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萌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走了三天,镇南王就足足唉声叹气了三天,鬓角多了不少白发,好不容易见萧奕他们回来了,就把他们一家三口都了叫过来。

这一次,镇南王看着萧奕已经没了一丝火气,甚至看着还有些蔫蔫的,待儿子儿媳给自己行礼后,就让他们坐下。

“煜哥儿,来,祖父让人给你做了橘子汁。”镇南王把小萧煜叫了过来,抱到了腿上,“喝喝看,甜不甜?”

小家伙捧着青瓷杯小小地抿了一口,笑得眼睛也弯了起来,“甜!”

看着金孙可爱的样子,镇南王笑得额头出现一道道深深的笑纹,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面露愁色,又问:“煜哥儿,祖父要是不在家,你会不会想念祖父?”

小家伙一向擅长哄人,又抿了一口橘子汁,一边点头,一边应声。

“我们煜哥儿真乖!”镇南王赞了一句,然后抬眼看向了坐在窗边的萧奕,“逆……咳,阿奕,你马上又要当爹了,以后可不要再任性了,做事之前不想想别人,也想想煜哥儿和世子妃!镇南王府总归是要交到你手中……”

镇南王滔滔不绝地说着,南宫玥听着觉得怎么有哪里不对啊,狐疑地朝萧奕挑了挑眉,意思是,父王这是怎么了?说话怎么好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萧奕无辜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被魇着了?或者,吃错药了?

看着萧奕那坐没坐相的样子,镇南王心里暗暗叹气,瞧这逆子过了及冠之年,还这副不靠谱的样子,哪像人家安逸侯?!

以前有自己看顾着,这逆子就算再无法无天,总归也有长辈压着,等自己去了王都为质,也不知道这猴崽子要闹腾成什么样?!……可别把他们镇南王府四代人的家业给生生折腾没了啊!

镇南王越想越觉得前景不容乐观。

这时,小萧煜喝光了杯子里的橘子汁,一脸期待地看着镇南王,“祖祖,还要!”

小家伙黑白分明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看着镇南王,看得镇南王觉得眼眶有点酸涩,等他去了王都,就看不到金孙了!

“来,祖父给你倒。”镇南王亲自给小萧煜又倒了一杯橘子汁,心道:为了金孙,自己也得稳住啊!

想着,镇南王又重振旗鼓,絮絮叨叨地反复叮嘱着萧奕以后行事要谨慎、要顾大局云云,萧奕完全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倒是听得小萧煜开始打哈欠了。

看着小家伙困倦,镇南王赶忙催促道:“煜哥儿累了,你们快带他回去歇息吧。”

萧奕从善如流,立刻带着妻儿告辞了。

他们一家三口才刚出了外书房所在的院子,竹子就快步地迎了上来,小声地在萧奕耳边禀了一句。

萧奕眉头一动,吩咐了一句,竹子匆匆地领命而去。

南宫玥含笑道:“阿奕,我和煜哥儿先回去,你去忙吧。”

“让他等着便是,不着急!”萧奕却是漫不经心地笑了,还是亲自把南宫玥和小萧煜送回了碧霄堂的屋子,之后才慢悠悠地去了前院的舒志厅。

王进佑已经忐忑地等在了厅中,他今日来镇南王府本来是想求见镇南王,谁知道才进门就被人半强迫似的请来了碧霄堂,说是萧世子要见他,也不知道萧世子叫自己过来所为何事。难道镇南王不愿见他,就让萧世子来应付他?!

王进佑惊疑不定地看着萧奕走进了厅堂,恭敬地作揖行礼,“见过世子爷。”

萧奕大步流星地来到上首的太师椅前,撩袍坐下。

“王大人多礼了。”萧奕笑眯眯地说道,“请坐。”说着,他捧起了丫鬟送上的热茶。

王进佑一边坐下,一边打量着萧奕的神色,斟酌着开口道:“世子爷,新帝年少登基,少不经事,对朝政且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镇南王愿意辅佐在侧,指点一二……”

“王大人!”萧奕不耐烦地打断了王进佑,直截了当地点破对方的意图,“只要大裕别总来没事找事,我南疆对大裕江山毫无兴趣!”

王进佑的脸色顿时僵住了,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身在官场十几年了,往来的大臣就算彼此心里再不满,表面上总是客客气气,哪里有人像萧奕这么说话的!

虽然有些事双方心知肚明,但是面子总还是要顾的,话一说破,还怎么再彼此试探底线?!

这萧世子还真是如传闻中的一样,嚣张,跋扈,为所欲为!

