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弟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日的天气阴晴不定,变化多端,连下了几天雷雨后,天气又晴朗起来,天空仿佛被彻底洗涤了一遍,碧蓝无垢。

七月十七,一只胖乎乎的灰色信鸽“扑棱扑棱”地飞到了骆越城,在灰鹰和白鹰的追逐下,信鸽狼狈不已地飞向进了碧霄堂。

碧霄堂内院的药房里,白烟袅袅,药香弥漫,南宫玥正在要药房里配药。

这药当然是配给官语白的。

官语白和萧奕很快就要离开南疆启程去王都了,考虑到路上熬药不太方便,南宫玥便和林净尘商议着配一些药丸和药膏给官语白带在身上。

萧奕最近很少出门,大都窝在碧霄堂里黏着他的世子妃,连今日南宫玥来药房配药,他都自告奋勇地跑来打下手。可是萧奕不懂药理,能打得下手自然也有限,最多也就是砍个柴、切个药材、捣个药什么的,连点个炉子都差点把炉子给砸了,最后被南宫玥赶去看炉子扇风,当个小药童。

萧奕倒是不在意,专心致志地拿着蒲扇扇着他的炉子,直到见那灰色的胖鸽子被双鹰追着朝这边飞来,他眉尾一扬,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

萧奕随手把蒲扇扔给了一旁的画眉,跟着就灵活地爬到了一棵大树上,然后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一踩,一个纵身便轻松地把那只信鸽抓住了。

双鹰意犹未尽地绕着萧奕飞了半圈,就无趣地飞走了。

很快,萧奕轻巧地落在了地上,看向手中的那只笨鸽子,一看这它爪子上系的那个小竹筒的样式,就知道这信鸽是从西夜那边飞来的。

萧奕熟练地解下小竹筒后,就随手放飞了鸽子,然后从小竹筒中取出了折叠成长条状的绢纸,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

“阿玥……”萧奕三两下就看完了信,然后对着南宫玥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南宫玥脱下鹿皮手套,吩咐了百卉几句后,就从药房中走了出来,狐疑地接过了萧奕递来的两张信纸。

熟悉的字迹跃入南宫玥眼中,这封信是傅云鹤从西夜写来的。

第一张信纸的前半部分傅云鹤写的基本是西夜那边的正事,而后半部分就几乎都是他在哭诉自己在西夜的惨境,再三请求萧奕快点去西夜,退一万步,就算是萧奕派些人去西夜帮他一把也好!

南宫玥仿佛看到了傅云鹤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忍俊不禁地勾唇。

萧奕毫不愧疚地以自家小弟的惨状博美人一笑,笑眯眯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阿玥,我打算稍后就让平阳侯过去西夜……”说着,萧奕乌黑的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平阳侯既然向他南疆投诚,那也得先瞧瞧他的能耐才行。

这算不算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南宫玥掩嘴轻笑出声,斜眼看了萧奕一眼。

萧奕耸了耸肩。他上前半步在她的眼角亲了一下,然后趁机环住了她的纤腰,一手抽掉了她手中的第一张信纸,示意她看第二张。

南宫玥又俯首看向第二张信纸,不由得双目一瞠,捏着信纸的手指下意识地微微使力。

在第二张信纸上,傅云鹤提到近两月翡翠城附近没什么大事,就是柴胡、干百里香等药材供不应求……

难道说……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凝地盯着信纸上的文字,心随着自己的思绪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六月底,南宫玥和萧奕他们回南疆后,骆越城大营曾经发生了一件事,令得全营上下虚惊一场,当时,营中有数十名将士忽然腹痛并腹泻不止,吓得军医提心吊胆,差点就以为是痢疾横行,全营戒严,最后经军医仔细调查后,才发现是这些人去山里打猎想开开荤,不慎摘了山中的毒菇放在肉汤里。幸好毒菇的分量不大,军医发现病因后,开了方子后,那些将士也就没事了……

这件事在军中喧哗了一阵,也就平息了,倒是让南宫玥由此思起了前世的一件事。

上一世,西夜大军也曾在西夜王高弥曷的指示下挥兵东征大裕,只是比这一世要晚,而且没几个月,西夜就自己撤兵了,因为一场瘟疫忽然爆发了,那场瘟疫不仅在西夜肆虐,还蔓延到了大裕的西疆,导致死伤无数……

