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渔翁得利/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夜雪捂着自己鼻子,将自己的俊脸凑到马车正位上的人眼前,一双桃花眼里全是笑意:“你说今晚我们是捡了狗屎运了吗?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虽然被石头砸,可大爷我还是很爽。这可是皮薄货足的好东西,看来本公子快破产的那产业,有救了。”

他可是正缺钱,这就送上门了!一价值连城的原石就从马车窗口咻的一声飞进来,差点砸坏了他。

“话说,那对母子可真是大意,怎么就不看看马车里面有人没人?这一大石头差点讲本公子砸坏了去,就算没有砸坏,让本公子破相那也是大事好吗?不行,本公子得去去找那对母子算账。”

虽说是他们感觉到有人靠近才故意收敛了声息,误让那对母子以为马车里面没人,但是他们误导她就不看?这就是她的不对了吧?

“吵得很,出去驾车。”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一阵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风夜雪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吧,你真要占人家小姑娘的便宜?人家母子千辛万苦将东西偷出来,你个大男人好意思要?”

“那你的意思还想让本王亲自送还?或者是在这里巴巴的等着那女人回来取?”有这么好的事?

“得?就当本大爷没有说。”风夜雪说完,将石头往后一抛,随即手指放在唇边吹了一声,外面的马儿立马嘶鸣了一句,然后走了。

九月小小的身影在黑暗的巷道穿梭,他对这一带熟悉的很,所以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繁闹的夜市。

天子脚下,夜市异常的繁华,人来人往,灯火阑珊,比起白天丝毫不逊色。

楼雪胤紧跟九月的步伐,不远不近,刚好在九月身后百余步。他本想放长线钓大鱼,看看这对母子背后之人是谁,竟然连血玉的主意都敢打。

可是,当他看见九月进了夜市之后,便开始大喊大叫,他似乎失算一般,眉心开始突突的跳。

此刻,九月一边死死地护着怀中的石头,一边可怜巴巴的大喊大叫:“伯伯婶婶救命呀,后面有个坏叔叔要卖我……呜呜……”

“伯伯婶婶救救宝宝……呜呜……”

四五岁大的孩子正是招人疼的时候,更不说九月长的那副粉琢玉砌的漂亮模样,大街上的人一听到九月撕心裂肺的哭喊,再见不远处跟来的楼雪胤,所有的人都愤怒了。

一时之间全部群聚而来,将二人隔绝开来,不让楼雪胤靠近九月半分。

但是终究因为楼雪胤那副如同罂粟般耀眼夺目的容貌,还有那生人勿进的样子,没有人真的敢上前对他做什么。

“滚开!”对于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楼雪胤如长虹贯日般飞入鬓角的眉毛早已经锁了起来,耐心也已经被这对狡猾的母子给消磨的一干二净。

“你……你这人看起来人模人样,怎么是个欺负幼小的人?瞧这孩子都吓成什么样儿了?小脸煞白煞白的。”一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挡在楼雪胤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训斥。

楼雪胤再怎么不顾及,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头百姓一般计较,看了一眼人群中正在给他做鬼脸的小九月,他抿了抿唇,耐着性子解释:“那孩子拿了本公子的东西,不告而拿是为偷,本公子不过是想要告诫一二,难道也不允许?再者,无根无据的,你们就信那孩子胡说八道?”

楼雪胤这话一出,果真人群炸了起来。

“啊?是这样啊?偷东西这习惯可不好?”

“是啊,小时候就偷东西,长大了还得了?”

“没看出来啊,长的这么乖巧,怎么又撒谎又偷东西?”

一时之间,里里外外的人无不对九月指责起来。九月瞪着一双琉璃般的大眼狠狠的看了一眼楼雪胤,随即委屈的眼睛几眨几眨,哭道:“叔叔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说谎?您若是要这块石头,宝宝给你就是了,呜呜……干嘛要抢宝宝的石头?呜呜……”

“伯伯,对不起,是宝宝的不对,娘亲说,有喜欢的东西要懂得和人分享,要孝敬给长辈。叔叔要宝宝的东西,宝宝开始没有给,这是宝宝的错。叔叔生气要把宝宝卖给人贩子,宝宝不怪他。可是,宝宝真的没有偷东西。”九月拉着身边的一位大叔的衣角,哭的是眼泪肆流,楚楚可怜。

众人见孩子哭的这么凄惨,突然后悔责备这个孩子,也是,孩子这么小,怎么可能撒谎?瞧孩子说的,多懂事。

那老伯更是心疼的不行,正打算安慰九月,只见九月从怀中掏出一块大石头,朝楼雪胤抛了过去:“叔叔,你要石头给你就是,你不许说宝宝是小偷,娘亲会生气的。”

楼雪胤见九月将石头就那么抛了过来,生怕一个不小心落在地上摔碎了,这血玉若是因撞击出现了裂痕,药效就会大减,这不是他想要的,所以,根本来不及思考,便飞身跃起,接住飞驰而来的石头。

只是,当他拿在手里时,才发现又上当了。

“该死!”一块假石,他竟然为了这么一块假石和那破孩子周旋。

哗啦一声,捏碎手中的假石,楼雪胤气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他并不适合做好人。

可是,再往人群看去,哪里还有九月的影子?

“混账!”楼雪胤握紧了拳头。

突然,他胸口一阵刺痛,一股霸道的痛意从五脏六腑袭来,直疼的他脸色煞白,冷汗淋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