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过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弟弟!”

小萧煜从傅大夫人的膝头跳了下来,好奇地走到了韩惟钧跟前,歪着小脑袋瓜子打量着对方。

明明小萧煜比韩惟钧还小一个月,但是两个孩子站在一起,小萧煜却比他高了小半个头,皮肤白皙红润,看来神采焕发。

小萧煜还没怎么见过同龄的小孩,看着比自己还矮小的韩惟钧,觉得新鲜有趣极了。

小家伙习惯地去掏那个系在自己腰间的橘色猫脸小荷包,随手从中摸出一个伸懒腰的金猫锞子热情地递给了韩惟钧,豪爽地笑道:“送给你,弟弟!”

韩惟钧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小萧煜手中的金猫锞子,眼睛闪了闪,声如蚊吟:“谢谢。”

一旁的南宫玥眼神有些复杂地打量着举止畏缩的韩惟钧,终于忍不住纠正道:“煜哥儿,这是小哥哥!”

小哥哥?!小萧煜一脸震惊地看着韩惟钧,哥哥不是比自己大的人吗?!这个小哥哥怎么比自己还要娇小呢?!

小萧煜上前一步,强势地一把拉起了韩惟钧的左手,指了指自己说:“我,哥哥。”再指了指韩惟钧说,“你,弟弟。”

他理直气壮地催促道:“快叫哥哥!”

“哥哥……”韩惟钧把玩着手中的金猫锞子,爱不释手,想也不想地应了一声。

小萧煜满足了,又摸出一片金色的羽毛送给韩惟钧当做认小弟的见面礼。

四周静了一瞬,大人们面面相觑。

须臾,傅大夫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前俯后仰,眼角都笑出了泪花,道:“阿奕,煜哥儿的性子还真是像你!”

这才两岁的孩子就开始认小弟了!

傅大夫人调侃地看了儿子一眼,傅云鹤摸了摸鼻子,也没觉得不好意思,继续可怜兮兮地看着萧奕和南宫玥,大眼眨巴眨巴。

“大哥,大嫂,你们看……这孩子……”

这孩子都认了煜哥儿做哥哥了,不如您二位带回去养了吧!

傅云鹤搓着手,目露期盼。

南宫玥樱唇微抿,也觉得这个孩子有点难安置。

但萧奕却一点也不纠结,理所当然地挥了挥手打发傅云鹤道:“你自己继续带着!谁让你犯傻!”言下之意是,这算是傅云鹤犯傻的惩罚。

“大哥!”傅云鹤已经装可怜地开始咬帕子了,两眼水当当的,仿佛在说,大哥,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才止住笑的傅大夫人看着傅云鹤这副德行,又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觉得自己肚子都要笑痛了。她缓了口气,正色道:“鹤哥儿,好了,不就是多双筷子的事吗?你就当先提前练练手!”傅大夫人想得通透,傅云鹤和韩绮霞年纪也不小了,想必自己很快又可以抱孙了。

想着,傅大夫人眼中盈满了笑意。

也是啊!为了养好他未来的女儿,是该先学学带孩子。傅云鹤登时破啼为笑,喜滋滋地幻想起自家的小囡囡会是如何的可爱软糯。

南宫玥掩嘴轻笑,与萧奕交换了一个好笑的眼神,至于小萧煜早就拉着韩惟钧到一边去玩了,似模似样地教他解九连环,一副小先生的模样。

等韩惟钧解开了九连环后,小萧煜又拉着他到大人跟前炫耀了一遍。

傅大夫人这个年纪,最喜欢小孩了,看着小萧煜那活泼的样子,喜欢极了,故意逗他:“哎呦,我们的煜哥儿真是个好哥哥!”

那当然!小萧煜得意地挺了挺胸膛。

见状,傅大夫人笑意更浓,故意逗他:“煜哥儿,那你说,你娘肚子里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囡囡!”

回答的声音却是两个,一个奶声奶气,一个清朗明澈,父子俩的声音都是那么坚决,相似的桃花眼皆是认真地看着傅大夫人,逗得她又是乐不可支。

南宫玥、萧奕一家三口又在傅宅留了半个时辰,方才告辞,再次坐上了朱轮车,车轮骨碌碌地转动着,正好压过了车厢里的声音。

“阿奕,阿依慕怎么样了……”

车厢里,南宫玥的眸色显得比平常幽暗了几分,而玩累的小萧煜蜷在父亲怀中甜甜地进入了梦乡,不时努努小嘴。

萧奕仔细地给小家伙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漫不经心地说道:“正审着。”

说到底,阿依慕是萧奕的杀母仇人,萧奕自然不会让她好过!