南宫玥依稀记得当时曾听人提起过那场瘟疫的症状就是反复高热不退,和官语白这次的病症有几分相似,就赶忙飞鸽传书给傅云鹤,让他去查查翡翠城附近最近有没有什么异状。

现在从这封信来看,显然她的担忧并非是杞人忧天。

柴胡和干百里香都是清热解毒的药材,而且极为常见,这两种药材会供不应求就代表着有大量的病人出现了发热的症状……莫非前世的那场瘟疫就是因为翡翠城东郊的乱葬岗而引起的?!

萧奕当然看出了南宫玥的紧绷与担忧,收紧了环着她纤腰的胳膊,然后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了她的发顶上。

虽然他不知道阿玥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乱葬岗,但是他是个举世无双的好相公,自然要妇唱夫随,替夫人解忧。

萧奕微微挑眉,随口提议道:“阿玥,干脆让小鹤子派人把那乱葬岗烧了吧!”

烧了也就一了百了!

南宫玥沉吟着点了点头,萧奕的提议听似粗莽,却是最行之有效的。历来要防止瘟疫爆发蔓延最好的方式就是将那些致病的源头焚烧干净!

不管那个“尸毒”到底是不是前世那一场瘟疫的源头,还是一把火烧了最干脆。

“阿奕……”南宫玥在萧奕的怀中轻轻地挣扎了一下,抬眼看着他,以“讨好”的眼神催促他赶紧去回信。

萧奕却根本就不想动,明明软玉温香在怀,他才不想去书房写什么书信呢!

南宫玥正想谄媚地说几句好话,就听前院的方向传来了清脆的“叮当”声,这碧霄堂上上下下只要一听,就知道这是小萧煜晃荡九连环发出的声音。

那个臭小子又回来和他抢阿玥了!

萧奕的整张脸都变了,突然往南宫玥的膝后一捞,就轻松地把她抱了起来,引来她的一声低呼。

“阿玥,我们去给小鹤子回信吧。”萧奕一脸“真诚”地说道。

南宫玥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被他带到了屋檐上,跟着她只能努力压抑自己的惊呼声,免得引来一些不必要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那清脆的“叮当”声越来越近,没一会儿,穿着一件灰色绣鹰的小衣裳、头戴一顶鹰首帽的小萧煜一边晃着九连环,一边颠着小胖腿跑到了药房前,嘴里兴奋地叫着:“娘……娘……”

可是,药房内外明明有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却偏偏没有娘亲的。

原来娘亲没在这里啊!

小家伙歪了歪脑袋,有些失望,但很快又转身往小书房的方向跑去了……

小肉团好像找到了新游戏一般,兴致勃勃地在娘亲可能去的地方一间间地找着。

眼看着小世孙把院子里的角角落落都找遍了,又想往小花园去找,海棠实在看不过眼,不动声色地引着可怜的小世孙往外书房去了……

自从主子们归来,碧霄堂里就是笑声不断,父子日常斗法花样繁多,七月的镇南王府比起前两个月热闹喧哗了不少,下人们有了主心骨,做起事来也都是精神抖擞。

时间转瞬又过了十几日,终于到了八月初一。

萧奕掐指一算,确定这一日就是良辰吉日,就和官语白带着三千幽骑营浩浩荡荡地从骆越城大营出发了。

他们的目的地自然是王都。

等他们俩回南疆,恐怕最快也要九月底了。

南宫玥带着小萧煜亲自送二人离开,小家伙似乎也知道爹爹和义父要很久不回来,如一朵蔫掉的花儿般无精打采了好几日,嘴里不时地念道着“爹爹”、“义父”、“灰灰”和“寒羽”。萧霏心疼可怜的小侄子,就经常送来小橘给他作伴,总算把小家伙给哄笑了。

南宫玥萎靡了半日后,就振作了起来,她可没时间悲春伤秋,手头还有不少事情等着她去处理……尤其是萧霏的婚事。

南宫玥打算在八月初八那日在丹湖旁的王府别院宴客,这八月初八是传说中的瑶池大会,传说每年八月初八,西王母会举办蟠桃盛会款待各路神仙。南宫玥由此得了灵感,计划安排一场蟠桃宴,邀请众位宾客一起品桃游玩。

