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狡猾的一对母子/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还是大,绝对是大!”九月来来回回的改了数次,最终还是选择小:“我是小孩子,应该选小,姐姐,我们选小。”

一大一小同样漂亮的人儿,犹犹豫豫的样子格外惹人喜爱,在场的人都如狼似虎的锁在尹穆清的身上,满是看好戏之意:“姑娘,小公子确定不改了?”

“不改了!”两人异口同声。

“好嘞,开!”随着一声开字,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三个六,豹子,大!”

“姑娘你输了。”

“哈哈……小姑娘,可看清了?”

尹穆清和小九月满是不服气,尹穆清见小九月气的别红了脸,温声哄道:“没关系没关系,第一次而已,没什么。”

九月听此,随手拿了一叠银票放在“大”字上:“这次好了吧,我们堵大!”

“开,三个幺,小!”

“姑娘,你又输了。”

“哈哈……”

“不行,再来!”

两母子太高调,吸引了不少眼球。

三搂上雅间处,一名红衣男子靠在窗口,他墨发如瀑,长极腰际,玉脸无暇,端的是一个男生女相的阴柔美艳。

此刻他长眉轻挑,凤眸勾人,玩味的看着楼下的一幕,一双狭长的凤眸满是笑意,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对身边的人招了招手:“亦行,去查查这是哪家的公子小姐。”

“是,公子。”

楼下,两母子似乎运气不好,晃晃悠悠的将一楼的场子玩了一个遍,一个桌子逛到那个桌子,可是结果无疑都是输,身上的金银首饰都抵押了出去。

那荷官一直跟在尹穆清和九月身边,见两人输的差不多了,便开口道:“姑娘和小公子可还玩的尽兴?”

九月瘪了瘪嘴,握紧小拳头,开口道:“你们这里就没有别的玩的了吗,几个骰子,几张牌有什么可玩的,若不是小爷不认识它们,怎么会输?”

那荷官嘴角一抽,知道两人不是普通人,也不好得罪,而且尹穆清输给他们的钱够多,所以他们的态度也好,便道:“小公子不尽兴,要不去二楼看看?”

“好呀!”不等九月开口,尹穆清就一口答应,那双清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逞。

二楼正是赌石的地方,比起一楼安静的多。不少穿金戴银的男人围着赌石的桌子,就算是九月也能看出他们的紧张,

原石一经揭开,输赢可就完全靠天意。

“呦,这什么?小姑娘也玩赌石?”二楼的管事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不俗,不像普通下人,看向尹穆清的目光满是惊艳。

尹穆清一看这人就不是个正人君子,她嘟了嘟嘴,满是遗憾:“刚刚在下面输的太多,或许在这里能赢呢。”尹穆清的眸光在一排一排的原石毛培上扫过,眸光果断停留在一处,勾起了唇角。

前世,她是国际女警,私下却是一名雕刻师和赌石行家,对各种玉石原石了如指掌,只要原石过了她的眼,就没有藏的住的。

从流飞的消息可知,血玉就在这一批原石当中,可是管事的人还没有得到消息,若是再晚一点,赌石的人肯定也不至于只有这么一些人,主人也不可能将血玉那么大胆的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是是是,赌这玩意儿,谁又能说的清楚,姑娘在下面不顺手,在我这里,没准就能带回一个价值连城的翡翠也说不定呢?”说罢朝刚刚那个荷官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那管事带着尹穆清转了一圈,最后她让九月随手挑了几块,切开后,不仅没有成色,就连一点玉色都没有。

九月气的不轻,撅着小嘴满是不满,拉扯着尹穆清的衣裙,无理取闹道:“哼,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弟弟别闹,都怪姐姐,是姐姐不是,别哭。”

眼见尹穆清的脸色不好,一双清凉水灵的眸子含着泪水,任谁运气这么背都会不开心。

“小公子,姑娘别闹。”那管事可是个怜香惜玉人,心都快被尹穆清搞化了,跟在一旁哄道:“姑娘别伤心,这不算什么,要不这样,这里这么多石头,你随便挑一个,就当哥哥送你?”说完,一双贼兮兮的眸子都快贴近尹穆清的脸了。

反正这姑娘运气这么差,也不担心她选到有料的货,再说,她在这里还算花的多,若是能让这姑娘记下好处,下次再来……想想都是好事。

“当真?”两双四只眼睛全部充满了惊喜,只不过一瞬后,尹穆清的神色就黯淡了下去,低着头,长睫遮住眼帘,郁闷道:“可是,切开后又都是灰,还不是一样,连个好心情都没有,还是算了。”

“这还不简单,姑娘看上什么,直接带走,切不切有什么关系?姑娘拿着石头回家养着,就当去去霉运,下次再来玩,定能揽进千金。”赌场的规矩,未剖的石头决不能带出去,可是美人面前,万事可商量不是?

“真的?”尹穆清拍了拍九月的手,道:“月儿,就拿那块最小的吧,做人不能太贪心。”

“是的,姐姐!”

……

两个人成功的拿着血玉开开心心的出了赌场,尹穆清是眉开眼笑,九月撅着小嘴满是不解。

“娘亲,输了那么多钱,你怎么笑的出来呀?”九月捧着怀中只有猫崽子那么大的石头,觉得娘亲就是个败家子。

尹穆清接过九月手中的石头,在手里掂了掂,分量很足,手感很实,里面的东西定是好东西:“不散点钱财出去,还能从那个地方带东西出来?”

“什么好定西,还能值那么多钱?”九月瘪嘴。

“嗯,值不值,咱回家再说。”尹穆清从裙底撕下一块布将石头背在背上:“吃点糖吧,不然等会儿没力气逃。”

……

千金揽进赌坊内,那红衣男子看着尹穆清母子离开的背影,恍然大悟:“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吧!她们输在这里的钱财相比那姑娘拿走的那块原石,一个零头都比不上。”

说完,那红衣男子面色一沉,看向二楼的方向,杀意一闪而过:“不遵守赌场规矩的人,不必活。”

“属下明白。”未经剖开的原石不能带出赌场,这是赌场的规矩,既然有人破坏,自然要付出代价。

这会儿,突然有个黑衣人一闪而出,跪在那红衣人面前:“公子,有密信。”

红衣男子接过密函一扫,狭长的凤眸微眯,火焰般的红唇勾起一个弧度,却无半点笑意,薄唇轻启,只有两个字:“去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