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摊牌/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都御史心神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了厅堂,又如何走出了王府,心如坠谷底,一片茫然。

他不知道回王都要怎么向皇帝复命。等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必定会龙颜大怒,届时镇南王府远在千里之外,恐怕被皇帝迁怒的人就是自己了……

想着,左都御史已经是满头大汗,背后的冷汗浸湿了中衣。

他该怎么办?!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前方忽然传来一片热闹的喧哗声,几个布衣百姓急匆匆地在他身旁跑过,一边跑,一边七嘴八舌地嚷着:

“听说王爷春猎回来了!”

“没错没错,人已经到前面的镇安大街了!”

“我刚刚听说王爷他们这次春猎是‘大丰收’啊!”

“那是当然,我南疆军的将士那可是战无不胜,区区些猛兽算得了啥!”

“……”

左都御史怔了怔后,才反映了过来,原本黯淡的双目又有了些许神采。

镇南王回来了?!

也许……也许自己还有一条生路!

左都御史眸光一闪,立刻下定了决心,对着随从做了个手势,道:“随本官来!”

他必须在镇南王回王府前与他说上话才行……

左都御史跟着那几个看热闹的百姓策马而去,转过一个弯后,就看到百来丈外,数十个将士骑着高头大马浩浩荡荡地朝这边飞驰而来,一些路过的百姓都自觉地避让到道路两边。

那些将士中,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藩王蟒袍的中年男子,马蹄飞扬之间意气风发。

显然,此人就是镇南王!

左都御史策马来到了街道中间,然后翻身下马,咬牙对着马上的镇南王高喊道:“王爷,下官乃是皇上派来南疆传旨的钦差左都御史洪咏志!”

镇南王一看有人竟敢来拦路,本来打算让人赶走,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自称是王都来的钦差,顿时脸上的笑意一收,心下一沉。皇帝派人来显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事!

镇南王只能拉住了马绳,在马儿不安的嘶鸣声中,停在了距离左都御史紧紧两三丈远的地方。

“参见王爷。”左都御史慎重其事地对着镇南王俯身作揖,然后拔高嗓门道:“王爷,下官刚才已经见了世子爷,世子爷口口声声说南疆要独立,敢问可是王爷的意思?!”

左都御史的口气中带上了几分质问的语气,他这句话与其说是在质问镇南王,其实是故意说给在场的这些将士以及路边的这些百姓听的。

就算是镇南王和萧世子想要谋反,想要南疆独立,他们麾下的将领可敢跟随?!他南疆的百姓敢谋反吗?!

此刻众目睽睽下,镇南王难道还敢承认萧奕说得就是他授意的?!

左都御史目光灼灼,一眨不眨地昂首盯着镇南王,看来正气凛然。

镇南王呆住了,吓得差点没厥过去,若非此刻大庭广众,他几乎要捏一下自己的大腿,看看这是不是一场噩梦?!

那逆子说南疆要独立?!

他堂堂镇南王怎么不知道南疆要独立的事?!

镇南王一时只觉得自己的头顶绿油油的,惊吓之余,一股火气从心口蹭蹭蹭地往上冒……

不止是镇南王震惊不已,他身后的数十位将士和四周的百姓亦然,面面相觑,表情各异,那些百姓早就忍不住七嘴八舌地交头接耳起来……

四周百姓的喧哗声总算让镇南王回过神来,他本能地想要问个清楚,顺便安抚住左都御使,却见右后方的姚砚策马上前了几步,忽然出声道:“大胆!在王爷面前竟敢如此无礼喧哗!来人,还不把此人带走!”

姚砚虽然还搞不清楚状况,却也明白不能让镇南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这钦差示弱,必须想法把镇南王糊弄走才行。

想着,他便转头对镇南王小声地说道:“王爷,您看是不是先去问问世子爷,再做打算?”

镇南王眯了眯眼,是啊,姚砚说得不错,此事就算要论个究竟,那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说,这要是越闹越大,再传扬出去,南疆谋反的事可就成了既定的事实了!