这场宴会不仅请了南宫玥颇为中意的“华”、“姚”、“兰”、“常”家的四位公子,也请了其他府邸中适龄的公子和姑娘一并前往,包括韩绮霞和原玉怡她们。虽然这蟠桃宴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萧霏相看,但是南宫玥也打算趁此好好热闹一番。

在几个丫鬟和管事嬷嬷的协助下,宴会的各种事项紧锣密鼓地安排着……

眨眼就到了八月初八的早晨,这一日,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一大早,南宫玥就在雀鸟清脆的叫声中起身,在丫鬟的服侍下穿上了一件簇新的玫红色十样锦妆花褙子,搭配一条粉紫色的百褶裙,鲜艳的衣裙衬得她肤光胜雪,光彩照人。

小萧煜很配合地鼓着掌说“漂漂”,得了娘亲的一个亲吻。

画眉挑帘进屋,笑吟吟地屈膝禀道:“世子妃,早膳已经摆好了。”

母子俩就一起去了外面的堂屋。

萧奕不在家,早膳就简单了许多,母子俩均是一碗热腾腾的蛋花粥,再摆上几碟精致的小菜。

小萧煜在海棠的帮助下坐在了凳子上,乖乖地由着绢娘喂他喝粥,一口接着一口。

看着小家伙吃粥的样子,南宫玥也是胃口大开,舀起一勺蛋花粥,送入口中。

那淡淡的蛋香味扑鼻而来,她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只觉得一种恶心的感觉毫无预警地从胃中涌了上来,如火山爆发般直冲向喉口……

“呕——”

南宫玥放下勺子,转头吐了起来。

那青黄色的秽物一下子就吐了一地,屋子里弥漫起一种让人闻之欲呕的异味。

“世子妃!”屋子里服侍的几个丫鬟脱口而出地唤道,吓得面色微白,连小萧煜都没心思吃粥了,直愣愣地看着娘亲,小脸整个皱在了一起,叫着娘亲。

百卉快步走到南宫玥身旁,担心地抚着她的背,问道:“世子妃,您觉得怎么样?”

回答百卉的是南宫玥又一声呕吐声,她吐得天翻地覆。

“快,快去叫府医!”百卉急忙吩咐道,心中一沉。世子妃病了,偏偏世子爷不在,林老太爷也不在——半个月前,林净尘说是想到了一个以毒攻毒的法子,就跑去西南境寻一种毒虫。

海棠立刻跑出了屋,眨眼就跑得没影了。

“……”南宫玥想叫住海棠,话还未出口,却感到又是一阵反胃感上来,俯首又吐了起来。

不过,她本来也没吃早膳,又吐了一会儿后,总算是缓了过来,接过百卉递来的一杯温水漱了漱口。

其他几个丫鬟分头行动起来,鹊儿和一个小丫鬟急忙收拾地上的秽物,画眉她们则赶紧把桌上的早膳先给收了下去,还有丫鬟去泡荷叶茶……

南宫玥放下茶盅后,便道:“我没事,不用叫府医了。”

可是迎来的却是丫鬟们不赞同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世子妃,医者不能自医!

“娘……”小家伙不知何时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肉乎乎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裙裾,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透着不安,看得南宫玥心疼不已,想把小家伙抱在怀中好好安抚一番,却感觉自己的肠胃又在不安分地翻腾了……

南宫玥急忙拿出一方帕子,轻捂着嘴唇,勉强按捺着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脸色却不太好看。

府医一听世子妃病了,可不敢怠慢,很快就气喘吁吁地随海棠过来了,跑得是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

看着南宫玥面上没什么血色,府医心中更为忐忑:世子妃医术高明,若是世子妃也治不了的病,那自己能成吗?!

而且,这南疆谁人不知道世子爷看重世子妃,但凡世子妃有个万一,那自己又会怎么样?!

府医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到后来连走路的姿势都变得同手同脚。

他给南宫玥请了安后,就僵硬地在她身旁坐下,示意她把手腕放在号脉枕上,跟着深吸一口气,伸出了三根手指轻轻地搭在南宫玥的腕间。

凝神,屏息,感应。

一息,两息,三息……

屋子里静得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须臾,就见那府医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

府医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再三确认……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收手,站起身来作揖回道:“恭喜世子妃,是滑脉。”

滑脉,那也就是喜脉?!

