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5送灵/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夕阳彻底落下,夜幕降临了,盛夏的夜晚在声声虫鸣中显得宁静而悠远。

月上柳稍头的时候,灯火通明的驿站中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阿昕!”

萧奕笑吟吟地对着被竹子带进屋子的蓝袍青年招了招手。

萧奕的笑容、萧奕的神情皆一如往昔。

然而,南宫昕却无法像萧奕这般平静,距离他上次去南疆才不过两年多,对他而言,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仿如隔世。

南宫昕当然听说了镇南王府攻下百越、南凉和西夜的事,看着萧奕和官语白的眼神难免有几分复杂,别人也许会担心镇南王府北伐,但是南宫昕知道他的妹夫不会。

他所认识的萧奕不屑这么做!

“阿奕,侯爷。”南宫昕与二人见过礼后,就在二人身旁坐下。

萧奕亲自给南宫昕斟茶,语调亲昵一如往日,似乎从未别离。

“阿昕,你来得正好,我还想着明天派人去请你过来一叙。”说着,萧奕做了一个手势,竹子便拿出一个画轴,呈给了南宫昕,“这是阿玥特意嘱咐我带给你和六娘的。”

南宫昕带着一丝狐疑地接过画轴,然后打开,目光一下子就被画纸上的画吸引住了,移不开眼。

米黄色的宣纸上,画着一个头戴猫耳帽、身穿蓝色小衣裳的奶娃娃,奶娃娃正抱着一只胖乎乎的橘猫在地毯上打滚,笑得小嘴翘起,一双如点漆的眼睛弯成了新月……

无论是这个奶娃娃,还是他怀中的橘猫都画得是那么生动,细腻,活灵活现。

这是妹妹画的。

这画中的奶娃娃似乎带着一种神奇的渲染力,看得南宫昕的嘴角也不由得翘了起来,脱口道:“这……这是煜哥儿?”煜哥儿都这么大了!他还没亲眼看过他的小外甥……

一看南宫昕痴痴地盯着手上的画,萧奕就知道自家的臭小子不费吹灰之力又收服了他舅舅。

这幅画还是南宫玥知道他要来王都后特意画的,就是想让南宫昕和傅云雁看看小萧煜。

“阿昕,要不要去见见我家那个臭小子?”萧奕看着南宫昕不答反问。

南宫昕怔了怔,抬头看向了萧奕,若有所思。阿奕是想让自己“避”去南疆吗?

萧奕毫不躲避地与南宫昕四目直视,等于是肯定了南宫昕的疑问。

南宫昕却是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不疾不徐地说道:“阿奕,我要留在王都。”

南宫昕的表情温和而坚定,顿了一下后,他继续说道:“反正家里的其他人都已经避去了江南,六娘有咏阳祖母护着,不会有事,所以我要留在王都助敬郡王一臂之力……”

皇帝虽然下了诏书立韩凌樊为太子,可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皇帝早已非当年那个皇帝,太子就算立下,也可以废。

他和韩凌樊既是君臣也是知交,哪怕前途再艰辛,他也不能就这么甩手离开……

南宫昕看似性子温和,却自有他的坚持,就如同自己的阿玥一般。萧奕的嘴角染上一丝笑意,他早就猜到南宫昕不会轻易离王都,倒也没太意外,也没打算强求。

萧奕拍了拍南宫昕的肩膀,道:“阿昕,你既然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再劝你。但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也要有所准备才行……”

跟着,萧奕就把自己在王都中安插的人手和据地都一一告诉了南宫昕,最后叮嘱道:“阿昕,将来若是有什么意外,你就去王都南大街的凤吟酒楼,那里的掌柜会护你们一家前往南疆!”

南宫昕深深地看着萧奕,一阵心绪起伏,想道谢,却又觉得一个“谢”字太过单薄。

他拿起了跟前的茶杯,将其中的温茶水一饮而尽,与萧奕相视一笑。

以茶代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渐渐深了,南宫昕在咏阳大公主府的护卫护送下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只带走了一个画卷。

一弯新月在夜空中孤傲地俯视着众生。

当银月淡去、旭日初升时,驿站四周也苏醒了过来,三千幽骑营立刻整装待命,在萧奕和官语白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往西边行去,一灰一白两头鹰在上方展翅翱翔。

守在驿站的数十名锦衣卫见萧奕一行人往西山岗的方向绝尘而去,暗暗地松了口气。

大部分人的心中都忍不住又一次浮现某个疑问——

难道说萧奕和官语白不惜千里迢迢北上,真的不是意指王都,仅仅是为了官如焰大将军的骸骨?!