姚砚看镇南王面有松动,便又道:“王爷放心,末将会令人看好那位左都御史的……”

镇南王做了一个手势,跟着立刻就有四个随行的亲兵上前,那刀鞘一横,就吓得那左都御史身子一颤,脸色发白。他可不想把命交代在南疆,只能讪讪地随那几个士兵离去了。

而街道上的喧哗却没有平息,镇南王面沉如水,一夹马腹,急切地朝王府的方向行去。

王府的大门在镇南王进府后很快就关闭了,也把外头窥视的目光挡在了府外。

镇南王的脸色难看得几乎要滴出墨来,咬牙切齿地说道:“给本王去叫那个逆子来书房见本王?!”

说着,镇南王的脸上青筋暴起,气得是七窍生烟。如果此刻萧奕就在他跟前,他真是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逆子!

这儿女果然就是前辈子的债!

一个小厮急忙领命而去,步履匆匆。

一炷香后,萧奕才慢悠悠地赶到了镇南王的外书房,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看得镇南王差点就想把案头的镇纸给扔过去,但总算还记得当务之急,指着萧奕的鼻子质问道:“你?!是不是你跟左都御史放话说南疆要独立?!”

“父王,你这书房应该通通风!”萧奕答非所问,好心地替镇南王打开了窗户,一阵凉风随着“吱”的一声吹了进来,萧奕满意地笑了。

镇南王额头的青筋跳了一下,几乎要怀疑这逆子是不是想顾左右而言他时,就听逆子理所当然地颔首道:“是我。”

说着,他随意地撩袍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

镇南王只觉得仿佛一桶冰水当头浇了下来,浑身发冷。

真的是这逆子豪言要造反?!

一时间,镇南王已经忘了生气,脑海中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等皇帝知道了这个消息,定然忍不下这口气,届时皇帝调集各地兵马,那就是大裕百万雄师,不对,去掉他南疆军二十万将士,那也足足八十万大军啊!

届时,凭他南疆不过区区二十万大军如何抗衡?!

完了!

谋反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

他大半辈子兢兢业业,父王戎马一生才建下的这片基业,就要毁在这逆子的一句妄言里了!

镇南王觉得脖子上凉嗖嗖的,仿佛已经看到一把屠刀已经高高地悬在了上方,不知道何时就会“蹭”地落下……

萧奕欣赏着他父王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紫的脸色,自然猜出他在想些什么,嘴角的那抹嘲讽更浓重了。

又是一阵微风从窗外吹来,吹得萧奕的鬓发轻抚在他俊美的脸庞上,多了一丝狂放不羁。

萧奕侧首,乌黑的长发顺势而下,他随意地用右手撑着脸颊,漫不经心地说道:

“如今,南疆、南凉、百越、西夜都是我的地盘。朝廷安份点倒也罢了,像现在时不时地跑来找麻烦,我可没空陪他们玩!”他还要陪他的世子妃呢!

萧奕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一番惊世狂言,语气中毫不掩饰他对皇帝的不耐烦。

这一天,镇南王又一次感觉自己被雷给劈了。

这……这逆子刚才说什么?!

南凉和百越也被这个逆子打下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

他怎么不知道?!

镇南王一时也忘了计较萧奕说南疆是他的,脑海中被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所充斥,努力回想起这逆子这一两年的异状……

萧奕可没打算坐在这里给镇南王答疑,忽然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尘土,笑眯眯地说道:“反正打都打下来了,以后,这些可都是臭小子的产业……还是……”

萧奕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歪着脑袋看着镇南王问道:“还是父王,您是想把百越、南凉和西夜都献给皇上吗?”

把皇帝和孙儿放在心中的那杆秤一放,镇南王的心中立刻就分出了轻重高低。与其献给皇帝,那还不如留给自家的宝贝金孙!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代表他们镇南王府真的要谋反?!

镇南王摇摆不定,脸上的表情纠结极了,忍不住又问道:“百越和南凉真的已经打下来了?”

“那当然。”萧奕笑得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儿般,半眯的眸子熠熠生辉。

话落之后,萧奕也懒得再应酬镇南王,直接道:“父王,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回去带儿子呢!”