南宫玥迟疑了一瞬,又道:“阿奕,是不是让外祖父去看一下?”南宫玥口中的外祖父指的当然是方老太爷。

萧奕怔了怔,抿嘴思索着。阿玥考虑得很周道。外祖父一直对母亲的死耿耿于怀,人死不能复生,也是该给他老人家一个真正的了结了……

“啪!”

随着车厢外马鞭甩下的声响,车轮转动得更快了,朱轮车一路飞驰,这一次的目的地是碧霄堂。

次日,也就是二月初五,萧奕就带着方老太爷去了碧霄堂的地牢。

通过地牢唯一的路就是一条往下的石阶,方老太爷不良于行,萧奕干脆亲自背着他老人家下了地牢,一个护卫在后头把轮椅搬了下去。

从头到尾,不过几息时间,方老太爷已经稳稳地又坐在了轮椅上,只是从光明瞬间坠入了黑暗,四周的空气又闷又潮又冷,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心口微微发紧。

他沉默地握紧了轮椅的扶手,什么也没说,眉宇间堆积着深深的皱纹。

“骨碌碌……”

轮椅滚动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地牢中显得尤为响亮,刺耳。

地牢守卫利索地打开了某一间牢房沉重的铁门,两支火把发出昏黄的光芒,照亮了这小小的地牢,一眼可见一个手脚皆戴着沉重的镣铐的青衣女子坐在墙角,一头长发凌乱地披散下来,看来蓬头垢面,如一个路边的女乞丐一般,可是她的神色依旧淡然,一双深邃神秘的眼眸在火光中尤为明亮。

方老太爷自然已经知道今日来此是为了见谁,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一双浑浊的老眼中迸射出浓浓的恨意,手背上更是青筋凸起。

坐在角落里的阿依慕抬眼看向了萧奕,目光平静,自打她被押送至南疆后,这还是她是第一次见到萧奕,但她仍旧准确地认出了他,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徐徐道:“萧世子,久仰大名。”

跟着,阿依慕的视线下移,又看向了轮椅上的方老太爷,睿智的眼眸中露出一丝了然,“方老太爷……看来二位是来清算先镇南王妃之死!两位尽可以把先王妃的死算在我头上,谁让她不巧在不合适的地方听到了不该听的话!……还有方老太爷你之所以会卒中,也是我示意方家三房下的毒。”

话语间,她气息平稳,不急不躁,看来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言无不尽。

听她说得漫不经心,仿佛那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方老太爷的眼睛几乎瞠大极致,眸中布满了血丝,赤红一片,咬牙道:“就为了我方家的银子?!”

阿依慕淡淡地嗤笑了一声,仿佛在反问道,难道这个理由还不足够吗?

怀璧其罪,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方家有这么多银子,富可敌国,方家的长女大方氏还嫁入了镇南王府,迟早就会从世子妃变成镇南王妃,就算他们百越不觊觎,别人也会觊觎,为了钱,为了权!

再者,死了一个大方氏,对自己而言,还可以一举两得,让小方氏顺理成章地嫁入王府为继室,如此,才能谋得更大的利益……

本来,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也都安排好了一切,偏偏小方氏无用,败露了她自己;偏偏奎琅无用,败落了百越!

哎,这一切也不过是成王败寇。

她愿赌服输!

阿依慕心中化成一声悠长的叹息,再次仰首看向萧奕道:

“萧世子,成王败寇,我输了!”

顿了以后,阿依慕继续道:“但是,关于百越的事,我是什么也不会说的,你不必再白费力气审我了,我可不是摆衣!要杀要剐,你随意便是!”她已经输了,但是百越还在,还有她以前在百越埋下的一些暗桩,萧奕不可能将其全数清除,将来有一天,百越未必不可以崛起!

纵观历史,潮起潮落、兴衰荣败是其必然规律!

萧奕冷淡地俯视着阿依慕,似笑非笑地对她说了第一句话:“我不会要你的命。”

短短的七个字让阿依慕和方老太爷均是愕然地看向了萧奕,四周静了一瞬,只有火把上的火光跳跃发出的滋滋声。

萧奕又看向了方老太爷,漂亮的桃花眼在火光中熠熠生辉,声音清朗坚定:

“外祖父,对她这种人而言,死是最轻的,一生囚禁在此,眼睁睁地看着百越被我南疆彻底同化,才是最大的惩罚!”

人死如灯灭,就这么杀了阿依慕,未免也太便宜她了!

阿依慕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从她前半生的经历可见一斑,想要击溃这样一个人,不能从肉体上,要从精神上,将之彻底摧毁,这才是他萧奕的复仇!