很快,锦衣卫中就有一人策马而出,前往王都报讯。

这些事,萧奕和官语白根本就毫不在意,带着三千幽骑营直接来到了西山岗的山脚下。

原本空落寥寂的西山岗顿时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变得有些拥挤起来,一片停在枝头的黑鸦怪叫着惊起,被双鹰追逐得狼狈而逃,让这里原本瘆人的气氛变得活跃了不少。

三千幽骑营在山脚待命,官语白和萧奕只带了一些官家旧部上山。

那些官家旧部无声地往空中撒着一把把白色的纸钱,那些纸钱随着山风肆意飞舞着,就像这盛夏忽然下起了一场鹅毛大雪,飞飞扬扬……

四周的温度似乎都骤然下降了不少。

这一路皆是沉默。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每个人都不由得肃然,步履坚定地走在狭小的山道上。

就在一路沉默中,众人来到了西山岗的山顶上,来到了官如焰的墓碑前。

上一次,萧奕与南宫玥来到这里为官如焰扫墓已经是四年前了,当年,吕文濯伏法后,官语白亲自为官如焰以及这一整排的无字墓碑刻了字,无数王都以及周边的百姓都闻讯前来祭拜官如焰……

弹指就四年了!

这些墓碑仍然如当年一般屹立在这里,如当年般一尘不染,那一行行的刻字上的漆色鲜亮如往昔……

就仿佛岁月在这里停滞了一般。

是啊,他们的岁月早就停滞不前了。

一行十数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这些墓碑前,默默地怀念着埋在土下的这些故人。

死一般的沉寂蔓延开来,唯有那山风吹动枝叶发出的簌簌声,仿佛那死者的哀叹声……

声声不歇!

众人的眼眶都红了,湿润了,每个人都强忍着其中的泪水……

反倒是官语白最为平静,一双眸子幽深得如暗夜,仿佛要把人的神魂给吸进去,一袭宽松的白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官语白忽然退后了一步,出声道:“开始吧!”

三个字云淡风轻,却又似乎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小四、风行和其他官家旧部皆拿着铁锹、铁锄上前,沉重的墓碑被移去,黄土被一锹接着一锹地挖起……

官语白一眨不眨地看着,仿佛要把这一幕幕深刻地镌刻在心头一般。

一锹接着一锹,一锄接着一锄,就像是把官语白身上好不容易愈合的伤疤再次挖开,把好不容易长好的骨头再次打断……

所有人都觉得心口发疼,发紧,仿佛这每一锹、每一锄都如重锤般敲打在他们的心口。

挖出的黄土越堆越多,一个黑色的棺椁在黄土之下渐渐地露出了轮廓,这是官如焰的棺椁。

几个官家旧部挖掘的动作不自觉得慢了下来,眼眶再一次红了,往昔的许许多多回忆在他们的脑海中闪过……

他们要带着官大将军的尸骨去与夫人团聚。

他们还要带走官副将、刘副将、杨校尉他们的尸骨,不让他们孤独地留在王都这鬼地方!

山顶上的坟墓被一个接着一个地挖起,沾着泥土的棺椁被一个个地从坟墓中抬出,然后由这些旧部两人扛一个,鱼贯而下……

白色的纸钱又一把把地洒下了空中,把前路铺成一片雪白色,天空不知何时阴沉了下来,让人的心情更为压抑。

一排排棺椁被放上了一辆辆板车,用绳索加以固定,然后萧奕一声令下,这些棺椁就在三千幽骑营的护送下,原路返回驿站。

不远处,又是一骑锦衣卫策马往王都而去……

“世子爷……”一个幽骑营小将悄悄在萧奕耳边附耳禀了一句。

萧奕嘲讽地勾唇,做了个手势表示他知道了。

他随意地朝王都的方向看了一眼,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精光。

希望皇上这一回也别让他失望才行!

数千马蹄声隆隆而去,而那锦衣卫明明孤身一人却仿佛是背后有人追赶似的策马疾驰,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王都……

半个时辰后,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就亲自进宫求见皇帝。

御书房中,待陆淮宁禀明西山岗上发生的一切后,皇帝久久无法平静下来。几夜未能安眠,皇帝的眼窝深深地凹了下去,憔悴不堪。

锦衣卫传来的每一个消息都只是令皇帝越来越烦躁、忐忑、焦虑……

皇帝眉宇紧锁,忍不住脱口问道:“他们就这么回驿站了?”

就这么带着官如焰的棺椁回了驿站?

没有任何其他的行动?

陆淮宁低下头,恭声称“是”。

这时,一阵轻巧的步履声传来,韩凌赋亲自捧着一盅药茶走了过来,“父皇,您的安神茶。”

韩凌赋恭敬地将药茶呈上,也让皇帝猛地回过神来。

还是小三孝顺!皇帝心中感慨地想着,脑海中不由响起昨晚韩凌赋和韩凌樊返回皇宫后的回禀,萧奕说:“可惜了,皇上今日没来!”

