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混蛋,果真不识货/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捂着胸口,狭长的凤眸中全是狠意,能解他身上毒的,就只有血玉了!

可是,如今血玉竟然从他的手边溜走,不可忍!

“公子。”一个黑衣人闪身而出,扶住了楼雪胤虚浮的身子,血玉被盗走,黑衣人亦是满腔怒火:“公子,属下这就下追杀令,势必夺回血玉。”

楼雪胤苍白的唇角扯了扯,抬手阻止:“她还会再来的!”血玉没有药引,不过也是一块石头罢了。

然,血玉药引之一的凤羚角全天下只有他有。这女人敢从千金揽尽里拿东西,除非她是自己救人,将血玉据为己有,从此在人间蒸发。

否则她有命拿,绝对是没命从血玉身上收益什么的。

到了那个时候,她想再走,已是枉然。

而这会儿,楼雪胤手下的人几乎紧追尹穆清不放,她也注意到,来人众多,唯独没有楼雪胤的身影,看来那个人真的误以为原石在九月身上了。

尹穆清脚步不停,上下腾飞中,躲过后面放来的冷箭,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闹市。她见前面有一个成衣坊,根本不做任何考虑,闪了进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换了一身不起眼的纱裙从里面出来,和追她的人擦肩而过。

“人呢?”

“搜,一个角落都别放过。”

“啊……杀人啦……”

里面正在看衣服的少妇美人吓的花容失色,蜂拥而出。尹穆清假装没有听到后面的狼藉,原路返回,朝那马车的方向而去。

只不过,当她来到刚刚马车停靠的位置时,差点没有一口口水噎死自己。

“马车呢?”尹穆清懊恼又觉得奇怪,这里左右都很偏僻,刚刚明明车中无人,在这个地方,主人也不可能在这附近,这么短的时间,怎么马车就被架走了?

那可是璟王的马车,唯一赶架走他的马车的人,那就只有他自己或者他的人。

尹穆清眉心突突的跳,这次太大意了。如今,是追去璟王府查探虚实还是怎么办?

不行,冷静,必须得从长计议。

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天黑,璟王并不知道马车里面多了一个东西。

再或者,他根本就不识货,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所以视若无睹。

突然,天空传来一声熟悉的响声,她抬头一看,就见陌上香坊的方位传来代表平安的信号。她勾了勾唇,轻笑了一声:“臭小子,比我预想的要快啊!”

得知九月平安,尹穆清还是决定去璟王府探探虚实,若是能借机拿回血玉再好不过。

璟王府地处京都东面,这一带全是达官贵人的府邸,因为环山绕水,所以风景优美,气候宜人,听人说璟王府这块地更是冬暖夏凉,最适合居住。因为帝君对璟王的疼爱,所以将京都最好的地段赐给他修建府邸。

璟王府外,侍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似乎比平时的要深严。

尹穆清心中奇怪,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心中正诧异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马车从幽静的大道上行了过来,在璟王府大门口停了下来。在明亮的夜灯之下,尹穆清敢确定,这两马车就是停靠在那无人巷道里面的那辆,若是不出差错,血玉就在里面。

“恭迎王爷回府!”一阵洪亮整齐的行礼之声传来。

只见先是一名身着银白色广袖长袍的男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白色的长袍如潮浪般在他身后翻卷,如水墨泼就的长发也因为那一个轻快的动作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美男画卷,着实美不胜收。

尹穆清心想,这位难道就是璟王府上的第一幕僚加男宠,风夜雪?

果真清俊超然!

听说璟王二十有三,偌大的璟王府却没有一个女眷,就是因为这位风大公子将璟王给掰弯了,两人同床共枕好几年,恐怕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

正在这个时候,尹穆清突然睁大了眸子,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来。

那是被气的。

只是因为她看见风夜雪下车后,便从马车里面拿出一块石头,放在了马车的车辕下面。

“混蛋!”他竟然敢用血玉去垫马车轮子!

富贵人家的下人们,防止马车没有挺稳,主子下马车的时候受惊受伤,所以都有专门的车轮垫。这会儿,他竟然用她的血玉塞车轮子,这璟王府是太穷还是钱太多,荷包烧得慌?

岂有此理!

“阿斓,下来吧!本公子将车停稳了。”风夜雪在外面扯着嗓子大喊,似乎里面是个七老八十耳不聪目不明的老人一般。

车帘一掀开,里面走出一名一身黑衣墨袍的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