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归来/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嫂俩在屋子里说了近一个时辰的话,萧霏方才离去。

东次间里,只剩下了南宫玥,屋子里一片静谧。

临近中午,温暖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南宫玥慵懒地倚靠在窗边,眼帘半垂,樱唇微抿,心绪转得飞快。

到底是谁让一向在亲事上是榆木疙瘩的萧霏另眼相看,而且,有些开窍的迹象呢?!

能与萧霏接触的男子屈指可数,这几日,萧霏待在王府就不曾出过门,最近一次出门也就是万青山的冬猎了……

想着,南宫玥心念一动,莫非,冬猎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所以才让萧霏一向平静无波的心潭泛起了些许涟漪?

窗外的树叶随风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一只胖乎乎的橘猫从枝叶中探出头来,金色的猫眼一眨不眨地与南宫玥四目对视,然后发出轻轻的“喵呜”声,似乎在赞同她的猜测。

橘猫警觉地盯了南宫玥片刻,发现她是独自一人,身旁没有那只淘气的团子后,就松了一口气,悠然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南宫玥看出猫儿的神态变化,忍俊不禁地勾唇。她把手肘撑在窗槛上,托着下巴继续思索着,回忆冬猎时发生的事。

要说冬猎那几日萧霏身上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大概也唯有她在万青山走丢的那件事……那之后,萧霏因为崴了脚,除了最后一天与小家伙一起去放生那只白鼬以外,中间就再也没出营地。

南宫玥还记得百卉与她说过,那一晚,萧霏是被常怀熙和阎习峻找到并带回营地的。

难道说让萧霏另眼相看的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

南宫玥的眸子微微一瞠,若有所思。

恐怕不会是常怀熙……

之前,萧霏曾与自己明言常家不错,如果是常怀熙的话,萧霏就不需迟疑,只需与自己言明即可,莫非——

是阎习峻?!

如果真的是阎习峻的话,阎家门第不显,家风不佳,而阎习峻又是庶子……

想着,南宫玥心中有些迟疑,抬眼再次看向枝头的橘猫,眉头微蹙。

“小橘……”她猜得对不对?

南宫玥盯着橘猫的圆脸似在询问,橘猫歪着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仿佛在说,它怎么知道!

随即,小橘安然地在树枝上蜷成一团,舔舔脖颈的绒毛,晒着太阳继续睡起它的午觉来。

看那橘色的毛团睡得如此香甜的样子,南宫玥也忍不住被传染了睡意,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皮沉甸甸地,不知不觉中,她靠在窗边昏沉沉地睡去了……

连院子里的微风似乎都不忍吵醒这一人一猫,风变得更为温柔了……

相比南宫玥的悠闲,碧霄堂乃至骆越城中都为了过年忙得是脚不沾地。

忙碌的时候,日子过得飞快,眨眼又是几日飞逝,腊月十三,又一批南疆军从西疆声势浩大地归来了,这一次带队的人是韩淮君。

当韩淮君在竹子的引领下来到碧霄堂的外书房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

外书房中的几扇窗户大开,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口柔和地洒在了萧奕俊美的脸庞上。

岁月如梭,距离韩淮君上次陪摆衣来南疆已经三年了,对他而言,萧奕的书房看着陌生而又似乎有些眼熟,时隔三年,他的身份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挑帘进屋后,韩淮君一眼就看到萧奕笑吟吟地对着他招了招手,“阿君,过来坐!”

萧奕那随意的语气和神态一如当年在王都,一般无二。

韩淮君怔怔地立在原地,几乎以为自己此刻身在王都,几乎以为时光倒转,“大哥”二个字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许多年前,他输给了萧奕,愿赌服输,才叫年龄比他还小的萧奕一声“大哥”,心里自然有几分别扭,并不似傅云鹤、原令柏他们那般心悦诚服。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他在南疆军麾下效力,原本是打算尊称萧奕一声“世子爷”,却没想到萧奕一如往昔,哪怕他如今堪称权倾天下,却似乎一点也没变,仍是王都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世子。

韩淮君原本有些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笑了。

士为知己者死,也是因为有这样的萧奕,才有官语白,有姚良航,有傅云鹤……有南疆万千将士万众一心,甚至连平阳侯也投效了镇南王府。

一瞬间,韩淮君的心中思绪翻涌,想到先帝,想到新帝,想到西疆……想到已然腐朽的大裕朝堂,覆水难收,他是决不可能再走回头路的!