丫鬟们都傻眼了,面面相觑,屋子里又是好一会儿没有声音。

连南宫玥都是愣住了,缓缓地眨了眨眼,伸手朝自己的小腹摸去,嘴角微微翘起,这才想起自己的小日子已经晚了好些日子……本来还以为是旅途劳顿导致,倒也没在意,却没想到是她怀上了!

阿奕去了王都,等他回来的时候,知道她腹中又多了一个小家伙一定会高兴的吧!

想着,南宫玥唇畔的笑意更浓了。

府医擦了擦汗,又道:“世子妃,从脉象看,您腹中的胎儿应该有一个月了,胎像很稳……”

南宫玥微微一笑,让百卉打赏了府医,府医这才彻底地松了口气,急忙就退下了。

屋子里一片喜气洋洋,丫鬟们都是与有荣焉,一个个容光焕发,目露异彩。

唯有小萧煜还有些茫然,一会儿看看娘亲,一会儿看看丫鬟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绢娘蹲下身来,看着小世孙笑眯眯地说道:“世孙,您马上就要有小弟弟了!”

“弟弟?”小萧煜茫然地眨了眨眼,他是王府最小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弟弟是什么。

几个丫鬟看着小世孙可爱的样子,都是忍俊不禁,屋子里的气氛变得越发轻快了。

早膳很快就再次摆上了桌,只是南宫玥跟前的蛋花粥被撤下了,这次换上了一碗只放了些盐的白粥。

南宫玥小心翼翼地喝着粥,幸好,这一次她倒是没有再呕吐。

一旁服侍的几个丫鬟提心吊胆地看她吃了半碗,这才松了口气。丫鬟们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琢磨着,难道世子妃是因为闻了蛋的气味才会呕吐?

用了早膳后,南宫玥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吩咐丫鬟们伺候她去更衣。她现在只觉得这身衣裳就像是隔夜的馊菜似的散发着一种令人不适的异味。

百卉应了一声后,欲言又止地说道:“世子妃,今日的蟠桃宴……”

百卉是想劝南宫玥今日留在府中休养,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玥抬手打断了。

“我没事。”南宫玥微微一笑,安抚几个丫鬟的情绪。她是怀孕,又不是生病,再说了府医也说了她的胎像很稳。

丫鬟们互相看了一眼,也没再劝,陪着南宫玥进了内室,打算服侍她更衣。

没想到的是,才刚进了内室,南宫玥便是微微蹙眉,一种恶心的感觉瞬间又涌了上来。

海棠的反应极快,立刻端来了一个铜盆放在了南宫玥的身前。

下一瞬,就只听又是呕吐声不断,回荡在内室中。

南宫玥把刚喝下去的白粥又统统地吐了出来。

这一次,几个丫鬟的应对已经熟练了不少,海棠帮着接秽物,百卉轻抚她的背,画眉给她递茶水漱口。

等南宫玥平复下来在窗边坐下后,已经是一盏茶后了。

之后,也不用百卉再劝,南宫玥心里已经是有数了。今天她怕是去不成丹湖的别院了。

南宫玥苦笑着抚着尚且平坦的腹部,明明当初怀煜哥儿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如常人般照常吃、照常睡,却没想到这一胎的反应会这么大!

腹中的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娇娇儿!

南宫玥一边心想,一边道:“百卉,你让人叫卫侧妃和二少夫人过来。”

丫鬟们都心知肚明南宫玥为何要找卫氏和周柔嘉,暗暗地松了口气。

百卉急忙去了,不一会儿,就领着卫氏和周柔嘉来了东次间,南宫玥就含蓄地说了她身子不适,请她们两位今日去丹湖的别院帮忙招呼客人,卫氏和周柔嘉自然二话不说地应下了。

今日的蟠桃宴是百卉和鹊儿帮着南宫玥一起安排的,其中的细节她们俩最清楚不过,于是南宫玥又令两个丫鬟随卫氏和周柔嘉一起去别院操持宴会的相关事宜。

几乎是卫氏和周柔嘉一走,南宫玥就按耐不住地再次伏下了身子。

“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