萧奕说得理直气壮,也不管镇南王是什么反应,直接大步离去了。

“……”镇南王看着萧奕离去的背影,嘴巴张张合合,一时间实在是拿不了决定,那可是几个国家的江山啊……

这已经进了他们镇南王府碗里的肥肉哪有再倒出去的道理是不是?

可是皇帝能容得下他们吃“肉”吗?!

镇南王越想越纠结,最后掩耳盗铃地对自己说,什么南疆独立之类的,他没听说过,他不知道……

既然镇南王拿不定主意,萧奕干脆就“好心”地替他父王拿了主意,接下来的数日,萧奕直接化暗为明,以镇南王的名义向四方传令:

南疆脱离大裕,正式独立,百越、南凉、西夜都改国为郡,归属南疆!

再加之,从南凉到西夜之间的数个小国也早就归顺,南疆的版图一下子就扩大了数倍,已经是一个足以震慑四方、与大裕匹敌的庞然大物了!

一时间,镇南王府门庭若市,一大早,就有三个军中的老将相携来求见镇南王,想劝镇南王莫要意气用事与大裕为敌。

小厮立刻把人给引到了外书房西北侧的小湖边,那三个老将傻眼了,只见镇南王身穿一身简单的青袍,头戴斗笠,正在一艘小舟上垂钓,乍一眼看去还颇有一种闲云野鹤的感觉。

镇南王这是什么意思?!三个老将面面相觑,他这是在暗示“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或是“独钓寒江雪”?亦或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三个老将捉摸不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最后反而应了一句“三个和尚没水喝”,三人只是和镇南王论了一番钓鱼,谁也没能把话题绕到“南疆独立”上去。

三个老将壮志凌云地来,心神不宁地走了。

连着几日,来了好几拨人马求见镇南王,无论是谁来,都看到镇南王在“高深莫测”地钓鱼……

不知不觉中,“镇南王钓鱼”成了南疆军中上下一个不解之谜。

然而,对于南疆的百姓而言,几十年来都是镇南王府治理着南疆,守护着南疆,朝廷对南疆来说根本就可有可无。因此,南疆是否独立也不过是百姓们一时的话题而已,只在头几天稍稍荡起了一番涟漪,之后,一切就恢复如常,百姓们仍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对于自己掀起的波澜,萧奕却是毫不在意,这些外面的纷纷扰扰根本就没对他造成一点影响,这一日,萧奕和南宫玥带着小萧煜一起到了青云坞。

众人正围坐在一张红木雕花大案四周,大案上铺着一张偌大的羊皮纸舆图,这张舆图是官语白之前在西夜的时候就开始绘制的南疆的新舆图,这两天才堪堪完成。

俯视着这张舆图,萧奕与官语白的眸子皆是熠熠生辉,这是他们一步步、付出无数生命为代价才打下的江山!

坐在萧奕怀中的小萧煜见爹爹和义父都在看案上的一大幅“画”,也好奇地看着,却看不出花样来,他扭动着身子试图爬到大案上去。

萧奕立刻查出他的“不轨之心”,在他圆滚滚的臀部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失笑道:“臭小子,安分点!”

迎上小家伙无辜而好奇的眼神,萧奕干脆抓起了小团子的一个小胖爪子,带领着他指向了舆图上的某处城池,然后说道:“这是骆越城,家!”

小萧煜听懂了最后一个字,欢喜地笑了:“家!”

小家伙的乖巧与配合让萧奕有种微妙的满足感,嘴角微勾。他继续捏着小家伙的小胖指头南移,接着道:“这是百越郡……”

也不管小家伙懂不懂,萧奕一处处地教他认着舆图上的那些地方……小家伙觉得自己似乎在玩一个有趣的小游戏,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屋子里的气氛欢快极了。

坐在萧奕身旁的南宫玥含笑看着这对父子,心中柔和而安详,好似一股清泉在心田中汩汩流淌……

就算萧奕不说,她也早就知道南疆独立是迟早的事。

哪怕南疆什么也不做,就已经注定是皇帝心中的一个心病,更何况,南疆还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越来越强大,皇帝早就容不下南疆了!

说穿了,皇帝就是担心南疆会反,会北伐,然而在南宫玥看来,皇帝的担心也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她懂她的阿奕!

