心”地送努族使臣历摩之返回邯巴城,数万南疆大军则在距离邯巴城三里的地方静立示威。

历摩之当日就见到族长努拉齐,自然把在王宫中的所见所闻一一禀告了族长。

努拉齐的脸色阴沉不定,许久都没有说话。他派使臣前往都城,当然是有臣服之意,也没指望与镇南王府的和谈可以一蹴而就,毕竟以现在西夜,不,或者说西域的局势而言,任谁都能看出来,萧奕打下整个西域是迟早的事。

他和毛西族的族长也就是想借着议和的机会向镇南王世子萧奕示好,并尽量为他们两族争取利益!

没想到的是这萧世子竟然霸道独断至此,完全不给人一点协商的余地……

努拉齐的面色沉重极了,久久不语,以致厅堂中的气氛越来越凝重,终于有一个高头大马的大汉忍不住出声道:“族长,这萧奕实在欺人太甚啊!我们诚意与他议和,他却不顾礼数,不顾规矩……”

那大汉还想抱怨,却被努拉齐一个抬手制止了,面沉如水。

厅堂中又静了片刻,努拉齐方才道:“萧奕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欲擒故纵。他的态度很明确,要么降,要么打……”

萧奕都派数万南疆大军兵临城下了,很显然,是绝对不会给人讨价还价的机会了!

这个萧奕行事还真是够狠的!

作为对手,此人令人义愤填膺,令人胆战心惊,然而作为西域之主……

努拉齐不由得想到了百越,想到了南凉,想到了曾经的西夜……也许镇南王府能攻下西夜,不仅仅是官语白之功,还要那萧奕与他齐头并进。

中原的一句老话说的好:长江后浪推前浪。

一个官语白就已经是纠缠故国西夜十余年的噩梦,再加上一个有霸主之风的镇南王世子萧奕,强强联手,恐怕谁也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

努拉齐忽然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下令道:“传本族长之令……”

厅中的数人都是跟随他多年,从他的神态和语气中已经感觉到了什么,果然——

“我努族愿意无条件向萧世子投降!”

一句话,代表着隶属于努族的邯巴城以及另外两城正式向南疆军投降!

傅云鹤在当天上午收到了来自努族的降书,他还来不及下令挥兵前往毛西族,毛西族长派人送来的降书也到了,前后相隔仅仅半日而已!

在如今西夜最强大、最有实力的两族投降后,西夜的其他几族也都闻讯,唯恐遭灭族之祸,都一一跟随。

到了五月中旬,西夜十二族已经有十族臣服于镇南王府。

西夜局势大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