“萧奕!”阿依慕面容微变,脱口而出,这一刻,神色间露出了一丝动摇。

然而,萧奕再也不想看她,再也不想与她说话。

“外祖父,”萧奕笑吟吟地对着方老太爷又道,“我们走吧……”

萧奕亲自推着方老太爷的轮椅出去了,“骨碌碌……”轮椅的转动声中,沉重的铁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等外祖父俩再次从地牢中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此时才不过是巳时,晨光明媚,碧空如洗,就像是方老太爷此刻的心情一样。

仰望着碧蓝的天空,方老太爷的眼眶有些湿润,无声地与天上的女儿说着话:

女儿,你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阿奕已经给你报仇了!

而他也再没有一丝遗憾,只等着……

方老太爷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又有了神采,暗暗以袖口擦去眼角的泪花,若无其事。

萧奕只当做不知,不疾不徐地推着方老太爷的轮椅往听雨阁而去,笑眯眯地凑趣逗老人家开心。

听雨阁的方向,传来女子与孩童的说笑声,走得越近,那声音就越清晰……

外祖孙俩不由得都笑了。

屋子里的人似乎也听到了外面的轮椅滚动声,一个软糯糯的声音从里边传来:“曾外祖父!”

小家伙好似一道旋风似的滚了过来,可怜兮兮地对着轮椅上的方老太爷伸出了双手,只见他肉嘟嘟的两只小手上几条红线缠成了一团。

方老太爷耐心地替小家伙解下了红绳,慈爱地笑问道:“煜哥儿,你在玩什么啊?”

小萧煜一眨不眨地看着方老太爷把原本凌乱交缠的红绳又理顺了,开心地又笑了:“翻红绳!”

等方老太爷进屋后,小家伙又缠着曾外祖父陪他玩翻红绳……结果没玩几下,就把红绳又凌乱地缠在了他的小手上。

这下,方老太爷算是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身后垫了一个大迎枕的南宫玥坐在一旁掩嘴轻笑,小家伙的指头短,本来就不够灵活,偏生他和萧奕一向是个急性子,没耐心,往往没玩几个来回,就把红绳给搅乱了。

偏偏小家伙又是个不服气的,越是这样,就越是要挑战。

南宫玥有些好笑。

她如今身子沉,坐不久,没一会儿就觉得腰酸背痛,有些吃力地在椅子上调整着坐姿。

萧奕立刻就注意到了,赶忙去帮南宫玥调整身后的迎枕,又仔细询问她觉得如何。

看着小夫妻俩和乐恩爱的样子,方老太爷嘴角含笑,心情也轻快了起来,把之前在地牢中的一切抛诸脑后。

人终究要往前看。

“阿奕,阿玥,”方老太爷忽然开口道,“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把煜哥儿的弟弟过继给我方家可好?”方老太爷早在好几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了,本来因为小夫妻俩才煜哥儿这一个,也就先没提。

闻言,萧奕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古怪。

方老太爷还以为萧奕不愿意,正想再解释几句,就听萧奕歪着脑袋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外祖父,阿玥这一胎一定是囡囡!要不,把这个臭小子给您怎么样?”

萧奕看着又把红绳缠死在手指上的小萧煜,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这臭小子蠢了点,不过先天不足,后天也可以补,以后让小白慢慢教就是。”

方老太爷看着自家外孙,眼角抽了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连南宫玥都忍不住扶额:阿奕这家伙又来了,总是不按理出牌!

而小萧煜听懂了半句,抬头看向了他爹,认真地说道:“煜哥儿不蠢!”说着,他急忙拉了拉方老太爷的袖子,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仿佛在问,曾外祖父,我不蠢对不对?

方老太爷赶忙先安抚小家伙,连说了几声:“我们煜哥儿最聪明了!”

跟着,他面露无奈地提醒道:“阿奕,煜哥儿可是王府的世孙!”这哪里有把自己的嫡子和王府的世孙过继给别家的道理!

萧奕耸耸肩,不以为意,他倒觉得把臭小子过继给方家,然后让小囡囡将来继承镇南王府这个主意挺有趣的。既然外祖父不赞成,那就换一个方案好了……

“外祖父,那把囡囡过继给方家继承方家好了!”

反正也就是一个姓氏罢了,囡囡就算姓方,也还是他萧奕的女儿!

方老太爷怔了怔,他之前没想过这种可能性,但是现在听萧奕一说,却忍不住冒出一种想法:这又有何不可?!

一阵微风吹来,那摇曳的枝叶声与听雨阁中的笑声交错在一起,似乎连空气都在微笑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