她的阿奕最为傲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再者,她的阿奕自有能耐开疆辟土,又何必去觊觎大裕的江山!

只可惜,皇帝既然心里已经生了疑,就怎么也不会信的!

这时,萧奕与小萧煜的手指已经抵达了“旅途”的终点——西夜郡。

“西……夜……郡。”小家伙含糊地念着,然后仰首看着萧奕,等着爹爹夸他。

萧奕敷衍地用手揉了揉小团子的发顶,故意弄乱了他的头发。

课程至此算是结束了,可是小家伙却还有几分意犹未尽,他朝四周看了半圈,目光注意到其中一面墙上还挂着一张类似的“画”,指着那边叫了起来,“爹爹,爹爹……”我们接着玩!

萧奕的视线顺着小家伙的手指看去,那面墙上挂的也是一张舆图,大裕的舆图。

萧奕的眸光闪了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左臂环着小家伙胖嘟嘟的腰身,右手则拉起了南宫玥的一只手,道:“对了,阿玥,我要和小白一起去一趟王都!”

萧奕显然没提前和官语白说过,坐在他对面的官语白脸上露出了一丝讶色。

经过这几日的休养,官语白原本惨白的面色渐渐红润了起来,这些日子,林净尘日日都过来给官语白行针,虽然官语白的右手暂时没有什么起色,倒是气色好了不少……

眼看着林净尘对治疗如此积极,反而让官语白有些话不好出口。

他想去一趟王都,连小四都还没说,因为他不确定何时能起启,没想到萧奕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率先提起了……

萧奕又抓起了小家伙的双手,掰着他的手指算起日子来,小萧煜被爹爹弄懵了,由着爹爹摆弄着自己的手指……须臾,便见萧奕抬眼肯定地说道:“下个月是吉时,就下个月去好了。”

连官语白都被萧奕弄得有点懵,怔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深深地看着萧奕笑了,缓缓地吐出一个字:“好!”

两人相视而笑,小萧煜来回看着爹爹和义父,仿佛怕落后似的也傻乎乎地笑了。

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户和大门柔和地洒进了屋子里,屋里屋外都是一片明亮通透,空气中荷香阵阵。

南疆的夏日正是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当萧奕一家三口从青云坞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西斜,困倦的小家伙已经在父亲的怀中睡着了,不时还吐着口水泡泡。

“啪嗒”一声,又一个口水泡泡破在了他的唇边,南宫玥拿出一方帕子,给小家伙擦了擦嘴角,萧奕配合她停下了步子,道:“阿玥,这次一来一回,最多两个月我们就回来了!”

南宫玥手下的动作微微一顿,替小家伙擦干净了嘴角,方才抬眼看向了萧奕,轻声问道:“阿奕,你们此行是为了带官大将军回来吗?”

她轻柔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悲伤与惆怅。

萧奕应了一声,深深地与南宫玥对视,乌黑的桃花眼泛起几圈涟漪。

知他者,阿玥也!

萧奕抱着睡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小萧煜继续往前走着,悠远的目光望向了北方的天空。

“总不能让小白独自去王都吧。”萧奕叹息着道。

南宫玥应了一声,半垂眼眸,很多年前的事在眼前如走马灯般飞快地闪过,她与官语白、小四是如何偶然相逢,她如何与官语白达成合作关系……后来,官语白又是如何为官家洗雪冤情,带着官家满门英烈的棺椁轰轰烈烈地回到王都……

对于官语白而言,若非他们官家的老宅和墓地还在王都,恐怕王都也是一个他心里永远不想再触及的悲伤地。

“而且,”萧奕的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说得意味深长,“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以他对皇帝的了解,等皇帝知道南疆夺下了百越、南凉和西夜三地,以他欺软怕硬的性情,对南疆的惊惧必然会上升到最高点,他和官语白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早点把事情办妥,也好让官大将军和官夫人早日在九泉之下团聚……

一阵暖暖的夏风吹来,吹得四周的树木枝叶簌簌作响,南宫玥的叹息声才从唇边溢出,就被风吹散,被枝叶摇摆声遮盖了过去……

------题外话------

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