韩淮君定了定神,嘴角透着一抹坚毅,他大步走到窗边的圈椅上坐下,与萧奕仅仅隔着一个案几。

竹子给二人上了茶水后,就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之后,韩淮君就与萧奕说起了正事,如今西疆已经不在属于大裕,而是被归到西夜郡下,这几月,他们终于收编了原西夜军,以此补充了驻扎西夜的兵力,又有姚良航留在那里照看着,西夜那边应该出不了岔子,所以萧奕就命韩淮君率一万南疆军从西疆归来。

两个青年清朗的声音间或地回荡在书房里……直到竹子在一炷香后进来禀话,二人方才从书房走出,远远地,就看到几道熟悉的身形正往这边走来。

蒋逸希、韩绮霞、原玉怡,还有被南宫玥牵在手里的小萧煜,都朝韩淮君和萧奕这边走来。

然而,韩淮君的眼里却只容得下一人。

几十丈外,蒋逸希身穿一件青莲色葡萄纹刻丝褙子,乌黑的青丝挽成了牡丹髻,鬓发间的赤金镶珠凤钗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女为悦己者容,她显然是特意妆扮过的。

韩淮君大步流星地走向妻子,目光灼灼,嘴角不由得翘起,英俊清朗的脸庞柔和了不少。

短短不到一年,发生的事太多了!

曾经一度,他几乎以为他此生再也无法与蒋逸希团聚,以为他们夫妻俩要永远分隔两地直至埋骨土下……

韩淮君的眼眶有些酸涩,蒙上天垂怜,他还有她!他们还能在这距离王都千里之外的地方重逢。

蒋逸希被韩淮君灼灼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秀丽的脸庞上染上了如桃花般的红晕,低低地唤了一声:“阿君。”

蒋逸希心里如释重负,他能平安归来,比什么都好!

南宫玥、韩绮霞和原玉怡在一旁彼此看了看,三人的嘴角都带上了戏谑的笑意。

她们早就从萧奕那里知道韩淮君这几日会回来,今日正午,韩淮君刚到骆越城大营,便有人急匆匆地来碧霄堂报讯,南宫玥就急忙派人把蒋逸希和韩绮霞她们接了过来,又通知了原玉怡。

须臾,韩淮君总算回过神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与韩绮霞、原玉怡等人纷纷见了礼。

之后,他的目光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众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小人儿身上。

小萧煜穿着一件与他爹一式的紫袍,父子俩看来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家伙一手抓着娘亲的裙裾,仰起小脸好奇地打量着韩淮君。

“煜哥儿,这是你韩家叔叔。”蒋逸希含笑地看着小家伙介绍道。

“叔叔。”小家伙从善如流地叫了一声,笑得灿烂极了。他知道每一个姑姑、姨姨和叔叔,还有义父,都会对他很好很好。

知道这是叔叔,小家伙也不再小心地审视韩淮君了,直接从娘亲身旁走到了他跟前,双臂一举示意要抱。

韩淮君无措地看了蒋逸希一眼,在她的鼓励下,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姿态很是僵硬。

其他人看着都忍俊不禁,他们本就相熟,也多是近亲,气氛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君表哥,今晚我们给你接风!”原玉怡笑嘻嘻地说道,好似主人一般招呼着大家往舒志厅的方向去了……

此时,夕阳落下了大半,天色一片昏黄,府中的角角落落开始点起一盏盏八角宫灯,照亮前路,众人的语笑喧阗声渐行渐远,这一夜的碧霄堂笑声不断……

临近过年,骆越城里可说是喜讯连连。

西夜郡那边,西夜十二族皆归顺了镇南王府,以前逃窜的西夜残军也都一一剿灭,西夜百姓很快就安于天命,西夜的局势基本上稳定了下来,因此驻西夜的南疆军将士们陆续地都返回了南疆,只在西夜留了三万人、以及飞霞山一带留了一万人驻守。

与此同时,百越郡、西夜郡、南凉郡、七里郡等郡也都纷纷把年礼送来了骆越城,当那些年礼随着各郡的车队浩浩荡荡地入城时,吸引了不少百姓围观,百姓皆是热血沸腾,与有荣焉。

南宫玥从各郡送来的年礼中挑了一些,作为年礼送给城中的一些府邸。

接下来连着数日,城中上下都围着年礼的话题说得热热闹闹,也让城中的年味更浓了……

年关临近,城中各府、店铺一家家都张灯结彩,百姓皆是喜气洋洋。

腊月十六,一只白色的信鸽扑棱扑棱地飞进了碧霄堂,信鸽是从西夜郡那边遣来的,这封信中来禀说,翡翠城附近爆发了时疫,翡翠城以及周边的数个小镇、村落有一成左右的百姓都感染了时疫,幸而及时发现,统一将那些病人进行区分并隔离治疗……虽然染上了时疫的病人至今为止已经死了近半,但是总算控制住了疫病的传播,没有继续向别的城镇扩散,至今已经有五天没有出现新的病人。