这句话反复地在皇帝的脑海中回响了一夜,一遍又一遍……

萧奕和官语白到底想干什么?!

他们总不至于真的要他堂堂大裕皇帝亲自出城去迎接他们俩吧?!

想着,皇帝就觉得荒谬。

可是,他们既然是为了官如焰的棺椁而来,如今都挖了棺椁,为什么还不赶紧走人?!

他们到底在等什么?!

难道说镇南王有什么话要萧奕亲口转述给自己?

如果自己不去见萧奕,萧奕是不是就要想方设法进宫求见自己?!

皇帝越想越不安,霍地站起身来,在御书房中来回走动着……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自己必须尽快送走这两个瘟神!

自己必须化被动为主动……

皇帝的步履终于停顿下来,眼中闪过一抹果决,出声道:“陆淮宁,传朕之命……”

皇帝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御书房中,空气随之变得凝重,一旁的韩凌赋的眼帘半垂,盯着御案上那热气腾腾的药茶,眸光闪烁……

一屋子的君臣父子各怀心思,让这御书房中的气氛隐约又透着一丝诡异。

又是漫长的一日眨眼过去,次日一早,天色还蒙蒙亮,王都却在一片喧嚣中骤然苏醒了。

数千御林军浩浩荡荡地出动,封路的封路,随行的随行,护卫的护卫……

在一种毫无预警的状况下,皇帝的御驾出动了,整个王都为之震动。

那些普通的百姓当然不知道皇帝出行所为何事,而那些关注着朝堂、宫中的一举一动的朝臣勋贵们却是心知肚明皇帝此行为何……

镇南王世子萧奕和安逸侯官语白昨晚抵达了王都十里外的驿站,皇帝竟然纡尊降贵地亲往相见,这也算闻所未闻了。

各府的唏嘘声可传不到皇帝的耳中,声势浩大的御驾就这么从南城门涌出,一路往东南郊的驿站而去……

一只信鸽在碧空如洗的上空飞过,扑棱扑棱地在御林军的上方越过,却没有任何人在意。

随着旭日高升,天空越来越明亮通透了。

这一日,阳光明媚,然而这小小驿站中的驿丞心情却怎么也明媚不起来。

先是镇南王世子和安逸侯来了,现在连皇帝也来了。

他们这种小人物本来一辈子恐怕也见不到皇帝一面,如今得见天颜,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御林军和南疆军不会打起来吧?!

倘若这里变成了战场,他们这种无名小卒怕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吧?!

看着三千南疆军与五千御林军形成两个方阵遥遥对峙,几个驿丞心里只打鼓,汗如雨下。

萧奕和官语白姗姗来迟地从驿站中走出,自然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御驾上的皇帝,以及随行在两侧的韩凌樊和韩凌赋。

君臣遥遥而望,皇帝目光幽深地瞪着萧奕和官语白,右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若是可以,皇帝真想下令立刻将这两个逆臣万箭穿心!

偏偏他不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二人信步闲庭地朝他走近……直到双方相距不到十丈的地方,陆淮宁上前一步,拦住了去路,一副“尔等不可惊扰到御驾”的样子。

萧奕也没有在上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不远处的皇帝。

“皇上特意来相送,吾等真是受宠若惊。”萧奕笑眯眯地朗声道。

他脸上可没有一丝所谓的“受宠若惊”,从他的言行举止,更感受不到一点对天家的敬意。

哪怕是面对皇帝,他和官语白都没有下跪,没有行礼,没有自称“臣”。

很显然,在他二人的心目中,他们已经不再是大裕的臣子。

皇帝的面色铁青,一双锐目死死地盯着萧奕,只觉得被萧奕在众目睽睽下一巴掌甩在了脸上,打得他脸上生疼。

萧奕满不在意,反正他被人记恨惯了,要是什么都放在心上,岂不是要夜夜难眠!

萧奕眼中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讥诮,拔高嗓门继续道:“皇上能亲自来为官大将军送灵,实在是有心了!”

为官如焰送灵?!皇帝傻眼了,谁说他来这里是为了给官如焰送灵,官如焰不过一介罪臣,有什么资格让他堂堂大裕皇帝为他送灵!

皇帝的瞳孔中涌现一片惊涛骇浪,胸口的怒意几乎就要爆发,却见萧奕那边又有了动静。

萧奕随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身后的一个青衣小厮就把三炷香递向了陆淮宁,香烟袅袅……

这三炷香自然不是给陆淮宁的,而是给皇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