王进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分外尴尬。

他也拿起了茶盅,喝了口茶后,总算又冷静了下来,思索着:几日前,镇南王明明对自己客客气气,似乎有转圜的余地,怎么今日这萧世子的态度却是迥然不同?!

难道说萧世子把自己叫来不是镇南王的意思,是他背着镇南王截胡?

难道说,他这是想要擅权?

王进佑越想越觉得不无可能,清了清嗓子后,义正言辞地说道:“世子爷,下官以为此事还当由王爷定夺才是。”

萧奕饶有兴致地看着盯了王进佑好一会儿,盯得王进佑几乎是有些不安了,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把这个局面圆过去。

萧奕勾唇笑了,这位王大人和他那位父王还是挺搭的,都有写戏本子的脑力,就随他们去闹腾吧。

“行。”萧奕站起身来,掸了掸袍子,“那王大人请回吧,本世子失陪了。”

啊?!王进佑傻眼了,没想到萧奕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打发了……

他傻乎乎地就这么看着萧奕大步出了厅堂,毫不留恋地走远了……

萧奕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屋子里静悄悄的,南宫玥和小萧煜还在睡觉,母子俩都闭着眼,长翘如梳篦的睫毛在白皙如玉的脸颊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只是这么看着妻儿安详的睡脸,萧奕的心就恬静了下来,柔软甜蜜如棉花糖一般。

忽然,他觉得有些手痒痒,很想把眼前的这一幕画下来。

他托着下巴,含笑看着这一大一小。

一种温馨恬静的气氛弥漫在屋子里,连时间都似乎不舍得前进了……

相比碧霄堂的宁静,回了驿站的王进佑则越来越茫然了,萧奕出人意料的爽快让王进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镇南王故意借萧世子之口来表明他不愿去王都辅政……

王进佑烦躁得头都疼了,琢磨着是不是该递帖子去王府求见镇南王,然而他的帖子入了王府后,就是泥牛入海,镇南王只觉得催命符来了,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收到,打算能拖一天就拖一天。

腊月初九,王进佑的第二张帖子前脚刚送入了镇南王府,后脚傅云鹤就急匆匆地来了碧霄堂找萧奕复命,他率领三万南疆大军刚刚从西夜归来。

傅云鹤千里而来,掩不住娃娃脸上的风霜与疲惫,风尘仆仆,一双乌黑的眸子却是炯炯有神。

他迫不及待地把西夜的军务一鼓作气都给交代清楚了,然后眨巴着眼,双手扒在萧奕的书案上,可怜巴巴地伸长脖子看萧奕道:“大哥……”该放他去成亲了吧?!娶了妻子才好过年啊!

萧奕如何看不懂傅云鹤的心思,傅云鹤成天把今年要成亲的事挂在嘴边,如今南疆军上下谁人不知道傅将军赶着今年要成亲的。

他这个做大哥的,自然会成全小弟的!

萧奕的嘴角翘起一个亲切的弧度,却让傅云鹤心里咯噔一下,警觉地直起了身子,心道:大哥笑成这样,往往代表着有人要倒霉!这一回倒霉的人不会是自己吧?

“小鹤子,放心吧,不会耽误你成亲的。”萧奕笑吟吟地拍了拍傅云鹤的肩膀。

傅云鹤喜形于色,咬着帕子喜极而泣道:“大哥,您真是我的亲大哥啊!”

他话音才落,就听萧奕随口又道:“过两天你就和王御史去一趟王都吧。”

什么跟什么?傅云鹤傻眼了,缓缓地眨了眨眼,王御史?!王御史又是谁?!

萧奕笑得更灿烂了,继续道:“小鹤子,反正你要回王都准备你和韩姑娘的亲事,不如顺便把公事也给办了。”

“什么公事?”傅云鹤听得是一头雾水,差点要跳脚了。他这才刚从西夜回来,怎么莫名其妙又多了一件差事!

萧奕仿佛没看出傅云鹤的异样,若无其事地把前几日王御史奉旨来南疆的事一一说了,让傅云鹤去王都自然是代表南疆与大裕朝堂洽谈。

“……”傅云鹤早得知了先帝驾崩和新帝登基的事,可现在才知道大裕使臣来请镇南王去王都辅政这回事,无语的同时,看着萧奕的眼神更复杂,也更古怪了。

大哥到底是心大,还是健忘,难道他忘了自己可是咏阳大长公主的嫡孙,是大裕的宗室啊!

大哥让他去王都代替镇南王府与大裕朝堂接洽,这——

真的合适吗?!