这封信是来自程昱。

除了平阳侯外,程昱如今也在西夜郡,那之前,程昱在南凉郡协助田禾管着政事与民生,在黄和泰赶去了南凉郡后,程昱终于可以抽开手,就又被萧奕派往了西夜郡,现在以程昱为主,平阳侯为辅,暂时管着西夜郡的政事与民生。

萧奕收了那封飞鸽传书后,就直接来了青云坞。也没人招呼,他就熟门熟门地拐进了官语白的书房,官语白正坐在一张榧木棋盘后自己与自己下棋。

“小白,你瞧瞧……”

萧奕随手把那封密信丢给了官语白,饶有兴致地研究起这下了一半的棋局来,只见那黑子与白子杀得难解难分,硝烟弥漫……萧奕也有些手痒痒了,从棋盒中拈起一粒白子干脆地落下。

几乎是下一瞬,一粒黑子也紧跟着落了下来。

萧奕抬眼看去,只见官语白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那张绢纸,随手搁在一边,显然看完了信。

萧奕又俯首去看眼前的棋局,果断地再次落下一粒白子,嘴上同时说道:“阿玥之前就不放心翡翠城东郊的那个乱葬岗,我干脆就命人一把火给烧了。看来这把火烧得恰是时候!”

若是没有那把火,恐怕翡翠城的这场时疫会更严重!

官语白以左手又拈起一粒黑子,右手则在棋盘边轻轻叩动了两下,沉吟着道:“自古以来,疫病流行往往与天灾人祸有关,乱葬岗、病畜、被污染的水源等素来都是时疫的源头……阿奕,我想向林老神医请教一下要如何才能预防减少时疫。”

纵观历史,时疫的爆发数不胜数,比如霍乱、鼠疫,致死率极高,一旦疫情失控,死者不计其数,件件触目惊心,他们也曾在应兰行宫亲眼见证过时疫的可怕,预防时疫也是关乎百姓民生,须得重视。

官语白落下了黑子,又道:“这一次的时疫也是一记警钟。”他看向自己还不甚灵活的右手,眼中一片泰然。说来,以他的右手换回那数万百姓的性命,这笔买卖也是值得的。

棋盘上,黑子与白子阵势错杂,两人才不过下了几子,白子已然隐隐露出败势,萧奕却满不在乎,果决地继续对黑子发动攻势,只攻不守。

“啪”地落子后,萧奕伸长脖子,猝不及防地把脸凑到了官语白跟前,一本正经地说道:“小白,我这个人一向唯才是举,都说耳濡目染,你怎么就没学到一点?”

官语白还没怎么样,小四已经被萧奕的自吹自擂、厚颜无耻又一次给惊到了,差点就从外面的树上摔了下来。

这么多年了,小四还是没习惯这个萧世子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窗外的小四俯首朝官语白和萧奕二人看了一眼,就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嘴角微扬。他如何不知道萧奕是在劝公子适当地把事情交由下面的人去办,不要太操劳,不要事事都亲力亲为……

小四都能领会,官语白如何不懂,怔了怔后,乌黑的眼眸中闪现点点笑意,意味深长地说道:“阿奕,说来,还有一件事必须要由你既‘出力’,又‘出面’!”

萧奕疑惑地挑了挑眉尾,见状,官语白眼中的笑意更浓,说道:“如今几郡平定,可以利用新年论功行赏之际,重定军制……”

南疆以武立邦,事关军制,萧奕也明白其重要性,凝神听着。

官语白继续说道:“如今南疆军中用的皆是大裕的军衔,可南疆既然已经独立,那就必须更改军制,与大裕有所区别。”

无缘无故地改军制容易引起军心动荡,倒不如借着这次大肆封赏之际,趁势而为,转移焦点。

官语白说得在理,可萧奕却觉得头也疼了起来,年关岁末,距离新年的时间可不多了,定军制如同定律法,需要考虑的条条款款可不少,还要借鉴历史……看来自己与小白又要忙上一段时日了!

不过……

萧奕又想到了什么,扬了扬眉,笑吟吟地看着官语白,故意问道:“小白,那你还要不要这安逸侯继续来做做样子?”

官语白愣了一下,然后淡淡地笑了,云淡风轻。

“啪”的一声,他手里又落下了一个白子……

------题外话------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底或者下月初正文完结,最后一个月拼月票榜了,虽然手残,但还是会拼命召唤月票的!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