傅云鹤眼角抽动了一下,简直不敢想象王都那些人看到自己以南疆来使的身份出现在金銮殿上时,会是什么表情……

“大哥,你是不是……”傅云鹤眨了眨眼睛,“单纯无邪”地看着萧奕,想劝他要不要再仔细考虑考虑。

萧奕将双臂叠在书案上,笑眯眯地看着傅云鹤,笑得比傅云鹤还要单纯无辜,“小鹤子,你不想去王都?”

言下之意是,你还想不想成亲了?

“去!”傅云鹤点头如捣蒜,飞扑了过去,抱着萧奕的大腿,一脸真切地哀求道,“大哥,让我去吧!这差事舍我其谁!”

傅云鹤仰首忍着眼眶的泪,心道:为了成亲,再大的苦也得忍着、熬着!……待会一定要去找霞表妹好好安慰安慰自己!

萧奕甩了甩手,眼神无奈极了,仿佛在说,你真的要去,我就如你所愿好了。

可怜的傅云鹤千恩万谢地走了,心里叹息,还有两天,他得留在城里好好陪霞表妹说说话!

哎——

一声哀怨的叹息声消逝在冬日的微风中,两日后,傅云鹤依依不舍地再次离开了骆越城,这次是北上前往王都,与他同行的还有大裕的使臣王进佑。

王进佑离去的消息当然也传到了镇南王耳中,镇南王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已经做好了去王都为质的心理准备,只想着能拖几日是几日,没想到这才几日又变天了?!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难道是新帝改变主意了?!

镇南王便询问来报信的小厮这几日王御史可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方才知道他两日前曾被逆子叫去了碧霄堂。

镇南王震惊之余,又觉得理所当然。

是啊,除了这逆子,还会有谁!也不知道这逆子又做了什么“好事”才让使臣乖乖地离开了南疆……使臣无功而返,也不知道会不会惹来大裕的震怒?

想着,镇南王不免忧心忡忡,可是木已成舟,他也无可奈何……对了,他什么也不知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他还是去钓鱼吧。

镇南王放空脑子,拿上鱼竿就跑去湖边钓鱼了……

王进佑离开骆越城后,镇南王府彻底平静了下来,每天忙着钓鱼的镇南王也不再唉声叹气了,他身旁服侍的长随丫鬟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过了腊八就是年,腊月中旬,骆越城中的年味越来越浓了,从王府到碧霄堂都开始忙忙碌碌地为过年做准备。

萧霏为了让南宫玥养胎,几乎揽下王府大半的事宜,这一日一早,她又如常般来了碧霄堂。

她还没来得及说府中的事务,就被南宫玥的一句问话弄懵了。

“霏姐儿,你可考虑好了?”

南宫玥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萧霏愣了好一会儿,总算恍然大悟。大嫂这是在问自己对婚事的意见。

萧霏半垂眼帘,眸光闪了闪,犹豫了一下,与南宫玥四目直视,正色道:“大嫂,可不可以再给我几个月时间?”

这一下,南宫玥愣住了,眼中露出一抹讶色。

萧霏这句话乍一听还是没有定论,但是南宫玥却品出了一丝不寻常来。

一直以来,萧霏对婚事的态度都有些懵懂,好像只要长辈作主,家世人品合适,选谁都可以,说白了,就是情窦未开,还没开窃。

可是这一次,萧霏的表现却与之前不同,她居然开口表示要再给她几个月……难道说她开窍了?

萧霏的性子一向黑白分明,说一不二,如果她真的有了决定,应该会立刻告诉自己,那就是说,萧霏现在还有些稀里糊涂的,没弄明白自己的心思。

但是她自己有这个意愿去琢磨了,已经是一个大飞跃,看来王府明年应该是可以再办喜事了。

南宫玥按捺着嘴角的笑意,亲热地拉过萧霏的手,温声道:“霏姐儿,有道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终身大事一辈子只这一次,是要好好想清楚,才不会抱憾终身,你不用心急。”

大嫂对自己总是这么好,这么贴心!萧霏心口一暖,感动地看着南宫玥,心绪一阵起伏。

“谢谢大嫂。”她定了定神,一本正经地允诺道,“大嫂,三个月后,我一定会想好的,不会辜负大嫂的一片心意。”她知道她的年纪不小了,亲事一直没定下,不止让大嫂操心,还会连累底下的妹妹们……

看着萧霏清澈认真的眼神,南宫玥忍俊不禁,学着她的样子也是一本正经地颔首道:“大嫂相信你。”

南宫玥忍不住又想伸手揉揉萧霏的发顶,他们家的霏姐儿真是太可爱了!

萧霏笑了,乌黑的眸子里有一分坚定,两分赧然,三分懵懂。

她得好好想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